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驅動魔法的力量

隔天早上,在吃過柚子煮的早餐後,舜深深明白到昨日那些匪夷所思的說話背後的意義,然後不禁同情起芭格絲來。
「什麼呀?難得柚子大人親自做早餐給你吃,你不跪下感謝我就算了,還一臉吃了什麼不應該吃的東西的樣子,我可不記得我有教過這麼沒禮貌的學生。」
我沒有要妳跪下承諾妳以後別做料理妳就該感謝我呀!
「妳到底有沒有正常的味覺呀.....」舜細聲地抱怨,可惜還是給柚子聽見了。
「當然有呀!不要以為自己做得比我好吃就小看我呀。」看來是舜那餐晚飯激發起柚子的對抗意識。
「妳那正常的定義大概跟普世所定義的不一樣。」冷冷地回了一句,雖然對方曲線的稱讚了自己,可是舜覺得有必要糾正柚子對正常一詞的定義。
「那也沒辦法,我本身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呀。」怎知道柚子竟然這樣回他一句,舜忽然不知道該怎麼回她才好。
「怎麼了?沒話好說了?」柚子比了個YA的手勢。


「行,反正妳以後不會有機會進廚房了。」在吃過史上最難吃的早餐後,舜發誓不論前一晚有多累,第二天自己必定要是最早起身的一個,至少要比柚子早起,絕對不可以讓她接近廚房。
「那以後三餐都拜託你了。」柚子對舜眨了一下眼睛。
敢情我是把自己賣了嗎?舜一時沒反應過來,愣了在原地。
走在前方的柚子回頭做了個鬼臉,就好像說著你猜對了一樣。
舜無奈的嘆了個氣,自己昨晚還以為掌握了煮食大權可以多少威脅一下她們,現在一天也沒過就被人用毀滅性的廚藝反威脅了。
沒關係,反正方法不只有一個。

「不過沒想到你的回復力還不錯。」望著小跑步追上來的舜,柚子帶著欣賞的語氣說道。
「對呢,吃了那早餐後不但沒鬧肚子進醫院,還可以活蹦活跳地上學,真的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還回復力呢?當我是什麼東西?


為了報早餐之仇,只要有機會可以損柚子,舜就不會放過。
「拜託,哪有人會無表情地說自己活蹦活跳的?你不覺得很不自然的嗎?你至少都裝個『我很活潑』的表情出來呀。」柚子早就料到如此,也沒有計較。反正顯得太在意的話,高興的只有舜,她才不會被他得逞。
「......」沒回答,舜只是回了一記白眼。
這個時候跟柚子扯皮下去很容易被她耍到團團轉,所以才沒接話。
「還能跟我鬥嘴說明你的頭腦很清晰,你的資質真的不錯呢~」見舜不跟她扯皮,柚子直接把話題拉回去原來的地方。 
舜依舊沒回話,只是望了柚子一眼問然後呢?
雖然有點不爽舜那認為自己一定會說明的態度,不過柚子還是慢慢的解釋道:「昨晚那個練習理應消耗了你不少魔力才對。你又是新手,平常很少會用到這麼多的魔力,身體一定會不習慣的,正常來說至少要一天的時間來復完。但是你只是睡一覺就沒事,可見你資質的高。」
「然後?我是不是要問妳魔力是什麼?」
「稍微裝笨配合一下好嗎?」不滿的橫了舜一眼,柚子說︰「雖然是我理虧在先,可是你都未免太小氣了吧。」
「......」靜下來想一想,自己的確是小氣了點,而且再繼續生悶氣對什麼都沒幫助。


「人運動用的是體力,發動魔法用的叫魔力。不同的種族對魔力都有不同的定義,可以說沒有一個完全客觀,或是學術性的解釋,反正就是種發動魔法的力量。」見舜的表情緩和起來,柚子笑了笑,繼續未完的解說。
「那以人類的定義呢?」
「哎喲!別這麼性急嘛,我正要說呢~」
「最好是。」
「真是的......不要只問我,你自己又有什麼感覺?」柚子把問題拋回去。
本來她就沒打算完全用自己的說話解說,既然舜有使用魔法的經驗,那當然是讓他自己去思考比較合適。她可不能容忍自己的學生什麼都不思考等答案,這樣對學習魔法是沒幫助的。
「感覺?嗯......很累而且有點頭痛......」回想起昨晚的事,舜又有點頭痛起來。
「那你什麼時候會頭痛?」柚子自認為這個是個不錯的引導,可惜對方是舜。
思考了一下,舜認真地回答道︰「病了?」
「忘了你這個天才讀書是完全不費勁.......」柚子有點眼神死。
「妳是指集中力,對吧?」憑這句,舜都猜到一﹑二了。「也對,昨晚的確是有點專注過度才會頭痛。」
「呃....嗯,沒錯了.....」反正想到就好。
「所以魔力就是專注力?」
「答對一半了,專注力是用來控制魔法的輸出,就像你昨晚移動傢俱時的動作。至於發動魔法就不是用專注力,而是用意志力。」
「意志力?」專注力他懂,可是意志力又有什麼關係呢?


