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在近頂樓的地方,她找到了剛從房間出來的小比。
「小比,終於找到妳了,我有事想跟妳商量。」
「露緹卡,妳怎麼會在這裡?不過剛好,我也有事情想找妳呢。」雖然好奇為什麼對方會摸上來,不過小比也沒太在意地迎了上去。
「有事找我?」
「嗯,不過慢點也沒關係,妳找我找得那麼急一定是有急事吧,妳先說。」露緹卡找她有事的情況很少見,從以前開始她就比她要能幹多了,所以基本上都是她找露緹卡的情況比較多。
「那…」露緹卡想了想用詞後才說:「小比,我覺得……計劃要延遲一下。」
「怎麼了?明明之前都好好的……是露緹卡妳有什麼不舒服嗎?」小比擔心地湊上去,左看看右看看,以為對方是不是受傷了還是生病了。
「不是不是,我很好,沒事。只是…」
「只是?」小比狐疑地望了她一眼。
「只是我覺得以現在大家的情緒而言,並不適合得到力量。」深呼吸了一下,露緹卡一口氣地說出來。


「為什麼?大家都很興奮很期待不是嗎?他們都是在渴望得到古代人魚的力量,有什麼問題?」小比不解,她覺得現在人魚族的氣氛是史無前例的好,充滿著希望和活力。
「就是因為他們渴望力量,而不明白強大力量伴隨著的使命和責任,所以才不可以在這種情況下給予他們力量!」
「使命和責任什麼的,待我們得到自由再去了解不就行了嗎?我們不是不打算要遵守規則,只是我們現在對自由的渴望比起其他事情更強烈,所以無暇顧及其他而已。」小比努力地解釋著,她希望自己的好友可以理解現在人魚族的情況,他們已經被人類囚禁在深海幾千年了,什麼責任,什麼大道理他們都不想聽。
「不行…現在大家都只是一心想著要大開殺戒,把人類趕盡殺絕,想報仇……而這個絕對不是大自然所樂見的,也跟我們的使命背道而馳。如果真的讓大家得到力量,最後糟糕的一定是人魚族!」露緹卡搖搖頭,她不是來跟小比吵架的,而是想讓對方明白再這樣下去對兩邊都沒好處。
「為什麼糟糕的會是我們?露緹卡妳是不是知道了什麼?」小比對於她的話感到難以置信,她皺著眉地望向她。
「…小比,妳知道我們人魚族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嗎?」
「不就是因為古時跟人類的戰爭嗎?打不過人類的人魚潛回海裡,然後力量就開始消失…退化了…」小比說的是人魚族裡流傳的說法。
露緹卡搖了搖頭,說:「不是這樣的,當年是因為人魚族做得太過火所以才被大自然回收力量,假如不是因為人魚族危害到靈魂系統的運作,即使戰爭輸了,我們的力量都不會被收回來。」
「妳的意思是,如果我們都像以前的古代人魚那樣的話,就會變成他們那樣,力量會再一次被收回去嗎?」
露緹卡點點頭,就在她欣慰地笑了笑,以為對方明白她的意圖時,小比卻愉快地笑了起來,活像聽到什好笑的笑話似的。


「小比?」
「露緹卡,這個故事到底是誰跟妳說的?事情怎麼可能會這樣?如果古代人魚真的危害到靈魂系統,那為什麼不直接把人魚族滅族呢?」小比反駁道,她才不會相信人魚族會變成這樣是自作孽。
「那…那是因為大自然覺得我們還是重要的,所以才不滅絕我們,只是用這樣的方法讓我們可以反思己過…」然而人魚族沒有反省過,甚至為了掩飾自己的錯和惡行而編造出一個又一個的謊言給後世的人魚,把所有污名都推到人類身上。
「露緹卡,大自然怎麼想,沒有人知道,妳怎麼能這樣斷言?」小比反問道。
「我…」這番話真的像她當年質問蘭的一樣,可是她不是蘭,她說這些話沒有半點說服力。
「是不是有人跟妳說了些什麼?」小比很快就察覺到露緹卡會突然提出這件事並不是偶然或是心血來潮。
「…是,這些都是妖精跟我說的,妖精不會在交易時說謊,所以這件事必定是真的。」不管怎樣,她現在只是想小比可以相信她的話。
「真的是妖精嗎?」
沒想到小比居然質疑這點,露緹卡一時間都反應不過來,慢了半秒才回答說:「是。」
「妳說謊,最近都沒有妖精來過,怎麼可能會是妖精呢?」


