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參見女王大人

舜感受不到什麼變化,只是眼前的景象一變就到了,比異空間更快。他稍微打量一下這裡,雖然說是死神界,可是並沒有什麼人頭,骸骨之類的東西,除了暗了點之外,倒是跟普通古堡什麼的差不多。

「終於都來了,她已經等得有點不耐煩了!」跑過來接應的是無月的胞弟無日。
「現在不就是去了嗎?」柚子有點不滿地說,她並不喜歡被人催促。
「所以到底是去見誰?」為什麼就是不能把話說明呢?
柚子走到舜的前頭,提斯利亞兄弟則分別站在門的兩側。
「死神界的王者,死靈女王。」在柚子回答的同時,門也被兄弟們徐徐打開了。
死神界的...女王?舜雖然經歷過不少大場面,可是去見閻羅王倒是頭一次,不禁有點緊張起來。在腦中想像了好幾個女王的形象,由人類形態到電影中的大魔王形態也有,但共通點是也很可怕。只是舜看了看為他們開門的兩兄弟,不只人模人樣,還長得非常美形,那麼那女王應該不會差太遠吧。



門開了,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類似書房般的地方,這點讓舜有點意外,他原以為會被帶到類似宮殿的地方。雖說是書房,可是裡面的空間很大,地上鋪著紅色地毯,兩側分別排著兩排書架,正中央放著一張大書桌,在書桌上和地上都堆疊著一堆二堆的文件。
「誰....」在文件山中一顆頭冒了上來,聲音非常沙啞幽怨,應該是因為太疲憊吧。
「青、青龍?!對不起!開錯門了!」無月只是聽聲音就知道是誰,連忙道歉然後嘭一聲把門關上。
「哥,你剛剛是在想公文的事吧。」無日一頭黑線地望向自家兄長。
「我只是怕青龍會陳屍在這裡…」無月試圖解釋。
「你是想得多用力才可以把整個空間搬過來?!」
不,我覺得是你靈力過大的問題。柚子在心中默默吐嘈。
而一旁的舜雖然只是皺著眉,可是內心卻進入了混亂狀態。
青龍?是四大神獸之一那青龍嗎?為什麼衪會在這裡的,這裡不是死神界嗎?為什麼好端端的一隻神獸會在這裡替你們改公文?衪好歹也是隻神獸呀!是四大那種呀!


「到底…」在心裡吶喊了那麼一大堆,結果最後蹦出口的只有這兩個字。
舜覺得在遇到柚子之後,自己感到無奈和驚訝的次數有直線上升的趨勢。
「死神界的空間是比較複雜的,你想像成隨意門什麼的就好,剛剛無月不小心想了一下公文,無日的靈力又過大就導致這個情況了。」柚子低聲解釋。
「不…青龍是…」舜糾正一下自己的問題。
「呃…那個…他們的關係有點錯綜複雜,找天再慢慢解釋吧…」柚子也有點無奈地回道,在心裡一再為青龍的勞碌命默哀了一下。
見柚子也一臉無奈的,舜就沒追問下去了,反正遲早會知道,不急著一時。
清了清喉嚨,試圖把剛剛的醜態忘掉的無月給自家弟弟打了個眼色,兩人重新把大門打開。
柚子走在前頭領著舜走進去,芭格絲也飄在她的附近,安靜非常。
這次呈顯眼前的是一個大廳,樓底很高,裝潢十分華麗,在地上鋪有紅色地毯,最裡面是高高在上的王座,上面坐著一個神色有點不悅的冰山美女,留著一頭白得跟雪一樣的長髪,束成一條大麻花辮隨意地搭在左肩,頭上戴著一個似是用荊棘造成的環,應該是皇冠之類的東西。身穿黑色斜肩長裙,把她襯托得非常高貴又帶點神祕,加上那雙眼神凌厲的黑色雙眸,更特顯出其身為王者的氣派。
她就是死神界的王者,死靈女王嗎?舜望著王座上坐姿優雅的女子,不禁肅然起敬。


