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使命

先剛把蛋糕放下,蘭就一秒彈起來緊張地問:「地雅祢說的是什麼回事?我都有好好讓她吃飯,怎麼會餓死呢?」
地雅瞄了一眼正心虛著的柚子,一邊思考著該怎麼辦一邊低頭用葉片分著蛋糕,不急不緩地說:「這樣不像你哦,蘭。先坐下吧,事情急不來的。」
雖然祂也很擔心柚子的情況,但既然察覺到本人似乎不想讓蘭知道,那祂也不可以完全漠視她的意願。
「來,這是西方的甜食,牛油蛋糕。」
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蛋糕,雖然仍很在意剛才的事,但當中傳出來的惹人味道實在難以令人拒絕,柚子猶豫了幾秒還是決定先咬一口再說。
濃郁的牛油香味在口腔中噴發而出,伴隨著恰到好處的甜味,鬆軟得像海棉般的口感,為還不知道什麼是蛋糕什麼是西方的柚子帶來了莫大的衝擊,一下子連剛才一直緊緊於懷的事都忘了,雙眼發光地問著地雅說:「這塊叫西方牛油蛋糕的到底是什麼來的?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都沒有見過!」
「呵呵,這是叫牛油蛋糕,是西方的甜食,不是西方牛油蛋糕。這跟東方的包子糕點應該是差不多的東西吧?不過西方那邊的人比較喜歡吃甜的,而且多了牛油,所以吃上去會比較有層次感喔~」地雅微笑著地糾正道。
「東方?西方?蘭,我們這邊是東方還是西方?」


「啊…」
「什麼?她來了都多久了,蘭你還沒有告訴她世界是分東西方的嗎?」地雅對此可以說是意外,但也可以說是意料之內,她不多不少都猜到一點。
「只是忘了,不用特別說也沒關係吧。」裝咳了一下,蘭異常地顯得有點失了方吋。
柚子奇怪地盯了他一下,平常蘭都總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樣,但在地雅來了之後,他就一直這樣。
為什麼呢?
是因為地雅是精靈之主,很強的緣故嗎?可是剛剛地雅都說了,蘭很遲鈍,不會感覺到,更不會因此有什麼特殊反應。
那到底是為什麼呢?
「是嗎?我還以為以你的性格一定會馬上就展露自己的聰明才智給對方看呢。」
「祢…祢對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了…」雖然地雅平常是很溫柔,做的甜品都很好吃,但有時候蘭就是不太想看到祂…
「你以為我都認識你多久了?」


「……」祂太了解自己了,有時候蘭覺得在地雅面前,自己就像沒穿衣服一樣,什麼都被祂看透了。
「…那到底東方西方是什麼?」柚子心裡悶悶的,看著他們兩個在打啞謎似的,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就覺得不舒服。
「你的學生問你咯,不回答嗎?」地雅故意地問。「還是想讓我來?」
蘭瞪了她一眼,才回答:「東方跟西方是現在人類世界最基本的兩個領域,因為受限於距離和技術,隔了一個海洋的他們暫時還沒有辦法進行交流,可以算是兩個互不知曉對方存在的區域。兩者的文化跟語言都不一樣,前幾天妳看到的就是東方。」自己也不怎去,而且自己本來就是東方人,每次去都要隱身其實很麻煩,也問不出什麼。
「那我們這邊…算是東方咯?」
「對,不過也不完全是,畢竟…空間上是有點模糊。」
「什麼意思?」還會有中間的嗎?
「簡單而言,這裡是被切割出來的空間,既屬於東方也不屬於東方,這樣吧?」地雅的說法令柚子更一頭霧水了。
「嘛,未來妳就會懂,畢竟現在妳對『世界』的認識還不深。」地雅看著滿臉疑惑的柚子,不禁覺得很可愛地笑了出聲。
「嗯……」既然這樣,柚子都不急著想要知道,她轉向蘭說:「蘭,我們找天去西方好嗎?」


「好呀,不過…怎麼這麼突然?」
柚子每次自己主動提出要求,蘭都會顯得很高興,然而這次的反應卻比她想像中的更為平淡。
「因為…我對西方也很感興趣,總覺得以前居住的地方跟西方比較接近…」
「妳不是對人群還不適應嗎?去市集那天不是好不舒服嗎?」
「那是…」柚子感覺得出蘭的語氣並不只有擔心這麼單純,還夾雜著其他情感。
地雅看著這兩師徒忍不住搖了搖頭。
到底「虛無」擁有了「想」和「不想」的慾望,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真的沒想到,身為『虛無』的你居然都會有『不想』做的事呀,蘭。」
「地雅…祢亂說什麼?」
還不認?
「你不是因為不想柚子有一天會以出去見識為由而離開你,所以才一直什麼都不跟她說嗎?就是怕她會產生好奇心。」
「才沒有.....」
「你知道現在的你,跟我第一次見到的你相差有多遠嗎?」當年那個不帶一點人味,意外地闖進祂居住地的少年。
外觀跟現在一模一樣,可是給人的感覺就差很多了。
假如當年碰到的是現在的他,祂還會不會在對方提出簽定契約時,對他說他不需要呢?


