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在察覺結界被破壞時已經心知不妙,來不切找幫手,只是趕緊讓風精靈幫忙把消息帶出去之後,他就連忙衝回家去。
柚子,千萬不要有事!
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這樣的心情,既緊張又擔心,彷彿一停下腳步就呼吸不了,心跳一時快得好像要跳出來似的,一時又好像被人捏住,坐立不安,思緒前所未有的混亂。
所以當他回到家,一聽到柚子好像發了瘋地在大聲叫他時,他的腦海頓時空白起來,憤怒得什麼都思考不了,周遭的精靈都因為他的情緒而騷動起來。
「蘭…蘭!」面對還在呼喊他的柚子,和另一邊警戒著他的人渣,他緩緩地走了過去。
「我在。」輕輕地回了聲,卻得不到回應,發現對方聽不到又看不到,蘭心頭的怒火比剛剛更燒得更旺。
他平穩著情緒,轉而輕輕地揉了揉她的頭,以作回應。
突然被觸碰,柚子先是劇烈地抖了抖,然後才慢慢地平靜下來。
她知道在她身邊的是誰。
本想把人扔回屋中再慢慢對付那班人渣,可是那邊已經急不及待地衝過來送死,蘭都只可奉陪到底。


手一揮,即使於盛怒中仍然保持住理智,蘭冷靜地先設下結界,把這個地方重新變回自己的主場。
對方沒想到蘭有此一著,但並沒有把之放在眼內,抽出影子妖精的武器,血一抹,往正在擴展開去的結界一刺,結界立即碎成碎片。
「原來如此,難怪可以破我的結界。」失去了主場之利是有點可惜,但影響不大。蘭用風吹開試探性的火球,再用藤蔓纏成的護罩擋掉另一下雷擊,他從容地站在原地,似乎等著對方的攻勢。
他聰明,另一邊也不笨,他們可是身經百戰的魔法團,這種挑釁影響不到他們,蘭這樣做反而給了他們一個重整思緒的機會。其中一個很快地唸了一串咒語,給全員施加上庇護和各種能力提升的魔法之後,其他人都開始行動起來。
先是領頭想重施故技封住蘭的聲音,但卻莫名地被反彈開來,其他封印的魔法亦然,在百思不得其解之下,他最終還是放棄了這一招,把目標放在蘭的周邊。
他可以封印的可不只有感官呢。
「?!」感覺到周圍有點不對勁,蘭靜心感應了一下,猛然發現他附近的精靈都不見了!
正確而言,是祂們的力量全都被封著,所以蘭才感覺不到祂們,這令蘭重新審視眼前這伙人。
精靈的力量不易封印,哪怕只是特定範圍跟時間都會非常吃力,加上影子妖精的武器,看來實力一定不低。
被突如奇來的情況分散了注意力,以至蘭沒留意到左方朝他衝來的巨狼。巨狼一爪拍過來差點把蘭拍昏,幸好他反應快連忙側身閃避。才閃過一擊,另一爪緊接而來,沒有精靈可以使用,蘭只好使用結界硬擋下那一擊,再開啟無數個小結界暫時保護著自己。


封印師、召喚師、還有一個應該是輔助型…說不定能用治癒魔法,其餘兩個未明…
蘭快速地分晰著現場狀況跟形勢,比起實力未明的對方,精靈魔法被封的他似乎處於十分不利的狀態,可是他可不只是一個精靈使,都這種情況,也沒有什麼好忌諱吧。
決定好之後,他一下子把所有結界徹掉,見有機可乘的黑色巨狼立即張牙舞爪地撲過去,眼見巨大的利牙快咬到人身上,蘭只是不慌不急,滿臉笑意地對著巨狼開口。
『擋!』
巨狼的攻擊彷彿被什麼擋開了,在眾人驚訝之際,蘭沒等他們反應過來,立即說:『縛!』
巨狼頓時完全動不了,整隻攤倒在地上。
『滅!』
語音落下,巨狼馬上化成微塵飄散於風中。
「啊啊!!」其中一個人發出一聲慘叫,攤倒在地上。
「原來是傷害共分的契約,也算不上頂級的召喚師呀。」蘭悠悠地說著。


「你…你都做了什麼?!」由他擋下巨狼的攻擊到同伴倒下也只不過花了幾秒的功夫,他們難以置信地望著眼前瘦削的男人。
那是什麼…根本是怪物吧!