死靈女王看了眾人一眼,然後把目光停在舜和柚子身上。
接著,她說了:
「柚子,上次的服務費妳打算什麼時候繳?」

就在這一刻,死靈女王的形象在舜的心中幻滅了。

「小夜,那不是說好不收費嗎?更何況你派那兩兄弟來都只是評估一下就跑了,憑什麼收費?」柚子一聽立即抗議。原來要他們早點來是為了這個!
「不收費是指除靈服務,不包括教學的。」
「用得著算得那麼清楚嗎?而且,那是無月自願的!」
明明是妳坑的!舜和無月不約而同地在心中吐嘈。
「那也要收費,這裡不是做慈善的。」
「妳也是女王不是當黑商的吧!」
「沒有黑,我一直也是公平公正公開的,是明碼收費的。」 
「是嗎?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見過價目表呢?」
「當然,那份價目表一直在我心中呀,妳可以叫妳的海天使來看。」


「妳!妳給我下來!」
舜第一次見柚子在吵架上會處於下風,真不愧為女王。
「小夜!」這時又有一個人從大門跑進來。「我這樣穿好看嗎?」
他是一個有著一頭黑髪的男生,身穿的白色禮裝非常華麗又莊嚴,可是穿在這個人身上卻一點也不顯得他正經嚴肅,反而顯得他十分溫暖親和,就像白晝的太陽一樣。
他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一口氣衝到女王面前,硬生生地打斷她和柚子的口角,好像獻寶一樣在展示身上的白色禮服,還怕她看不清楚,時不時在轉圈圈。
就在舜心想著女王是會一臉無奈地盯著他,憤怒地趕他出去,還一邊扶額一邊嘆氣的時候,他竟然看到那個女王一臉害羞,還臉紅了,剛剛那個牙尖嘴利的人呢?
「嗯...很好看哦。」
「喔?小夜都換了?」男生踏著小碎步地走到女王的身邊好奇地注視著她。

「呀......又要開始了。」無月搖了搖頭,然後在口袋中拿出了一副太陽眼鏡,又順手遞了一副給舜。
舜不解地看了無月一眼。
「戴上就對了。」
「哥,我的呢?」無日搖著他哥問道。
「有閃光的不要問我拿。」無月決斷地掙開了無日在搖他的手,話中有著濃濃的醋味。



舜沒戴上,他轉頭看向柚子,她似乎正為男生的到來感到一點高興,畢竟再這樣下去她可是會被女王敲詐成功的。

「小夜穿得很好看,很適合妳呢!」男生笑嘻嘻地稱讚道,雖然外表似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但給人的感覺是一個只有十多歲的大男孩。
「嗯...」女王紅著臉,垂下頭。
「你忘了束頭髮了,轉過去,我幫你。」
男生真的乖乖轉過身讓女王大人為他把那有點長的頭髮束成小辮子,現在更像王子了。

「都多少年了,為什麼她一直都那麼少女。」旁邊的柚子低聲說著。
「柚子,他是誰?」舜壓低聲音問。
「死神界的大研者。」答的人是無月,只是他的聲音有點大。
大賢者?是那個把轉移陣藏在邀請函上,更隱蔽到令柚子也察覺不到的那個大研者嗎?舜覺得這個人跟想像的有點不同。
「是新朋友嗎?」似乎被無月的聲音分了心,那個大研者馬上發現舜和柚子等人,然後拖著女王跳到舜的面前問道。
「是...吧?」他動作快得舜有點反應不來。
「你好喔,我是聖神黔,叫我小黔好了,是死神界的大研者,不要搞錯哦,是研究的『研』不是賢慧的『賢』。」大研者小黔非常熱情地握住舜的手自我介紹道。
「你好...」


「然後她是靈夜,不可以跟柚子叫她小夜喔!」小黔都未等舜說完就打斷他,急著把死靈女王靈夜介紹給他認識,不過重點應該是後面那句。
「我是舜,柚子的學生。」這樣應該可以吧?
「嗯,我們知道,小月有提起過你。」小黔開心地說,他其實滿期待舜的到來,他已經很久沒見過人類了。

「小黔!」一直安靜得好像消失了一樣的芭格絲突然大叫,不知道由什麼時候開始變回人類模樣的她,猛地一跳撲進了小黔的懷裡,他還非常配合的抱著了她順勢轉了個圈。
「小芭都來了?」小黔高興地抱著芭格絲玩飛高高遊戲。
「嗯!來了來了!」芭格絲開心地笑了起來。
舜還是第一次見到芭格絲和其他人玩得那麼熟稔,平常這個丫頭除了柚子根本不親近其他人。
他們就好久不見的兄妹一樣,一大一小的笑容都很天真無邪,給人有種被治癒的感覺......如果無視旁邊的靈夜散發出的低氣壓的話。

