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土魔法惹出的禍

「明明平時上課都只會睡覺,為什麼來到這裡就變得那麼勤力?」柚子扯著舜的衣領,拖著他向前走。
「我一向也很勤奮呀...」他可是會自發去自修室打發....自習的好學生呢,只是學校的課程太無聊才會令他每天上課都找周公報到呀,他倒是不明白為什麼柚子可以聽得那麼津津有味。
舜不知道的是,柚子只是樂於聽老師講課,特別是聽到他們一本正經地在說一些錯得離譜的理論時就最有趣了。
「我們去哪?」都被拖行了一段時間,舜忍不住詢問。
「吶,舜,我們現在不是在死神界嗎?」柚子問非所答,不過舜姑且點了點頭。
「死神界是異世界喔,你不覺得我們應該趁這個機會做些什麼嗎?」
「柚子妳想尋寶還是想搗亂?」
「喂,我像是那種人嗎?」柚子一聽立即鬆開手,由於太突然,舜失去平衡摔到在地上。


「的確不像,是絕對是。」很痛耶!
「難得來到異世界當然要練習土魔法了,這裡最不容易傷到人。」環起手,柚子表情仍然有點不滿。
舜盤著腳坐在地上,給了柚子一個「看,還說妳不是?」的眼神。
「你小心一點就不是搗亂呀。」柚子理所當然地回應。
聽說土魔法可以引起地震、地裂、地埳、土石流等等的天然災害,真的沒關係嗎?
「妳有問過女王大人嗎?」如果得到許可又是另一回事。
「當然呀,小夜說可以的!」
舜懷疑地望了望柚子,卻被她瞪回來。
「好吧。」既然如此,舜都只好相信柚子。



土魔法,故名思義是控制一切土系元素的魔法。威力不亞於火魔法,而且操縱上更需要技巧。正如柚子所說,任何關於土地的災害都是可以用土魔法製造出來的,不過土魔法並不只限於大型的破壞,還可以建立,例如柚子一開始示範的土牆。
「柚子,有件事我想問很久。」
「什麼?」
「元素魔法只有土、風、水、火,為什麼沒有木和金?」舜會這樣想是因為傳統的金木水火土五行的影響,如果真的存在陰陽術,那麼應該會包含金和木才對。
「舜,你記得元素魔法是精靈魔法發展出來的嗎?」
舜點點頭。
「精靈魔法是沒有木系和金系精靈的。」柚子說著,順手在用魔法捏了一隻有著長尖耳的泥娃娃出來,「不是說沒有這兩種東西,而是這兩種元素都是由地之精靈之主掌控著的。」地上突然冒出了一株小幼苗,然後捲住那隻泥娃娃。
「所以現在要運用木或是金元素的話,就要先發動土元素嗎?」舜不是白痴,憑著柚子的話都猜到了一二。
「類似了,不過以前只要唸咒文就好,現在就難多了。」柚子聳聳肩「我說你搞了半天到底都在搞什麼?」
「妳說呢?」舜火大地反問。


「我只是叫你捏泥公仔呀,你捏了半天我都看不出你在捏什麼。」柚子還特意走近蹲下來觀察舜一直在捏的泥土。
「看不出來嗎?我覺得很像。」其實舜也不知道自己在捏什麼,不過既然柚子都問了,他也只好如此回答。
「無月嗎?」柚子看了好一會才遲疑地問道。
雖然舜不想承認自己真的沒什麼藝術天份,但柚子這樣說也太過分了吧。
搖了搖頭,舜一邊專心捏一邊回答:「是妳。」
舜一說完,手上的泥娃娃瞬即變成灰塵。
「喂!」
「今天不玩這個,難得來到死神界,當然要玩大的了!」無視舜的抗議,柚子立即轉移話題。
「柚子....」
「舜,你試試在這裡弄一個洞。」柚子朝地面憑空劃了一個圈。
「為什麼?」舜被無視兩次後決定放棄投訴。
「感覺你比起建立,更擅長破壞。」
雖然聽起來很像在胡扯,不過舜倒是十分認同,不是擅長與否的問題而是破壞一件東西總建 立一件東西來的容易。
於是舜都開始作業了。挖洞大概就是要把原本的泥土翻出來,小心一點控制並不是難事,看上去跟用風元素魔法相似,但實際上土元素魔法只可以控制泥土而且感覺更實在,舜猜這大概是跟魔法的特性有關。
「就不能乾脆點嗎?」在舜剛開始搬了兩、三次泥土就被柚子叫停了。


