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雙子死神.暴風雨的來臨

到底舜有沒有給柚子買冬甩圈?倒沒有人知道,只是聽聞舜被柚子哀怨的視線注視了整整兩個星期。
話雖如此,但在那天之後,柚子就不知道是在趕什麼的,每天都跟舜練習魔法。現在舜已經憑他的天資,掌握了基本的風元素魔法和少量的水元素魔法。而他們練習的地方都已經由學校操場轉移到學校附近的一個兒童遊樂場。
那裏因為曾發生過多宗學童藏屍之類的案件,而且本身感覺還蠻陰森的,所以現在可以說是人跡罕至。舜曾經問過柚子,那裏是不是真的有些什麼不好的東西,但柚子卻只是說,驅趕靈魂不是她的專門不可以亂來,只有請專門人士過來處理。只是直至昨日,都還未見那個陰森的程度有改善,依然是讓人感到不舒服。
「柚子,妳真的有請人來看嗎?」舜雖然看不到,但是這方面的感應能力還蠻敏感的,所以有點忍受不了。
「我早就拜託了她了,只是她最近似乎比較忙的,所以……嗯?」柚子似乎察覺到些什麼的,在說話中途停了下來,望了望遠方一眼,說:「來了。」
舜聞言,立即朝柚子所望的方向望去,剛好見到一道裂縫在空中劃開,從中走出了兩個一模一樣的男生。
「走快一點了!再不快一點,我跟幽的約會就會遲到的了!」走在較前的男生催促道,但被催促的男生卻一點都沒加快的打算,只是悠悠地反駁過去:「不知道剛才是誰太笨,不論我教了多少次都是不會開異空間呢?」
聽到這番話,較前的男生沈不著氣的,立刻大聲抗議道:「如果不是哥哥你零靈力,就不需要由我來打開了!」


「又不想想是誰要拖到今天才來,再說,開異空間這麼簡單的事,根本就是幼兒都會的了,而且如果不是你介意我那些小小的誤差的話,我們早就到了。」
「會拖到現在明明就是因為你家大小姐忘了這份委託不是嗎?而且……哪是『小小』!哥哥你開的地方真的很奇怪都很危險呀!上次是茶杯,上上次是在生著火的火爐……」
「我覺得在火爐出來都不錯帥呀……」
「可是我們險些就被燒死了呀!」但帥這點倒是沒否認。
「果然如果是沒錢收的活她就會變得很善忘了……」這次發言的不是兄弟中的一人,而是站在舜身旁,剛被大聲聲稱其委託已被遺忘的委託人----柚子。
「呃!」剛剛還在拌嘴的兩人才發現那位委託人的存在,一臉驚恐地望著她。
「而且,開不了異空間還可以用轉移陣呀。」
「是啊!我會用這個呀!」兩兄弟的其中一人驚道。
「沒所謂了,反正我早就料到了。」看著那兩兄弟的表情就覺得好笑了,何況柚子本來就沒計較什麼的。
「柚子,他們是……」這裏只有舜一個是不在狀況內的,一找到機會就立刻插話了。


「對了!你們還不快點過來自我介紹?」柚子仗著剛才的事,神氣地命令道。
兩兄弟雖然感到有點不妥,不過因為是自己這邊理虧,所以都沒多抗議什麼的。
「剛才的讓你見笑了,我是無月.提斯利亞,死神界的第一貴族—提斯利亞家的長子。」先發聲的,是那個看上去比較成熟的男生,都就是被人說零靈力的那個。
「你好,我是次子,無日.提斯利亞。」另一個看起來較沈不著氣的男生說。
「兩位好,叫我舜就可以了。」
舜用著比較隨意的方式打招呼,他知道那兩人雖然說是貴族,但都不是太過執著於這種小節上。他一邊打招呼,一邊靜靜地打量那兩兄弟。
香檳色的短髮,血紅的雙瞳,和人類不一樣的短尖耳。如果他們只是靜靜地站在一起,應該都沒幾個可以分辨到兩人。不過因為性格大相徑庭,即使聲音很相似,但是都可以從用詞、語氣等分辨出來。
「他就是妳難得會收歸門下的徒弟嗎?」感到有趣的對眼前的人打量一番,無日現在的表情跟見到新玩具的小孩子一樣。
「無日,你是要變心的話,我先告訴幽哦,不然我會被連累的。」
「哥、哥!--」


