柚子很在意為什麼她唸的咒語跟蘭的會有分別。
蘭沒什麼教導人的天份,已經甚少跟人相處的他只是懂得手把手地教柚子魔法。於是在一開始,什麼都不懂的柚子,當然是依樣葫蘆地照學,蘭唸什麼她照唸,蘭做什麼她照做,可是幾乎都是以失敗告吹,不然就是魔法無法做到她理想中的效果。
後來蘭細想了一下,他嘗試讓柚子唸跟他不一樣,相對比較複雜的字句。在那之後,柚子總算能把魔法準確地使出來了。
雖然總算一切順利,但柚子還是搞不懂為什麼對方就是可以唸比較簡化的咒語而她不行。
「怎麼了?」察覺到柚子心不在焉,蘭主動地上前關心。
雖然這段日子是有穩定下來,但他還是有點擔心對方心裡的傷口還沒有好好地痊癒起來。
特別是上次還發生了那麼危險的事。
「沒什麼……吶,為什麼我唸的咒語比蘭的長那麼多?不應該是一樣的嗎?」本來也不打算問,不過最後還是忍不住。
「才剛開始就想偷懶了嗎?」蘭笑道,不出所料的接收到對方一記白眼。
真是的,到底是什麼時候學的?


「那是因為太簡單的話語,精靈們聽不懂,不明白妳想做什麼,只要有比較複雜的,細節多的指示才更容易讓衪們明白。」
「不對呀,你用的都很簡單,為什麼衪們會懂?」什麼了?現在是歧視嗎?還是因為這裡的精靈都跟蘭比較熟稔?
「嗯……也許我是時候讓妳上另一課了。」
「你有給我上過課嗎?」柚子用懷疑的目光望向對方。
真是的,都在哪裡學的了!
明明以前都乖乖的,是叛逆期嗎?
「咳咳、魔法的咒語說到底都只不過是溝通的橋樑,更重要的東西不在清晰的指示,而是清晰的思想。」最後決定無視對方不禮貌的言行,蘭接著解釋道。「如果妳一直搞不清楚妳想要什麼,想讓精靈們怎樣幫助妳,那麼即使妳唸的咒語更詳細也好,精靈都難以做到妳想要的效果。」
這點柚子已經算做得很不錯,比起一般人,她的思想已經很清晰和直接。
「我一直都很清楚呀…」柚子低下頭,懊惱地踢了踢地上的小石頭。
因為她是人魚,比起人類更貼近大自然,不受「人類常識」規範的她,用起魔法上來幾乎得心應手,沒什麼障礙。


所以她更不懂為什麼蘭做到的事,她做不到。
「我知道,但如果想要做到我的程度,還不夠呢。」雖然都沒幾個人可以達到他的水平就是了。「無論任何種族,即使可以做到專心一致,但總會有點雜念,也會被周遭的事物影響,多少都會影響魔法的施放。而咒語則離補了這方面的問題,而且在說話的同時也能集中施法者的意識,幫助他完成魔法。所以總的一句,如果妳想跟我一樣,那妳的心必須做到我這樣。」
「就是說,只要我能做到像蘭一樣就行了吧?」那簡單,她可是一直以此為目標的呢~
「是呀,可是妳做得到嗎?」蘭笑了笑,他不是小看她,只是要「跟他一樣」幾乎是沒可能的事來。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我之後都要用你的咒語,我要成功給你看!」

於是,如此誇下海口的柚子,在三個月後猶如宣告失敗般攤倒在地上,她想不透為什麼就是做不到像蘭一樣。
她可是天才喔,蘭都說她有天份,為什麼會做不到?
到底差了些什麼?
她已經很專心,很集中了,連蘭中途提議的冥想練習她都有好好地做,比一開始的確更進步了,但就是做不到跟蘭一樣的事。