「可以問你們一個問題嗎?」為了結束這個奇怪的氣氛,他決定打斷他們的互動。
小黔聞言立即停下動作,把芭格絲放下,然後朝舜點點頭。
無視芭格絲的狠瞪,舜思考了再問:「請問你們是人類嗎?」
只是相處了一會,舜已經眼尖地發現他們的耳朵跟自己一樣是圓耳,跟兩兄弟的短尖耳不一樣。
「是哦!」小黔秒答。


舜有點意外小黔竟然這麼坦白,還沒想到死神界竟然由人類來當女王。
「他是人類,而我是死神和人類的『Half』。」一旁的靈夜連忙糾正道。
「我不是有告訴過妳不可以隨便說出來嗎?」柚子用帶點責備的語氣對靈夜說。
「這裡很安全,而且他是你學生又是人類我才說的。」這次靈夜倒是很直接,只是普通地以陳述的語氣解釋。
「真是的。」
看柚子似乎有點意見,舜以為自己是不是問了什麼不該問的,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於是一直看著的無月便親切地向他說明:「『Half』是魔法界的一個名詞,如字面所說,只要是兩個物種生下來的孩子通稱為『Half』,而混有三種基因以上的則稱為『Mix』。」
舜點點頭示意明白,無月繼續就:「但有一些種族不喜歡這些混血,認為他們比純血的低賤,所以當靈夜要繼位時傳出了不少反對的聲音,不過在柚子和精靈們,還有第一貴族提斯利亞的支持下才能令他們閉嘴,讓她順利登上王位。」
所以剛剛柚子才提醒靈夜,不然被有意者聽到又可能會惹麻煩。
「柚子也有份?」舜問,柚子有這麼厲害嗎?
「哼,我在魔法界的地位可是舉足輕重的!」柚子又得意地仰起頭。
「畢竟妳的實力實在太高強。」無月說。
「而且身份也很特殊。」靈夜補充道。
「身份?」舜突然發現其實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的了解柚子,對於她的事自己有很多都不知道。
「這個解釋起來就沒完沒了,現在應該沒有這個閒吧?」柚子一反常態的打斷了這個話題,讓舜感到有點奇怪,正常遇到這種可以自誇的話題,柚子才不會讓它停下來。
「對了,小黔,你家的青龍快要過勞死了。」被柚子打斷剛剛的話題,無月終於想起了剛剛的畫面,好心地告訴小黔。
「什麼?!小夜,我先去看一下!」小黔一聽大吃一驚,在靈夜的額上印上一吻後就跑走了。
動作流暢自然到其他人都反應不過來。
「你們最近放閃放得越來越自然了。」無月冷冰冰地說。
「你也越來越會使走小黔,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靈夜也不輸無月,冷冷地回了句話。
「哥…哥,時間差不多了。」在這個難以插話的環境下,唯一一個主辦人代表無日,硬著頭皮地提醒他們,要知道他們還有其他事要做。
無日你難得有比你哥可靠的一刻。柚子不禁在心中感嘆了一下。
「就說我會幫你找個伴,不用妒忌了,無月。」於是柚子決定幫一幫無日。
「我不需要!」無月立刻炸毛,不過很快又平復下來,理一理衣服,回復到平常正經可靠的模樣,然後拍了拍手,幾個女僕隨即走了進來。
「你們的禮服已經準備好,柚子請隨她們到別的房間更衣,舜跟我們來。」
「禮服?」不是說是魔法研討會嗎?
「魔法研討會的第一晚是舞會來哦,你加油吧。」柚子臨走前回頭跟舜解釋完,就轉身離開了。
「我可沒聽說過!」

