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往日一樣的早晨,不同的是蘭早早就換了衣服,背起了竹籃子,似乎打算外出去。可是蘭平常外出都不會帶籃子,因為他更習慣用魔法運東西,這點令柚子覺得很奇怪。
「蘭,你要去哪?」
蘭一邊低頭準備出門用的東西,一邊回答說:「去林外的市集。」
「市集?那是什麼?為什麼要去?」即使上岸一年多,柚子對人類世界的事物還不是太了解,畢竟她跟蘭在這個林子裡宅了那麼久,幾乎與世隔絕的情況下,森林以外的事物她都不知道。
「…市集是人類進行買賣、交易的地方,雖然說我們可以自給自足,但還是需要定期出去了解一下世界,順道看看有什麼有用的東西可以買回來。」蘭雖然在魔法的幫助下已經變得不多需要使用人類的工具,但他覺得有些東西還是需要的,例如書本。
加上,他也有必要知道人類世界的各種事情,以防止一些不好的事情發生,影響世界的平衡,即使有風精靈的訊息還是不夠他親身去了解來得全面。
他是精靈使,而精靈使本來就有責任協助精靈們維持世界平衡,更何況他還是個有天職的「虛無」?
「交易?那是什麼?」其實都猜到個大概,可是柚子還是想問清楚這些在海裡沒有的事。
蘭盯了柚子好幾秒,才悠悠地微笑著說:「要不妳也一起去?親眼看到或許更能了解是什麼回事喔~」
蘭本來還以為她會不喜歡人類的地方,想讓她看守家中,不過現在看來帶她走一趟也沒關係。


…應該。
「…有好多人類的嗎?」遲疑了一下,柚子擔心地問。
「當然…是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嗎?」
「嗯…」
「放心,我也會跟住,不會有事的。而且妳的偽裝很好,不會有人可以看破的。」蘭發現對方似乎是在擔心什麼,以為她想起上次差點被抓的事,連忙安慰道。
「…不是這個問題…」柚子擔心的跟蘭所想的有些出入,但又很難以啟齒,不好解釋,於是最後她還是點了點頭:「嗯…可是你一定要好好跟著我…」
「嗯!」沒想太多,蘭很高興對方的回答,準備了一下之後就帶著人出門。
直接轉移到林子外的邊界範圍,省去那一點路程之後繼續往東南方向走,很快就看到人類活動的痕跡,一開始是一些疏落、殘破的屋子,走得越深入,屋子就變得密集一點,一間接著一間的,而且沒剛剛看到的那麼殘舊。
柚子邊走邊四處張望,她覺得這些跟人魚族有點相似,雖然材料不一樣,但人類跟人魚一樣喜歡建小房子,一家一家地居住。接著她就發現在屋子裡的人似乎不多,都沒多少人在走動,不知道是離開了還是這裡本來就沒她想像的興旺。
「這是村子,人們都會像這樣聚居起來,守望相助,即使有什麼事都會一起對抗、解決。」蘭不知道人魚族的生活是怎樣,他盡責地為柚子講解著。


「可是…人是不是比較少?」既然他主動說了,柚子都不怕問。
「對呢,因為大家都去市集了。」
「就是我們打算去的那個市集嗎?為什麼他們都要去市集?」人魚族沒有交易這種概念,因此柚子完全無法想像那到底是怎樣的。
「對,他們都會去市集交易,賣出貨品賺取金錢,買入需要的用品、食物,滿足生活的需求。」
「金錢…」聽到這個詞彙,柚子厭惡地皺了皺眉頭。
她沒忘記那些曾經想抓她的人類說過些什麼,不就是全都為了那些「金錢」嘛。
「真是個討厭的東西呢。」
「哈哈,但那可是人類社會中很重要的工具,正確地使用及賺取的金錢,一點都不惹人厭喔。」不難想像出對方為什會有這樣的想法,蘭也沒特別去反駁什麼,某程度上他可是認同她這個說法。
金錢,的確不是什麼好東西。
但說到底,它都只是工具罷了,真正不好的,是背後使用它們的人類。


