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魔法.科技

翌日,難得睡了超過十小時的舜,精神非常飽滿的他十分罕有地在專心上課,雖然說老師在教的他早就會。就在他專心上課的時候,他眼前忽然浮現了一些金色的線,金色的線組成了文字,文字內容不重要,重點是文字的前面是「柚子說:」
即時通訊的魔法版。這是舜第一時間的想法。

柚子說:
>>怎樣呀?你決定了沒有?
舜說:
>>還沒。
因為柚子沒教他怎樣使用,舜他只是學著柚子的動作在桌上寫著,想不到又真的可行。


柚子說:
>>你別打算騙我,我早就知道你已經決定了。
舜說:
>>你是什麼構造...
柚子說:
>>銅四十克,鋅二十五克,鎳十五克,可愛五克,還有柚子九十七千克。
舜說:
>>請問是出自鋼鍊嗎?
柚子說:
>>不,是出自化物語的,還有自己的修改。


舜說:
>>...
柚子說:
>>總之我知道你已經決定了,所以今天放學來天台找我,記得要吃巧克力喔!
舜說:
>>我可以說不嗎?
柚子說:
>>我那句話不是問句來的說。
舜說:
>>我都只是假設性地問一下...


>>.......那地點可以不是天台嗎?
柚子說:
>>怎麼了?你不喜歡天台嗎?
舜說:
>>可以這樣說。
柚子說:
>>天台不好嗎?
舜說:
>>不,只是我直覺不喜歡那裏。
舜一向而來都是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覺,而事實證明,他的直覺沒騙過他。
柚子說:
>>那好,我就轉個地方。
>>等下通知你。
奇怪的,柚子爽快地答應。



在這句話消失之後就再沒訊息傳過來。舜望向柚子,只見她不知道在埋頭幹什麼。
再望向黑板,舜在想要不要真的看看家裏有沒被裝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午飯時間過後,外出吃飯回來的舜看到桌面有一張便條紙,只是它是空白的。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柚子給的,舜直接的把便利拿起。就在舜碰到便利的一剎,原本空白的便利紙上出現了滿滿的文字。
「學校大門?」感到有點驚訝的舜,輕聲地讀了出來。怎麼這次好似還要比上次明目張膽?
「沒錯喔~記得要吃巧克力喔~」腦中忽然傳來這句話,讓一直對什麼都沒什麼反應的舜大動作地顫抖了一下。

下午的課堂中,如無意外地柚子不斷接收到那個赤裸裸、火辣辣、殺人般的眼神,只是受訊者什麼反應也沒有,倒是那班旁觀者嚇得如坐針氈,課都不能好好的上。

把一片巧克力放進口裏,舜步出校門,走到前向的操場。
本以為會跟平時不一樣的操場,這刻竟然跟平時沒什麼變化,學生依然是三三兩兩地走著,唯一不樣的是那個站在操場中心的少女。
只是在少女身旁經過的人似乎一點都沒在意過的,就很像察覺不到少女的存在一樣。
又是用了什麼結界吧。舜在見到柚子被行人穿過的情景之後,下了這個結論。
「你的適應力真強,才兩天而已就已經把什麼都跟魔法進行聯想了。」柚子一如以往的,笑瞇瞇地對舜說出耶諭的說話。


