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開始了!同居生活

門鈴響了,打開門,一個只是拿著一個背包的人站在門外。
「雖然我是有說過可以替你重新購買新的日常用品,但你也不用就這個樣子過來吧。背包都扁扁的,一副沒吃飽的樣,怪可憐的。」
「如果妳有這個閒去可憐我的背包,不如先讓我進來再說。」雖然嘴上是這樣說,但那不把背包餵飽的主人,已經步入了室內。
這次是舜第二次踏入這個房間,上次是訪客,而今次就是正式的住客。
「小芭就說討厭這個混小子在這裏住呀!」
只是走近沙發把背包放下,舜已經不難看到坐在沙發上,鼓著腮的芭格絲。上次會說舜溫柔,多半是睡迷糊的錯。
原來……是傲嬌嗎?真的看不出來。舜想起了上次的事,恍然大悟。
「小芭就可憐一下這個沒有屋可以住的窮學生吧。」柚子把泡好的茶放到茶几上。


舜嚐了一口。
「小芭泡的比妳還要好喝。」然後淡淡地給出這樣的評語。
「什麼!」然後得到震驚發怒的柚子一隻。
「那……小芭可是很仁慈的,就……就暫且容忍你一下了。小芭先回房間了。」和因為被讚賞而放下一點傲氣的芭格絲一隻。
「你要利用我也請通知一聲,我差點打了個雷在你身上!」待芭格絲回到房間,柚子這樣說著。
「…」好險……好險她不知道我根本沒打算利用她,而只是把事實說出來。
多喝了幾口手上的茶,舜把杯子放下。
「要添嗎?」
「不用了,我不渴。」雖然不是一飲馬上要吐那種,但就是有點……怪怪的味道。
「呼……不要了?」柚子似乎有點失落。


「對了,我的房間是哪個?」舜決定無視,站起身往屋內走去。
「這邊哦。」柚子都意外沒強要舜添飲,無所謂地帶舜到他的房間。
反正,日後時間機會多的是,都不差那點時間。柚子在心裹打算著。

柚子的屋不算很大,但間格十分實用,有一間主人房,兩間普通房間,還有一間小小的雜物房。浴室和洗手間是連在一起但有道門隔開。因為有開放式廚房,所以沒多劃一間房間用來煮食。不過柚子根本不需要廚房這東西,都只是放著做做樣。

「就是這間了,裡面什麼都沒有,你看看想要什麼再去買。」柚子在其中一間房前停下,跟舜介紹道。
把房門打開,裡面的確如柚子所說,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扇窗子。
「柚子,最近的傢俱店在哪裡?」
「喔?這麼快就已經想好要買什麼了?」


跟本不用多看想,要買的東西已經決定好。
「床......至少我必須去買張床。」舜對睡地板一點興趣都沒有。


在那天之後,舜成功找到了湯叔叔。原本以為會被對方掛電話,誰知對方不但沒有忘記自己這號小人物,還因為得知好友的死訊而主動關心起舜來。在聯絡上,成功把照片交給湯叔叔後,舜的老爸很快就失去了消息,是被種掉還只是被關起來都沒有人知道。
舜原以為對方會用白道的方法把那混蛋關起來,但照這個情況來看應該是動用了黑道上的人。也許湯叔叔都感到十分憤怒,於是才會放棄用法律,使用不能見光的做法。
只是坐牢不足夠懲罰這個人,必須以更強烈的手段才可以。
對舜而言,不管那人是生是死,只要他不可以再來打亂自己生活,還有給了爺爺個交代就足夠了。
然後舜要處理的就是自己的事。
捉到了真正的兇手,大義滅親地把那人處理掉,幫社團清理門戶,這些事情都成了跟元老們談判的籌碼,當然元老們都沒多為難舜。正如以前所說的,元老們都是放任著他,既然舜如此想脫離這個家族和社團,又立了這麼重要的功績,元老們很快就成全了舜,讓他離開。並作為謝禮,元老們那邊都給了點錢舜,讓他在外至少能找到住的地方。
最後,舜只是多要求了請社團這邊照顧一下自己的母親就離開了,算是盡點心意。
丈夫是殺了自己父親的兇手,會被閒話都是小事,就怕失勢的母親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雖然她沒多關心過自己,但好歹都是把他生下的人,再說那混蛋做的事,母親一點都不知情,因為關係而被牽連實在太不公平了。
早就料到舜會直接搬離居,柚子在一開始就邀了舜到她家住,反正房間有多。本來還會怕一個男生住在女生堆會不方便,不過柚子說女生都不在意了,舜就不要計較這點東西了,事情就這樣定了。

「就這些可以了嗎?」可愛的售貨員小姐問道,臉上掛的笑容還特別燦爛,不是她特別專業,只是客人比較特別......特別豪爽。


「剛剛買了床舖,被子枕頭,兩張小沙發,小茶几,還有一個用來放東西的組合櫃,多送的一張地毯......可以了?」柚子幫忙點算著。坦白說,柚子是覺得只有這點東西是有點太少,但她記起上次去到舜的房間,東西的數量跟現在的是差不多的。
「嗯.....應該差不多....不!」舜在看到柚子的臉時忽然想起了很重要的事情。
「什麼?」為什麼是望住我的臉?
「小姐,這邊有賣廚具組合嗎?我要一組。」