「好了!你們是來代替小夜工作的吧!不好好的做的話,小心我去告狀哦!」
再這樣下去還真的沒完沒了!看著又快要開始鬧的雙胞胎,柚子心想。
「明明自己都可以解決了。」無日細聲地抱怨道。
「聽聞一開始是你們要我不要亂來,要交給專門的去處理的。」只是耳尖的柚子都是聽到了。
「如果讓妳亂來,整個秩序都會出問題的,那就麻煩大了!」
「哪是亂來!我只是把這裏淨化一下,哪會出問題?」
「硬把靈魂淨化會有不好的後果的!」
「我的淨化術可是貨真價實,可靠又強力,才不會有不好的後果!」
「把靈淨化的話,我們又會缺幾個靈的了!」
「兩位……」無月死目地望著那兩位在吵的人。
在無日和柚子拌嘴的期間,無月已經把附近都大致調查過。知道無日急著去見幽,還有自己都不想得罪幽這個義妹,所以他打算先把大致情況告訴柚子,之後才再過來處理,反正時間他不是沒有的。只是,那兩人正吵得興起,並沒注意到無月已經完成工作。
「兩個加起來都有千歲了,跟小孩子還真的沒分別…」無月熟知自家胞弟的個性,讓他感到無奈的,只是那個一直在逗他弟好玩的柚子。
每次都是這樣,都已經提醒過無日無數次,為什麼每次都會上演同一樣的戲碼的……還真的有夠蠢。無月扶額,心想。
「那個,無月先生,要不先跟我說了,反正柚子那傢伙正玩得高興,你叫她她都會裝聽不到,而且一開始又是我要求找人過來看看的。」一直在一旁作這場鬧劇觀眾的舜,於心不忍的開口。看著柚子分明是想作弄那個叫無日的死神的態度,舜就有點同情起無月來。
「叫我無月好了,先生什麼的都太見外了。」想不到無月回答得蠻乾脆的,「既然你是柚子的學生,告訴你都沒所謂,不過有一些專名詞你不明白的話,就直接問她好了。」


知道對方才剛接觸這個世界,無月貼心地告訴舜。
「反正我原原本本回述就可以了。」背一整段話,對舜而言一點難度也沒有。
「那好吧。這裏還有一些靈的存在,雖然怨念還蠻深的,不過暫時還不是鬼,沒有危險性的。只是因為他們還是小孩子,偶然會作一下惡作劇,但既然柚子在就沒影響,有力量的人,他們不敢惹。」
靈跟鬼的分別在於危險性嗎?舜在心裏猜,並對無月點點頭,示意他說下去。
「問題不大的,不過很像你這種看不到但感覺到的人而言是會比較辛苦的,畢竟這裏數量還不少。」
難怪壓迫感這麼大。
「啊……反正柚子在就沒問題了,你都有點力量所以他們都是會有點怕你的,只是會比較難受。」無月見舜變了臉色,連忙安慰道。
「不,我不是在害怕了。」舜知道對方誤會了,露出一個讓人安心的微笑。
「不,這才是正常人的反應。」無月以為舜是難為情什麼的,然後想到以前遇到的各種人類,感嘆地說。
看來我跟「正常人」這個詞距離頗遠。舜心想。
「其實……」無月轉頭打量著四周「其實,現在就可以把這些靈引導離開,畢竟都只是小孩子,但……」
「但?」
無月臉有難色地思考了一會,然後打量眼前的舜一番。
「你資質還真的不錯,柚子選人的眼光真好。」
「什麼?」舜沒聽清楚,因為無月說得很細聲,似乎是不想另一個人聽到的。