「竟然是言靈師…」其中一個還未出手的人語帶惧色地說。
蘭笑一笑,現在開始他己經不打算隱瞞什麼:「怎樣?要成為我愛徒的糧食,還是被我殺死?」反正就是沒有饒你們一命的選項。
他們對視一眼,現在不是隱藏實力的時候!
說出了蘭是言靈師的人打開藏在斗篷內的小書本,唸唸有詞了一大段後,地面馬上傳來震動聲,好像有馬車駛過般。
然而騷動是來自地底,在蘭察覺前已經太遲,無數的手瞬間由地底伸出來,抓著蘭的腳把人往下扯。蘭一時間反應不過來被那堆手往下拉了幾分,小腿都埳進地下裡了,有一些手還攀上來封著他的口。
沒想到竟然會有亡靈法師,這年頭已經很少人修煉和使用,畢竟嫌邪門的有一堆,而且平時的祭祀儀式也沒有比較少,比起其他魔法實在太麻煩。
「此地…?!」才剛想說出言靈,蘭感覺到另一股氣勢從他的後方衝過來,扭頭一看竟然是一具巨大的泥土娃娃,一下子就把他撞飛到半空。
不太帥氣地落地,蘭站不太穩地單膝跪在地上。
幸好以前在自己身上加了一堆加護,不然都要吐血了…… 不對!
稍一定神,蘭才驚覺對方的意圖,他連忙想趕回去,卻被突然從地下冒出尖石柱阻礙去路。
「該死的鍊金術士…」
他們深知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厲害的言靈師只需一句話已經可以置他們於死地,所以他們的目標從頭到尾都是柚子,把蘭撞飛都只是想趁機捉人走的技倆。
在鍊金術士跟蘭對峙的期間,亡靈法師都沒偷懶,趕快召喚更多亡靈把柚子抓走。


『此片土地,方圓百里,從此刻起不許存在任何亡靈!』
「什麼?!」
蘭的話一出,所有亡靈都停止了動作,緩緩縮回土裡,任亡靈法師再怎麼努力都叫不到一隻亡靈出來。
「可惡!該死的言靈師,別以為我只會召死靈!」亡靈法師生氣地罵道,激動地翻著書頁,停住在某一頁之後,他朗聲唸道:『此地被祝福之物都成為我的俘虜,聽我之令!』
被激怒的亡靈法師唸出了咒語,身週的植物開始被龐上一層黑氣,被黑氣沾染的東西都開始動起來,向他靠攏著。
「生氣了……」一旁的鍊金術士無奈地細聲說。
封印師都是一臉無奈地搖搖頭,然後對鍊金術士打了一個眼色。
『這招他還未練成,為免拖累到其他人,如果他控制不住就立刻打暈他。 』

看著突然使用詛咒製作傀儡的亡靈法師,蘭真的覺得對方完全沒有學聰明。
對言靈師而言,反控制完全不是難事。
…不過事情總有例外。
「攻擊!」
亡靈法師一聲令下,所有黑化的東西不論是植物還是動物都四方八面地朝蘭衝過去,植物的根衝破泥土,快速地把人纏住,小動物、鳥兒紛紛撲上去啃咬著他的身體,血液緩緩地從傷口流出來。
電光火石之間,讓人反應不過來的時間裡,好好的一個人被咬得破破爛爛的。


「哈…哈哈……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我可是都主攻速度呢!」亡靈法師喘著氣,要一次過操控那麼多的生物並不容易,更何況他還要控制力量不侵害他的同伴就更吃力了。
不過,好歹他們還是贏了。
其他人都看的目瞪口呆的,沒有一個反應過來要去抓人魚。
真的這麼簡單就把人解決了?