柚子的意思就是要他用其他方法,於是舜再細想一下,想到些什麼後詭異地看了柚子一眼,柚子也會意地點點頭,舜頭頂滴了一大滴冷汗。
不慢慢挖的話,就只有地陷才能一下子製造一個洞出來,但正如柚子之前所說的,一控制不好非但會失敗,還會釀成很嚴重的意外。不過都正如柚子所說,難得來到死神界,當然可以玩多大就多大了。
舜沒多想,反正早晚都要學會,現在冒一下險也沒關係,他開始集中注意力在想像上。經過上次怪鳥一役,舜領悟到的一點是與其著重於原理,用想像的更容易成功。魔法跟科學不一樣,魔法是生的,它們會遵照主人所想而進行改變,即使不了解原理,魔法仍然可以做出同樣效果,只是用來上來會比較消耗集中力而已。
而且也很考舜的想像力。
說到地埳,可以想像到的是地面穿了一個洞,可是這樣不夠形象化,而且很難控制深度。說到洞多數是圓形的,想到圓形大就想到鎚子和釘....假如地面是要埳下去,就像用鎚子把釘搥下去?感覺好像有哪裡不對....
就在舜糾結了好一會的時候,柚子又打斷了他:「雖然小心謹慎是你的優點,可是有時候不放手一試是不會有進展的。」都不知道是舜對自己的要求太高還是什麼,他總是不自覺的想要做到一擊必中,明明都特意在死神界做練習,就算整塊土地消失了都不會有人命傷亡,偶爾犯一下錯都不是不能原諒的,不如說能錯的時候就盡量嘗試,犯錯多了才可以學到更多的東西,印象都會隨之而深刻,下次就不會再犯。
柚子不知道的是舜從小的生活環境就是不容許一點錯誤,畢竟黑道的世界不是開玩笑,即使舜沒那個意思,危險都可能會衝著他而來,到時候小小的失誤都是性命攸關的。所以舜習慣於腦中模擬各種情況,推斷可能性,最後才行動。以至於即使明知道是練習,不會有人命傷亡,舜都不自覺地強逼自己不可以出錯。
一言驚醒夢中人,冷靜想一想又的確不用太小心翼翼,那就儘管試一下吧。舜開始在心中想像著,眼注視著柚子之前畫的圈,集中精神使出魔法。
要輕一點,輕一點...雖然說可以亂來,可是舜還是不想造成太大的破壞。
第一下,地面裂開了一點,似乎用力太小了,可以加重一點力度。第二下,地面下埳了一點,可是並不明顯。舜衡量了一下,集中精神,正想敲出第三下時....
「你們在那裡做什麼?」
突然從後方傳來的聲音令高度集中精神的舜嚇了一大跳,一時控制不住輸出了過大力量,地面不但多出了一個洞,裂痕更以洞為中心開始瘋狂地往外伸延。這個突如其來的情況,連柚子都一時反應不來,在不遠處的一幢建築物倒塌後,三人站的地面都隨之裂開,眼見快 要掉進深淵時,柚子反射性地飄了起來,救了舜之後都不忘順手救起那隻不會飛的死神,確定沒其他人被牽連後,柚子迅速地把地面還原,只是裂縫擴展得很快,柚子的填補速度開始有點追不上。
這種情況不使用大範圍的魔法一次過修補起來是不會停下來,最多只可以減慢惡化的速度。
『時之精靈!請借汝之力於吾,讓大地的時間回到完好之時,把崩裂的還原,把一切歸位!』靈夜及時趕到,咒語一落下,四周立即出現變化,就好像倒帶一樣,地面的裂痕慢慢消失,崩落的石塊、土塊回到原來的位置,分開的土地重新拼合上,很快就還原到什麼都未發生的時候,連被柚子打爛的泥公仔都變回來了。畢竟剛剛的魔法是旨在把被破壞的土地還原,不包括建立出來的東西和被毀掉的建築物。