「妳應該不會是在讀我的心吧?」沒對那番說話作出任何感想,舜直接問另一道他想了很久的問題。
「天曉得!」聳聳肩,柚子回避了問題。
「那妳可以解釋一下這裏發生什麼事麼?」既然柚子是選擇不回答的,都無謂繼續追問,舜可不想再被柚子耍。
對舜笑了笑,柚子這刻真的很高興可以收到一個這麼聰明的學生。
「舜你有用過什麼圖像處理軟件嗎?」柚子問著一道跟舜想要的答案很不著邊的問題。
「小畫家算嗎?」舜不在意地回答,反正到最後柚子都是會自動解答的了。
太聰明的似乎都很麻煩。這刻柚子忽然有點後悔。
嘆了口氣,柚子開始說道:
「一般的圖像或者是相片處理軟件,都有圖層的東西。圖層與圖層之間是各不相干,都可以說是各不影響的,可是卻可以同一時間顯示出來,就如同現在的情況。」柚子說的同時,要求舜環望一下週圍。
「如果說這個空間是一個圖層,一般學生的是另一個圖層,那麼這兩個圖層是互不相干的,因此一般學生所處的圖層是看不到自己......咦?」
發現舜察覺到問題的所在,柚子繼續把話說下去。
「有時為了不要讓畫面太混亂,都可以把個別圖層調較成不顯示。」
「即是我們所處的圖層在一般學生所處的圖層中被調較成不顯示吧。」舜徑自把話說下去。
「真是的,明明這個是我的對白呀!」舜想不到的是柚子竟然會這樣跟他抗議。



「不過你的直覺還真的厲害,天台那邊已經不可以用了。」沒繼續追究下去,柚子轉了個話題。
「不可以用?」聞言,舜有點疑惑的抬頭望向天台。
雖然看不出有什麼不對徑,但舜可以感覺到天台那邊有一些不協調感。
「那邊的元素有些失衡的情況,在那邊進行練習會有危險。」知道這位初哥是看不出什麼的柚子,貼心地解釋。
「不會是因為最近的工程吧?」在學校附近似乎有工程要開始,最近有很多重型車輛在學校附近出入,因此而製造出來的噪音和震動害舜的睡眠質素變差了。
暗地裏給了個白眼舜,柚子點了點頭。
「但為什麼只有天台?」
面對舜認真的問題,柚子都回以一個認真的表情。
「不知道。」
「什麼?」
「不知道,不過那邊的情況本來就不大穩定,可能因為沒什麼人打理的關係,昨天我上去的時候都有先清理一下那些殘留和導致不穩定的元素,但......」

隱隱明白到情況似乎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舜沒再追問,反正他原本都不太在意這些事,比起這個,他反而更想知道另一個疑問的答案。

