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舞會中意想不到的麻煩
舉行舞會的場地是一個西式大廳,沒什麼特別的地方,最特別的大概是參與舞會的人吧,雖然舞會還未正式開始,但已經有不少人在會場了。帶他過來的無月正忙碌地打點場內的佈置和食物的擺放位置,小黔也來了,不過他似乎沒幫忙的打算,不,大概是無月不讓他幫忙吧,正一個人坐在角落生悶氣,不知道剛剛跟在他身邊的芭格絲跑去哪了。靈夜和柚子都不見影蹤,希望不是在哪裡吵起架來了。無日當然也不在,舜估計對方到最後也不知道他哥的意圖是什麼,想到頭破都想不到之後乾脆放棄思考,當作真的沒事做跑去找那個幽。
思考了一下,舜決定走去找小黔,再這樣下去這裡就會長滿蘑菇的了。
「小黔?」對待小黔只要像朋友一樣就可以,畢竟據舜的觀察他不但容易相處,心思還非常簡單。
小黔聞聲轉過頭,淚眼汪汪地望向舜,然後好像找到一根救命草般整隻撲過去,「無月不讓我幫忙,明明我可以做得來呀。」
舜一臉錯愕地被小黔抱著,其實他很少跟人有這麼親密的接觸,雖說對方是男的不會讓舜有那方面的想法,但也足夠令他覺得尷尬。
「呃…嗯,無月,我想無月也有他的考量…不如你先放開我,好嗎?」
誰知小黔根本沒聽到舜的話,反而抱得越來越緊,「他根本覺得我沒用,明明有很多東西都是我研發出來的,嗚…」
由於小黔的動靜不小,不少在附近的賓客已經察覺到,紛紛把視線轉了過來。舜想到現在抱著自己哭鬧的可是死神界的大研者,更是死靈女王的伴侶,這樣似乎有點…不成體統?
舜不太會處理這種情況,四處張望想找無月過來幫忙,可是無月現在去了廚房打點,一時三刻不會回來,又沒有其他熟悉的人在場,舜只可以靠自己。


他第一次這麼想念芭格絲。
「小舜,小月好壞哦,我什麼時候幫不上忙了?」
小舜?我嗎?
「他應該只是考慮到你的身份吧…你快放開我。」舜快失去思考能力,只可以這樣隨便說一個理由出來。
「身份?我只是一個發明家…」小野依舊沒放開舜,用有點落寞的語氣說。
不,你還是死神界王者的老公…舜無奈地在心裡吐嘈,不過小黔的話倒是令舜想起眼前的人可是個發明家,也許有辦法令他不再抱著自己。
「對了,你是大研者,邀請函上的魔法陣是你藏起來的,對吧。」
「嗯,所以…?」小黔稍微冷靜下來,歪頭疑惑地看著舜。
小黔本身已經是可愛的類型,加上剛剛哭過而紅了的眼眶,和一兩滴留在眼角的淚珠,水汪汪的大眼,楚楚可憐的模樣,讓舜不由自主的心動了一點…真的只有那麼一點!
「真的好厲害!連柚子都察覺不了!」故作激動地想盡快把對方的視線轉移到發明上。


果然在聽到這句後,小黔的雙眼瞬間炸出光芒,放開抱著舜的手,嚯一聲站起來,然後轉而抓住舜的雙肩,滿臉笑容地說:「真的?!」
「真的....放開我好嗎?」雖然如自己所料的小黔真的開心起來,可是他依然那麼激動,不,貌似越來越興奮。
「所以你是怎樣藏的?」在小黔繼續興奮之前,舜決定先把主導權搶過來。
「小舜想知道嗎?」雖然語調依然很興奮,但聲音和動作終於都變小了。
「嗯。」鬆了一口氣,雖然之後小黔所說的東西他其實只是一知半解,可是只要他可以安靜下來就什麼都無所謂了。
「如果小舜有興趣,可以找天來我的研究室參觀哦。」小黔笑咪咪地邀請他,臉上充滿期待的表情,讓人覺得拒絕他是一件十惡不赦的事。
雖然說剛剛的東西舜有一半都不明白,可是倒不覺得無聊,於是點了點頭。
「太好了,終於有第一個人來參觀了,大家都厭悶不願意過來。」
「女王大人都不會嗎?」奇怪,看那個女王應該只要有小黔在就可以,怎麼會不肯去?
「小夜意外的很怕這些理論的東西,雖然她很努力想要配合我,不過我都不捨得勉強她,所以就算了。」說著這番話的小黔收起了一貫的稚氣,眼裡多了幾分溫柔,整個感覺都讓人覺得很幸福。