「好了,有誰可以來跟我說明一下柚子又搞了什麼出來?」
靈夜把眾人轉移到宮殿中,然後走近坐在地上的三人,其中不會飛的死神無月都用懷疑的目光望向柚子。
「等一下!妳怎麼一口咬定是我做的?」柚子一聽立即彈起來抗議。
「不然呢?」無月雖然見到是舜下手的,但他肯定始作俑者一定是柚子。
「無月你還說,如果不是你突然叫住舜,他就不會分心了。」柚子反而怪罪起無月來。
「柚子,妳不是說有得到許可的嗎?」雖然這次意外是自己造成的…有一部分是無月導致的,但現在看女王大人的模樣彷彿她從不知情一樣。
「有呀,小夜我不是問過妳才來這邊練習嗎?是妳說那塊空地可以隨便用的。」
「的確是我說的,但我好像也有告訴過妳那裡不可以練習土魔法吧?」
「有嗎?」
可惜裝傻是沒用的,根本沒有人相信。
「剛剛那麼一搞我又少了很多時間,而且使用時間魔法很累人的,還有算上被你們毀掉的一幢大樓,妳去代我接一個案子作為賠償。」某程度上靈夜是想敲詐柚子故意放她亂來,雖然的確有說過限制,不過靈夜在明知道柚子不會好好遵守時,卻不派人跟隨她這點就是故意的。
根本沒辦法反抗的柚子都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接受。
算了,當是讓舜實習好了。柚子在心中無奈地說道。
「無月,你陪他們去。」
「什麼?我不要又變成貓咪了!」無月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眼。


由於無月靈力低得近乎零,他不但沒辨法飛,更沒辦法在人類世界長時間維持現在的模樣,所以只可以借用靈力相對較高的貓咪身體在人類世界活動,不過無月似乎不多喜歡那種狀態。
「為什麼?明明都當了十多年貓咪,都不差那幾個月了。」
「就是因為當了那麼久,其他貓咪的身體都不好用!」形態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是大多數貓咪的自主性很高不願意把身體的控制權完全交給他,結果總是讓無月做出很多貓的行為動作讓他覺得非常羞恥。
「就別欺負他了小夜。」大門被推開,走進來的是抱著一件披風的小黔。
「小黔?」無月好奇地望向突如其來的小黔,不過他更在意的是他手上的東西。
小黔把手上的披風揚開展示在眾人面前,那是長度及腰的深藍色披風,以金線繡出一些簡易的線條和花樣作裝飾,衣領是襯衫那種,配上一條暗紅色的緞帶以固定披風,總括而言是一件樸實中又帶點點貴氣的普通披風。
不過會在小黔手上出現,就沒可能和普通扯上邊了。
「小月,試一下。」小黔笑瞇瞇地把披風遞給無月。
無月雖然感到有點困惑,不過依然接過披風並把它披上。一披上他馬上感到全身都充滿力量,嘗試性地在手中凝聚了一個靈彈,果然比以往更容易,而且那顆靈彈比之前的更光更大。無月先是興奮了一下,然後又好像想到什麼似的,把靈彈散掉,閉起眼口中唸唸有詞地把雙手往身側伸開,一個發著微光的防護結界迅速向外擴展開來把眾人包圍起來。
柚子敲了敲結界壁,發現它不是看上去的那麼硬,反而帶有點彈性。她走出了結界的範圍,然後對準它發動攻擊,帶著火炎尾巴的碎石連綿不斷地射向結界壁,但全數都被擋了下,而且未有被破壞的跡象。
「無月你果然有一手,如果不是你靈力低,恐怕你都會是個數一數二的大魔法師。」柚子讚賞道。雖然一早知道無月十分擅長一些複雜的咒術,但因為他的靈力不足,導致他的真正實力一直成謎。
「不要再說了...」柚子所說的可是無月心底的痛,他搖搖頭,正想收回結界時,身旁一個身影突然衝了出去。
『水之精靈!請把祢洶湧的浪潮化為無堅不摧的銳爪,劃破眼前的障礙!』
靈夜一聲令下,大量的潮水湧向結界,然後在兩邊化成一雙四指巨爪捉住結界,想硬生生地把它扯開兩邊。結界的力量似乎比巨爪弱,輕易就被它的爪尖刺穿,還開始出現裂紋。
「靈夜妳不要參一腳了!還要用那麼高級的魔法!」面對突然興奮地攻擊過來的靈夜,無月連忙輸入更多的靈力以抵抗靈夜的攻擊和修補結界。雖然他是用一些複雜的咒式做出這個防護結界,可以更有效地對抗不同的魔法,可是力量差距太大的話還是有機會被破壞掉。


