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嘩!」都未等舜回應,柚子雙手一用力就把舜推進了賓客當中。
還未反應過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就把舜整個淹沒了。就好像把一塊新鮮肥美的肉丟到餓了好幾天的獅群中一樣,非人種的賓客都紛紛湧到舜的附近,不只想要仔細看一下這個人類,更想知道這個人類到底有什麼能耐,能夠打動柚子收他為學生。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當中夾雜了很多舜根本聽不懂的語言,甚少被人這樣圍住追問的舜頓時覺得頭昏腦漲一整個超不舒服的,難怪柚子會說他們很麻煩,充滿好奇心和求知慾的魔法師們在追尋答案時也太拼命了吧?
縱使現場埳入一片混亂的狀態,但也沒有人前來制止,也許是制止不了,更大可能是沒人敢制止。柚子似乎沒打算救自己,舜瞄到女王大人似乎在設結果,他暗自咒罵了柚子一聲之後開始想辦法自救。
另一邊,柚子幸災樂禍地看著這副光景,要知道自己可是被這班人煩了幾個月,不讓舜受一下她的心裡會很不舒服的。不過看戲還看戲,柚子並不是沒有接收到來自靈夜的瞪視,雖然有這樣的餘興節目是不錯,但如果弄太久就真的會變成麻煩。於是為免被死靈女王敲詐一筆,柚子看夠了就出手救人了。
「大家,你們這樣七嘴八舌地問他,他又聽不懂,又怎能回答你們呢?」柚子一出聲,大部分人都安靜了下來,乖乖地聽柚子說下去。「我學生的事,沒有人會比我更清楚,有什麼想知道就來問我吧!」
大家一聽隨即歡呼了一聲,然後竟然在柚子面前圍了個半圓開始舉手發問,這個情景簡直就像記者招待會一樣。舜在人群被柚子吸引了目光的時候就悄悄地離開了,看到剛剛亂成一團的魔法師們現在居然乖乖地逐一發問,令舜不禁讚嘆了一下柚子的才能,不過欣賞歸欣賞,剛剛的仇是報定的。

「咕咕....」摸了摸發出哀號的肚子,舜決定找東西吃一吃。
「不愧是王家。」舜看著一整桌美倫美奐的小點心不由得發出如此感嘆,心情都好了起來。


「是人類嗎?還真少見。」聲音自旁邊傳來,舜轉頭看過去,是一隻穿得一身白,膚色也很白,背上有著一對純白色羽翼的天使。
天使正把玩著自己那把白金色的長髪,邊用似笑非笑的表情望向舜,令舜又感到煩躁起來。
雖然這裡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把他當小孩看所以對自己沒什麼敵意或是奇怪的戒備,但眼前這隻天使給他的感覺很不一樣,可是與其說是敵意,不如說是天使本身散發出的危險氣息還比較貼切。
「放鬆放鬆,我只是有點感興趣而已。」對完全戒備起來的人類,天使輕笑了幾聲,順便撥撥頭髪耍了個帥。
「什麼意思?」
「會來這個研討會的人類魔法師已經很少見,除了死神界的大研者以外,就再也沒有了。」聳聳肩,天使皺起眉,苦笑著的搖了搖頭。天使的目標似乎跟魔法師們有點不同,他感興趣的是人類本身。
所以是把我當稀少動物來看嗎?舜如此想著,邊偷瞄周圍的情況。
「難得下來一趟竟然讓我找到如此罕有的人類,真是收穫良多。」天使摸了摸自己下巴,又滿足地點點頭。
雖然不想在會場上捅出什麼大禍為無月添麻煩,不過柚子都已經捅了,而且現在先找茬的是對方,那麼他先聚集魔法自保也不過分吧。
不過對手不是普通人類,天使在舜聚集火元素的瞬間就把火種給滅了。


「就說不用這麼緊張嘛,我只是對你很感興趣而已。」一眨眼的工夫天使的臉就已經到達舜的跟前,他連退後的時間也沒有。
兩人之間的氣氛乍看之下非常緊張,但其實舜在天使接近後就稍為放鬆了下來。天使身體力行地告訴他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如果真的要抓他的話他早就做了,所以防他也沒用。
「就說要放輕鬆嘛。」天使笑嘻嘻的給舜拋了個媚眼。
從剛剛開始就覺得這隻天使......
給人感覺高深莫測的天使朝舜比了一個姆指。
這隻天使的小動作超多!
「吶吶,人類你叫什麼?」天使開始優雅地圍在舜的身邊團團轉,雙翼啪啪啪地抖動著。
「你不覺得應該先自報名號嗎?」舜有點煩厭地閃避著。
「我嗎?你有興趣知道我的事嗎?」天使一聴,雙眼立即發光,一副超興奮的樣子,高貴形象盪然無全。
「隨便了,我有事做先走了。」這種性格的人跟他多纏無益,舜拿著一碟食物向別的地方走去。