「舜,你果然是模特兒身材,穿起燕尾禮服整個人就更帥氣了,真的像一個少爺一樣!」雙胞胎協助舜換好了衣服後,無月看著鏡子中的舜贊歎道。
我本來就是少爺呀,雖然是黑道的。舜暗想著,一邊審視鏡中的自己。
不知道基於什麼原因,無月為他準備了一套以綠色為主調的禮服,白色的襯衫,深綠色的西裝背心,還有淺綠色的外套和西裝長褲,配搭上一條黑色的領帶。整體看上去雖然顏色有點特別,可是穿在他身上卻非常得體大方,加上他的身型本身就挺標準,臉又不錯看,平常不打扮已經是小帥哥,現在根本就是一個有錢的小少爺,而且是酷酷的那種。
舜未曾穿過這種服裝,感覺挺新鮮的,只是活動上來不太方便,讓舜有點懷疑:穿這個真的能跳舞嗎?
「謝謝。」沒忘記為剛剛的稱讚道謝,舜調了調衣領,然後跟隨兩兄弟的步伐回到原本的大廳。
才剛踏進來就聽到一串又重又急速的腳步聲從另一道門後傳來。砰的一聲,柚子把大門用力推開,「小夜!妳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準備這種款式的裙子?是在揶揄我嗎?」
對著這句差不多可以用咆哮來形容的投訴,重新回到王座上的女王大人只是挑挑眉,然後淡定地繼續挑釁柚子「怎麼了?不是挺適合妳嗎?」
說真的,柚子身上穿的裙子是很適合她的。一襲漸變的海藍色人魚禮服,裙擺是斜疊式的蛋糕裙,由於上身的剪裁簡潔,整件禮服繁複得來不累贅,踏實的配色和用料顯得穿的人高貴時尚,卻不會華而不實。
雖然柚子口上有很大不滿,可是倒是很配合地變換了形象,原本長度剛及肩的黑髮現在長得及腰,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眼睛比平常更藍了一點,耳朵變得不像是人類的,而皮膚上也多了一點鱗片,光照下去時反射出漂亮的水藍色光芒。
柚子美得讓舜看呆了,目光完全沒辦法在她身上移開。
「是適合,但為什麼偏偏是魚尾裙子呀?!」柚子很是生氣,感覺靈夜是故意整她的。
「因為好看呀。」依舊淡定地說出這句話的靈夜,雖然也有點好奇柚子的反應,不過她主要是因為覺得柚子穿這條裙會很漂亮才挑的。
「沒有別了嗎?我要穿別的!」柚子繼續抗議,感覺有點像小孩子在撒野。
「難得主人家連服裝都給妳準備好,妳不但不感謝還嫌東嫌西的。」靈夜似乎因為是自己專誠選的而不想退讓。
柚子聽得咬牙切齒,但又沒辦法反駁,這時才注意到有一股熾熱的視線正注視著她。
「舜!……舜你看夠了沒?」提起裙子,快步走到舜的面前,柚子幾乎是用哮的在叫舜。
這下舜才恍恍惚惚地回過神來。
「…未。」然後在矇矓間回答了這個答案。
柚子差點想給舜一巴掌,可是最後還是忍住了。
其實無月也覺得柚子的打扮很好看,但也覺得舜的反應有點誇張。
「無日,你再臉紅我就要告訴幽了。」意外純情的無日一看到柚子就馬上臉紅起來,還害羞的低下頭,以為沒有人會發現,結果還是被心有靈犀的雙生兄弟察覺了。
靈夜看到此情此景,心中突然有點不平衡,又有點興幸無月使走了小黔。
「柚子…」考慮了一下,靈夜有點遲疑地喚了人。
「什麼?」柚子聞聲轉身。
靈夜走下來,拉過柚子的手,「妳不喜歡,我們再去挑。」
「……好,好。」面對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的靈夜,柚子也有點不知所措,就這樣被她拉了出去,留下呆呆地站在大廳的三人。
「無月,柚子明明穿得很好看,為什麼她會不喜歡?」舜也不知道無月會不會知道原因,只是一直以來無月都有問必答,所以嘗試性地問一問。
「大概是因為跟自己原來的模樣太相似,所以才不喜歡吧。」無月也真的有問必答。
原來的模樣…舜思考了一下,忽然一個激靈,然後一臉詭異的望向無月。
「柚子…柚子是人魚嗎?!」
「什麼?!你不知道嗎?」回答的是無日,不過兩兄弟的表情是一樣感到意外的。
「她從來沒有跟我說過...」舜覺得今天是自己有生以來驚訝得最多的一天。
想起來,一來到這裡才發現,自己對柚子的事情一點也不了解,柚子也似乎在故意隱瞞自己的事,包括她的身份,過去和種族。
是她不願意提起,還是她不夠相信自己呢?舜不由得生出了這個疑問, 心中或多或少都感到有點不快。
「她可能只是忘了告訴你而已。」無日似乎想安慰他,可是換來的只有舜的嘆氣。
「哥...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無日見舜的反應不如想像中的高興,低聲地問他哥。
你真的覺得有安慰到嗎?無月捂臉,不知道應該給他什麼反應才好。
「無日,你是時候去找幽了。」只好趕走他。
「咦?但不是還要準備其他事情嗎?」雖然是雙胞胎,可是在某些方面無日是比較遲鈍的,就比如說現在。
「沒有了,快去。」對著如此白目的弟弟,無月只好直接用趕的。
「哦...知道。」無日有點遲疑,不過也是照著兄長的意思,三步一回頭地離開,剩下無月和舜兩人。