「嗚...舜很可怕...」天不怕地不怕的柚子在家裏發出這樣的悲鳴。
至於被指很可怕的那人,現在正站在柚子家的廚房,手拿著刀,整個人散發著懾人的氣勢,目光銳利如鷹地……盯著眼前躺在桌上的鮮魚。
在傢俱店選購好了物品,一再確認床會在今日內送到後,舜立即抱著那組新買的廚具,拉著柚子跑到附近的菜市場去。
舜想起的很重要的事情,就是第一次在柚子家吃到的,很難吃的微波食物,絕對不會想再吃第二遍的微波食物,那煮法詫異的微波食物。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
舜不是挑食的人,不然那晚他都吃不下去了,但正常人都不會再想吃那種食物。真不明白是柚子的烹調方法不正常還是食物有問題,明明平時吃的都沒有那麼難吃。先不提那些微波食物,柚子家裏的廚櫃可是大多都只是放著塵。一隻碗、一個鍋都沒有,當然更沒可能見到方便麵之類的乾糧,這樣要叫自己半夜肚子餓的時候要如何是好,難道真的去便利店買消夜嗎?
為了自己的五臟廟,舜決定由入住那刻開始,就要把廚房都一起佔領,就算再麻煩,以後三餐都要由自己料理,當然其他食材儲糧在日後都要慢慢增加了。
一回到柚子家,就放話廚房以後歸他管的舜,並不是普通一個只是會煮方便麵加蛋花的三流廚子。烹飪可是舜難得一樣的小興趣來,當然有研究了。只見舜手起刀落,只是幾下快刀就把魚起了骨,刮清了魚鱗,把內臟、腮這些不能吃的處理掉。然後把要用的配料切好備用,再把豬肉弄妥,放進了雪櫃後,水就滾了,舜就順手把湯料都放進鍋中。
半晌,廚房傳出陣陣香味,連一直在房間的芭格絲都給引了出來,好奇地看著舜的動作。柚子由一開始看到飯快煮好,就一路詫異到現在。她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收了一個這麼會做飯的學生,應該是話,舜本身就不像是一個會做料理的人。在她腦海中,舜跟料理根本就風馬牛不相及,但這個她覺得跟料理做飯不搭邊的人就煮了一桌三餸一湯。雖然有點接受不到,但柚子的確打從心裏覺得自己真的收對了學生。



「好了,大家吃飯。」舜的話語一落下,就很像發了什麼命令出去一樣,那一大一小就已經急不及待地夾起了桌上的食物。
「好………好……很好吃呀!」差點沒哭出來,柚子感動得放聲大叫,仔細一看她身周還開了小花花。
「小芭……小芭以後都有飽飯吃了!」芭格絲感動流涕的樣子,讓舜不禁以為平常柚子都是在虐待她不讓她吃飯。
「原來酸甜骨是這種味道的!」
「這尾魚很好吃!明明都是清蒸為什麼會比我煮的好吃這麼多?」
「湯?這就是傳說中的湯嗎?好感動哦~」
舜聽著這些匪夷所思的說話,默默地吃著飯,心裡暗暗地興幸自己有買到廚房用品實在太正確了。他完全不敢想像她們以前到底是怎樣處理三餐的
而且,她們這麼喜歡自己煮的食物實在太好了。
這樣,以後他也有足夠籌碼了。
舜在心裡如此盤算著,而正吃得興高烈的二人也沒留意到,這時舜心中的想法。

晚飯過後,床也剛好送到了,柚子讓搬運工人就這樣把床放在自家門口後,就趕人走說自己來就好。兩個工人一聽,顯得有點為難,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生,壓根就不相信這樣一個瘦弱的女生能搬得動那張比她還大的床。可是由於柚子始終堅持自己來,兩人只好聳聳肩地離開,反正做多一點還是少一點,月頭發的薪水都是一樣的。
待工人離開後,柚子自然是用她最拿手的魔法把床搬進去舜的房間。先開了異次元空間把床移到房間裡,再叫舜用風元素魔法輕輕的托著,然後慢慢移到適合位置放好。
方法看似簡單,其實真正操作起來一點也不容易,至少對舜這個初學者而言是吃力的。發動魔法不難,要拿捏得當才是真正考功夫的地方。
雖然以前都有用過魔法把那班小孩靈送走的經驗,但是那時候並沒有要求太高的精準度,要控制起來不難。然而今次,風元素用太少,床會掉下來;用太多,床又會撞上牆。舜在過程中已經不下一次覺得如果柚子不在旁協助,他的床早就整張散架,要丟到垃圾場去。


回想起柚子平常使用魔法的時候是如此自然又不費力,本來也沒特別覺得很厲害的,如今親身體驗過後,舜衷心的佩服起柚子上來。

「第一次來說算不錯了,以後那些新的傢俱都這樣處理,當作練習。待你控制得比較好的時候再教你火元素魔法。」

終於搬完,舜直接攤軟在床上。
即使不是用體力去搬,可是現在的疲勞感並不比親身去搬要來得少,應該是說比親身搬來得更累。
「看你的樣子似乎很累呢,這麼快就撐不住了嗎?」柚子瞇起眼睛笑道。
沒有這個餘力跟柚子扯談,舜乾脆給了一記狠瞪那個面露得意之色的人。現在的舜完全不想去思考,只是感覺頭昏腦脹的,很累。
「哎呀,看來是練習過度了。」意外的,柚子並沒有繼續損他,而是乖乖的打開房門離開,關門前還說了一句︰「今天就先到這裡吧,明天再慢慢解釋給你聽,晚安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