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緊緊相連的羈絆

在他們的努力之下,早前買好的傢俱已經搬運完畢,現在舜要挑戰的是用魔法煮食。雖然只是把東西搬來搬去,偶爾用水元素魔法把東西洗一下,可是因為精細度要比之前搬傢俱的時候要求更高,倒是費了舜不少勁。
「飯都變難吃了....」芭格絲哭喪著臉的喊道。
「很鹹哦.....」柚子連眼淚都流出來了。
「對不起,我一下控制不好,多倒了一些鹽。」在某程度上都是自己技術不足的問題。「不要再吃了,我去叫薄餅。」舜走開去叫外賣。
「小芭,有沒有覺得舜比之前更努力了?」柚子望著舜的背影問道。
「嗯?是嗎?飯是比第一天好吃就對了。」說著芭格絲吃了一口蒸魚。「這個還挺好吃的。」
「明明只是過了三天呀,這難道是對美食的追求嗎?」柚子一臉驚訝。
「只是漸漸掌握到技巧而已。」叫完外賣聽到這句的舜一秒黑線。


「東西我收就好,偶爾都要看一下完美的示範才可以學到更多的東西。」說著,柚子就開始收拾碗碟,把東西小心地搬進去廚房,拿起了抺布用水濕了一下再把飯桌抺乾淨,順手洗好了碗碟,還故意只是單純用風元素魔法把碗碟抺乾並放好。
完成這一系列的動作剛好薄餅就送到了。
「哼哼,如何?厲害吧!」柚子還拿了塊薄餅給舜。
拿過薄餅,雖然不甘心可是舜知道自己跟柚子真的差太遠,只是抺碗碟的動作就清楚。在碟和布的兩側拖展風魔法,穩住碟的那邊,再細微的調整風壓一邊壓住布一邊製造小旋風讓布擦乾淨碟上的水珠。
真虧她想到這個方法,明明只要用火烘一下就乾了。

「柚子姐姐有個稱號哦。」察覺到舜似乎有點沮喪,看在一直以來的「飯恩」芭格絲稍稍地告訴舜。
「稱號?」突然間怎麼了?
「嗯,好像是......『深海的指揮家』。」
「稱號是別人的取的,當你的實力強大到讓人注目的時候自然會擁有。」在一旁偷聽的柚子插話,自己剛剛也許做得有點過分。


意思是叫我不要太在意柚子的實力嗎?
「誰叫妳總是在裝年輕。」舜哼笑了一聲。對呢,柚子可不是人類,是年紀要比我大上不知多少歲的非人類。
「沒有裝,我本來就很年輕呀~」
「哪裡?」
「心靈!」

「我說,雖然我明白為什麼還不能學火魔法,可是土魔法呢?」有一天在練習用魔法洗碗時,舜忽發奇想的問道。
「嗯?怎麼突然間這麼好學?」柚子訝異地瞪大雙眼。
「嘖。」舜一分心就不小心壓碎了一隻碟。「只是有點閒。」
「有點閒的話不如我開始教你火魔法吧。」柚子提議道。


「土魔法還要比火的危險嗎?」舜對柚子的提議感到非常意外,於是又一隻碗被犧牲了。
「地陷、地裂、土石流、地震等等等等......」柚子一下子把碗碟的碎片用風捲起來扔進垃圾筒。「火災我還可以救你,土魔法造成的災害可是會連累很多人的,我可沒信心有能力拯救所有人。」
「......」舜再一次認知到魔法真的是大自然借助出來的力量。
「那明天就要開始久違的魔法練習了,去操場吧。」
「什麼?」
「不是要學火魔法嗎?」
「咦,可以了嗎?」
「....舜你現在在做什麼?」柚子沈默了一下,她開始懷疑最近是不是練習太過頭了。
「擦乾碗碟....啊!」舜終於都察覺了。
在這段對話間,舜其實一直在用魔法抺碗碟,而且碎掉的只有他因為驚訝而分心的那兩隻。雖然還未能做到像柚子般流暢自如,但是要控制火元素魔法已經足夠了。
「最近用得有點太習慣.....」舜都開始明白為什麼柚子會把魔法用得如此現實又無趣了,那方便程度真的讓人有點愛不釋手。
只是短短的一個月就進步到這個程度,雖然舜本來就是資優,但人類本身的學習能力都不能忽視。人類真的是一個很可怕的種族.......柚子在心裡暗付。