「要放棄了?」這個結果是預料之內,蘭淡淡地飄了柚子一眼問道。
「才不要呢……」柚子從地上爬起來,開始思考自己到底還有什麼地方做得不足夠。「…我不懂,明明蘭都是普通人類,為什麼你做到的事我做不到?明明只是差那一點點,魔法不都是公平的嗎…」
「……」蘭沒回答,他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這道問題。
答案太簡單,也太難解釋了。
因為他一點都不普通呀…
看著對方滿臉苦惱的樣子,蘭默不作聲地從柚子面前的地上變出一朵小花。
「這是……」柚子看著小花慢慢從土中長出來,整個人驚訝得愣住在原地。
「這才是我們的差距。」這朵花並不是用來安慰她的,蘭只是以實力證明她永遠成不了他,想讓她死心的手段。
他們是不一樣的。
「妳永遠成不了我。」
沒有人可以做得到他的程度,所以他才會一個人住在這裡。
即使柚子再聰明再有天份,都比不過一個犯規般的存在。
不要再做無謂的努力,放棄吧。
這樣就可以更輕鬆了。
「妳已經很有天資了,即使不如我也已經比普通人要強多了,所以....」


「為什麼……蘭…我真的永遠做不到嗎?」看著不用唸咒就已經可以長得美美的花兒,柚子心裡已經有了答案,可是她不甘心,她無論怎樣都想做到蘭做到的事。
「…我倒是很好奇為什麼妳那麼想做到跟我一樣的事。」蘭走過去把人扶起來,又順手拍掉她身上的灰塵。
難得的有了想要知道的事。
為什麼還不放棄?
她還不懂不唸咒語就可以施展魔法背後的意思嗎?
「因為……因為就是想做得到…」柚子努力地在腦海中搜索著原因。
到底是為什麼呢?為什麼自己要這麼努力呢?
「一開始想學習魔法都是因為想跟蘭做到一樣的事……」
對呀,雖然這不是唯一的因素,但卻是最主要的原因。
想要跟他一樣呀…
「因為這樣……才可以走得更近…更靠近……」柚子抓著了蘭的衣袖,對著一臉驚訝的蘭說:「你…我想要跟你走得更近。」
「抱歉,是讓妳沒安全感了對吧?這是我的老毛病呢,很久以前已經被別人這樣說過。」蘭溫柔地揉了揉她的頭。
始終還是孩子嘛,而且還突然失去居所,在各種地方會感到不安也是正常的。
自己剛剛會不會太鬼畜呢?蘭稍稍地反省了一下自己的行為。
誰知,柚子搖了搖頭,掙脫開他的手說:「是因為我覺得,只要可以做到你做到的事,我就可以更了解你了,你就……不會寂寞了。」


蘭已經一個人在這裡生活了很久吧?
一開始她也沒注意到,可是在連日的相處下她越看得出來,時不時出現在蘭臉上的寂寞眼神。
一定是因為蘭太強而被人當成怪物而排斥他。
這是以柚子邏輯思考出來的產物。
那麼只要這個世上有一個跟他一樣強的人類,他就不會被當成怪物了。
「傻瓜。」蘭不知道她的心裡在想什麼,可是他感覺到對方發自內心的善意。
原來都過了那麼長的時間了嗎?
明明撿她回來的事就如昨日發生的那麼清晰,原來在不知不覺間,她已經由一開始抗拒自己,對自己充滿敵意的小人魚,變成會為自己設想的好徒兒了嗎?
「自從妳來了,生活已經比以前精彩了,我身邊還有精靈相伴,再說我已經不在意這種事了,在誤服長生草之後,這種感覺已經不像以前那麼強烈了。」蘭有感而發地說起自己的往事來。
比起年輕的自己,現在的他似乎更不像人類了。
「長生草?」
「就是人人夢寐以求的長生不老藥。」
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其他能使人長生的藥嗎?
「…蘭你也想要嗎?」本能地,柚子稍稍地想往後退。
「……」蘭沒有立即回答,這個反應更令柚子覺得很不妙。


