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時間之川  

從浴室走出來,擦著頭髮的柚子,第一眼就看到在自家廚房東找西找的舜。
「怎麼家裏來了這麼大隻老鼠我都不知道?」
「抱歉,我整天都沒吃過什麼東西。」舜一整日都在奔波,根本沒時間吃點東西,不過因為一直都處於神經緊張的狀態,所以倒沒什麼。只是現在放鬆下來,空腹感就洶湧地襲來。
「你坐下了,我來做就好了。」其實柚子跟舜一樣,也是差不多整天沒吃過東西,只有喝過一杯拿鐵。
舜依言坐下,其實他不是什麼都沒找到。舜在芭格絲回房間後,在冰箱 裏找到很多微波食物,可是……
「舜,我真不明白你為什麼要找這麼久?明明全都放在冰箱呀。」柚子說著,從冰箱裏拿出三包微波食物。
「我不是在找食物,我是在找微波爐…」舜無奈地回道。
「呀,對呀,我家沒有微波爐。」明明這裏是柚子家,但柚子就很像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不是…你家不只是沒有微波爐,我就連一件煮食用具都找不到!」舜回想起剛剛打開每個櫥櫃都是空的時候,他的心情是有多麼複雜。
「沒辦法了,那些東西都用不了。」說著,本來打算在廚房把食物處理好的柚子,決定轉到大廳處理。
她把三包食物放在舜的面前,自己就坐在他的對面。
「看好了。」
於是舜就看著那三包食物一分鐘,然後柚子就什麼都沒做的過了一分鐘。
「好,可以吃了。」柚子開心地說道,邊從茶几的抽屜中拿出碟和筷子。
「請問你要我看什麼……」
「咦?你看不到嗎?我剛剛把食物加熱了。」柚子理所當然地說道。
「看到……」舜這刻突然覺得很累。
邊吃著一點都不好吃的微波飯,舜默不作聲地偷瞄對面的柚子。回想起不久前那全身都是血的人,他完全沒法把在他對面開懷地吃著微波意粉的人相連起來。


柚子會渾身是血的原因,跟自己進入的那個時間隧道離不開關係……果然跟時間有關的事都是很沉重呀。
「在想什麼了?」柚子冷不防的一句話,把舜拉回來。
「沒什麼。不過原來時間隧道是這樣的。」柚子那個恐怖的眼神舜當然沒忘掉,只好曖昧地帶過之後再轉移話題。
「那不是時間隧道哦。」既然舜不就自己的事多問,柚子都配合著舜轉移話題。
「時間隧道是用來穿越幾十個時空的通道,不過一般而言不是輕易做到,很多時都要靠天時地利,所以有時候也會有普通人遇到過,並穿越去不同的年代的例子。」
「那我去那個是什麼來的?」舜感到大惑不解。
「那個是時間之川,跟時間隧道不一樣的了。」
「川?難怪在入面移動是要游的了。」
「原來是用游的?」柚子吃驚地問道。本以為柚子早就知道的舜嚇了一跳,再看看她的表情又一點也不像是裝的。
「妳不知道嗎?」