第二天,他們選了較早的時間回到學校練習。
今天,天陰陰的似乎想要下雨的樣子。這樣的天氣可以練習火魔法嗎?舜心想


「今天濕度有點高,有點難生火。」依舊大模斯樣的站在操場中間的柚子說道。果然如舜所想的,既然魔法是大自然的力量,在施展上或多或少還是會受到週圍環境影響。
「不過沒關係,我改一下濕度比例就好。」突然柚子這樣說道。
「這樣也可以?」
「可以哦,不過範圍能太大就是了。」柚子一邊說明一邊動手,不消一刻舜就感覺到身邊的濕度發生了變化。
「嘛,其實我只是把部分水元素排開而已,應該沒你想像得那麼神奇。」柚子追加說明。
果然是現實又無趣的使用方法。
火元素魔法跟水和風元素魔法的拖展方法是差不多的,只是由於火元素魔法比較飄忽危險性高,一個不小心就會釀成意外,所以相對需要更高更精細的控制力。
「如果你控制力夠高的話,像我這樣做是完全沒問題的。」笑瞇瞇的柚子正在用火元素魔法隔空地烤著棉花糖。
還給舜遞上一顆。
沒什麼家庭溫暖又沒朋友的舜,沒去過燒烤,更從來都沒吃過這種烤棉花糖,他只是從一些沒營養的電視節目上看過,知道有這種食物。
他小時候,還對不同事物有著憧憬的時候不是沒幻想過自己會在什麼時候,怎樣的環境下嘗這個食物的。只是他想不到,他以前幻想的跟現實會差這麼遠。
用魔法烤出來的棉花糖,聽起來很夢幻,可是怎麼總是覺得落差感很大……
舜八感交集的接過還有點燙手的棉花糖放進口中,外脆內軟,口感不錯,只是……太甜了。
「怎樣?好吃吧!」柚子一臉自信滿滿的,雖然她的廚藝和味覺是有點問題,可是棉花糖是買現成的,控制火喉可以說是柚子最擅長的,怎麼說都不會出問題了吧。
「先別說棉花糖了,快開始吧。」小時候的夢想破滅了,舜有點眼神死。


不會吧,我連烤棉花糖都不行嗎?
受到一點打擊的柚子開始教授舜如何使用火元素魔法,提醒他需要注意的地方,還
告訴了他一些魔法組合上的技巧。
「只要把不同的元素組合起來就會得出不同的魔法效果,我的電魔法都是這樣得出來的一個副元素魔法。」
「副元素?」
「你慢慢就會懂。」不多作解釋,柚子不想一次過教舜太多東西怕他吸收不了,本身使用魔法已經會消耗不少的專注力,再學習其他的東西都只會讓他更累,這也是柚子選早上而不是放學才來練習的原因。

練了一會兒,學生們陸陸續續的回學校上課,在操場經過的人都漸漸變多了。雖然這並沒有影響到柚子他們,可是他們都是要上課的。
「好,今天就到這裡吧。明天繼續,目標是成功的烤到一顆棉花糖。」柚子大聲地宣佈著,舜一聽到棉花糖就想起那要死人的甜味,不禁嘆了口氣。
柚子以為舜沒信心,還跑過去大力的拍了一下舜的背說:「沒問題!舜的話一定很快可以學起來的!」
還想反駁什麼的舜被一聲突如其來的巨響打斷,他和柚子瞬間收起玩心把視線移到發出巨響的地方——天台。
舜第一眼看到是一隻土製的怪鳥,而且是會動會飛會吼的那種。
科幻片?電腦特效?幻覺?那是什麼?即使是舜,在面對如此突然又不尋常的事情上,腦子都是會當機的。
「啊啊~果然還是支持不住嘛。」在一旁的柚子卻悠然自得,就好像自己並不在現場一樣。
「什麼支持不住……難道是?」舜回想起之前天台的情況,他立刻明白到那怪鳥大概就是天台那堆混亂元素的產物。