「喔,到學校了。那你就好好想一下這個問題吧。」說著,柚子就一邊揮手解除結界,一邊追上前方的同學一起步入學校。

對呢,同居的事在學校最好還是要保密。

要求學生多動腦筋一向是柚子的教學方針,可是任何方向和提示都不給,實在叫人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思考好。
更何況她教的並不是普通學科。
名為魔法的科目,即使想找參考書都不知道該找自然科學還是奇幻小說才對。
於是趁著午休來到學校圖書館的舜就這樣徘徊在書架間差不多二十分鐘都沒拿起過一本書。

還是應該找宗教......舜小心地思索著另一個貌似有可能的類別。可是他還是覺得繼續這樣下去都不會有結果,所以他離開了書櫃,把目標轉移到一旁的電腦區。
雖然不多用,可是在科技和資訊這麼普及的時代,舜還是掌握了基本的操作方法。
打開瀏覽器,舜首先輸入了意志力這個關鍵詞,果不其然的彈出了很多什麼什麼百科,意志力訓練之類的條目。
毫無頭緒的現在,他決定先看了定義再算。
「意志力是能量的一種......心理學上的一種概念.....引導行為的各方面......」快速掃過螢幕上的文字,舜默默地記下來。這些資料不算太有用,但都有幫助思考的價值。
在快速閱讀的過程中,其中一行文字吸引了舜的目光,令他停留了在那頁面上。


「在這個世界上,真正創造人生奇蹟者乃人的意志之力......奇蹟嗎…?」

查著查著,午飯時間都快過去了,圖書館都要關門了,舜抱著手上的筆記思考,直接跑上天台。雖然不能再在那邊練習魔法,但只是坐坐的話應該不成問題。而且都想不到還有什麼地方難以被人找到,畢竟舜現在是要繞課,地點當然越隱蔽越好了。
雖然舜繞課根本沒人有膽管。
推開再度封塵的大門,天台的景況一覽無遺。在一般人眼中這裡只是比較髒亂,灰塵多了點,可是在舜的眼中這裡的元素很混亂,讓他感覺很糟糕。以前的情況已經不樂觀,現在少了柚子上來打理, 情況更開始惡化起來。
趕快整理一下就走吧。如此想著,舜開始著手工作。

一節課後,舜回到課室,其他同學只是望望他就趕緊移開視線,好像生怕再多望一眼就會被盯上一樣。
舜一坐下,面前立即出現了一個視窗,是魔法版即時通訊。

柚子說:
>>繞課的壞學生,我給你的功課都做好了嗎?
舜說:
>>妳怎麼能斷定?
柚子說:


>>不然你還可以做什麼?
舜說:
>>......
>>快做好了。
柚子說:
>>那就好了。
>>對了,不要再去天台了,那邊太危險了。

看到這裡,舜沉默了。他知道柚子只是擔心自己的安全,但他討厭被監視的感覺。

柚子說:
>>你身上帶著不少雜亂的元素,只有天台才有這個情況,而且似乎越來越嚴重了。

不知道是柚子察覺到舜的心情還是什麼,她徑自解釋道。
舜低頭望一下自己,的確黏了不少。



舜說:
>>妳有打算去處理一下嗎?
柚子說:
>>沒有,那邊的問題是持續的,周圍的環境不變我做什麼也沒用。
>>你應該猜得到的。

舜一開始就知道柚子的想法,他只是順口問問。
再沒有回答,接下來的課要開始了,舜都趴在桌上開始補眠。

回到家,舜第一時間走到廚房,開始處理剛從菜市場買來的材料。
「這麼早就開始煮了?」跟朋友逛完街回到家的柚子問道。
「不是,只是做一些事前處理而已。」被突如其來的問句嚇了一下,舜低頭做著手邊的工作掩飾。他突然發現自己有點不習慣跟別人住在一起,畢竟長久以來他的家都只有他一個人住,他的父母大部分時間都不會回來。
「歡迎回家,柚子姐姐......還有舜。」芭格絲由房間走出來,有點不甘心的說道。
「我回家了,小芭。」柚子微笑著說道。
然後舜發現被兩道熾熱的視線注視著。
真是的......
別過頭,舜躊躇了一下說:「我回家了。」
「嗯,歡迎回家哦,舜。」
雖然很不習慣,可是感覺很溫暖呀.......