「等一下等一下!」天使當然不願意放他走,一個箭步就走到舜的面前,還把翅膀張開,現在舜整個被一隻天使包圍。
舜打量住包圍自己的雙翅,思考著如何烹調才是最好吃的。
「你到底想怎樣?」舜不耐煩地問用全身包圍著他的天使。
「了解你。」天使單手托起舜的下巴,還把臉貼近他。
一手拍掉天使的手,舜一臉看到什麼髒東西似的推開天使靠得太近的臉。
「沒有什麼好了解,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而已。」
「我知道,所以才想知道。」雖然遭到對方的強烈嫌棄,但也無減天使的興緻,那熾熱的眼神依然赤裸裸地緊盯著舜。
「下?為什麼?」果然這隻天使的目的是人類這個物種。
「人類LOVE!只要是人類我都想要去了解!沒錯,我愛人類!」天使雙手雙翅大大張開,身後還開滿小花。
柚子之前說的主和派應該不是指這種狂熱份子吧。突然被告白的舜如此冷靜地思考著。
「那下凡呀。」
不說還好,舜一說天使就立即縮去角落劃圈圈,跟剛剛的小黔不相伯仲。
「被...被禁止了...」
所以只可以來這裡找獵物嗎?
不過既然對方已經退了開去,舜也不客氣地離開想要尋求庇護,可惜還是被對方捉住了,他還一臉怨婦的看向舜。


舜被煩得有點失去耐性,如果只是告訴他名字就可以趕他走也沒所謂,不過以前看柚子塞過來的漫畫也有提到名字是很重要的不可以隨便告訴他人。眼前這隻天使也不知道他是裝笨還是真傻,就這樣告訴他對自己可能會有危險,不告訴他又會一直纏住他,而且舜剛剛就發現天使似乎設了什麼結界,這裡明明是食物區,但從他纏上自己開始就沒有其他人走近,這也太不正常了。
「只要告訴你名字你就會放開我嗎?」
「只有名字嗎?我還有很多.......」
「只有名字,不要就算。」打斷還想跟他討價還價的天使,舜堅決拒絕透露名字以外的情報。
「好好好,名字就好。」連忙點頭,雖然設了結界,但這都是基於死靈女王不希望自己煩著大研者才默許的,如果弄太久還是會被人強行破開結界的,比起到時候什麼都得不到,他寧願答應這個交易。
「信,書信的信。」雖然不知道對方會不會中文,但是照道理只要字是不同的字,危險度應該會減少才對。
「哦,是這個嗎?」說著,天使把手上的卡牌展示給舜他。
「對,等等,書法?」天使手上的牌上的字是用毛筆寫的,而且還寫得非常漂亮。
「嗯?人類不是都用這種筆寫字的嗎?我還努力學了好幾年。」天使對舜的反應感到有點意外。
「誰告訴你的?」直覺覺得是有人在耍他。
「好久以前一個來到研討會的人類男子說的,貌似是死靈女王的好友,還帶著一隻小狐女呢。」天使用手指點著嘴,回想著。「用毛筆不對嗎?」
「不,我只是驚訝你會用而已。」舜決定把這惡作劇延續下去。
「我可是很努力的!」天使開始自滿起來。
「那可以放了我了嗎?」舜沒興趣聽他自滿。
「嗯,可以聊到一兩句就已經很滿足了。」天使笑了起來,那是任何人看到都會覺得幸福的笑容。


是因為能跟自己聊上一兩句而感到這麼幸福,還是天使本來就是笑得那麼幸運呢?舜不禁疑惑了。在人類世界,天使本來就是神聖而美麗的存在,只是這隻天使一直都顯得很異常才會令舜一時忘記了這點。
「對了,我是月之天使,沙利葉,有事可以叫我,我會盡力幫你的。」行了個禮,天使沙利葉不忘在離別前作自我介紹。
沙利葉?熾天使之一的沙利葉嗎?舜又再一次震驚了,對於天使的身份,還有他跟傳說中的形象相距甚遠的言行。
「幫我?」舜疑惑,雖然天使的形象一向樂於助人,可是也不至於隨傳隨到吧。
「對,即使你想知道那人魚的事,我也可以告訴你,因為你是我看得上眼,獨特的人類。」說著這番話的沙利葉又回到一開始高深莫測的模樣。
「謝謝你的欣賞,可是柚子的事我會等她自己說,不用你費心。」沙利葉始終是天使,對於人類的欲望非常敏感,一下就說中了舜最近最在意的事,只不過舜不是那麼輕易就會被動搖的人。
聽了舜的回答,沙利葉張了張口,又把話吞回去,微微笑了一下就立即轉身離開了。
沙利葉的身影才剛消失於人群中,靈夜的聲音就在舜的身後響起。
「舜,帶上你那一盤食物過來吧,剛好我們都有點累了。」靈夜看了看舜手上的那碟食物,心想他應該很餓。
「去那裡?」
靈夜沒答腔,只是指了指外面的花園。
舜心想,主辨人隨意離開真的好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