「元素組合控制不好,組合錯誤就有機會發生這樣的意外。」柚子直接把它當成教材。
怪鳥才出現沒多久,察覺有異的人開始尖叫,到處亂竄。
「柚子,其他人都看到這隻東西嗎?」
「不會,這對他們而言是地震再加上樓宇結構有問題的意外事故吧。」柚子依然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意外事故?」
「你會看到是因為你已經知道魔法的形態,在未來你將會看到更多。」
那隻怪鳥比剛出現時顯得更活躍,它開始亂走還拍著翅膀似乎想要飛起來似的。由於它體型巨大,它每動一下,學校就跟住震動一次,還有一些瓦礫掉下來,再這樣下去學校很快會倒塌,來不及疏散裡面的人的話他們會被壓死的。
雖然有部分人已經衝了出來,但並不代表他們已經安全,飛下來的瓦礫或玻璃碎片都有機會砸傷他們的。
「柚子,我們不能阻止它嗎?」舜問道。
儘管平常的舜並不是那麼熱血的爛好人,可是要他眼睜睜地看著別人受傷他可辦不到。
「怎麼突然熱血起來?」柚子感到有點好奇,他可是那個寧願報警也不會親自衝出去救人的舜。
「以前我只是避免跟別人扯上關係,現在沒家庭束縛也有了能力,至少想拖延一下時間。」舜倒是很坦白地解釋在柚子眼中有點反常的行為。

「可以哦。」柚子盯了舜一會,然後以輕鬆的語調回答,她稍微沈默了一下,再退後一步,「不過我不會去的。」
舜沒回話,只是靜靜地在等待柚子開口。


「要去拖延時間還是去救人隨便你,可是我是不會出手的。」
「為什麼?」舜猜到她未必會幫忙,可沒想她會這麼直白。
舜一直隱隱的知道柚子並不是一個特別熱血的人,某程度上比他來得更冷漠。即使看似跟所有人都樂也融融的,可是她那份親切總是帶著一份冷淡。
「理由很簡單,因為與我無關。」如果這個答案是出自別人的口,舜還可以說對方冷血,然而這人是柚子。
「而且那隻鳥又不是我製造的,在這件事上我完全沒責任。」
沒辨法反駁,柚子所說的都是事實。
「更何況,弄成今日這樣的情況完全是人類自作自受吧,如果說他們是被連累的我還會幫手,可是.......」
「等一下,其他學生怎麼想都是無辜的吧。」
「無辜這種話你也能說出口?人類破壞環境的時候有想過其他生物是無辜的嗎?」柚子的說話尖銳得令舜一時語塞。
這是所謂的連帶責任,事實人類才是最常加害或是連累同類的一方。
「天災人禍你沒聽過嗎?人類自己人害自己人已經不是第一天的事。說到底只是因果報應,只看是報在誰身上。」柚子冷眼地望著爭相走避的人群說道。
「舜,我希望你可以明白一件事。」柚子乘著風慢慢的飄起來,居高臨下的望著舜。「我不是人類,我是沒義務去拯救任何人的。」
這就是一直感到柚子冷漠的原因。
由始至終,她都只是個旁觀者。
舜也緩緩的飄了起來,上升到柚子的附近。
「那麼,就由我這個人類代表去收拾他們弄出來的麻煩吧。」
柚子沒有錯,她不是人類沒義務插手人類的麻煩事,一切都是那麼合乎常理,可是舜就是覺得很氣憤。
柚子這樣說就好像要跟自己劃清界線一樣,提醒著他在必要時她還是會隨手把自己扔掉。
這大概是一種被背叛的心情。