「你們倆這麼恩愛,難怪無月總是那個樣子。」
「其實小月根本不介意,他由一開始就看著我們直到現在。」
躊躇了一下,舜看了看小黔,再問:「靈夜是『HALF』,她的壽命一定比你長,那到時候....」
「不會呀,我早已經向願望精靈許願,希望可以擁有跟小夜一樣的壽命。因為我答應過小夜會永遠在她身邊的。」
想必他們一定是經歷了很多才可以在一起吧。雖然舜心裡還有一大堆問題,但是似乎已經到了開幕式進行的時間,會場都暗了下來,賓客均停下動作,一起轉向看台。
「要開始了。」小黔稍稍在舜的耳邊說。
只見,靈夜走了出來,舉高手中的魔杖,在魔杖的尖端出現了一顆光點,光點發射了出去,隨即砰的一聲巨響,在會場的各處都爆出五顏六色的煙花,消失的煙花並沒有像平常一樣只是留下黑煙,反而化成閃粉輕輕飄降下來,在降下的途中部分的閃粉幻化成一隻又一隻細小的金色精靈,在會場飛了一圈後回到靈夜的附近。
靈夜揮一揮魔杖,一眾小精靈紛紛拿出各種各樣的樂器,然後她也乘著一朵雲飛了起來,小精靈們圍著她開始演奏起來,但出乎意料的他們所奏出的,竟然是大自然的音色,蟲鳴鳥叫,樹葉被吹拂時的沙沙聲,流水聲,海浪拍岸的聲音,呼呼作響的風聲,諸如此類的,屬於大自然的聲音聚集在一起,合奏出美妙動人的樂章。
正當大家都陶醉地閉起雙眼聆聽時,忽然一陣悠揚的歌聲從遠處飄了進來,那不是屬於地球任何一個地方的語言,但卻非常優美,配合大自然的聲音也一點都不突兀,反而歌聲好像本身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一樣,完美地融入了樂曲中。
舜直覺地知道那是屬於柚子的歌聲,原來人魚的歌聲竟然是那麼美妙,世界上任何一個歌唱家都比不上她,而舜更好像著了魔一樣,聽得完全入了神,甚至表演完畢了都不知道。
「小舜?小舜?」
舜感覺到有人在叫他,還好像有人在搖他。
「讓開,讓我來。」
「啪!」的一聲,舜的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痛,這下他才醒了過來,眼前是一個從未見過的女生,憑她的短尖耳可以確定她是死神。
那個女生留著長長的黑髪,穿著漂亮的紫色禮服,她正笑容可掬地望著自己。


剛才是她打我嗎?
「小舜你沒事吧?」都不給舜思考的時間,小黔強行把還有點反應遲鈍的舜轉過來對著自己,關切地問道。
「沒有....可能有點累吧。」舜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好像頻頻走神了,但又不覺得身體有不適。
「那就好,剛剛我怎麼叫你也沒反應還以為你怎麼了。」小黔鬆了一口氣「小舜你先在這邊休息吧,我先去找小夜,小幽麻煩妳了。」說著小黔就跑走了。
舜望了望旁邊的死神女生,心想,原來妳就是無日的閃光。
「您好,我是幽.赫爾斯,是死神界第二貴族的么女,請多多指教。」幽朝舜行了個禮,隨著微笑彎起的紫眸非常漂亮,都不知道無日那個笨蛋是哪來的福份。
「您好,我叫舜,柚子的學生,普通人類一名。」
「舜先生可已經是一個元素魔法師了,不用那麼謙遜,以後都請以魔法師自稱就好。」幽掩住嘴輕笑了幾聲,善意地提醒舜。
「不是的,我還未學滿師的。」所以舜才一直覺得不能以魔法師自居。
「其實也沒關係,不過如果舜先生那麼在意的話,可以先以學徒自稱,重要的是先說明自己會的是什麼魔法。」幽耐心地教導舜,她早就猜到靈夜那班人是不會好好地教他禮儀上的事。
「好的,我明白了,謝謝。」難得有人教導,舜都欣然接受。
「不客氣,我的魔法雖然沒有柚子小姐的好,可是如果在禮儀上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都請儘管問我。」幽的微笑很友善,但舜總是覺得有什麼不對。
「幽,原來妳在這裡。」無日從遠遠的地方跑過來。
「小日。」幽轉身面向無日。
 這裡的人都很喜歡替人取暱稱的嗎?舜不禁想起剛剛的「小舜」。