「是嗎?」柚子不太想認同這種說法,暫時持保留態度。
「妳等等到了市集就會懂。」蘭笑笑說了句。

出了村子沒走幾步就可以看到一個廣闊的地方,那裡比村子更熱鬧,有些人坐在地上把食物、物件放在自己跟前,有些人則在大家有默契地空出來的通道上行走著,不時停下來研究被放在地上的東西,或是跟坐著的人聊天。看上去樂也融融的,大部分人臉上都掛著笑容,而且非常有活力。
「走近去看看吧。」蘭說牽起了柚子的手。
「欸?!」完全被嚇了一跳的柚子反射性地想抽回手,但卻被蘭緊緊地捉住。
「市集人多要好好捉住,不然失散就麻煩了。」蘭笑了笑,就拉著柚子過去了。
牽…牽手?為什麼感覺那麼難為情?柚子的臉不自覺地紅了幾分。
跟在遠處觀望不一樣,走進來的第一個感覺就是嘈吵,非常的嘈吵。不計嬉笑談天的聲音,還有大聲叫嚷的人,其他家禽的鳴叫聲等等,給聽覺靈敏的柚子一個莫大的沖擊,才剛進來就想走了。
『風之精靈,請為我們隔絕擾人的聲音。』蘭細聲地施了類似結界的魔法,世界忽然寧靜了下來。
「這樣有好一點吧?」原本都有想過直接設結界,不過蘭不想費神去維持複雜的魔法,於是轉而拜託風精靈。
雖然效果沒結界好,但都足夠了。
「嗯…原來風之精靈還能做這樣的事?」柚子還是對魔法的事比較好奇。
「聲音是在空氣中傳播,風之精靈多少也可以影響一點。」簡單解釋了一下,蘭就開始介紹市集的各種事物給柚子聽:「這裡就是市集,妳看到坐在地上的就是商販,在他們前面的就是他們的商品,然後其他人如果看中了他們的商品就會用錢去換取,以大家同意的金額和數量交換,這就是交易的過程。」
「商品?錢?那是什麼?」


「別急,商品有很多種類…在這裡的大多是農產品,稻米、小麥、蔬果之類的,都是他們自己種植出來的,然後需要這些東西的人就會用錢……看,就是那人手上的那些。」蘭指了指在他們前面的男人手上拿著的紙張和銅板「那些就是『錢』。」
柚子看過去,看著男人把手上的一些紙和銅板遞給商人之後,商人就把地上的一籃蔬果遞給他。
這就是交易…
柚子看了就懂了個大概。
人們把自己種植出來的東西賣出去換取金錢,再以那些金錢換取另一些他需要的物品,如此類推,蘭所說的正確地使用和賺取就是指這個吧。
的確在不傷害人的情況下,金錢也沒那麼惹她討厭。
不過,她對此沒什麼興趣。
目光反而被其他飄著香味的東西吸引了過去。
「蘭,那是什麼?」拉住人指了指前方一個攤子。
那個商人跟大家賣的東西不太一樣,他在桌子上拉著一束一束的白絲,然後抽出一小束把一些餡料包起來、卷了卷,沾一沾白粉再放到紙上。
「哦~那個是叫『龍鬚糖』的甜食,要嚐嚐看嗎?」蘭本來就打算在市集買東西吃,所以他們今早都沒吃早飯,現在大概是餓了吧。
柚子點了點頭,比起其他東西,她對人類的食物還比較感興趣。接著蘭放在她手上的白色甜點,柚子先是左轉右轉地觀察了一會,才緩緩放進口中。
用麥芽糖做的白絲入口即溶,溫和的甜味充斥著口腔。咬下去,剛好吃到中間的餡料,花生、糖絲、椰子絲、芝麻等等,鹹鹹甜甜、香脆惹味,而且剛好一口尺寸,吃起來不麻煩,柚子忍不住就接著吃第二塊。
「好吃吧~」看到柚子那麼喜歡,蘭不知道在自滿什麼,明明做糖的人都不是他。
「對呢,比蘭做的好吃多了~」柚子直接給他一下重擊。


「嗚…能吃就很好了…」蘭什麼都反駁不了,畢竟他對吃沒什麼要求,不怎好吃也是事實。
「…也對。」柚子默默地吃著第三塊。
相比一點都沒有,能吃已經很好了。
…可是只有這些根本填不滿她的肚子。
還想再要,更多的。
柚子看了看在他們身邊走過的人。
總覺得他們跟剛剛好像不一樣了……
就在她晃神之際,肩膀突然被人拍了拍,抬頭看上去,蘭正有點興奮地指了指前方。
「要再吃一點嗎?前面有煎餅呢。」剛吃了甜的,現在又來吃鹹的,想想都有點怪。
被他這樣一拍,剛剛的感覺彷如幻覺。哪有什麼不同,不就是普通的人類嗎?
「煎餅?我要我要!」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她還未滿足,當然還要。

結果比起買小玩意,他們買吃喝的還比較多,就這樣在市集吃了一個上午,而蘭都順便打聽了不少最近的消息,似乎沒什麼特別。
東方果然比較和平,倒是要找天到西方看看,那邊好像正打得忙不交開呢。
這樣在心裡盤算著,蘭忽然感到手袖被拉緊了,他低頭一看就發現柚子臉色不太好地緊拉著他的手袖。