舜飛近那怪鳥,它沒注意到他,只是徑自的在破壞學校而已。舜先在手裡聚集水元素,形成了一顆水彈後扔去怪鳥處,還在扔出後加了風元素增加了水彈的速度和威力,雖然不足以對怪鳥造成傷害,可是已經足夠吸引到它的注意力。
果然怪鳥在受到攻擊後立即把視線轉移到舜的身上。怪鳥朝舜大吼一聲,拍著雙翅似乎想飛起來,但不知道是身體太重還是根本不會飛,怪鳥只是拍了幾下翅膀就停了下來,它望著舜不甘心的在天台跳來跳去,瓦礫又多掉幾塊了。
舜眼見引不開怪鳥,唯有速戰速決。據舜觀察,怪鳥大概是由土、水和少量風元素組成的,雖然柚子沒有教過,但他估計只要把其中一種元素削弱就可以減弱怪鳥的力量,到時應該會減少對學校的破壞,那麼應該都可以降低傷者的人數。
土嗎?現在是泥巴,就讓我幫你加點水吧。
只是很簡單的道理,舜在手邊凝聚水元素,一邊壓縮手邊的水球,在聚集到足球大小的時候,他把水柱射出去,運用了風元素製造出沖擊力很高的高壓水柱。
水柱擊中了怪鳥,被擊中的部分泥土由怪鳥身上剝離。舜見有效立即加強水柱的威力,持續發射。
只是怪鳥也不是不會掙扎的,當它發現無論怎避都避不開的時候,它選擇了攻擊。怪鳥展開了翅膀,一下橫扇就發射了一排泥球出去。
舜沒停下攻擊,水柱持續發射出去,一邊「嚯、嚯、嚯」的發出三記風刃,一下子把泥球一分為二。當然怪鳥的攻勢不會停下來,它雙翅並用地輪流射出泥球,還一次比一次快,數量也越來越多,一波又一波的攻擊把舜逼到不的不停下發射水柱,專心破解它的攻擊。即使如此,舜還是被小部分泥球打中,雖然很痛,但還不致命。
反觀怪鳥的情況也不比舜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部分泥土剝落的關係,它的體形細少了一點,而且泥土的黏稠度都要比一開始稀薄了不少,怪烏的動作大一點就會有泥漿滴下來。
舜沒讓怪鳥多一刻回氣的機會,立即重施故技發射高壓水柱,不過跟前一次不同,舜這次把水柱分成數支,從不同的方位進行攻擊。這次的攻擊是想邊封鎖怪鳥的動作邊擊潰它,如舜所料的怪鳥的確在一時間難以活動,防禦和攻擊都做不到,只可以往後退。優勢貌似又回到舜的身上,只是剛剛的連續攻勢加上早上的練習,舜的專注力已經開始下降,如果不速戰速決的話,絕對會輸。
差不多了!正當舜以為終於可以解決怪鳥的時候,突然它展開了雙翼飛了起來,雖然原本就是想它飛離天台,可是並不是現在。舜驚訝得不由得停下了攻擊,事實現在的他只要一分神手中的水球就會消失。
怪鳥發覺一直射著自己的水柱消失了,拍了兩下翼朝舜飛過去。 舜暫時還未可以用比較複雜的魔法,只可以單純地用飛的來避開怪鳥的攻擊。
明明集中力已經不夠,還要思考對策,真的有點吃不消。不過再避下去都不是辦法,舜乾脆停了下來,朝怪鳥射出一發又一發的水彈。製做水彈的方法簡單直接,雖然威力是比較弱,不過一切以量多取勝。怪鳥的體形大,靈活度低,因此舜能快速地在怪鳥身周飛轉攻擊。
一開始的效果是不錯的,不過怪鳥也不是傻的。
怪鳥出其不意射出泥漿水,這招大概是學舜的高壓水柱。舜料不到怪鳥會這樣攻擊,一下被命中,整個人不受控的被打飛開幾米。好不容易停了下來,才剛剛穩住了身子,一塊大土塊隨即丟了過來,舜反應不來,眼看要被大土塊打中的時候,一條火龍衝了上來,一口把土塊吃掉,土塊瞬間被燒成灰。
「哇,三千度的高熱果然很厲害呀。」
「柚子......」舜望向一直在一旁看戲的柚子。
她不是說不會出手的嗎?
「舜,把人家的話聽清楚,雖然我是沒義務去拯救任何人的,可是你是我的學生,作為老師的我是有保護好學生的義務。」說著這番話的柚子,依然是笑瞇瞇的看著舜。
聽到柚子的話讓舜感到頭暈眼花,他的大腦完全沒辦法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怪鳥見有機可乘,又射出一記泥漿水柱,但是被柚子一下拍掉,還做了個氣壓籠把它困住。
舜看著那道被拍歪的泥漿水直射去學校的外牆上,幸好所有人都已經疏散到安全的地方去,就算怪鳥現在怎麼鬧也不會傷到人。
「你先乖乖待在裡面吧。」柚子說著邊飛到舜的附近,「一邊生氣一邊使用魔法,集中力會比平常消耗得更快的。」
「我並沒有生氣。」舜一口否認,即使他明知道自己的情緒是有點激動。
嘆了口氣,柚子有點拿自家學生沒徹,這個人似乎比她想像中的更孩子氣。
「我不知道你是誤會了什麼,我只是想告訴你,我什麼時候都不會放棄你的。」柚子稍微斂起了神色,正視著舜的眼睛。

