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來自死神界的邀請函

學校的教學樓被毀了一半,雖然受傷的人不少,幸而全部也是輕傷。只是由於學校被破壞掉的關係,校方宣佈停課一星期以便安排借用其他學校上課的事宜,可是這一切跟舜還有柚子是無關的。
舜側躺在沙化上看著新買回來的電視,畫面播放著學校的景象。
連日來各個電視台都不約而同的報導舜學校的事故,各個界別的專業人士也出來發表了一番偉論,不同的團體還有家長都向校方、承建商追究責任,有部分人認為是附近工程的問題而導致今次的事故。
但明明沒有人受重傷,為什麼都引起這麼多的輿論呢?
舜不只一次覺得,原來看新聞的感覺是可以如此詭異。
「多看幾次就習慣的了,別那麼在意就好了。」在另一邊刷魔法版面書的柚子漫不經心地說道。實際在網絡上也有很多網絡名人對這件事發言,也有不同的聲音提出意見甚至發生罵戰的情況,只是舜不喜歡上網才不知道。
「有誰可以習慣看到電視上不停報導自己的死訊?」舜一臉黑線地望向始作俑者。聽說是柚子趁他昏迷的時候做的,而且死狀還是死無全屍那種,害他醒來的時候以為自己真是掛了。
「我。」


「妳還有臉說,妳知道現在事情被妳弄得有多麻煩嗎?」原本這件事故最多只是報個一兩天就自然會被其他新聞蓋過,可是只要造成人命傷亡,那大概至少要報一個星期媒體才肯擺休。
「你知道要把全部人的記憶改掉有多麻煩嗎?相比起來,現在只是製造我們的死訊,要簡單多了。」柚子聳聳肩。
在魔法界並沒有規定不可以使用竄改別人記憶的魔法,事實上並沒有魔法可以徹底把人的記憶改掉,只可以把真實的記憶長期封印並替換成其他的影像,但如果當事人有意識要記起來的話,終有一日會記起來。因此要大量修改人的記憶是很困難也很麻煩,即使是那個柚子都盡可能會避開使用。
好像她這種生活在人類堆中,擁有長久生命的非人種,已經很習慣隨便把自己殺掉來避免被人發現自己的真實身份,由其是柚子每次都會結識一大堆人,用這個方法都較為方便。
聽柚子的語氣,舜大概猜到柚子打算離開這個城市,可是可以用的藉口多的是,不一定要把自己弄死。
「而且,直接弄死比較不麻煩呀,你沒朋友就算了,我的可是一大堆耶,萬一他們心血來潮說要來探望我就麻煩了。」柚子的話有意無意的插了舜一下。
「妳明知道總有一天要分離,就不要到處亂交朋友。」舜沒多想,直接丟了這句話出去作小小的報復,不過柚子並沒有如舜所想的用一堆胡話回他,反而得到的是一陣沉默。
「那我跟死去有什麼分別?人生可是要好好地享受才行呢。」過了半晌,柚子才故作輕鬆地回答。
舜知道自己踩雷了,如果因為害怕分離而不去接觸其他人,那倒不如直接死去還來得乾脆。
對於長生的種族而言,無聊和孤獨如同毒藥,能驅使他們了結自己的生命。


但…
「為什麼不回去跟自己的族人一起生活?」舜不自覺地開口問道。
「舜!住口!」一旁的芭格絲想喝止舜,可惜還是遲了一步。
看到柚子的臉瞬間黑了起來,舜察覺到自己踩了一個比剛剛更大的雷。
柚子沒開口,目光失去了溫度和焦距,周圍的空氣很冷,還開始結霜,魔法忠實地反映出主人的心情,說明柚子已經憤怒得開始失控。
這是魔法強悍的人才會出現的情況,魔法已經和主人融為一體,只要主人的情緒失控,魔法都會跟著失控。
坦白來說,如果柚子沒辦法平復心情,那就是舜的災難。
「柚子姐姐,停!」這時芭格絲變回原來海天使的模樣,飛到柚子的眼前叫道。然後她張開兩片三角形的鰭,通體開始發起光來,還發出了一些人類聽不到的高頻聲音。
柚子明顯的震動了一下,然後眼裡回復到該有的溫度,室內的空氣慢慢回復正常,可是結了霜的地方並沒有恢復完貌。
「謝謝你,小芭。」稍微控制了一下情緒後,柚子一手撈過芭格絲,用臉蹭了蹭她。