「我們贏了…快去拿戰利品…」說著,亡靈法師就想往前走,才踏出一步,腳就被無數的植物纏上。
「小心!」第一個察覺有異的是他身旁的鍊金術士,可惜他來得及警告對方,卻來不及救他。
在他喊上小心的下一秒,亡靈法師的心臟就被猛地從地裡刺出來的尖刺刺穿。
「人,是應該這樣殺的。」說這句話的是沒有任何損傷的蘭。
「…為什麼……」
「他的攻擊真的嚇到我了,快得可怕,可惜這片土地的主人始終是我,加上我又會一點幻術。」只要滿足一定條件,言靈是可以改變一切的魔法,只是幻術和反控制根本難不到他,在攻擊到來前,他已經用言靈讓他們都把一棵枯木看成他,騙倒他們之後才反控制黑化的生物,然後看準時機把這個威脅滅掉。
「我相信柚子不會介意她的食物少了一個的。」
「你這個混蛋!」鍊金術士憤怒地大吼,他不停造出土刺,追著人來刺。
攻勢的凌厲讓蘭差點閃避不及,始終他都是體弱的魔法師,平常都靠風精靈閃避,現在能力被封,除了乖乖用腳跑都別無他法。
似乎看穿了對方的弱點,鍊金術士再造了幾個石人出來,一起去圍攻他。
「嘖!」蘭咋了一下舌,他努力地思考著有沒有別的方法對付對方,在不讓人死的前提下似乎都不太容易。


鍊金術士的能力明顯比亡靈法師高,而且性格很沉穩,即使可以感受到他的憤怒,但也沒有因此而下錯判斷。他把攻擊力放在幾個石人上,自己則主力擾亂對方,地上冒出的小突起,突然刺出的尖石柱,小心地封鎖對方可以閃避的路線。
一時間,形勢一整個逆轉過來,望見身上終於開始掛彩的言靈師,他們的心情非常雀躍,差少少…差少少就可以成功了!
隨著主人的心情變得興奮,石人的動作都更大更靈活,加上時不時出現的障礙物,蘭閃避得非常吃力,他很想快點解決他,可惜他現在根本專心不了,無法使用言靈。
為什麼平日不好好練一下體能呢?如果可以借助風精靈的力量,閃避根本不是問題…
…對了,如果把言靈結合精靈魔法,也許可以改變現狀也說不定。
想魔法咒語比直接使用言靈簡單太多了。
『四周的風之精靈,請借我飛翔的力量!』
「哈,被逼瘋了?忘了精靈仍然被我封印住嗎?」封印師哼笑了聲,雖然吃力,但他可是好好地封印著精靈的力量,他非常肯定對方無法使出精靈魔法。
不過,縱使他是這樣想,風還是刮了起來,原本還算安安靜靜的精靈們又突然騷動起來,激動地想衝破封印師的禁制。封印師本來已經很吃力,魔力已經被消耗了很多,現在精靈們突然一起反抗,他想要封住都已經無能為力,「啪」的一聲,封印解開了,所有精靈都自由了,封印師只可以半跪在地上喘著氣。
「隊長!你沒事吧?」一直在他身後的輔助師衝上前關心著他的情況,一邊用魔法舒緩對方的疲勞。
「沒事....」他擺擺手示意不用為他治療,然後抬頭望向那個已經擺脫石人的攻擊,飛到天上,遙不可及的言靈師。
完了…
儘管鍊金術士依然很努力地往空中的射尖刺,可是封印師知道這一切都已經沒有希望了。封住他的精靈魔法也許還有一絲勝算,可是在他完全回復力量的當下,他們連逃走的機會都不會有。
為什麼…明明他都有好好地封住,為什麼還是被衝破了?到底是哪裡不對了?