「剛才圖層的結界還有今天那個即時通訊,其實魔法和科技是不是有什麼共通點?」


有點吃驚的,柚子瞪大著眼的望著舜。
「你還真的厲害,這麼快就發現了。」
這是柚子發自內心的讚嘆。
「其實魔法跟科技的確很相似,可以說功能上是到了可以互相替代的地步,但本質上不一樣,甚至可以說是相對的。」見舜這麼快就發現到,柚子都不多勺難他的,很自動地進行解釋。
「魔法是藉跟大自然進行溝通來借用大自然的力量去幫助自己;科技則是拒絕跟大自然的來往,強佔大自然的力量來滿足人類自身。簡單而言,魔法是要還的,科技是搶的。」
「有這麼過分嗎?」雖然舜都知道大概是有,但身為人類都是為自己抗議一下。
「有,想清楚科技帶給大自然的,大部分是什麼?」知道舜只是隨意的抗議一下,柚子沒表現得很激動,她只是希望舜可以憑自己找到答案。
「傷害,而且不能否認科技或者是發明說到底都是為了自己。」不須多加思索,舜早就察覺到,現在很流行的再生能源,說到底都是因為知道遲些可能再沒能源用才急著發明的東西,不,是才急著使用它們,因為早就發明了,只是沒有人在意過。
「說得對,因為立場不一樣,所以魔法跟科技永遠是誓不兩立。一方是共存,一方是對立。」點了點頭,柚子若有所思的仰望著藍天。
舜知道柚子還未把話說到最精簡,不知道是怕自己接受不到,還是柚子不忍心說下去。
「明明在很久以前,人類還可以聽到大自然的聲音,但是現在卻什麼都聽不到了。」柚子用帶著一些落寞的語氣,輕聲地說道。
「一開始的確是大自然允許人類用祂的力量去創做一些簡單的工具,但想不到的是人類竟然會得寸進尺得這麼過分。」
「因為人類太聰明了。」舜說道,這個是他一直以來的看法。人類可以在這個地球上稱霸,是因為人類有創造的能力。
「才不是,你以為這個世界上的種族就只有你現在知道的那些嗎?」柚子帶著一點不屑的望了舜一眼,再說:「是因為人類是最弱的,大自然才可憐人類而已。」
「那即是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人類不知道的生物存在?」沒在意那個眼神,舜漸漸明白這個是他未知的領域,在柚子眼前,自己應該跟一個小孩子沒什麼分別。
了解自己的立場和位置,都是舜很早就學會的,在社會上生存的法則之一。
「對,但你還未有必要知道得太過深入。而且現在都還未可以帶你去見他們。」柚子沒太生氣,舜猜得對,在柚子眼中他真的只是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孩子,她不會去生一個小孩的氣。
「因為我還嫩?」
「這話在你口中說出,還真的別有一番風味。」嘲諷了舜一下,柚子繼續說:「原因之一,他們太多數因為沒生存的地方所以移居了,要帶你去還真的太麻煩了。」
「其實他們會不會很討厭我們這些人類?」舜知道要移居都是因為人類的任意莽為,就很像現在有很多因為棲息地被破壞而瀕臨絕種的動物,不同的是那些種族有移居的能力,而那些動物就只可以掙扎求存。
「會,有一些還可以說是恨你們恨得快要去把你們消滅了,只是主和派的種族較多才沒發生這種事。」淡然的,柚子說著一件跟舜有很大關系的事。
「不過放心吧,他們不會討厭舜你的。」似乎覺得自己的話沒照顧到身為人類的舜,柚子及後補充了這句以作小小的安慰。
「那柚子你是什麼種族?」沒理會那句安慰的話語,舜問道。
「這個……是祕密。」柚子神祕地對著舜笑了笑。

結果這天,舜都是什麼都沒學到的就回家了。
看來柚子都是想我先知道更多實際情況才教我魔法吧。舜在心中思考著,忽然在他腦中又響起了一把聲音。
『你太無知了,不讓你知更多,柚子姐姐可沒法安心地教導你魔法!』
「你是誰?」舜很確定自己沒幻聽。
『糟了!不小心回應你了!』聲音的主人突然變得慌張起來,讓舜有點無奈。
『你就當作什麼都聽不到好了!以後都不會回應你的了!』聲音主人的說話,害舜不禁在腦裏說了笨蛋這兩個字。
『芭格絲才不是笨蛋呀!』聲音的主人生氣地說。
『誰說以後都不會回應我的。』對著空氣說話感覺太白痴了,舜決定進行腦電波溝通。
『你不要打算騙芭格絲回你的話!』
『但你不是回了嗎?』
『嗚……你!』
然後聲音沒再出現。
雖然因為沒了件有趣的玩具讓舜忽然有種無聊的感覺,但終於確保可以耳根清靜了,於是在舜很滿足的想要找周公去的時候,柚子很突然地出現了在他的眼前,還附帶一隻小東西,一隻很白的小東西。