柚子又怎麼會被靈夜一個搶盡風頭,她都不再手下留情,配合靈夜的水魔法她也使用同系的冰魔法,大廳內頓時刮起了暴風雪,寒氣一波一波地滲入結界內,連結界壁都結了霜變得脆弱起來,而且還加強了靈夜的水魔法。
「她們聯手起來真的可以毀滅世界。」無月大汗疊細汗地在維持住結界。明明一開始只是想測試一下自己和披風的能力,為什麼會發展成對抗戰,還要是跟兩隻怪物。
由於結界本來就有抗寒的功能,所以外頭的暴風雪並沒有影響到界內的氣溫。舜抬頭望一望頭頂的巨爪,走去跟同在結界內的小黔說:「你不阻止她沒問題嗎?」
「沒問題喔,難得小夜玩得高興。」小黔似乎忘了自己都在結界內,結界一破就大家一起遭殃。
「是是,反正她玩得高興就什麼都沒所謂。」不小心聽到對話的無月決定專心抗衡。
「無月,需要幫忙嗎?」既然沒辦法叫小黔出手,那就只好幫助無月了。
「有,你幫我削弱頭頂那東西的力量。」結界可以由自己維持住,但攻擊一日不停下來就只會不斷地消耗自己的力量。
舜心中都明白自己實力未夠應該幫不上什麼忙,但既然無月對自己有信心,他都只好硬著頭皮上。他第一件採取的對策是先溶冰,外面冰天雪地的,要溶冰就不能用普通的火,於是舜決定先調節一下室內的氣溫。
想像一下烤箱的感覺,再把範圍控制在結界外,火元素很快工作起來,室內的溫度徐徐向上升,受暴風雪影響而結霜的地方已經開始溶解,可是水珠並沒有掉到地上而是被結界上的巨爪吸收了過去。
「這個就是副屬元素最強的互補功能,即使你可以把我的冰溶掉,溶出來都會成為水魔法的力量。」柚子得意地說道。
舜雖然沒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但都未至於亂了分寸,他冷靜地繼續把溫度上升,溶掉冰霜之餘還把溶出來的水蒸發掉,很快連巨爪的體積都開始縮細了。
不過舜也只是舜,怎麼可能可以抗衡到兩個怪物級的魔法師呢?即使情況一度向舜那邊傾倒,但是兩人還是迅速地把場面救回來,舜都快支撐不住長時間的魔力輸出,溫度漸漸下降了。
「小舜,你還好嗎?」一直在旁邊看戲的小黔見舜出現疲態立即走近關心一下他的情況。舜揮揮手,他只是很少使用大範圍魔法而感到有點力不從心而已,休息一下就沒事了。不過小黔還是為舜施放了治癒術法,他用白光一掃,舜頓時覺得身體的疲勞感全都消失了。
「小黔,這個是?」
「嗯?這個是治癒術來,雖然只是最基本那種,不過只是消除疲勞感的話已經很足夠了。」
「還真的有呀?」可能一直都把魔法用得太現實,舜一時難以相信漫畫小說中的治癒術居然是存在的。
「小舜想學嗎?不過...這是我本來的能力,要小夜才可以教你。」小黔顯得有點困擾。
舜正想回應時,外面卻突然傳來巨響,結界都隨之震動了一下,想當然爾是因為柚子她們的攻擊。
可能覺得這樣有點礙事,一直不理不理的小黔竟然從衣袋中抽出了一道符並把它飛出去,明明只是一張薄紙似的紙符竟然完全無視所有物理法則,一直線地飛去結界上面,然後從符中張開了一個又一個魔法陣抵擋住靈夜她們的攻擊。
舜流了一大滴冷汗,聽說小黔已經是這群人裡面最弱那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