「不如這樣吧,我來教你方法,你儘管來試試可不可以引導他們離開吧。」無月建議道,雖然說如果他不是誤以為舜在害怕這裏的靈,他是沒這個打算的。
舜面色一沈,一是因為怕自己讓事情變糟,二是他忽然想到別的事。
「放心吧,失敗都沒什麼大不了,而且現在有柚子在,出了什麼亂子都沒大問題。你都學了風和水元素的魔法了,還操控得不錯似的,安啦。」
「怎麼什麼都是『柚子在就沒問題』了……」舜的重點嚴重偏離。
「咦?那是因為……」
「那是因為我是一個很厲害的人呀,舜你應該感恩了,跟了一個這麼好的老師。」
無月雖然訝異,但一直答問題答很順的他,都本能的想把答案說出來,只是這個時候本應在跟無日吵的柚子,忽然回過頭來,接過無月的話來說。
「果然是妳的陰謀……」舜難得的沒針對那自大的問題發言吐糟,而是為他剛猜到的事實而無奈。
舜早就想到她不會這樣把無月和自己放一邊,不了了之。就算有多麼喜歡逗無日玩,都不只於去到這個地步,至少在知道狀況的時候,她應該會停下來的。那即是柚子是故意放他兩人獨處,製造機會,引無月把剛才的話說出來。
「想不到我都中計了……」聽到舜的那句話,再看看柚子那「成功了」(我表示我好想寫「得米喇!」)的表情,無月在發現真相之餘,都不忘表示一下他對於自己失策的遺憾。
「怎麼了?」這次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是無日。
「嘻嘻,就試試看吧,都沒什麼不好,大不了我一下把他們全淨化就好了。」
柚子口裏雖然是說淨化,但語氣跟「一下把他們秒殺就好了」一樣。
「就說不要亂淨化了!」可愛的無日,似乎很想回到之前爭論的問題。
「我不會讓她亂來了。」面對自家胞弟的發言,無月只是有點無言的作出保證,然後又回頭說「對了,你要先回去嗎?時間都不早了。」為免無日會繼續作出讓人無語的發言,無月決定直接趕人。


「嗯,但哥哥你呢?」無日時間雖趕,但他都沒忘記自家哥哥那個接近零的靈力、魔力值。
「跟幽有約會的是你,我本來就沒在趕什麼,靈夜要我處理的事都不急。我在這邊賣個人情給柚子,再讓她送我回去就好了。」
「那我先回去了,哥哥你自己小心。」知道無月決定把自己交給那個柚子,無日都不多說什麼的就匆匆打開了異空間,跳了進去。
「剛剛明明怎麼教都不懂,現在為了見幽就立刻學會了?還真的過分。」無月回想起剛剛過來時的畫面,不禁對消失了在異空間的弟弟細聲抱怨。
「好了好了,遲些我再替你找個伴了,快教我的好徒弟了!」柚子耳尖的聽到無月的抱怨,有意無意的刺他的死穴。
「舜是好人材,我會教了!伴什麼的妳不用為我擔心!我一點都不稀罕!單身最自由!」無月反應激動的大聲回罵過去,還瞪了柚子一眼。只是……
越在意,越會喊得大聲呀,無月。這句話同時在舜和柚子的心裏響起。
「咳咳!好吧,舜,我把方法告訴你一次,如果真的不行的話我就從旁慢慢教你。」立刻轉移話題,無月裝作看不到那兩師徒討厭的視線,向舜說明做法。

「可以嗎?」
「嗯,我大概都懂了,只是我看不到那堆鬼都不知道時機之類的。」舜朝無月點了點頭。方法很簡單,簡單得只要告訴他要做什麼出來就可以,連過程都不需要知道的程度。
「那些我會協助你,放手去做就好了。」
無月說畢,舜就開始動手。閉上眼,把風元素聚集在自己身周,舜的頭髮隨之揚起,待聚集得差不多的時候,一個小型的龍卷風已經在他的跟前形成。然後舜再把大量的水元素聚集,一條水蛇形成並繞著龍卷風轉。
「無月,他們都在哪裏?」雖然感覺得到,但始終看不到靈的舜把握不到那群靈的位置。
「反正在公園繞一圈就行了!」無月還未來得及回答,柚子已經先大聲喊了出來。