「妳身體不好就別亂跑。」剛剛一轉頭就不見了人嚇得無日急忙地四處找人。
聴到這句的幽依照保持著微笑,但仔細一看她笑得比剛剛更用力一點。
「我看小日那麼喜歡看女王大人的表演就不想打擾你了。」
那露骨的醋意連舜都聽出來了。
「不會呀,只要幽能呆在我身邊我就已經很開心,才不會打擾呢。」不過無日似乎完全聽不出來,還一臉白痴地呵呵笑,而且他似乎沒發現自己是一副理所當然說著情話。
舜以為幽還會說些什麼,不過她沒說話都沒像靈夜一般低頭臉紅,而是看了無日傻笑的臉一會,然後輕輕地嘆了口氣,一臉「服了你」的樣子。
此時舜終於明白原來這位大家閨秀是喜歡無日的傻。
見幽沉默不語,無日走近她,牽起她的手,有點擔憂地問:「不舒服嗎?」
幽搖搖頭,雖然人太多讓她感到有點噁心,但還未到難以忍受的程度,而且她不想讓無日擔心。
突然她好像發生了什麼,想了想再跟無日說:「小日,今晚的月色很美,可以陪我出去賞花嗎?」
於是兩人就手牽手地到外面的花園賞花去。
舜開始明白為什麼無月會隨身帶備太陽眼鏡。
「舜!」正當舜在考慮好不好買一副以備不時之需時,卻被來人打斷。
「柚子。」
已經把之前那條人魚禮服換成公主裙的柚子站在舜的跟前,依舊是以藍色為主調的禮服雖然沒有之前那條那麼好看,但也非常適合柚子。


把頭髮放長的柚子跟平常散發出不同的魅力,一不小心又會被迷得入了神,舜猜想這大概是人魚特有的能力,於是暗自提高了警覺。
「抱歉,把你丟低了那麼久。」口上道著歉,表情卻一點悔意也沒有。
「反正妳都是故意的吧。」笑了笑,舜一點也不在意。
「怎麼把人家說成這樣?我只是被小夜拐了去,我也不想的。」聳聳肩,柚子對舜的說話有點不滿。
「不過真的看不出來,原來妳唱歌是那麼好聽的。」
「你能聽出來?」柚子訝異地張了張嘴。
「直覺。」舜這個模棱兩可的答案,任人聽了都會忍不住吐嘈他。
「你…沒事吧?」可是柚子卻一反常態,不但沒有吐嘈他,反而有點擔憂地問。
「好像出神了一下,不過沒什麼事。」抓抓頭,被柚子的反常嚇到的舜邊回想邊說「會出什麼事嗎?」
「沒有,只是好奇問問。」
見柚子似乎又想避開這個話題,於是舜故意逮著她「人魚的歌聲原來是這樣的,真是大開眼界。」
「你……你知道了…」柚子的嘴角抽動了一兩下,用腳指猜都猜得到是誰說,雖然明知瞞不久,不過她還是決定下次有機會就要好好玩弄一下那兩兄弟。
「難怪我會頻頻失神,簡直就像是塞壬的歌聲一樣。」
聽到這句話的柚子臉色隨即暗淡了下來,帶著自嘲的笑容說道:「塞壬,跟我何其貼切的名字呀。」
魅惑人心的歌聲,失去心智的人,最終會被導向滅亡的道路。


「不,還是柚子比較適合妳。」
舜若無其事的一句話令柚子愣了一下,瞪大眼睛盯了舜一會後,突然開心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對呢,塞壬什麼的太嚴肅了,還是柚子比較對我味。」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柚子神神秘秘地繞到舜的身後說:「差點忘了我一開始找你的目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