「怎麼了?」他連忙蹲下來查看她的狀況,該不會是吃太多拉肚子了吧?
「……很辛苦…」
「肚子痛?」真的拉肚子了?
柚子搖了搖頭「我想回去…」
「好、好,我們先回去。」看對方的表情真的很不對勁,蘭乾脆把人抱起,快速地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後啟動傳送魔法回小屋去。
「覺得怎樣?」把人放到床上,再倒了杯水給她,蘭從未見過對方這樣,不免緊張起來。
「嗯…好多了……」喝了口水,柚子慢慢地深呼吸,想盡快讓那種感覺遠離自己。
只有跟蘭一起的時候,自己才是最平和的。
只有蘭,不會被她當成獵物。
其他人,在她眼中都是可口的食物,就像今早那龍鬚糖,只要嚐了一口就會忍不住吃第二口、第三口,直至她那饑餓的肚子可以得到滿足才會停下來。
但她不想讓蘭知道她的真正身份,不想他用恐懼的眼神看自己。
「剛剛怎麼了?」見對方在幾下深呼吸後臉色好了不少,他才鬆一口氣。
「可能…可能是因為人多吧…感覺還是不多舒服…」
「抱歉,是我太得意忘形了,都沒注意到妳對人類還不是那麼習慣。」直接把對方含糊不清的回答當作是她害怕人類的表現,蘭一臉內疚地說。「妳先休息一下吧,我出去一趟。」
「你要去哪?」蘭不多會外出,一般出去都只是到附近採集生活必須品不會特別說,所以柚子不禁覺得奇怪。


「去找一個朋友,放心很快回來。」蘭只是簡短地回應了一下,還說會帶手信回來後就離開了。
朋友……原來蘭都是有朋友的嗎?
一直以來,柚子都沒見過有其他人來訪或是蘭去見別人,她以為對方除了這裡的精靈根本沒有其他朋友,所以非常意外他要去找一個朋友,而且還有一點…落寞。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呢?
柚子不理解,她想不通,然後這道疑問很快就因為疲倦而被忘掉了。直至幾天後,在屋外的小菜圃見到一位漂亮女性時,這種感覺又回來了。
「啊,妳就是柚子對吧?」女性微微笑地問道。
「…」意外得有點不知反應的柚子瞪大雙眼地望向來人。
這種時候她應該逃還是攻擊還是大叫?
為什麼這裡突然生出一個人?
蘭不是說都加了結界,普通人是闖不進來的嗎?
「別這麼驚訝,我可是有得到邀請而來的~」說著,女性雙手拉起裙子兩側,有禮貌地行了個禮,說:「初次見面,我是地之精靈之主,地雅。」
「地之精靈之主……欸?!!」
「柚子……啊,地雅祢來了?」蘭聽到外面有點嘈吵於是跑出來看看,剛好看到驚呆掉的柚子和笑得一臉和藹可親的地雅。
「蘭!」一秒躲到蘭的身後,柚子有點害怕地探頭出來,小心翼翼地盯著眼前的精靈之主。
雖然對方看上去很無害,但從其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感不會騙人,這樣令柚子十分地忌憚祂。
「放心,沒事的。」
「哎呀哎呀,真是個敏感的孩子呢~」地雅見狀,很快反應過來,並把任意散發出去的力量收回來。
「?」強勢得令人窒息的力量感突然消失無蹤,柚子感到十分迷惑地左右張望,最後把目光放回地雅身上,狐疑地打量著她。
「抱歉呢,沒想到妳是這麼敏感的孩子,平常都沒習慣把力量收起來,讓妳感到不舒服真的不好意思。」
「…沒事。」
完全不明白她們剛剛發生了什麼事,蘭來回看了兩人幾次,問道:「什麼?妳們都在講什麼?」
「蘭本來就比較遲鈍,又不弱,會感覺不到也很正常。不過…」地雅緩步走近柚子,蹲下身看著她的眼睛說:「不過,妳生來也不是弱者,即使是幼年體也不會表現得那麼害怕。」歪著頭打量了一下,忽然她好像知道了什麼似的,一秒站起來,然後語調異常溫柔地對比她高一個頭的蘭說:「就說你不會帶小孩,你難道不知道她快餓死了嗎?」
地雅這話一出,真是平地一聲雷,分別劈中了蘭和柚子。
「什麼?!」
「為什麼?!」
同時出聲的兩人互望了一眼,柚子很快尷尬地別過臉,而蘭就擔心地望了她一會再轉向地雅求救。
地雅見他們這樣,嘆了口氣,然後從異空間中把一個香噴噴的蛋糕端了出來。
「我帶了蛋糕過來喔,先進去吧。」
看樣子,他們之間還有很多事瞞住對方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