「啊!我還…!」鍊金術士的攻撃終於停了下來,地上生出無數的藤蔓把他的手腳刺穿扣住在原地,蘭為免麻煩還不忘在對方的頸上都纏一條,緩緩收緊著。


「辛苦你了,休息一下吧。」意識到另外兩人已經沒有戰鬥的意思,蘭在鍊金術士的身旁降落,說完這句之後就向封印師走去。
「不用奇怪,我只是忘了我的能力可以幫助精靈們,所以一開始才沒有使用。」他一邊微笑著地說,一邊讓植物纏上他們。
「幫助精靈?你別開玩笑,從來都沒有聽過可以反幫助的!」封印師都無所謂,反正都是一死。
「魔法不是工具,人類和精靈都是大自然的一份子,猶如手足,既然如此為何我們不能幫助祂們?更何況,我是言靈師,只要我衷心地相信精靈可以衝破你的禁制,沒什麼是不可能的。我的言靈對祂們而言都是力量的一種,我只是借祂們點力量而已。」蘭弄昏輔法師之後,向一臉大無謂的封印師說道:「說,你們背後的是誰?」
「你覺得我會說嗎?」說出來對他的確沒有差,可是他也是有職業操守這種東西,有些原則他是死也不會打破的。
「不覺得。」雖然蘭無法理解對方隱瞞的目的,不過他還是回答了。「不過沒關係,你沒不說這個選擇。」
「哈!酷刑嗎?來呀,我不怕。」反正都要死,只要封住自己的痛覺就什麼酷刑都不怕,封印師大聲地笑著。
「我才不懂怎樣去虐待人呢~」蘭笑了笑,然後一改嬉皮笑臉的態度,正經嚴肅地看著對方的雙眼,就像要望進他心底去般:『你現在告訴我,你們背後的是誰?情報是哪裡來的?』
無法拒絕。
語調很平淡,沒有一點威嚴,卻令人覺得無法拒絕。
封印師一方面知道自己不可以回答這道問題,可是一方面卻覺得自己必須服從對方,他覺得自己必須回答,完全無法拒絕對方的命令。
不可以說……不行…現在必須說、可是…
蘭仍然筆直地看著他的眼睛,如果有名字就不用這麼麻煩,因為言靈的約束力會更高,不用他這樣去削弱對方的信心。
「我、我們…背後的…背後的是……」
就在他如此專注時,突然腰部傳來一陣痛楚。
為什麼?還有誰漏了嗎?
驚訝地扭頭往後一看,原來是一開始已經倒下的召喚師,他那時只是痛昏過去,根本還沒有死。
不過,他也沒什麼力量了,這一刀是他拼盡全力的一刀。
忍著疼痛把人連人帶刀地推開,藤蔓快速地往上攀爬,把人緊緊地纏了起來。
危機解除,可是封印師卻突然笑了起來。
這人是不是神經病?
連最後一根救命草都沒了還笑得那麼開心,還是真的瘋了?
「?!」就在他疑惑之際,傷口處突然傳來無法言喻的痛楚,像是燒傷又像是在被什麼侵蝕著似的,還一直向外伸延著,即使立即用治癒魔法都沒有效,痛楚快速地爬滿全身。
「那可是沾有人魚毒的小刀……你…也快完蛋了!」封印師得意地笑著,看來上天也不捨得要他死呀!
人魚毒?!
「咳咳!」身體痛得無法站立,視野都變得模糊起來。
眼前一黑,感覺自己倒了在地上,耳邊盡是封印師狂妄的笑聲。
柚子....柚子.....
人魚毒是連人魚都可以殺死的劇毒,自己恐怕都凶多吉少,可是他還不能死,柚子還未安全呀....
用盡力氣睜開眼睛,即使看不清都想要找到柚子的身影。
「蘭!」
....是柚子的聲音?
世界突然安靜了下來,什麼聲音都消失了,除了柚子的聲音格外明顯。
很快感到自己的身體被稍微抱了起來,頭枕在一些柔軟的東西上,臉上有些濕潤,好像有水珠掉落自己的臉上,一些令人感到懷念的味道飄進鼻子裡,是只屬少女的芬芳。視野還是一片模糊,不過幸好對方靠得夠近,總算可以看清楚些...
「柚子....」我看到我的手伸上去抹去她臉上的眼淚。
.....我的手?
她的口張了張,似乎是在叫我的名字,可是我漸漸已經聽不清,只聽到像電視雪花畫面的聲音,嘶嘶沙沙。
毒看來已經透過血液侵蝕到我的耳朵了。
全身都很痛才對,可是似乎已經痛到沒感覺了,只覺得身體都不是自己似的。
「柚子....妳沒事就好了。」
她依舊在呼喊著,表情非常悲傷,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她。
…不對,我有見過,就在最初的時候,她有時候都會露出這樣的表情…不知道何去何從,彷徨厭世……
對了…人魚好像都有復活人類的能力,以前有聽精靈們說過…不過…好像是要用她的人魚水晶換取……
我才不要呢,這樣即使我活下來都沒有意義…
「柚子…不要用妳的命救我…」我的聲音應該已經變得很微弱了吧…
她緊張地捉住我的手,不知道在說什麼,我只感覺到她的不捨和恐懼。
無法安撫妳什麼真的很對不起…柚子…
「乖…答應我…要活下去…」
對不起…
柚子……

「柚子!」舜一睜開眼,看到的就是熟悉幽暗房間,身下的是貝殼床,再不是白色的空間,更不是只有一間小屋的林子裡。
…他回來了?