「妳這麼大聲!他們都要逃了!」無月理所然的破口大罵。
「你兩個都跟我閉嘴呀!」已經看不到的了,還要在這裏亂。舜只好照柚子說的,一口氣把水龍卷一分為二,並把整個公園包圍著。
「不愧為我的學生,兵分兩路都想得到!」
「是舜的資質高,關你什麼事。」
不管那拌嘴二人組,舜完全踏進無人之境的。他感覺得到有東西在衝撞自己的水龍卷,但是那些都是力量弱的傢伙,不用多久,那些衝撞的東西已經減少。知道靈體們開始感到疲倦,舜立即把水龍卷收起來,如無意外,所有小孩靈都被收在裏面。
「做得好!瞧,我學生即使看不到都做得很漂亮。」
「全部都抓住了,真的不錯。以舜的資質,交給我三年內必成材。」
「別跟我搶徒弟!」
「一會兒問一下舜的意願,看他想跟誰。」
「別無視我呀!」
聽到這段對話,舜的唯一感想是:原來自己很有市場。
不過在對話中就知道靈體已經全收好,這樣就可以進行下一步的動作。進一步把水龍卷收緊,舜再加入一點風元素,再把水龍卷和自己升上比較靠近陽光的半空中。計算了一下角度,舜一揮手,繞著龍卷風轉的水龍隨即躍出,並在空中散開成小水點,很快,一道橫跨天際的虹橋出現了。
『其實只要踏上彩虹橋,小孩的靈就可以順利離開凡世。』
把風元素驅散,釋放那些被綁著的靈。
「離開吧,彩虹橋我已經造出來了,不要再綣戀著這個世界了。」舜細聲的話語,隨著風飄送到已經遠去的孩子們處。雖然看不到,但那群小孩的確把最美的笑臉送給了舜。
做了件好事,心情難得的有點愉快。這種感覺已經很久沒出現過了,舜雖然感到意外,但並不排斥。