「你怎麼欺負我可愛的小芭了!」

「妳信不信我告妳擅闖民居。」不到兩天,舜就已經覺得如果不是自己身體健康的話早就掛點了。
「那你現在就去報警呀。」看準因為舜家是混黑的,柚子有點神氣地說。
嘖了聲,舜轉頭望著那隻應該是叫做芭格絲的小東西。
「剛才就是你在跟我說話?」挑眉,舜已經知道為什麼近日柚子都會知道他在想什麼,原來是被她放了一條蟲在肚子裏。
「芭格絲才不是蟲,都沒在你的肚子裏!」懂得讀心的芭格絲大聲抗議道,而且表情比現場的兩人要來得更生動。
「那妳是什麼?」知道芭格絲會讀心,舜都直接不多想。
「哼!芭格絲才不要把芭格絲是海天使的事告訴你!」芭格絲很神氣地挺著胸說,但早已經被她小看的人覺得她是笨蛋了。
「哦,海天使。」
「為什麼你會知道的?難道你都會讀心!」
「對,我會。」玩心一起,舜開始玩弄這隻小笨蛋。
「什麼?!你說你到底是誰!我觀察了幾天,你不可能是舜那個笨蛋!說!」
被笨蛋說是笨蛋,舜有種自己在耍自己的感覺。
「哈哈哈……」站在一旁看他們的對話,柚子已經忍不住,這刻她笑得很誇張。
「很白痴呀!哈哈哈,下巴很累,肚子很痛呀…哈哈……」完全不在意舜那個殺死人的目光,柚子依然旁若無人地笑得很誇張。
「柚子姐姐在笑什麼了?芭格絲都很想知道。」
芭格絲........。對芭格絲的少根筋,舜真的嘆為觀止得無話可說。
這下,柚子笑得更大聲了。

大概到了舜快忍無可忍的時候,柚子終於勉強止著笑聲,回到當初來的目的。
「舜,這位是芭格絲.愛琪勒絲,是海天使的精靈來,我的好幫手,好妹妹。」
雖然是看不起身為人類的舜,但芭格絲都還是有禮貌地對舜點了點頭。
冷靜了下來,舜打量著眼前這隻小生物。基本上就是一個縮小了的人類女孩,只是她的手是兩片三角形衣袖而已,不是衣袖太長,是她真的沒手。頭髮是冰藍色的,跟她的身體一樣長。沒耳朵,但頭上則有兩片很像角一樣的東西,不過是軟的。膚色主要是較紅的肉色和有點半透明的白色,體驗了真正的白裏透紅。整隻就很像軟體生物的,在柚子身邊飄來飄去。
「所以之前妳就是用這隻小東西來讀我的想法了。」原來沒裝什麼偷聽器,是裝了讀心蟲。
「就是說芭格絲不是蟲了!」聽到舜的心裏話,芭格絲氣得離開柚子的身邊,衝到舜的面前怒吼道。不過因為她體型細小的關係,聲量其實都不是很大。
「好吧,小芭不要再讀舜的心了。」怕這兩人又要再吵一次,柚子連忙岔開話題,不然話都不知道要說到什麼時候才完。
「但……」
「我想知道的都已經知道了,可以了。」對著面露擔心之色的芭格絲笑了笑,柚子把還離她有點遠的海天使撈回來。
「然後呢,妳這樣突然衝過來,應該不只是想要介紹新朋友給認識吧。」舜說著,把這個打擾人沒預先通知的傢伙領到自己的房間。
「年青人你竟然要帶年輕貌美的女高中生進你的房間嗎?」柚子俏皮地對著舜笑說著一番讓人想入非非的話。只是聽的那位同學並沒有作出任何回應,害柚子覺得無趣,只是當她想到這個才是舜的正常反應時,心裏又平衡了一點。
「你一點都不年輕貌美,又不是名符其實的女高中生,沒差了。」冷不防的,舜一邊冷笑一邊說。
我不可以動怒、不可以!不然就會中他的計的了!柚子在心中吶喊。
「才不是呢!柚子姐姐可美得很!」誰知護主心切的芭格絲都是替柚子出口了。
只是芭格絲還真的是一個誠實的精靈,她的話間接承認了,柚子不年輕又不是女高中生的事實。
事實上當芭格絲出口的時候,柚子還蠻感動的,但是當她接收到舜那個勝利的笑容時,又有點不甘心,她決定找一天要好好地玩弄一下他。