可是蘭不像是會貪戀這些的人類呀……
他的靈魂…明明那麼乾淨……
「也沒特別想要或是不想要。」
「…欸?!那是什麼???」這個無凌兩可的答案令柚子一時間反應不過來,還因為太驚訝而現場表演了一個原地摔給蘭看。
「就是沒有特別想要,也不會特別抗拒的意思?簡單而言就是,無所謂吧。」扶起柚子之後,蘭聳了聳肩,無所謂地說著。
「那那可是人人夢寐以求的!就是因為人類總是想長生不老,我們人魚族才會一直被……」人魚肉雖然可吃用的地方不多,但吃上一口則可以長生不老,是很多人類不擇手段都想要得到的寶物。
「但不是我,我沒特別想要得到什麼,也沒特別不想要什麼。」蘭重複著自己答案,他對很多事物都沒有特別的看法,包括長生與否。
「蘭你很奇怪。」柚子毫不客氣地說道。
「一開始已經說過我不是普通的人類呀。」
「……蘭真的沒什麼想要嗎?」柚子直覺覺得對方剛剛指的不只是長生藥,而是所有東西。她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問了出口。
「餓的時候會想吃東西,渴的時候會想喝水這些算嗎?」蘭笑道,他也不介意地說:「我從很早以前已經知道自己跟普通人不一樣,後來在機緣巧合之下才明白自己是什麼。」
「不就是人類嗎?」柚子不安地反問道。
蘭聽了,彎下腰,揉了揉柚子的頭。
「謝謝妳這樣說。不過……我是擁有『虛無之間』的人類。」
「『虛無之間』?」一聽就覺得不是什麼好東西,柚子很直接地皺了皺眉。


「就是沒有欲望。」蘭望向遠方「財富名利,理想夢想,甚至生死都無所謂。」
柚子覺得現在露出驚訝的表情會很失禮想要努力裝作沒事,但她發現自己完全做不到,因為蘭的這番話跟她一向對人類的認知實在差太遠。
不過最讓她驚訝的是,眼前的人說自己完全沒有死亡的欲望這件事。
人魚族活夠了,厭倦了,就會選擇了結自己的生命以結束長生所帶來的痛苦。
那蘭呢?
是不是無論怎樣都不會生出「呀…好想死」這樣的想法呢?
即使無聊,即使寂寞,即使…找不到生存在世的原因…
沒有欲望,沒有想做的事,到底是怎樣的感覺?柚子搞不明白,而這都不會是她能理解的事。
這是沒有經歷過、不是身在其中的人就絕對無法理解的事。
…等等…不對…
「不對!蘭才不是什麼都不想做了,你當時邀請我跟你一起生活,難道那不是你想和我生活的證明嗎?」柚子的腦中忽然想起這件事,如果蘭是真的什麼都不想要,那就不會留住她了。
「那只是因為不能放妳一個在外面,而且那都只是一個邀請,即使我什麼都不做,妳想要留下我也不會有意見的。」蘭否認道,他不覺得那是他的「欲望」,只是單純的……單純的想要幫助她?
「那就是你不想我在外留連了,是因為你不放心我自己一個,你想幫我。」
「我…也只是人之常情罷了。」
「所以蘭是人類呀…即使不多,即使少得難以察覺,但蘭也是有過『想要』的想法,所以不要再說這麼悲傷的話了!」柚子抓住了對方動搖的一刻,努力地說著連她自己都沒想過會對他說的話。「蘭是人類呀,跟其他人類一樣會悲傷難過,會生氣,會幫助人,會擔心人…雖然我對人類的認識可能真的不深,但…但…」
「嗯,我明白的。」蘭的手重重地壓住柚子的頭揉著,不讓她看上去。
他不想被對方看到他現在的表情。
因為那一定是很難看很難看的表情。
經柚子這樣一說,他才猛然發現自己也許已經等了這番話很久了,只是因為根本沒有希望或是虛無之間的影響而放棄了。
即使少得難以察覺…他還是有欲望…是一個人類嗎…
「…蘭?」頭上傳來的觸感跟平常不一樣,柚子不解又帶點擔心地問。
「沒事…謝謝妳…」
…心裡似乎有什麼在改變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