「換個地方吧。」無月說道,然後在舜的協助下來到剛剛的書房,不過青龍已經不在,看來是被小黔撿走了。
「柚子由以前開始就不太喜歡聊自己的事,畢竟她的過去並不快樂也不算光彩。」一邊整理等等要用的文件,無月一邊自顧自地說道。
「不光彩?」她不是有很強大的實力嗎?不是厲害得擁有外號嗎?怎麼會不光彩?
「雖然她看上去很耀眼,可是在這些光芒的背後,她比你想像中承受了更多不幸的事。」
關於柚子的事,其實有大部分都是無月自己明查暗訪搜集回來。即使他不太喜歡查人家的隱私,但當時為了靈夜他也只可以這樣做,他不可以讓一個來歷不明的人隨意靠近靈夜。那時柚子好像察覺到無月的動作,但也理解的放任他去查。事實柚子在魔法界真的滿有名,大部分事情只要有門路都是可以輕易地查出來,所以她都不刻意隱瞞。
「……」舜無言而對,由於自己的出身,他很清楚柚子的感受,雖然舜沒什麼朋友,但也不會想在聊天時提起自己的身份和過去。
「柚子的事情不方便由我告訴你,不過時間一到她自然會跟你說。來,幫我把這份舞會流程送給靈夜。」
「怎樣傳?」無月的意思是叫自己不要太在意,不過冷靜下來後舜都有預感只要自己在魔法界的時間久了就會漸漸搞清楚柚子的事,所以都不著急逼無月說出來。
「呃,忘了現在沒有精靈你不會用傳送術…」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無月有點後悔剛剛叫走了無日。
「精靈?」
「沒事…舜你把手借給我。」
舜依話地伸出手,然後被無月握住,口中唸唸有詞的用另一隻手捧著那流程表,在舜感覺到有股力量被無月扯走之後,流程表就飄了起來,突然晃動了一下就憑空消失了。
無月放開了舜的手,然後又在文件堆中抽了幾份出來疊好,抱在懷裡,並拿出懷錶看了一下時間,就轉頭跟舜說:「開幕禮差不多要開始了,走吧。」
點點頭,舜正想開步時,無月好像想到了什麼,又說:「柚子是人魚的事,千萬不要在人類世界說,會惹來麻煩的。」
「為什麼?」這種事最多都會被當作玩笑,怎麼會惹來麻煩。
「在人類世界知道人魚不是童話的大有人在,不管是人魚本身還是他們的藥用價值,在黑市全部都是珍品,只是一片人魚鱗片就已經可以賣個幾十萬美金了。」
這樣說,自己每天跟著的是一個有著天文數字身價的人嗎?
「人魚身體的每一個部分對人類而言都是靈丹妙藥,肉吃了可以長生不老,魚鱗是最有效的強化劑,就算是再嚴重的傷他們的眼淚都可以治好,把他們的頭髮纏在手上可以在水中呼吸一整日,他們的存在比唐僧更吸引呢。」無月補充道,他覺得讓舜知道多一點人魚的事並不是壞事。
「別的我不知道,可是柚子的實力你比我更清楚,她把人捉去買就差不多。」
「人魚也是有弱點的,即使是柚子也不是無敵。」頓了頓,無月微笑著對舜說:「不過,的確如果是柚子的話,才沒那麼容易被人捉到。」
「是說,真的有唐僧嗎?」
聽到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無月險些沒仆倒在地上,剛剛見對方沒反應,還以為他聽不到呢。
「歷史上是有這一號人物,不過只是一介普通人而已。」認真的無月即使在這種情況下仍然會好好地回答問題。
還以為會像巨石陣般有什麼特別的解釋呢,舜有一點點失望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