請柚子在自己的床上坐下,舜把房門關上,然後在空間頗大,但什麼都沒有的房間中找來一張椅子,跟柚子面對面的坐下。
因為高度的差別,所以害柚子心生了一點高高在上的感覺,不太記仇的她,已經快忘記剛剛要整一下舜的事了。
「咳咳。」清了清喉嚨,柚子正經地說道:「本來我打算遲一些才告訴你的,不過既然都來了,那就提早告訴你好了。」
「那是什麼?」不清楚柚子有沒有賣關子的打算,想快一些找周公下棋的舜,單刀直切重心。
「真是的,讓人家醞釀一下氣氛不好嗎?」柚子鼓起臉蛋,嗔道。
果然……幸好我都不笨。舜暗喜,當然表情都還是那張無表情的臉。
「你很快就要面對一次重大的抉擇,不過多半是沒你選擇餘地的那種來。但既然你是我的學生,我不會眼睜睜地看著你被逼上絕路的。」說著,柚子在舜身上點了幾下。
「有需要就逃入鏡子、水面,總之就是可以反射出東西的物件裏。放心鑽進去就可以了,不會受傷的。」
「嗯。」知道即使問那個抉擇是關於什麼的都不會得到答案,舜只是點點頭。
「你不再多問一些了?」柚子感到奇怪的問道。
「問什麼?」
「例如,穿鏡子是怎樣穿,安全不安全之類的。」
「什麼?」舜感到不明所以。
「一般人聽到要穿鏡子,不是都會覺得很恐怖的嗎?」
聞言,恍然大悟的舜定睛望著柚子。
他不知道如果現在把原因說出來,柚子她會有什麼反應。會高興得語無論次?驕傲地在發表偉論?還是不知所措的,紅著臉地否認呢?
眼前這個女生有著太多的可能性了。
「怎麼了?」被盯得有點不自在,柚子不耐煩地催促。
「沒,只是突然覺得妳還蠻會打亂別人的生活。被妳纏上之前,我現在應該是在跟周公下棋。」笑了笑,決定不告訴她的舜隨便找了一個可信的藉口來掩飾。
就是因為是妳說的,我才會這麼放心。
自己十分相信柚子。
縱然只是認識數天,縱然自己對她的事一無所知。但,他就是相信她。
對這件事有自覺的舜都感到有點驚訝,畢竟他已經很久沒相信過一個人,而且還要是一個來歷不明,真實身分神祕的女生。
「你真的過分,人家還特意替你窺視命運和未來,卻換來你的厭棄!好呀,我以後都不要幫你了!不救你了!」柚子似乎真的生氣了,臉額鼓得漲漲的,就跟小孩子一樣。
明白這個真實年齡不明的女生,都只是想要一個讚賞而已。
舜一言不發,站了起來,然後伸出手揉了揉柚子的頭。
舜還記得在自己還很小的時候,爺爺都曾經揉過自己的頭髮。這樣想著,舜不自覺撫上了自己的頭。某程度上,他可是很喜歡那種被讚賞的感覺。
突然被摸頭,柚子的反應不如舜之前所想的。只見她先是愣了愣,然後露出了帶著淡淡悲傷和懷念的表情。然而只是一瞬,很快的又回復以前的模樣,笑咪咪的,帶點自傲的神情對舜眨了眨眼。
「你以為這樣我就滿足了嗎?」
柚子跳了起身,伸出手指在空氣中垂直地劃了一下,然後一個漆黑一片的裂縫出現了在舜的房間裏,全無空氣流動的,像在告訴人這個是一個虛無的空間。
柚子一腳踏了進去,然後轉頭俏皮的對舜要求道。
「我還要一份全口味的冬甩圈!明天要!是學校對面那家哦!」
都未等舜作出回應,柚子就一頭鑽進了裂縫裏,在舜的房間裏消失了。
「誰會給妳買。」
----------------------
一點後記

原來上次的第一章下沒發佈了(今日才發現)
於是連同第一章的下和第二章一次過post了
字不會太多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