然後舜想起了。

他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柚子可是為了他而弄到自己混身是血的人,這樣的一個人有可能會隨手把他捨棄嗎?
縱使他們是不同的種族也好,他們之間早就有了羈絆。
「知道了。」

「知道就好,順帶一提那隻怪鳥是你的測驗哦。」柚子點點頭,然後話鋒一轉又回到那隻怪鳥身上。
「嗯…什麼?!等一下,什麼測驗?」舜一頭霧水,他完全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怎麼會由一開始的災難片突然跳轉成學能測驗?
「測試你的魔法能力呀。」柚子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弄得好像是舜有問題一樣,「原本應該更遲一點,等你剛好學會了火魔法的時候這傢伙才會出現的。現在提早了,你又是剛學火魔法,我不能讓你用,這樣難度會更高。」柚子想不到最近的天氣竟然變潮濕了,著實說她也有點焦急起來才會提早教舜火魔法,不過還是趕不及。
「所以是這次測試可以放水給我的意思嗎?」沒記錯他的測試題是要消滅這隻怪鳥,而聽柚子所說本來是打算讓他學會了火魔法才測。結果現在因為提早了,而少了一種魔法的幫助,怎麼看難度都提高了一個檔次。
這樣他怎麼能打得贏?
「放水?現在就是呀,讓你有了一個回復的機會耶,等如多了一條命。」
真的感謝妳呢……
「雖然是測試,但其實不合格也沒什麼大不了,反正只是我想試一下你的能力進步到什麼地步而已,你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柚子說著又突然想到什麼好點子似的,拍了一下手,道:「這樣吧!不合格就讓我煮一星期飯,讓你有更多時間練習魔法,這樣好嗎?」
「我一定會消滅它妳不用操心。」舜突然感覺到心底有一股很堅定的力量驅使他去消滅那隻怪鳥。
「怎麼突然間那麼有鬥志?」
「妳錯覺了。」
正如柚子所說的,舜有很強的回復力,只是幾句閒談的時間,他感覺到自己的頭腦已經清晰起來,力量都回復了不少,只要冷靜地使用,打趴那隻怪鳥應該不成問題。
「記得不可以用火魔法哦,那麼開始吧。」柚子見舜已經準備好,一舉手把氣壓籠解除掉。怪鳥發現束縛自己的東西不見了,開心的展翅咆哮,但舜沒讓牠爽太久,一記風刃橫掃過去,令怪鳥不得不拍翼往上飛。舜又一記風刃掃向怪鳥上方,逼使怪鳥又要飛低一點回避。
好像在戲弄它一樣,一道又一道的風刃巧妙地把怪鳥困住。剛剛被困,現在又飛得如此不如意,怪鳥立即生氣起來。它連續噴出泥漿水柱,可惜由於飛行一直被舜限制住,瞄不準,命中率低,舜只是輕輕飄開就避過了。
射不中,怪鳥更生氣,於是它乾脆不動只是奮力拍動雙翼刮起了旋風來。舜沒料到它會使出這一招,一時間竟然被逼得停下掃出風刃,只可以專注閃避。
同為風系魔法,怪鳥的旋風是風刃的加強版,雖然傷害比較低,但如果一不小心被困其中的話就會被旋風的風刃攻擊直至旋風停下來為止。
舜一邊閃避一邊思考對策,想到了柚子剛剛那條火焰龍。三千度的高溫,什麼東西都可以燒光,可是柚子禁止他用火魔法......
那麼同樣可以改變形態的水魔法,用起來不知道會變成怎樣呢?
心裡打著算盤,趁怪鳥攻擊的空檔,舜把水元素凝聚在身側再把它們變成一枝尖銳的冰箭射出去,怪鳥察覺有異,都顧不得有點透支的身體,連忙飛開想要避開這發冰箭。可是冰箭就好像追蹤導彈一樣追著怪鳥,無論它怎麼逃也甩不開,於是怪鳥一邊閃避一邊射出泥漿彈意圖把窮追著它的冰箭除掉。