年輕時的柚子,魔法能力已經很強悍,然而比現在更容易情緒失控,往往會做出一些令她後悔莫及的事。
因此她為自己設下了一道保險閘,那就是芭格絲。
只有芭格絲可以第一時間感應到她情緒的波動,在她失控時喚回她的理智,阻止她亂來。
「柚子,妳沒事吧?」舜沒想過自己會連續踩到兩個地雷,現在非常過意不去。
柚子聞聲一眼瞪了過去,舜不禁向後退了一退。
又來了,這種感覺跟上次在咖啡店的感覺是一樣的,就像被蛇盯上一樣的感覺。
只是這次柚子好像察覺了什麼,又收回眼神,轉過頭,細聲的說了一句,「我沒事,先回房間了。」
然後就跟芭格絲回到自己的房間去。
在柚子收回目光之,舜很快回過神來。他環望一下屋子,剛才結了霜的地方開始滴水,室內的溫度回升令冰霜溶化,再這樣下去會弄濕家裡的東西。
不知道由什麼時候開始,舜已經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舜自己也沒察覺到。
「測試時不準用,沒說現在不能用。」說著,舜默默的放出了一道火焰繞著家裡跑了一圈,很快結了霜的地方已經乾透了。
舜在測試之後有偷偷的練習過,這種簡單的火魔法對他而言已經沒難度,不過這次還是不小心燒到了窗簾布。
一揮手,強風把那一點零星的火種吹熄,然後他戴上口罩出門去。
趁著時間尚早,出去一趟吧。舜這樣想著離開了屋子。



大門關上後,柚子才走出來。
「小芭,妳說舜是要去哪裡?」
「芭格絲不知道。」雖然芭格絲很想罵舜是混蛋,但是柚子心情不好,她這樣說只會讓柚子的心情更差。
「吶…我剛才是不是太凶了?」柚子有點內疚,猶豫地問道,這是在舜面前絕對不會流露出來的一面。
「是舜那個混小子先說錯話,柚子姐姐凶是應該的!」結果芭格絲還是忍不到口,不過柚子沒有責備她。
「他什麼都不知道,是我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緒。」都過了多少年?為什麼自己一提到這件事就總是會失控?為了身邊的人,自己應該要再冷靜一點才可以…可是,真的很難……
「柚子姐姐也不想的……」芭格絲不喜歡看到這樣的柚子,這樣的她讓人覺得好心疼。
「對了!芭格絲去幫柚子姐姐調熱水洗澡,放鬆一下!」縱然有著讀取心靈的能力,芭格絲其實並不太擅長用說話去安慰別人,只可以靠這種笨拙的方法抒緩柚子的負面情緒。
「不用了。」捉住變成人類模樣的海天使,柚子說,「我今天不想碰到水,不過倒是有點想喝小芭泡的茶。」
「知道!芭格絲馬上去!」

傍晚才回到家的舜對於坐在客廳的柚子感到有點意外,他本來以為對方今天一整日都沒打算走出房門,還苦惱了一下到底應該怎樣叫柚子出來吃飯。不過看柚子的狀態應該比剛剛好了很多,至少沒有那種冷冰冰的感覺。
舜盯著柚子,想要道歉但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躊躇了一會終於想到的時候,柚子卻打斷了他。
「嘩!這是學校對面那家店的冬甩嗎?」柚子瞬間跳離沙化,三步拼作一步的跑到舜跟前,雙眼發光地望著舜手上那一盒六個的冬甩。
這是以前柚子要求舜買給她,可是他沒買到的冬甩。雖然那時只是隨口說說,本身就料到舜不會乖乖買給她,但沒想到他居然記得還買來賠罪。


「路過看到大減價,就順手買回來了。」被柚子這樣一鬧舜也放鬆了下來,「妳之前不是想吃嗎?拿去吧。」
猶豫了一下,舜提著今晚晚飯的材料走進廚房,而柚子就高興地拿住冬甩想要大快朵頤的時候,卻聽到舜細聲地說:「對不起。」
真是的,再坦率一點就更可愛了。柚子在心裡吐嘈,不過看在冬甩份上就不損他了。
「不要吃太多,很快就要吃晚飯。」舜不忘提醒道。
「放心,再多我也吃得下。」柚子隨意地回答道。

如果那時她不是被那盒冬甩吸引了目光,而忽略了舜另一隻手上拿著那份量異常多的購物袋的話,她絕對不會把那盒冬甩一口氣吃光的。
當她在晚餐時看到那一桌十多款的菜式,她真的後悔了。
以後都不敢做出讓舜感到愧疚的事了!一邊痛苦地把最後一口食物塞進口中,柚子在心裡哭著地發誓。
「對了,我還做了妳喜歡吃的窩夫,等一下烤給妳吃吧。」
放過我吧!

