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辨會場外的地方是被死神界獨有的雙月所照耀的迷宮花園,花園裡種植著各種各樣的花朵,有一些是人類世界也有的,好像三色堇、玫瑰、雛菊等等,都有一些是舜沒看過的,應該是死神界獨有的品種。
在靈夜的帶領下,舜到達了位於花園中心的涼亭,在涼亭裡幾乎全員到齊,唯一不在的就是無月,估計是被留在裡面主持大局。
為命苦的無月默哀了一秒,舜放下了那盤食物,隨便找了個空位坐下。
「舜很慢!」變成小女孩的芭格絲也換上了可愛的小禮服,正坐在小黔的膝上吃甜甜圈。
「我們有約過嗎?」
「一轉頭你就不見了,你到底去哪了?」換到柚子問,她手上也拿著一個甜甜圈。
於是舜就一頭黑線地把剛剛遇到沙利葉的事娓娓道來。
「那你真的很不幸。」柚子聽完立即輕笑了一聲。「沙利葉是有名的超煩人天使。」
「果然他是不會放過任何機會,早就猜到他會來。」靈夜說道。「幾乎每次死神界舉辦研討會他都會出現,幸好之前就警告過他不可以靠近小黔,不然又要被煩死了。」
小黔苦笑著點點頭。


連小黔也覺得他煩,那可真的是一號人物。
「不過沒想到他還相信蒼木的惡作劇。」小黔感嘆著,神色帶點憂傷。
「蒼木是?」
「以前的友人,不過早就不在了。」由於生命長短的不同,雖然小黔獲得了更長久的生命,但相對的也要承受生離死別的痛苦,儘管非常難過,但小黔都慶幸自己能跟靈夜分擔這份痛苦,而不是讓她自己一個承受所有。
「抱歉...」舜是對小黔他們同時也是為之前自己對柚子說的話而道歉。柚子偏向隱藏自己的情緒,但小黔不是,即使他的心情早已沉殿下來,但他的表現更可令舜了解離別的傷痛。
柚子笑了笑,沒哼聲。
「沒事哦,都已經是過了很久的事。」說著,小黔摸了摸芭格絲的頭。
「這麼說來,西詩她們也離開了很久了。」話匣子一開,靈夜也開始懷緬起舊事來。
「西詩?」
「是願望精靈哦,不過早就回故鄉了。」回答的是柚子。「以前這個世界還有精靈時,有一種精靈魔法,以借助精靈的力量來施展魔法,而使用精靈魔法的人通稱精靈使,小夜就是其中之一了。」


舜第一個感覺是這精靈魔法聽起來有點耳熟,再仔細想了一下才記起這番話跟當初柚子向他介紹魔法時的話有點像。
「精靈魔法跟元素魔法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你果然很聰明耶。」發出讚嘆的是小黔,不過坐在他身上的芭格絲立即反駁「舜才不聰明!」
「果然是我的好學生,一下就察覺到,不過這方面還是由小夜來說吧,她比我更熟悉。」柚子把解說的責任交了給靈夜,自己則繼續大快朵願。
「元素魔法其實是因為精靈都不在才演化出來的魔法,以前的精靈使需要背誦咒語才可以使用魔法,想要增強力量又要找那班幾乎找不到人的精靈之主簽訂契約才可以,比元素魔法麻煩多了。」喝了一口茶,她再說:「以前只有四種主元素,八種次元素,而且又被咒語所局限,比現在可以靈活使用和變化的元素魔法可用的招式要少很多,以前可不能用精靈魔法來洗碗碟。」
靈夜有時閒著無聊都會刷一下魔法版面書,所以關於舜的事情她也略知一二。
舜聽到這句立即橫瞪了柚子一眼,但始作俑者當然並不會去理會他,只是自顧自的跟幽一起逗無日玩。
「不過精靈魔法比元素魔法強力得多,而且我也比較喜歡精靈魔法,除去了個人因素,元素魔法對我而言實在太複雜,簡單的倒是可以使出來,可是什麼冰之旋風刀之類的就沒辨法做出來。」說著靈夜弄了一把冰刀出來,形狀跟舜上次用來消滅怪鳥的類似,舜一看就知道原來在自己在拼命的時候,原某人竟然在旁邊拍照發帖。
「那妳現在不就是用不了魔法嗎?」
「不是哦,現在是只有小夜才可以使用精靈魔法,畢竟全靠她西詩她們才可以回故鄉不用再四處留連。」一旁的小黔答腔。