「妖精可以進入別人的潛意識空間,即使不親身出現都可以。況且,我不可以是在回來之前就已經知道這件事嗎?我在外面遊歷了那麼長時間,會知道也不奇怪吧?」雖然的確是舜告訴她的,可是以露緹卡這麼多年的亂掰經驗,隨時都可以編一個可信性高的藉口。
「如果真的是,為什麼妳一開始沒說清楚?」小比沒有理會露緹卡第一個原因,因為她聽不太懂,可是後面的都太不合理了。「別再編了…以前的露緹卡都是這樣…一撒謊尾巴就會向左邊移,妳以為我真的不知道嗎?」
這點連露緹卡自己都不知道,她立即往下看,可是自己的尾巴好端端地垂直著,根本沒有移動過……
中計!
露緹卡察覺到的時候已經太遲,小比失望地低下頭。
「看,妳果然是騙我的。」那只是小比隨口說說,如果露緹卡沒說謊,她自然不會往下看,但她看了。
「根本不是什麼妖精告訴妳的,告訴妳的是那個人類。」
事到如今,露緹卡也不好掩飾,只好直接承認:「對…是舜告訴我的,可是這件事是妖精跟他交易而來,錯不了。對方是『知識的泉源』,假如她的情報也不可信,就沒什麼人的情報是可信的了。」
把情報提供者的名號都拋出來,她以為對方會相信她,至少同意把時間延後,讓她有足夠的時間去說服大家,可是小比完全不認同她的說法。
「不對,露緹卡,這件事跟對方是誰也沒關係,重點是告訴妳的這件事的是人類,妳可以確保他不會騙妳嗎?」
「他沒有理由騙我。」
「怎麼會沒有,妳以為我不知道嗎?他們根本不想妳待在這,他們由一開始已經想帶妳走,只要能動搖妳的心智,他們就可以得逞了!」小比早就敏銳地察覺到死神一族那班人真正的想法,所以她一直防範著他們,怕他們會把露緹卡搶走。
「…他們會尊重我的意願,而我也很清楚自己應該待在什麼地方,他們不會做這種事情來帶我走,因為他們料到如果讓我知道是他們騙我,我是不會高興的。」…何況剛剛才有人說不會帶我走…
「好…算妳講得通,那他們不可以因為不想人魚族去傷害人類才編一個這樣的藉口嗎?」比起個人感情驅使,為了拯救同族而行動更為合理,露緹卡都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小比以為今次終於可以說服友人,讓她明白這所有都只是人類的詭計,真正有道理的是他們。


可是…
「不會的,舜不是那種偉大的人。」露緹卡露出淡淡的微笑,平靜地說出令小比意想不到的答案。
「…什麼?」
「舜才不是會為了拯救不認識的人而動真格的人。」看著呆木若雞的小比,露緹卡知道對方已經找不到反駁她的理由,但一點都不甘心。
她嘆了口氣說:「事情的真偽並不難查證,把計劃延遲,待有了結論才再行動,至少可以免於最壞的結果…」
她朝對方游近了一點, 本來想抱一抱她,可是還是收了手。
她知道大家已經期待已久,突然的延期的確會令人非常沮喪,但這個都是不得已的事,只有這樣才可以保人魚族於萬存。
「妳…我們待會再商量吧…」還想說些什麼安慰對方,可是露緹卡最後還是轉身離開。
放她自己一個平靜一下也許更好。
「…還有需要嗎?」
「小…!」
小比的聲音冷冷地在身後響起,露緹卡才想回頭,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就猛地從胸口傳來。
因為震驚和疼痛而瞪大雙眼的她,緩緩低頭看著那貫穿自己胸口的,泛著黑氣的手。
隱隱傳出腐臭味的手,還有手中握著的,閃耀著藍白色光芒的核。
「小……比…?」事情來得太突然,她還未搞清楚現在的情況。