幾天過後,現在舜等人站在一個山坡上,迎面吹來的風冷得刺骨。
「柚子,這裡很冷。」舜的語氣沒有比這裡的冷風溫暖多少。
「這裡風大,沒辦法。」站在一旁的柚子似乎感覺不到冷。


「柚子,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我們會來英格蘭!」至少讓他可以多穿件衣服,不至於只是穿著件短袖襯衫就過來呀!

他們會突然出現在英格蘭是事緣於柚子的一句話。
「反正學校被砸了,我們又死了,不如去一下旅行吧。」某一天躺在沙化上刷魔法版面書的柚子,突然提出這個建議。
「旅行?」
「對,而且小夜又給我寄了邀請函。」柚子揚了揚手中那封不知從哪裡變出來的信。
小夜......是之前柚子委託她幫忙除靈的人嗎?
「可是柚子姐姐不是一向也不喜歡去那種場合的嗎?」在一旁滾來滖去的芭格絲疑惑地問道。
「是不喜歡,不過這次是小夜當主辦,而且還特意把邀請函寄過來,如果我不去捧場的話都不知道會被她敲詐多少錢。」聳聳肩,柚子清楚知道就算那人不敲詐她的錢都會叫她去完成一些麻煩的委託,柚子當然不會讓她得逞。
「妳們到底在說什麼?」除了知道小夜是一個愛財的人之外,舜完全跟不上她們的說話。
「魔法研討會。」柚子把手上的邀請函扔給舜,「以人類的詞匯來解釋應該是這樣沒錯。」
「魔法界也有那種東西?」舜一直以為魔法師們都是喜歡宅在家裡弄的有的沒的,不然就像柚子那樣到處亂跑。
「這是中文?」隨手翻了翻邀請函,舜本以為會是看不懂的文字,想不到竟然是中文。
「那人以前也是在亞洲地區生活,會中文也很正常。」
「但他不是寄給我的吧?」


「是寄給我們的吧。」
「我們?我也要去嗎?」雖然感到有點意外,可是舜一點也不抗拒,反而很感興趣。
「嗯,雖然基本上都是魔法師們聚舊的宴會,不過他們說的東西也很有趣,你可以去見識見識,而且都是時候讓大家認識你,順便廣闊你的社交圈子。」
也對,自己進了這個魔法界都有一段時間,也是時候認識一下這個世界了。舜還思考了一開始該怎樣打招呼才不失禮。
明明自己一個人類朋友也沒有。
「而且大家對你也很感興趣,我再不帶你出去,他們就要衝過來看了。」魔法師這種東西就是好奇心太重這點麻煩。
「很感興趣?」舜先是不解,然後想到了那個魔法版面書。「柚子妳是不是亂貼了什麼上去?」
「沒有呀……都、都只是一些照片呀,近況呀什麼的。」柚子心虛地不停左右張望。
「還有照片?!」
「放心,為了保持神秘感,你的照片全都照不到正面的!」柚子有點得意地說道。
還神祕感呢…舜開始考慮要不要真的申請一個帳號,自己不用也可以用來監視柚子,他突然覺得自己開始理解那班申請面書帳號的父母們的心態。
「太天真了,你以為我們魔法版面書的隱私設定會跟人類的一樣爛嗎?而且只要用家的魔法比較強,還可以擅自對自己的帳戶設定作出修改,才沒有那麼容易讓你監視我!」意思就是你還是死心乖乖就範吧。
這群人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學魔法的…

於是行程就這樣定了下來,稍微收拾過行李之後就出發了,反正也是開異空間過去,一分鐘不用就到了這個有著茵茵綠草和陣陣寒風的山邊。
想不到是來了英格蘭,而且還沒有預先通知,否則他就會多帶件外套。而且令舜最火大的是身旁的柚子竟然是一副沒事人的模樣,這樣令他的心裡有點不平衡。