「為什麼?」
「當年這個人一當上了死神界的女王就以女王的身份跟不知鬼隱到世界哪一個角落的精靈王談判,要求讓精靈們回去,最後還真的談判成功,於是各元素的精靈之主們就直接把自己部分的力量分了給她,所以現在即使不唸咒,小夜都可以使用超強大的精靈魔法。」柚子見這邊正在談論有趣的事情都不逗無日跑來參了一腳。
「是嗎?」這句是靈夜問的,但態度似乎是不爽柚子把事情說出來。
「例如四元合爆,十二元素混沌淨化術之類的奧義?」柚子當然繼續裝傻。
嘆了口氣,動口不如動手,靈夜一手巴了柚子的頭。
「比較高級的也是要唸,真正不用咒語幫助就可以使出奧義的人是妳吧,妳到底是什麼怪物呀?」環起手,靈夜用一道空氣牆隔絕了柚子的反擊。
直接加密了空氣的密度形成的嗎?舜一邊分柝一邊試著做一面牆。
「學很快呢,不過....」正在安撫無日的幽說著,然後朝那面牆吹了一口氣,牆真的被吹動了。
「這個不是用精靈魔法的話會比較難控制好的,要做到像死靈女王那種堅固的空氣牆可不容易的。」雖然幽的魔法沒很好,但只是解說的話還難不到她。
「不夠平均的話很容易會被影響到的。」這時候不屬於這裡任何一個人的聲音響起,眾人看過去,看到的是火冒三丈的無月。
「靈夜妳好歹是主辨人!中途跑出去已經不對,舞會快開始的時候拜託妳回來一趟好嗎?」無月跑遍整個會場都找不到人,後來以賭一把的心情找到花園來。
「你們還設了結界,幸好我感應到無日在這裡!」
無月所感應到的並不是雙胞胎之間心靈感應,而是跟自己同頻的靈力波長產生的共嗚。即使被戲稱為零靈力也不代表無月真的一點靈力都沒有,只是非常弱而已。
「嘖,早知道就不帶無日進來。」說的不是靈夜而是柚子。
「柚子,不要帶壞我家靈夜!」


「好了,我回去就是,不要吵了。」起身,在經過無月身邊時拍了無月的肩膀一下,突然無月就變成了一隻黑色貓咪,靈夜順手執起了他抱在懷裡,一邊撫摸著不停在抗議自己不是貓的無月,一邊回去會場,小黔都放下了芭格絲追了出去,留下一臉錯愕的眾人在涼亭。
「這是報復嗎?」舜問道。
「算....算是了....」為自家哥哥默哀了一秒,無日有點慶幸靈夜沒一起把自己變成貓咪。
「好,我們也進去吧。」說著柚子也站了起來。「小黔和小夜的領舞怎麼可以不看呢?」

舜這下才想起,今晚的可是舞會來。

小黔和靈夜的默契很好,可是舞技明顯不熟練,只是在靈夜那開了外掛般的魔法特效襯托和掩飾下,整支舞蹈都非常賞心悅目。
「我們也去吧。」在兩人跳完後,陸陸續續都有不少賓客走到會場中心跳舞,於是柚子也興致勃勃的拉住舜走過去。
「可是...我不會跳。」舜當然不願意。
「沒關係,你看。」柚子指著早在中心跳著舞的幽和無日,無日的舞姿真的慘不忍睹。「你總不會比他差吧,而且這裡是死神界哦,沒所謂的標準,好看就好。」
意思就是用魔法就好嗎?而且的確自己可不會跳出那麼可笑的舞蹈,舜甚至沒辦法理解無日的動作是怎麼做到的。
「柚子,賞面跟我跳一隻舞嗎?」朝柚子伸出了手,舜覺得這些禮儀還是做足一點比較妥當。
柚子沒想到舜突然會這麼正式地邀請她,一時反應不來,盯著舜的手,愣住了。
「柚子?」