想不到,一回到家就把那一點的愉快給掃清。
「舜,你爺爺剛走了。」
對舜而言,爺爺的逝去沒有感到特別的心痛,但都高興不起來。
爺爺一死,意味著他家族將會有場腥風血雨,為爭奪當主之位的腥風血雨。
而最糟糕的是,舜的老爸都是爭奪的一員。
「是被人暗殺的。」
聽到這句,舜立時在心中說了聲:糟了!
因為這場腥風血雨的範圍並不單純是家族內部,而是兩個家族。
「聽好了,舜。」舜的老爸把雙手放在舜的雙肩上,神色凝重的,讓舜知道,這次戰爭,自己是逃不掉。
「我知道你不喜歡黑道的社會,這個我沒所謂。但我想當當主,所以這次你不可以不管。」
「你想當就自己去當,關我什麼事?為什麼我要管?」舜出言反駁,即使是沒用,他都不要就這樣默默的被叫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因為這次是要把殺了你爺的人幹掉。而為了可以確保下一任當主有繼承者,所以要去把兇手殺掉的,是自己的孩子。」
「即是你要坐爺爺的位子,就要我去把兇手幹掉。」
舜的老爸點了一下頭。
所以這件事,舜已經逃不掉。
「等一下,爺爺才死了沒多久,你們怎麼會這麼快商量出這個繼承的條件?」舜質疑道。
理應爺爺是今天死的,因為關係到一個社團的問題,該由誰坐當主的位是要盡快決定的。但再快也好,來得及通知所有幹部可不是容易的事,所以一般而言是需要二至三天的時間的。
「因為這個是你爺出的主意,如果可以我都不會贊同這個方法。」舜爸冷冷地說了一句。
想不到爺爺始終都是不願放過我。
舜感到非常不甘和無奈。即使知道爺爺自小就很看好他,很喜歡他,但想不到都要死了,竟然都還要把自己拖進這個世界。
「所以你一定要去完成這次任務!以你的聰明才智應該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兇手,再來就是把他殺……」
「不!我不做!我絕對不會做的!」未等舜爸說完,舜就立刻決斷地拒絕。
人們說殺人不難,事後的處理才是最難。
因為很多時殺人只需要一下衝動。
但對舜而言,事後處理不難,殺人才是最難。
要讓一個人人間蒸發什麼的,先不說舜頭腦聰明,因為小時候聽說過不少,所以很簡單,碎一碎然後拿去餵一下流浪貓狗就可以了。然而動手去拿一條性命,舜還未可以衝破這個心理關卡。
而且,這次只要他動手了,就代表他再都不能跟這個世界脫離關係。
所以,一定不可以做!
「你以為你可以選擇嗎?」早料到自己兒子不會答應,舜爸還怎麼會讓舜選擇,他心裏早有一個算盤。
「你想怎樣……」舜知道那個老爸可不會說殺了自己了事,要知道這樣的話他一定當不了當主,那剩下的手段應該都只有一個。
「我給你三天的時間。」舜爸都不賣什麼關子,比出三隻手指「三天後,那個兇手不死,就換你的同學死,一天一個,直至那個兇手死為止。」
就很像咬定舜不會任由他身邊的人有事一樣,舜爸露出一個很不可一世的表情,在舜的角度是很可恨的表情。
舜相信那個人做得出,而且還一定是做得十分俐落,不會做成大新聞。他老爸是一個手段很高明的人,論實力和心狠手辣的程度,他並不輸給任何一個當主後補,他絕對有能力在硬搶當主之位之後,還可以讓底下的人閉嘴服從。如果不是因為爺爺的主意,他早就這樣做了。
所以他老爸才會放任他這個不願當黑道的兒子,因為他自己已經有足夠的能耐,不需要所謂繼承人。
無何奈何、不甘心,現在舜難得的無辦法冷靜地思考,胸口滿溢著這兩種情緒,即使沒表現在臉上,但舜的確著急了。
他不可以讓身邊無辜的同學受連累,但是都不代表他會為了那班同學而放棄自己,不論是性命還是人生。
站在進退兩難的關口,舜不想乾著急,於是他決定先查出是誰殺死爺爺的。
由於只是經由老爸得知爺爺的死訊,舜並不清楚爺爺死亡時的詳細狀況,所以他先向一班元老級的幹部打聽。這班元老都是爺爺的心腹,年輕時跟爺爺出生入死,感情非常好,如果不是因為年紀太大,手腳變得遲鈍,他們才不會管是不是爺爺的主意,直接就把那個兇手找出來虐殺,而不是在等一班年輕人慢慢去幹。
在舜還未懂事的時候,很得爺爺的歡心,當然都會把他介紹給自己心腹兄弟,所以舜其實是頗有地位的存在。如果不是他本人拒絕和黑道來往,大概現在已經是一個有權有勢的黑道少爺。正因如此,當舜向元老們打聽消息的時候,他們都二話不說的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訴舜,只希望他可以盡快為他爺報仇雪恨。
比如期中還要順利,舜在得到大量的情報之後就開始進行分析,把假的消息分出來,在真的消息上加以推理,假的消息當然都不會丟著不管,而是去推敲到底是誰,為了什麼目的而放出這些消息,雖然可能只是誤傳,但舜不會放過任何一條線索。
雖然舜不喜歡黑道,都不想進入這個世界,但是爺爺一直都很疼他,至少他想弄清楚是誰把爺爺殺掉的。
由於現在是星期六日不用上學,柚子都不會來找自己,舜有很充足的時間去調查和想清楚可以怎樣完美地把這件事解決。
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那個兇手不是內行人,舜很快就查出是誰把爺爺殺掉的,而調查時間只是花了不足兩天。
舜本以為會用至少三天來調查,這樣的話還有可能跟老爸談判一下,之後讓他自己去強搶當主之位。不過這樣看來,老爸早就算準了,以自己的能力調查清楚不需三天,並且不會有太多時間去思考其他解決方法,因為空閒的六日已經放了在調查上,要上學的星期一不會有太多時間讓他專心想辦法。
更何況比起以前,現在舜還多了個要小心的人。
柚子。
總是不想讓她知道太多,潛意識的不想柚子插手自己的事。不想讓她知道,但無奈這個女生觀人察色的能力太強,大概自己只要一思考這個問題,柚子就會發現自己不對徑。請假又不可行,以她的能力一下子就可以找到自己,到時更麻煩。
雖然老爸未必算到柚子這個因素,但把自己行為模式算盡並加以利用這點確是自己一直沒法反抗的原因。
即使擁有跟老爸一樣的智慧,然而性格上的差異,經驗優勢,都讓舜一直贏不了,超越不了,永遠都在最重要的事情上被控制著。
這次都一樣嗎?
這問題不停在舜的腦海中出現。
一次都沒有贏過,即使可以在正常社會生活,都只是因為對方放過自己,而不是因為自己反抗成功。事實上,只要老爸想的話,他絕對可以讓自己永遠跟正常生活說再見。
所以,這次都一樣嗎?
一樣要無何奈何地服從嗎?
『三天後,那個兇手不死,就換你的同學死,一天一個,直至那個兇手死為止。』
真的沒選擇了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