「我跟它的主人有點交情,所以才會知道有那個地方的存在。但因為進入那裏會對世界有頗大影響,因此不可以隨便地進去參觀。」
「所以要放我進去,就需要很大的代價吧。」有必要為了自己的事而作出這麼大的犧牲嗎?
面對舜的問題,柚子沒回應,只是飄到別處的眼神似乎默認了舜的話。
「這一點的代價我還付得起,而且舜不愧為我的好學生,在還未付出最大代價之前就回來了。」只是沈默了一下,柚子很快就笑咪咪地接過話來。
「可是……」
「如果只是受點傷就可以替我可愛的學生換一個更好的未來,這樣真的很划算。」柚子難得直視著舜的雙眼,露出溫柔的笑容。
這回輪到舜的眼神亂飄,說真這種坦盪盪的好意是舜最不習慣的。
簡單來說就是舜難為情了。
「...那時間之川和時間隧道有什麼分別?」舜邊硬生生地轉變話題,邊低頭啃那些快涼掉的微波食物。
「時間之川就是跟檔案庫差不多的東西,裏面有著不同時間不同地方發生的事和畫面。因為代表著川流不息的時間,所以裏面的所有都是流動著的,這點大概你比我還要清楚吧。」不多捉弄舜,柚子耐心地解釋。「即使是很遠古的歷史,在裏面都可以找到,也就是因為這樣才不可以輕易讓人知道或是進入時間之川。也許看得到未來是危險的,但最危險的可是改變歷史。因為有現在才有未來,因為有過去才有現在,假如過去改變了,未來都會隨之而變。」
柚子說到這裏舜就明白了。以舜的推測,時間之川所紀錄的不只有人類的歷史,還有更多不同種族不同時代的歷史,包括人類出現之前的世界。假如那麼早的歷史被破壞、改寫,那麼就連人類這個物種會否出現都成疑。
「這次可以放你進去,除了因為有我負責外,你所改變的事不算影響深遠,而那影響也不算是嚴重的,才可以破例讓你進去。」
聽到這句話,舜在某程度上覺得自己算是一個幸運的人,即使遇到的事是多麼的不可思議,但以結果來說都是好的。

用餐過後,舜拿出手提電話,把剛剛拍下的照片翻出來,邊看邊思考怎樣才可以讓老爸沒翻身的一日,只有這樣他老爸才不會找自己麻煩。然後還要確保自己可以完全脫離家族,擺脫黑道。


以這張相片為籌碼,直接跟元老們談判,似乎是最妥當的方法。元老一直都很喜歡舜,但卻從來沒勉強過他,也許他們都明白,只要混了進黑道,以後都很難過安穩的生活,既然舜這麼懂事,又有堅定、明確的想法,無謂強迫一個大有前途的年青人。
雖然深知這點,但這樣的話,他老爸有很大機會翻身。元老們畢竟年紀大,老爸人手足,又老謀深算,元老很難鬥得過,即使是為了爺爺和自己,都不可以讓他有這個機會。
「哈哈,不會吧?這樣都太糟糕了吧!」在舜正進入沈思的時候,柚子一陣大笑聲打斷了他。
「小姐,現已夜深拜託你靜一下。」
「放心,已經設下了隔音的結界,沒問題的。」
「……早就想說,怎麼別人用魔法可以那麼神奇又美妙,妳就現實又無趣。」
「是嗎?大概習慣了吧,跟你們用電器什麼的習慣差不多了。」
「……總而言之,現在我要專心想辦法,最近思考太多,已經變得不靈活了,拜託妳靜一下就好了。」歎了口氣,舜辯不過柚子,只好拜託一下她大小姐。
「好了好了,我就靜一下了,只是相片你都拍到了,還要愁什麼?」見舜真的一臉苦惱的臉,柚子都順著他的意思。
「都要想怎樣解決我老爸呀,只有相片是不足夠的。」
「就拿著想片跟你老爸談判,再不是就直接交給警方呀。」
「警方內部都有老爸的線眼行不通,就這樣跟老爸談判等於把這張相片親手交給他,妳說呢?」
「這樣呀,這樣就沒辨法了。」柚子不熟悉舜的老爸,她沒法提供什麼有用的方法,聳聳肩的繼續做自己的事。
見柚子不再管他,舜開始想辨法。只是他什麼都想不到,只是感到有什麼很不協調。
「等等,柚子你剛剛說什麼?」


「什麼?」反應不來的柚子一臉茫然。
「你剛剛說什麼糟糕了?」對,就是這點不協調,這裏只有自己和柚子,對方又沒在看什麼,都沒在打電話,怎麼會說出這句話?
「哦,沒什麼,就剛剛有個朋友傳了一張照片給我而已。現在人們不是都在流行那些社交網站什麼的嗎?就是類似那種了。」
「魔法界都有那種東西的嗎?」舜有點驚訝,想不到魔法都會有這種新潮的玩意。
「早就有類似的東西了,畢竟魔法師們因為各種原因不會常常聚在一起,消息流通度低,所以為了改善這個問題,有魔法師就建立了這種東西,讓大家可以交流呀,反正又不是難事。」柚子理所當然的說著,某程度上她覺得人類現在才想到這種東西真的很笨,不過生活的社會不同都沒辦法。
「妳這樣說也對了。」原本不是用貓頭鷹呀。
「對了,反正也是,不如你給我你的帳戶,我在人類的社交網站都有申請帳戶。」柚子忽然想起一直沒跟舜加好友。
「抱歉,我沒申請那種東西。」
「不會吧?」現在就連很多姨姨叔叔都有帳戶呢!
「就算申請都沒人會加我呀,更何況我都不常用電腦。」舜淡淡地說出原因。
真是可憐到讓人沒法直視的事實呀。
「那現在申請都未遲呀,要麼?」
「申請來幹麼?妳不會想說用來發佈那張相吧?」
「不好嗎?很多事情都是因為這樣而公諸於世的呢。」
舜望了柚子一眼,即使是活得久都不代表什麼都懂。