「你可不必承認,也可不必相信,但事實是如何,你心知肚明。」
「……」
看著困窘地呆在位子上看著自己的蘭,地雅忽然覺得擁有欲望的「虛無」也是不錯的,比之前那不像人類的樣子,還是這樣的他比較有生氣。
「是這樣嗎,蘭?」柚子感到十分意外,她從來沒有往這個方向想過,都沒料到對方竟然在害怕這種事。
畢竟…她根本沒想過要離開這個人。
「……」
看著默不作聲的蘭,柚子伸手過去搭著他的手說:「沒關係喔,如果蘭不想我去西方,那我就不去;如果蘭不想我知道人類世界的事情,那我就不問。」
蘭聽著急忙抬頭正想澄清什麼時,卻被柚子用手指掂著了唇。
「因為我最想的,只有留在蘭身邊這件事呀。」
所以才會害怕,如果被嫌棄的是自己,她該怎麼生存下去好。
「那妳應該知道妳再這樣下去的話,妳是不能留在蘭的身邊吧?」
原本感人的氣氛被地雅一句話打破了。
祂不討厭這種閃閃發亮的氛圍。
真的一點都不討厭
如果之前不是被某精靈之主激怒的話。


兩人一聽,狀況就立即調轉過來。
「對了,柚子到底是什麼事?」
「沒事…」柚子心虛地別過臉去。
「地雅都說妳快餓死了!」
「…也沒那麼嚴重了…」柚子想推開抓得她有點緊的蘭,可惜不果。
「所以就是有了?」蘭似乎聽出了些端倪。
「我……」
「柚子,蘭也不是正常人,而且他的年齡比看上去的要老不知多少,沒什麼是他接受不了的,妳大可放心說。」地雅看不下去,祂還以為有了剛剛那一波信心保證可以讓她安心下來。
「地雅說的也沒錯了,妳畢竟不是人類,會需要別的食物補充能量也很平常,妳盡管說,我看看能不能給妳找來。」蘭很努力地想盡一個老師的責任,想把一切最好的都給她。
可是柚子這次出盡了力,使勁地甩開他的手。
「你找不到的,那也不是你…不是我希望你做的事…」柚子為難地低下頭「我…我不是普通人魚,是古代種人魚……」
「古代種人魚…」蘭迅速地在腦中搜索著相關的詞彙,但一點頭緒都沒有。
「古代種人魚,跟現在的人魚不一樣,是更為具攻擊性的一群,而主要的糧食是人類的靈魂。」地雅淡淡地陳述著,就像平常打招呼一樣的語氣。
「…對,不過我從沒有把蘭當成獵物!」柚子看著又一臉呆掉的蘭,緊張地揮著手表明立場。
「柚子…」


「是!」柚子不自覺地繃緊了身體。
「…當日妳為什麼要放過那兩個想抓妳的人呢?」蘭看上很無奈,比起不解他更似是在婉惜什麼。
「欸?」從沒想過對方會這樣問,柚子一時間都不知反應,慢了好幾拍才想起要回答問題而開口:「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覺得那兩個人的靈魂…不能吃。」
「不能吃?」
「為什麼呢?是因為看上去不好吃?」此時地雅沒理會蘭,直接插話進來。
「也不是…但就是覺得他們……還能變好?」
「所以妳放過他們了?」
柚子重重地點了點頭。
以前她一定什麼都不管就把靈魂吃下去,特別是在如此飢餓狀態下的自己。
但她放過了他們,因為他們的靈魂並不污濁,所以當下的直覺告訴她,他們不能殺。
「為什麼?那可是難得的食物,妳知道這裡幾乎都沒有人會通過嗎?」蘭還是覺得很可惜,如果是靈魂,他也不知道該怎樣提供給她。
「蘭,柚子比你聰明多了,人家是自行察覺到自己的使命,不像你都要人提點才知道。」地雅忍不住揶揄了蘭一下,換來對方一個無奈的視線。
「使命?」柚子不太明白祂的話,她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使命。
「原來沒有自覺嗎?」地雅細聲地自言自語了一句,才再跟她解釋說:「每個種族都有他們天賦的使命或責任,就像我們精靈要維持世界的平衡,死神一族要協助靈魂系統正常運轉這樣,有時候特別的人都有其特別的任務,蘭正是個好例子,所以身為唯一的古代人魚的妳也一定有。」
「我不就是個選擇嗎?決定人魚族未來的選擇……現在他們都…都選了,我還會有什麼用?」柚子說這番話時有點晦氣又有點忿忿不平,她想,即使過了多久她還是不會釋懷吧。


蘭跟地雅對視了一眼,前者表示不清楚,後者隨即露出一個「友善」的笑容。
「柚子,雖然不知道妳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不會有只為了被人選擇而生的生命,每個生命的誕生都有著他的意義,也許妳現在還未能完全了解,但我希望妳可以相信自己…還有大自然的可能性。」為免繼續被地雅瞪下去,蘭決定先擔當起開解的角色。
沒有人會比他說這番話更有說服力。
「…為什麼你可以這樣斷言,你能知道大自然在想什麼嗎?」柚子冷冷地反問他。
「因為這正是身為『虛無』的使命呀。」地雅柔和地為蘭作出說明。
「在這個快要把大自然的耳語都遺忘掉的世界裡,擔當著人類和大自然之間的橋樑,聆聽大自然的提示並指引人類往正確的方向前進……這就是我生為『虛無』的使命。」

對呀,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使命。

時間回到現在——
我不只是人魚族的選擇,不只是把誤入歧途的靈魂帶上正途,更重要的…是帶領人魚族走上正途,所以……不可以讓大家在現在的情緒下得到力量。
露緹卡不知道怎麼會想起這件往事,但這卻更堅定她的意志。
相信小比一定會明白我的考量的。
不管是擔心會歷史重演也好,不想人魚族行差踏錯也好,她都必需阻止他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