「是妳逼我的……」小比的聲音顫抖著,不知是因為氣忿還是害怕,混合著一點哽咽的聲音變得有點沙啞地大吼出來:「是妳逼我的!」
「為什麼要背叛我們!」
「我…我沒有…」
很痛,胸口被刺穿的痛,核被挖出來的痛,好友毫無預警的襲擊…一切一切都讓露緹卡痛得頭昏腦漲,沒辦法思考現在發生的事。
「為什麼……明明我是那麼的相信妳……那麼的喜歡妳…為什麼妳要這樣對我…」小比的語氣既激動又沮喪,幾乎失去理智,她陷入了自我的世界開始自顧自地對背對她的人魚說:「妳知道嗎…我一直把妳當成是我的光芒……不…妳是整個人魚族的光芒,是帶給我們這些無能又弱小的人魚希望的光芒。對我而言…妳的身影是多麼的強大、可靠而美麗,閃閃發亮的,永遠都會領先在我們的前面,我們怎樣都追不上……」
就像射穿幾層厚的海水,到達海底的陽光一樣,耀眼而溫柔,是令大家憧憬的存在。
「我從來沒有恨過自己的無能…直至那一天,妳被追殺的那一天…如果我能有點用,也許妳就不用死了……我很後悔很後悔很後悔!所以努力地想要達成妳的心願,做到妳想做到的事情,給那麼軟弱的自己一個贖罪的機會……只是我沒想到,居然能再得到妳的消息……」
她沒有死心過,心裡的一處始終相信著自己的好友會在世上某一個角落生活著,所以她在有能力之後拼命地找,拼命地靠她那還嫌薄弱的關係網尋找著她的情報。
沒想到,最後還是水流把消息帶給他們。
「……重新回來的妳,強了很多,可是某些地方卻變得猶豫不決,變得沒以前那麼堅定,光芒都彷彿暗淡了下來……不過我跟自己說,這也不能怪妳,自己一個在外遊歷了那麼長一段時間,適應一個自己完全不知道的世界,那必定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會變得軟弱也很正常不是嗎?所以我決定了……即使露緹卡變弱了,不再是以前的妳,我也會在妳身邊幫助妳,因為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我也有能力了!」圍繞著手的黑氣突然急速膨脹了一下,回應主人的話。
露緹卡看著看著才認得這股黑氣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她沒察覺到呢?
明明每天都跟對方在一起,明明是那麼明顯,為什麼還是沒有發現到呢?
不對,她不是不知道的。
她是知道的。


不知道由什麼時候開始,她就發現好友身上有著一股不尋常的氣息。
不知道由什麼時候開始,她就發現好友身上傳出了異樣的味道。
不知道由什麼時候開始,她就發現好友的行蹤非常古怪。
所有事情她都是知道的,只是她選擇裝作看不到,裝作不知道好友的祕密。
因為她也不捨得她。
心裡的某處還是渴望著回到以前那無知但純真的歲月。

『我是已死之身…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

所以她不想承認,小比早已死去的事實,還有跟惡魔做了交易的事實。
即使一切都已經回不去,她還是想多欺騙自己一下下。
原來……自己心裡是那麼的想念小比呀……那麼的討厭只有一個人……那麼的想回到以前…
「在這些年間改變的不只有妳…為了可以當站在妳身邊的拍檔,我很努力……惡魔給了的力量,復生的力量,復仇的力量,打敗人類的力量,還有讓大家轉化成古代人魚的力量……」 小比沒有理會看上去越來越虛弱的露緹卡,她繼續說:「明明只差一步……為什麼…為什麼妳偏偏要在這個時候改變主意!為什麼要相信人類也不相信我?!為什麼要背叛我們去相信那些該死的人類!!為什麼要否定我們!!妳不應該是我們的同伴嗎?」還擺出那樣的表情說什麼「我知道他不是這樣的人」的話,真的非常非常噁心!
「就說……我是為了人魚族才…啊啊!」
「藉口!一切都是藉口!」打斷了還想為自己澄清的露緹卡的說話,小比忽然用力抓緊了露緹卡的核,令她吃痛地叫了出來。「我已經…沒時間了……」