「這裡是英格蘭?」柚子反問。
舜一臉無奈地指住不遠的一個建築群。那是舉世聞名的巨石陣,學年第一的舜又怎會不知道它是英格蘭著名的景點之一。
「所以呢?」可是學年第二的柚子似乎不知道。
「巨石陣是在英格蘭,妳這個學年第二不要裝不知道。」直接給了柚子一記白眼,舜可不信這個比他活得久又是學年第二的非人種會比他無知。
「你們人類這些年來都不知道把地方、國家名改了多少次,我現在分不清那裡是哪裡很奇怪嗎?我知道巨石陣,可我不知道這片土地叫英格蘭不行嗎?」柚子反駁。
「那妳學年第二是怎樣考到的?」其實舜早就懷疑過柚子是不是開外掛考來的,還不是普通人能用的那種。
「如果不是我分不清地名,你以為你這個學年第一會當得那麼輕鬆嗎?」柚子就是在地名方面的題目失分太多才屈居第二,否則穩拿第一,而她確實有因為這件事被老師關愛過。
「可是妳至少知道這裡冷吧?」舜不跟她爭論這點了,畢竟重點是為什麼她不提醒自己要去的是一個很冷的地方。
要知道他不僅怕冷,更討厭吹風。
「知道呀,但又如何?用魔法調一調就好呀。」柚子一臉理所當然的。
聽了這句舜才想起來他現在可是自帶空調的。他立即把一些火元素圍在身周,身子馬上暖和起來,心情也舒暢了一點。
「果然舜是笨蛋,哈哈。」芭格絲捉住這個機會,對舜取笑了一番。
「今後我都不做檸檬芝士餅了。」舜冷冷地說。
「什麼?!不要了,芭格絲道歉就好,不要不做!」芭格絲的反應就像觸電一樣,她連忙跑到舜面前嚷道。
還抓衣角,她到底是在哪裡學的。舜無言地望著在裝可憐的芭格絲,還有在一旁看戲的柚子。
用對方喜歡的食物作威逼利誘是廚藝好的舜的拿手好戲。而最吃這招的就是芭格絲,不管騙她多少次她也是會信的,而且效果有增無減,真是單純好騙的生物呀。
「好了,反正舜到最後還是會做給妳吃,妳就別那麼緊張了。」柚子不以為然地說,她早就看穿舜的戲碼,才不會被舜騙。
「怎麼能不緊張!檸檬芝士餅是很重要的!」
完全想不到芭格絲會這樣反應,兩人都一臉不可置信的,然後以最快速度轉身,順便轉話題。
「時間快到了!我們該出發了!」雖然柚子說的是事實,可是感覺都是她臨時亂說的。
「目的地?」舜也非常配合。
柚子伸出手指住剛剛提及過的巨石陣。

對於巨石陣的由來和用途,人類自古而來都有很多猜測和幻想。民間說,巨石陣是一群手牽手的巨人化成的;有人說這是用來拖黑魔法用的;飛碟狂熱者說是飛船用來降落的平台;也有研究民間宗教的說是用來祭祀的地方。
較科學的說法指是用來測量太陽的軌跡,類似巨大版的日晷。
那到底真相是什麼呢?
據柚子說,那是通往死神界的正確入口。她說以前死神和人類也有過一段和平相處的時光,所以大門也公然地建在這裡。
其實柚子大可以直接開異空間進去的,不過因為機會難得,想讓舜體驗一下,才特意大費周章地過來這邊。
才剛走到巨石陣前,舜就敏感地感覺到有一種異樣感,但不知道是什麼,於是開始左右張望想找出有問題的地方。
「不用找了,即使你能察覺到,也不代表能看得到。」一旁的柚子說道,她當然知道會讓舜感到異樣的東西是空間扭曲和壓縮,這道門硬生生地把兩個不同的世界連接起來,就好像在地球開一道門,一跨過去就是火星的感覺。不過現在也不好說明,讓舜直接體驗比較快。
「嘩…比想像中還要多人…」低聲的說了句,柚子提醒道:「舜,現在要進去了。先做好心理準備,我怕他們會起哄。」
「起哄?」聽到這句話,舜很快就會意過來,還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我就想說為什麼你們這麼久還未出現,果然是忽略了邀請函上的轉移陣嗎?」正在當舜煩惱著要怎樣應對時,突然在他們的後方傳來有點熟悉的聲音,舜回頭一看,剛好看到無月.提斯利亞從其中一條石柱中走出來。
又把異空間開錯了吧。
「轉移陣?」柚子也疑惑了,雖然她的確有感覺到信上的魔法,可是因為太微弱所以並沒有太在意。
「他的能力真的進步得很快呢,竟然可以把魔法藏得那麼隱蔽。」無月有點無奈地說。
「他?」他們好像在打啞謎一樣,舜有點混亂。
「他是死神界的大研者,你等下就會見到他的了。」柚子回道,然後把轉移陣從邀請函中抽出來,任由它在手指上轉動。
「大賢者?」舜大概是誤會了。
「對,現在出發吧。」說著,柚子把自身的魔力注入陣中,轉移陣隨之展開成一個大圓把眾人圍在圓心內,然後加速轉動,再由下往上來回掃了兩次才真正發動起來,不消一刻一行人就到達了一道大門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