看著自己的手,回想剛剛的畫面,舜覺得頭痛得快裂開,很多畫面,不屬於自己的畫面瘋狂地往腦袋塞進去。
到底是什麼回事?剛剛不是還好好地在看畫面嗎?像看電視一樣…為什麼…為什麼到後來都變成這樣?
為什麼…自己彷彿都有經歷過剛剛的所有事,但人不是他,他很確定自己是現代人,只有17歲的香港人,也沒有回到過去過,而且裡面的柚子都是叫自己是蘭的!
…等等,叫自己是…蘭………
不是…他是舜,不是蘭…但為什麼那一切會那麼真實?連那個痛楚都…
舜想來想去都想不到個了然,他已經頭痛得快死,沒多餘心力去思考,於是他乾脆問一切的始作俑者。
「沙利葉!那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我會……沙利葉?」
沒想到目光才稍微抬高一點點,舜就已經看到掉到滿地的羽毛,順著看上去,只見沙利葉本來美麗又巨大的翅膀已經快變得只剩下支架,純白色的羽毛一根一根地落下,沙利葉的臉色都變得非常蒼白,一整個非常虛弱,好像馬上就會在舜面前消失似的。
不過他還是擠起了一個勉強的笑容回答應舜:「…舜…」
「…沙利葉?」對眼前的景象感到非常不安,舜顯得有點呆滯。
他沒有理會對方的驚訝,接著繼續回答:「我讓你看了…你的前前世……跟你擁有同一靈魂,名為蘭的這個人的一生…」
「蘭是我的……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舜用力搥一搥還是非常頭痛的腦袋,想讓自己清醒一點,他趕緊站起來跑到沙行葉的面前「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羽毛丟成這樣?」
天使笑了笑,果然自己沒有做錯決定呢…
「讓人類知道他們前世的事是違反規定的…沒有任何人可以說,即使是天使…所以我被罰了,被趕出去,我的種族不能允許像我這樣的存在…」
「為什麼?為什麼要告訴我…」舜甩了甩頭,畫面終於開始減少,頭也沒一開始那麼痛。
「你看了都不懂嗎?」沙利葉反問道。
「不懂,為什麼你要為了我們做到這種程度?」自己是跟蘭有著同一靈魂的人,都是柚子一直在尋找的人。她會選上自己不是沒有理由,更不是因為他是什麼難得一見的奇才,而是一早就決定下來的事。
蘭是她最重要的人,她怎麼都不想放手的一個人,哪怕要再一次經歷別離,她都不想放開他。
沙利葉這樣做都只是想讓舜明白自己對柚子而言是有特別意義的存在,說到底他都只是想幫他找到帶走柚子的理由。
可是為什麼?就因為他是他的守護天使嗎?他值得對方為他做到這種程度嗎?