「啊啊!!」
小比猛地把核從後扯出來。
她看著痛得意識散渙地躺在地上的露緹卡說:「本來…是不想讓妳這麼痛的…但這是我們最需要的一環,誰也不能阻止我…」

小比……
露緹卡的意識開始遠去。
先是話語。
再來是聽覺。
最後是視覺。
就像那時候一樣……
把她那在人類世界最幸福的時間奪走的那一天一模一樣…

那是跟平常沒什麼分別的日子,最大的分別應該就是蘭隻身前往西方視察這件事吧。
因為知道蘭會在意,所以柚子都沒主動地跟去,只是如常地讓蘭帶幾個人渣過來讓她吃一吃就算了。
這裡很安全,跟地雅說的一樣,這裡是時間跟空間的狹縫,以結界把時空劃開,普通人是闖不進來的,被允許的只有精靈跟友善的動植物。
所以她很放心。
可是有心的闖入者不一定全是普通人。
危險無聲無息地接近,不知道是從哪裡得到情報,被僱用來狩獵人魚的一行五人來到了結界的所在地。
用從影子妖精手中搶來的武器和血液輕易地破解蘭設下的結界。
穿著西方服飾的他們是很強的魔法師團,連影子妖精都可以輕易打敗的魔法師團。
在人類世界最強的力量不是超自然、不是科學,而是金錢和勢力。金錢解決不到的問題,用勢力解決;勢力解決不到的,用金錢解決,沒有事情是解決不了的……至少他們背後的人是如此相信著,於是就聘用他們來增加他的籌碼了。
…也許是添加一件收藏品或者是玩具?
他們之中有不少人都有這樣猜測過。
搖搖頭把沒用的想法丟走,他們正式進入工作模式,開始小心地打量這個結界內的環境。
跟預想的一樣,長期被隔離的空間裡,有著比外面更寧靜而純淨的環境,到處都充滿著力量感,彷彿只要待在這裡就可以得到無盡的力量似的,是學習魔法的人都會喜歡長待下去的地方。
「走吧。」
不過,這不是他們今天的目標。
在發現沒有任何警報魔法之後,他們一步步小心地往深處前進。