「啊!嗯,好呀。」立即回過神來,柚子把手搭了上去,牽著手慢慢的去到了舞池。
雖然相處了好一段日子,不過這樣手牽手跳舞什麼的始終是第一次,兩人都有點尷尬。
新的一首樂曲響起,舜乾咳了一聲,硬著頭皮的攬過柚子的腰,開始領著柚子跳舞,而為了掩飾自己害羞的模樣,舜同時放出了大量的水珠和氣泡。
「你不是說不會的嗎?」柚子質問道,眼中充滿質疑。
「現學現賣的。」剛剛稍微觀察過其他人的舞姿,憑著記憶模仿大概也可以混過去。
「學霸真的討厭。」學年第二的柚子抱怨道。
「妳沒資格說了。」
「對呢。」柚子俏皮地笑了一下,隨後一堆彩色的肥皂泡冒了出來。
舜皺了一下眉。
「還不止呢。」
兩人轉了一個圈,幾朵雲彩飄了出來,這個情景就好像兩人在雲層上編編起舞一樣。
感覺被小看了,雖然柚子的魔法的確比自己好,但舜怎麼會這樣就認輸呢。
一陣強風吹起,把剛剛的雲朵都吹散開,接著一道、兩道的水流憑空冒了出來,伴隨著兩人的舞步舞動著。
「如何?」這次到舜有點得意的挑釁起柚子來。
「小兒科。」狡猾一笑,很快兩條水流就被變成了煙霞,在一片矇矓中又有一些細碎的光點,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那是結成了冰的水珠飄浮在空中所折射出來的。


就在柚子想對舜示威一下時,忽然周圍升起了點點綠色的螢光。那不是火光,而是沒溫度的光點,跟冰珠雙映成趣。
「光魔法…什麼時候會的?」柚子感到奇怪,自己從未教過舜用光魔法,自己也很少使用,怎麼舜會使用的呢?
「練習火魔法時想到的。」學會光魔法都是一個意外,不過舜都是稍微掌握到而已,做到這個程度已經是極限了。
「偷練嗎?你也太用功了吧?」
「不然妳哪天又突然來測試我,我不就糟糕了嗎?」

「喂,找人阻止他們呀。」在那兩人一邊跳舞一邊鬥魔法的期間已經不知道換了多少首歌,而且全部人都因為怕被波及而退出了舞池外,無月為此感到有點頭痛。
「你去呀。」身為主辦人的靈夜倒不太關心。
「那妳好歹把我變回去呀!」無月依然是一副貓樣。
「不要。」
「靈夜!」

第二天朝早,舜就被小黔吵醒捉了去他的研究室,脫下了昨晚的禮服,換上白袍和工作服,把頭髮放了下來一副亂糟糟的模樣,但這樣的小黔更像一個科學家,瘋狂那一種。
舜有點意外小黔的形象落差,不過令他更在意的是時間的流逝。由昨晚開始就有一種時間過得很慢的感覺,一開始他還以為這個只是他的錯覺,但在早上就發現時間的確是變慢了。
「小舜?怎麼了你好像有點心不在焉的?」小黔一邊興奮地講解自己的研究,一邊把發明品展示給舜看,不過他留意到舜的反應有點慢。