「因為…我是舜的守護天使呀…柚子是你重要的人…我當然要幫呀……」
「沙利葉,我不想任何人為我犧牲,包括你!」原來他都是有不想的事情呀,看來他比那個什麼都沒有的蘭還要好一點。
『水之精靈!替我帶走友人的痛苦!』毫不猶豫地唸著咒語,舜為沙利葉療傷,雖然不知道他傷了哪裡,但至少想為他減輕一點痛苦。
「哈哈…原來當年的『自然調律師』都不知道關於天使的事情呀…」沙利葉輕笑了聲,阻止了舜為他治療的行為。「舜…我不會有事的…我只是再不是天使而已…」
「什麼意思?」舜一臉狐疑地看著對方,蘭的確不清楚天使的事,至少他找不到相關記憶,精靈倒是比較多。
「天使,終其一生為他們的神和導人踏上正途,幫助淨化功能不完善的靈魂系統而生。我們一般不會只偏心一個人類,但也會有例外,只要遇上一個我們認為值得守護的人就會跟隨他一輩子,當他的守護天使,無論他能否察知我們的存在也好。」沙利葉的情況漸漸穩定下來,氣息都沒有剛剛那麼糟糕,舜總算可以稍微安心地聽他說話。
「為了自己的守護主,我們會做很多的事,當中甚至會有天使為了守護主而犯錯,做出違反規定的事,像我這樣…明知道結果,也會做。」
「沙利葉…你的翅膀……」
沙利葉的羽毛掉了快一半,可是舜發現了在羽毛掉落的同時又長出一根新的黑色羽毛,一根一根地把原本白色羽毛替換掉。
「這些為了守護主而犯錯的天使,被判定為心中無神,配不上天使這個名號,因為我們已經擁有了私心,奉守護主為我們的神,俗稱:墮落了。」沙利葉的髮色都開始轉變,慢慢由原本的白金變成銀黑色,耳朵的白色羽毛都掉落了,變成長長的尖耳朵。
「沙利葉…你的意思是…你變成墮天使了?」舜總算搞懂現在的情況,不過…奉他們的守護主為他們的神……
沙利葉單膝跪在舜的面前,以變成紫色的雙眸誠懇地望向舜,他新的神。
「對…現在的我再不是沙利葉,這已經不是我可以使用的名字,我是你的墮天使,所以…可以請你替我起個名字嗎?」笑容依舊,可是多了分危險,少了點傻氣。
舜盯著眼前變成黑色的天使,猶豫著。
「…舜,請你不要放棄我,我已經無家可歸了…」見到遲遲沒哼聲只盯著自己的舜,墮天使心裡開始不安起來,他開口哀求著。
舜依舊盯著對方看,可是今次他開口了:「沙…不對,你知道要現在的我取名字,已經跟以前不同的…對吧?」
跟墮天使一樣,現在的他已經不是以前的舜,那個什麼都不知道的男生了。
墮天使鬆了口氣,還以為是怎麼了。
「當然,本來你就是我新的神,即使你不約束我,我都甘願臣服於你,所以請為我取個名吧。」墮天使用著跟以前一樣的眼神望向舜,那個像是哀求卻又帶點膽怯的眼神。
不過,現在舜卻沒那麼想打他。
什麼嘛…只不過是由金毛尋回犬變成黑色的拉布拉多嘛…
「讓我想想……黑色黑色…黑芝…」
「等一下,可以不那麼像食物嗎?」聽到了類似「黑芝麻」的音調,墮天使猛然想起「柚子」和「蜜柑」的例子,等一下如果真的加一個「黑加侖子」或是「葡萄」,他就尷尬了。
「嘖…」
即使細聲,他還是聽到自己的神對他咋了一下舌。
「啊!」他想到了:「敏特…你就叫敏特吧!」
墮天使突然有點感動,沒想到竟然是這麼正常的名字,雖然唸起來不太好聽,不過總比「葡萄」好。
「敏特…謝謝你,我以後就叫敏特吧!」墮天使高興地拍拍翅膀站了起來。
「你這麼滿意真的太好了。」舜很意外對方這麼高興,不過說不定他本來就是喜歡這種。
「是時候去找人了,走吧。」
「好…等一下…」才剛答應,敏特又停了下來並叫停了舜。
「怎麼了?」舜都逐漸感覺到,在得到蘭的記憶之後,他的感官似乎比以前更敏感了,隱隱約約地感受到來自四周的氣息和動靜。
「是討厭的氣味。」敏特雙眼瞇起來,警惕地盯著門看。
「…是什麼東西…周圍的精靈都很不安。」舜現在已經可以感受到身周有些東西在騷動著,大概就是精靈吧。
「精靈不是都回去精靈王處了嗎?」
「對,不過還有一些留在這邊,畢竟當時並不是強制的。」咦…?為什麼自己會知道的?
敏特別有所思地看一看舜,沒想到蘭的記憶居然有那麼大的影響力。雖然說他們本來就是同一個靈魂。
「別這樣看我…蘭的記憶可是一本濃縮的魔法大典。」一口氣把大量的魔法知識吸收進去,舜現在還是覺得有點消化不了。
就在他們閒聊期間,門被粗暴推開來,險些沒飛脫出來,而外面站著的是找上門的比絲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