還未發現危險逼近的柚子如常地在處理家務事。
蘭都不愛管家務,畢竟一個人住又沒客人來訪,自然是更隨便,可是柚子會看不過眼,而且她都沒其他事可以做,就當作打發時間好了。
柚子用水魔法把衣服洗好之後,正準備用風跟火魔法弄乾時,她終於發現週遭的大氣有些不對勁,在她想設個屏障時已經來不及。
「啊……?!」為什麼?
柚子很快就發現自己的聲音被封了。
無法吟唱的魔法師跟被廢了武功的人一樣,即使會最強的魔法都沒用。
那班魔法師覺得情況安全,一個個徹掉隱身魔法,想快手快腳地把人抓走。
眼看情況危急,柚子只可以硬著頭皮上。幸好在蘭的教導下,她還可以勉強不用咒語地施展一些簡單的魔法,現在她都只能拼!
至少堅持到蘭回來為止。
柚子簡單直接地使喚火炎,讓火直捲他們。
在火炎出現的一剎,全部人都驚呆了,因為他們從未見過可以不施咒就能發動魔法的人。
不過都只有那一下而已。
畢竟都是身經百戰,經驗老到的魔法師團隊,他們很快就從驚訝中調整過來,一一拿出魔杖,有默契地施展著不同的魔法先分散她的注意力再趁機攻擊。
本來因為攝取靈魂不足的關係,力量已經弱了很多,在對方多重擾亂下更是無法集中,柚子只是躲開他們的攻擊已經很吃力,身上已經因為走避不及而多了不少傷口,雖然復原得很快,可是疼痛還是讓她的體力開始下降。
柚子無聲地喘著氣,腦袋不斷思考著方法。
記得蘭曾經說過結界是他設下的,如果有人闖入,他是一定會知道的,他現在可能已經在回來的途中,即是說她即使打不過他們,都要想辦法拖延到蘭回來為止。
驚險躲過一個攻擊,柚子發現那伙人似乎一直在保持距離,不知道是在忌諱什麼,不過這對她而言絕對是好事。她悄悄瞄向身後的屋子,盤算著怎樣可以用最短距離回去。
只要回到屋內就安全了,因為裡面被蘭下了魔法,一切攻擊都無效化的言靈。
那伙人專注著週邊的情況,他們都是魔法師,當然知道結界被破壞是有可能會驚動結界的主人,所以他們必須把握時間。
因為他們深知這裡的主人並不是普通貨色,是即使他們合力都可能會輸的危險人物。
「快!時間不多了!」其中一個人大聲說了一聲,其他幾個和應了一聲之後,立即變陣。
說話的那個高舉法杖,一刻間柚子就發現自己聽不到了!
什麼??
本來沉靜下來想專心發動風魔法的意念被突如其來的狀況打斷,柚子慌張地四處張望,想明白現在是什麼情況。
可是對方怎麼會給她時間適應,在她穩定下來之前又發動了一連串攻擊。在失去了聽覺之下,柚子沒法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在攻擊快到來前才發現,錯失了逃跑的機會,幾下攻擊都命中了她。
好痛………痛得快昏厥…但還不可以…
她強撐起身,痛楚令她很難受,不過卻讓她更能集中精神,把其他雜七雜八的思緒拋開,剩下的只有……保命的念頭。
風之精靈們,求祢們幫幫我!
一陣強風突地捲起,連帶著沙石和枯枝,一下子往那五人吹去,事情來得太過突然,被殺個措手不及的他們只能本能地用手護著頭部擋著風。
這稱不上什麼攻擊,但卻很有效地阻止了他們的攻勢。風順勢把坐在地上的柚子拎起,意識到是風精靈在回應她的願望,柚子很快調整姿勢,讓風精靈更容易把她帶起來。
沒時間讓她慌張了,保著自己比什麼都重要。
她還想待在蘭的身邊。
家門就在眼前,只差少少就沒事了,快點!再快點!
然而,一陣強烈的白光突然在柚子的眼前炸開,她感到眼睛傳來一陣灼熱的刺痛,本能地合上眼睛,突如其來的痛楚令她分了心,重重地摔回地上。
都顧不得痛楚,為了盡快把握現在的狀況,她勉強地撐開眼睛,卻只看到一片漆黑。
是對方施了什麼魔法嗎?柚子第一時間只想到這點,但當她把手直接擺近眼前她還是什麼都看不到時,她終於發現自己因為剛剛那一下白光而被炸瞎了,整個人頓時陷入徨恐之中。
怎麼辦怎麼辦?!我在哪裡!屋子呢?!是在前方嗎?不對……哪邊才是前面……我……
蘭…蘭…蘭你在哪!
都不知道自己的聲音恢復了沒,也不知道有沒有叫出聲,柚子什麼都不知道只懂得坐在地上張口大喊蘭的名字,就像個不知所措的小孩般。
要被抓走嗎?我會被怎樣?不要……我不要…我不想離開蘭……蘭…救我…你去哪了?
不安、恐懼很快就像劇毒般蔓延至全身,柚子緊緊抱著自己,剩下的感官變得無比敏感,風吹過的觸感,地上傳來的草青味,現在都比平常感覺到的更強烈,只是一點的變化已經令她非常害怕。
這時,一陣熟悉的味道傳了過來。
空氣明顯地產生了變化,即使聽不到,看不著,柚子還是敏銳地感覺到那微妙的差異,身周似乎有什麼在劇烈騷動似的。
蘭回來了,而且非常生氣。
柚子只可以肯定這件事,接下來的,她就全都不知道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