「不,只是有點在意...」怕小黔誤會,舜特意解釋一下。
「有什麼地方不明白嗎?」有什麼問題小黔老師都很樂意解答的。
「死神界的時間流逝果然跟人類世界有分別嗎?」
「嗯....也可以這樣說了,死神界的一天等如人界的三個月,不過死神界的晝夜沒分得那麼清楚,我在這裡不是做研究就是跟小夜一起所以我一向也沒太在意過哦。」一開始在死神界生活小黔也很不習慣,不過自從開始了研究和發明的工作,他就再也沒在意過了。
事實並不是每個種族也像人類般生活得那麼有規律和急速,時間對於他們而言是很虛無的。即使在人類世界也有學者是否定時間的存在的,認為時間並不是絕對的,它只是一個概念而已。
舜思考了一下,又問:「那我回了人類界會不會突然變老了?」
「不會哦,畢竟這裡又是另一個世界,我們的身體多少會受到一點影響,就像靈夜媽媽明明是人類,但因為後來長期生活在死神界所以壽命明顯變長,樣子也老得比較慢。不過因為不確定效果是有多大,安全起見我還是許了願。」在死神界生活過的人類只有靈夜媽媽,但由於她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死了,所以即使小黔知道壽命會延長也不知道影響會有多大。
「而且你們不會留太久哦,所以不用太擔心了。」小黔安慰了舜一下,心想以前他都是一個普通人類混在一堆非人種和魔法師當中,即使自己的好奇心再大都是會有一點不安。以前他還有無月會為他說明各種各樣的事情,但以柚子的性格大概都不會好好地講解,於是他只好以過來人的身份稍微安慰舜一下。
舜感受到小黔的好心所以沒多哼聲,只是點了點頭。
舜雖然不想承認,但柚子總是有一種很強大很可靠的感覺,只要待在她身邊就很安心,所以他才會什麼都不問不提防地跑過來。
小黔笑瞇瞇地摸了摸舜的頭,然後又繼續對舜介紹自己的發明品。他很喜歡舜,除了因為對方同是人類之外,更因為舜跟他一樣,即使是博學的無月和心靈相通的靈夜都沒辨法像舜一樣可以到達跟自己同一樣的高度看同一樣的風景。如果可以,他當然想舜永遠留下來,跟他一起做各種的研究和發明,但舜有屬於他自己的冒險和旅程,小黔不想讓他感到為難,於是他從來沒開口留人,不過…
「舜,如果你以後沒地方可以去,就來死神界吧。」塞給對方一個小小的指南針,裡面裝有通往死神界的轉移陣法,小黔向舜提供了支持和後援。
「謝謝。」舜小心地把指南針收好,他不知道自己在魔法界越埳越深的現在會有怎樣的未來等待著他,所以可以自保的東西當然是越多越好。
就在他們聊了好一會的時候,研究室的門竟然被打開了,嚇了舜一跳,因為照小黔的說法,他的研究室應該是生人勿近才對。
「黔,時候差不多了。」來的是一個木木獨獨但非常帥氣的男性。
「原來都這麼晚了,小舜要來發表會嗎?我剛好要過去喔。」雖然小黔看上去總是一副長不大的模樣,不過在魔法界是首屈一指的發明家來,開場演說什麼的當然都是由他來。
「呃,好。」反正自己也沒事做,多見識一下也沒壞處。
「好,一起來吧青龍。」小黔對那帥氣的男性說道,男性--青龍朝小黔點點頭。
「青龍?!」即使昨晚發生了那麼多事,驚訝了那麼多次,可是舜沒忘這個一開始就莫名跳出來讓他震驚到混亂的青龍。
「是的。」青龍見眼前的人類有點異樣,於是他拋了個詢問的眼神給小黔。
「小舜,青龍是我的式神,所以會在這裡是很正常的,不用感到奇怪。」雖然在非人堆中生活了很久,自己本身都不算是正常人,不過小黔還是明白身為普通人類當看到一隻傳說中的神獸在死神界時,心中是會有多大的波瀾。
「你的式神?」這次讓舜感到意外的是小黔。
「啊,正確來說是蒼木給我的,順帶一提我是陰陽師哦。」小黔看見舜感到意外的表情才想起自己從來沒說明過自己是陰陽師這件事。
跟自己猜的八九不離十,沒想過這世界上真的有陰陽師,不過自己都會用魔法了,也沒什麼好驚訝的。
也許,自己應該提高一下自己的接受能力,就像小黔般。

今天的會場跟昨天的舞廳不一樣,是一個有著講台的地方以方便魔法師們發表自己的研究。小黔不太會說話,簡單說了兩句開場白就開始介紹自己的發明。小黔的發明很多樣化,但主要集中於收藏魔法或是簡化咒文的研究,這大概跟他原本是陰陽師有關。至於其他人的魔法研究多在於各種力量的轉換,各派魔法之間的特點和差異,基至是不同魔法之間的融合等等。雖然柚子說他們多半是為了炫耀,不過這班人的研究的確在推動著魔法界的發展。
他們的理論都很厲害,可是舜一概聽不懂,最多只是覺得他們的魔法看上去很帥很有氣勢而已。他之所以會聽懂小黔的解說是因為小黔知道科學,在為舜解說時會用比較貼近科學的理論去說明,那麼就算是不懂魔法名詞的舜也會明白。
雖然如此,但舜並不覺得無聊,即使聽不懂但只是觀察都略搞得清楚是什麼回事,可以稍微參考一下以便日後運用在自己的魔法上。
其實魔法是很有個人特色的,即使是使用同一類的魔法,根據使用者的習慣和性格都會有一點點的差異。例如柚子和靈夜,雖然兩者使用的魔法有點不同,但前者明顯是使用得比較直接,變化得很靈巧,就像自己的身體一部分一樣;而後者則很華麗,雖然也使用得很流暢,但她的感覺很像是讓魔法幫助自己而不是跟魔法融合。
舜的魔法雖然還未成型,但暫時看起來是比較複雜,組合性較多,同時比較不揀手段的感覺。

研討會當然不只有發表成果的環節,在餘下的時間就是讓有興趣的魔法師們互相交流和聊天的時間。舜雖然很感興趣,可惜卻沒辦法留下繼續聽,因為他已經被找到來的柚子捉走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