柚子沒看不懂那個眼神,不過事實的確如此,黑道什麼的她都不太懂,只是舜有興趣開口解釋,她都不反駁什麼,反正沒這麼無聊就好。
「不好,先不說我跟本沒朋友什麼的,除了你大概沒什麼人會分享出去,然後傳出去了,又有一堆人在討論那到底是真是假,鬧大之後,警方會介入等於回到原點,而且網上的人都可能會有危險。所以不止沒成效,還會牽連一串人。那你說好不好?」
柚子聽了,都覺得頗有道理,點點頭意示明白。
「那黑吃黑呢?你家的應該不是稱霸的家族吧,那應該可以對付你爸吧。」
「你閒著沒事就是看電影嗎?」舜搖了搖頭。「這個方法都行不通,風險太高,到時真的黑吃黑,把爺爺的社團都吃了就不好,這樣我對不起元老們。」他爺爺可是到了最後一刻都要保護社團,不讓它墮入我爸那種人的手呀。
難得想到的兩個看似可行的方法都被舜一言兩語否決,感到無趣的柚子躺回沙發上,大大地嘆了口氣。
「唉……」我更想嘆氣呢,怎麼想都想不通。舜有點沮喪的搖搖頭。
「舜,你不如先去休息一下吧,一整天奔奔跑跑的,應該很累吧。」柚子聞聲,才想起現在最焦急的是舜。
「不用,這種程度沒什麼,小時候湯叔叔的特訓更累人.....」
「他是誰?」
「警方那邊的高層,聽聞跟爺爺從小就認識。雖然兩人走向的道路不一樣,但雙方都依然好關照對方。一些不能上枱面的事,要黑道這邊幫忙處理;同樣,一些地方必須請白道那邊行個方便。」據自己所知的情況就是這樣,黑白兩道看似是對立的,但其實有此時候雙方互相合作、配合會得到一個更好的結果也說不定。因為大家都對此有一個微妙的共識,因此才可以互相照應起來。
「原來是真的這樣呀!電視裏演的都不是全錯呢,原來真的有這樣的灰色地帶。看來以後都要多多研究一下這塊才行。」柚子聽了這個情報,眼睛一下亮了起來,十分興奮地說著。
「什麼真的假的?你的時間真的多得很,拜託妳不要搞混進去,感覺整件事會變得很麻煩……」扶額,這個人有沒有這麼無聊....
「嘖, 明明感覺就這麼有趣....」真的小氣呢。
「一點都不有趣,你無聊就去找別的事做。」


柚子無趣地縮回去沙發上。魔法上的, 她的確很在行,但這些黑道上的東西,她一點都不了解,想幫忙都沒從入手.....自己又不似那湯叔叔,有地位,有靠山,有實力.....咦?「舜!」想到些什麼的柚子整個從沙發彈起。「又怎麼了.....」思路又再一次被打斷, 而且還要是同一個人,已經十分疲累的舜感到十分不悅。縱然如此,舜都沒立即發怒,但如果柚子叫他的原因是一些無謂的事就很難說。
完全感覺到舜的不耐煩,但柚子決定完全無視掉。
「舜,你說你那湯叔叔會不會幫得上忙呢?」
那瞬間,舜的腦部傳來當機的聲音。
對呀,為什麼自己會想不起來呢?黑的處理不了,白的無法信任,那麼灰呢?
他找到答案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