「那是......」在一旁觀戰的柚子看到冰箭時不禁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雖然提示是她給的,可是她想不到自己的學生竟然可以把水魔法的旁系--冰魔法用得如此自如。
就如剛剛柚子所使用的火焰龍是屬於火魔法的變形--炎魔法一樣,透過不同的組合和改變本質的手法,四元素的魔法是可以變成不同的旁系魔法,當中包括光、影、聲、炎、冰、雪、雷、電、時等等,它們被稱為次元素魔法。
而現在舜可以說是無師自通,次元素運用起來比四大元素要難,儘管有之前的控制力訓練,也不一定一下就可以使出來,可見舜的天資是何等高級。

在怪鳥分心對付冰箭的時候,舜也沒閒著,他很快就部署好下一步。看準機會,舜雙手揮下,無數的冰箭隨即從不同的方位角度刺穿了怪鳥的身體,感到劇痛的怪鳥尖叫起來。
由一開始,舜發射那枝冰箭的目的只不過是用來測試自己的想法和能力是否能實現,順便用來分散怪鳥的注意力而已,最後那一擊才是舜真正的攻擊。
受到重創的怪鳥控制不了身體,失去了飛行能力眼看就要墜落地面,舜刮起了一個龍捲風把它捲回上半空。
想了想,舜覺得風元素應該都可以作出一點變化,例如剛剛柚子所使用的氣壓籠。
只是想像不會得到任何答案,舜決定實踐一下。氣壓應該要怎樣形造他暫時沒有概念,可是他猜擠壓可以得出同樣的結果,於是舜分別放兩個旋風在怪鳥的兩側,再遂漸把兩個旋風壓向它。
即使身上的冰箭早已全數消失,可是怪鳥仍然未恢復過來,輕易就被壓住。怪鳥雖然會動,但終究不是生物,就算會感到難受會感到痛卻也不會死。
怪鳥一直在掙扎,身上開始剝落的泥塊隨著它的動作亂飛到地面。舜意識到不把怪鳥變成灰它是不會停的。
在不能使用火魔法的情況下,就只可以把怪鳥斬碎,用那個旋風風刃般的方法。
舜靈機一動,瞬間有了動作。一直擠壓著怪鳥的旋風突然被添加了數把冰刃隨著旋風轉動,如同圓形鋸片一樣的形狀,然後兩片鋸片同時對準怪鳥轉動,不消一刻怪鳥就被切成碎片。
雖然看上去用很殘忍,但舜沒忘記那只是有著生物形狀的泥漿混合物,所以如今他也只是把垃圾切碎而已。
「做法真的有夠殘忍。」柚子靜靜地飄到舜的旁邊揶揄道,心底對於他的手法感到驚訝卻忍住,沒表現出來。
「沒火燒的來得乾脆,只有這樣是最快的。」也是對地面傷害最低的方法,舜不是沒有想過其他做法,只是考慮到地面的人群,只有這個手法是最可行的。
「這次測試,你可是超額完成呢。果然這隻混合物真的太弱了。」柚子心裡清楚舜的想法,沒再過問,只是對他今次的測試作出了評語,語氣中還帶點婉惜。
亳不猶豫地瞪了柚子一眼,這隻怪鳥已經令舜感到一個頭兩個大,更難的話起碼待他學會火魔法再說。
柚子咋了咋舌,這次舜的表現這麼突出,大概是所謂的……爆發了小宇宙吧。
「這裡已經沒我們的事了…舜!」柚子話還未說完,舜就直接昏了過去,如果不是柚子反應快立即用風托起他,他早就直插地面了。
「還燃燒殆盡呢……不過,你果然跟那個人很像…」輕柔地撫摸舜的額頭,柚子難得的表現出溫柔的一面,在說到那個人的時候,表情更加柔和,還會心微笑了一下。
「好吧,回去吧。」柚子這一次沒打開異空間,而是使用了轉移魔法,這對舜的身體負擔會少一點,是柚子的一點體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