晚飯過後,柚子沒立刻問舜的答案,而是繼續要他移動各式各樣的東西以熟習拿捏輸出的技巧,因為後來柚子直接放手了,所以要拿去回收的家品又增加了。
「拜託你小心點好嗎?東西都快全爛掉了。」柚子在旁抱怨,但表情根本沒有在意。
「那你不會找一些不會爛掉的嗎?」比較想抱怨的似乎是舜這邊。
「找那種的你就沒壓力呀。」
「沒關係,反正爛的又不是我的東西。」
「這樣?那下一次用你的廚具好了。」
「會沒東西吃,妳沒問題就行。」
「我有微波食物。」
舜督看一旁的芭格絲一臉天人交戰的樣子。
「沒話說了嗎?」柚子還一臉得意的。
舜又看一看芭格絲,她好像決定了什麼似的,然後她開口了:「.....可是我不想吃!」
呵呵,還是直球。舜幸災樂禍的想。
「放心,我買外賣一定多買芭格絲你那份。」當然一定要落井下石。
「連小芭都嫌棄我......」受到打擊的柚子蹲在角落畫圈圈,害芭格絲慌慌張張的在她旁邊團團轉。
「別裝了,妳根本不在意。」看不下去,舜只好開口拆穿柚子。「還有,不要一開始就認定我會失敗好嗎?」
「有自知之明是一回事,可是還是會有點小受傷嘛。」柚子嘟嚷著,她一邊摸著芭格絲的頭安撫她,一邊提議道:「不如先休息一回吧,我的心靈需要冷靜一下。」
正想回話的舜卻發現柚子正望著自己。
終於要問了嗎?
「對於人類而言,意志力是魔法的泉源,甚至是魔法的一種,沒錯吧?」
「哦?你似乎弄清楚了,可是是魔法的一種又是什麼回事?」柚子露出有興趣的表情,一邊走去廚房似乎想泡茶喝。發現柚子的動作,舜走過去阻止了她,更打了個眼色給芭格絲。
「人的意志力夠強夠堅定的話可以創造許多奇跡。」芭格絲很快泡好茶,拿了過來。「最明顯的奇跡生存那一類,新聞也報導很多。」接過,喝了口茶,舜在沙化坐下並翻出他找到的相關新聞。
『怒海136小時 男子念妻兒成生存力量』、『妻子不離不棄12年 丈夫奇蹟甦醒』類似標題的剪報,舜大概找到了十多張,當中不乏一些什麼什麼顯靈神跡之類的新聞。
「以妳一向的說法,魔法是向大自然借助的力量,照道理只要是生物都可以使用魔法。」舜停下來看了一眼柚子,她沒回應。
「既然意志力是發動魔法的力量,那麼只要意志力夠強理論上無論是誰都可以使用魔法,名叫奇跡的魔法。」
「意志力可以說是控制人類生死的力量,足夠強的意志力可以引發人類潛在的力量,使用最單純也是最管用的魔法--念力,讓人可以在絕處逄生,這就是人類所謂的奇跡。」聽舜所說的都差不多正確,柚子接過話解釋。
「不過舜的情況有點不一樣,因為你是知道並且有意識地使用著魔法,在使用意志力方面相對會比較少,可是專注力倒是會消耗得比較多。」頓了頓,柚子繼續說:「跟有意識地使用魔法不一樣,所謂神蹟、奇蹟的魔法威力很大,雖然是不能控制的,但有時候比有意識的使用會來得更有趣一點。」
一口氣把茶喝完,柚子起身,傾身向前對舜說道:「記著這種能力只有人類才擁有,運用得宜的話,絕對會成為你的優勢喔。」
舜一手把突然靠近的柚子推回去。
「那不是無意識的情況下才可以發動的嗎?」意思是我想用都控制不了呀。
「嘛,這些細節就不要管了。當下你最先要做的,是加強你的專注力,練習再開!」
那些才是重點好不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