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宣諾看著詠莉,三秒之間,用視線將詠莉的全身掃射了一遍。人家都說舊情人一般都是特別吸引,這硬道理在謝宣諾的這個情況完完全全的認證了。十二年前那個純情女生,到今天竟然變成了一個型格的性感時代女性。 

如果你們現在在幻想她到底變成了什麼模樣的話,我會跟你們說,就像警匪片中那個會避子彈的徐子珊一樣。 

束著一條長馬尾,西裝外套下一件略略性感的小背心,還有那一對高得讓人害怕的高跟鞋。這個就是十二年後,那個在一間廣告公司身高要職的女強人,祁詠莉的平常形象。 

眼前的這個詠莉完全把謝宣諾的目光停住,正確點應該說是迷住。 

詠莉看見秋凝,立即甩開老外的手向她和端麗走過去,同一時間,她把目光投向謝宣諾。她沒有上下打量謝宣諾,只是走到她們面前,在秋凝的手上一手便抱走端麗:「叫多次我先!」 



「詠莉姨姨姨姨姨姨姨!」端麗跟詠莉開著玩笑,她們的感情看來不錯的根基。 

「好,去返媽咪到先,詠莉姨一陣送禮物俾妳。」詠莉將端麗交回秋凝的手上,這時又轉身向著建倫他們一眾人大叫:「好耐冇見!喂,呢個我男朋友Fabio。」 

詠莉的男朋友Fabio向眾人揚一揚手,再展示出那個接近明星級數的友善微笑。 

祖立:「嘩,詠莉妳男朋友好靚仔喎,咁耐唔見,原來忙拍拖。」 

詠莉:「唔係啦,拍咗一段時間,係冇同你地食飯先冇帶俾你地見之嘛,你老婆都見過。」 



秋凝:「同佢講過啦,講佢聽果時佢掛住打機之嘛。」 

他們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把站在一旁的謝宣諾冷落得快要結冰,這時… 

詠莉突然轉面向著謝宣諾說:「點解你返咗香港,第一時間搵嘅會係你班朋友?」 

十二年來的第一句對話,謝宣諾想不到是來得這麼勁度十足,當場就呆若木雞不懂回答,只是看著詠莉,還有她眼角那一條又黑又長的眼線。 

這種化妝方式,放在詠莉身上,謝宣諾覺得很陌生,但又很吸引。



而且穿著一對五吋高跟鞋的詠莉,身高差不多跟謝宣諾看齊,這種水平線的對視也同樣是第一次在他們身上發生。 

初次回來香港,還在習慣各種改變的他,在這個強勢的祁詠莉面前完全沒有招架的能力,他一直語塞,直到秋凝幫他打圓場: 

「唔係呀,係祖正撞到佢,佢地先見返面咋。」 

「哦…原來係咁,喂你肥咗好多喎謝宣諾。」詠莉拍拍謝宣諾的肚子笑笑說。 

謝宣諾:「係呀…妳幾好嘛?」 

「我好唔好?」詠莉重複著謝宣諾的說話,把頭垂下,然後靠到謝宣諾的耳邊輕聲說:「我諗你要問嘅,應該唔會係呢個問題。」 

「?」詠莉的這個問題,令謝宣諾更加像進入迷霧之中。 

「喂,介紹你識,過嚟,我男朋友Fabio。」詠莉一手將謝宣諾拉到Fabio的面前說。 



Fabio以外國人慣性的禮儀,伸出右手向謝宣諾表示善意,然後嘴裡說出一大堆英語。 

不過在泰國習慣用泰語的謝宣諾一句也聽不懂。 

他又再一次傻眼的看著詠莉,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唔明佢段英文講咩…」 

「佢都唔係講英文,佢講西班牙話呀。」詠莉向謝宣諾發出一個玩味性的譏笑,然後轉向Fabio,用流利的西班牙語交談。 

「佢話冇見過你,問你同我係唔係新朋友喎。」詠莉問謝宣諾,但這個很明顯不是問題。 

這是一個態度,一個收藏在詠莉心內十二年的態度。這一個問題,跟剛才詠莉向謝宣諾所發出的第一個問題一樣來得又急又勁,這一次不單止是謝宣諾,連在旁的一等人也感覺到氣氛出現變化。 

他們都知道,謝宣諾跟詠莉應該有一些感情問題是需要結帳,但想不到詠莉會挑在眾人之前發作。 



「點呀?我點答佢好?」詠莉看著謝宣諾,仍有點窮追不捨的感覺。 

謝宣諾:「妳……男朋友,妳鐘意點答咪點答佢囉。」 

「哦。」詠莉又跟Fabio來一次西班牙語大戰,這時Fabio不斷點頭,最後再跟謝宣諾來一次握手。 

謝宣諾看看詠莉,詠莉:「我同佢講咗,話你係我新朋友,佢話歡迎你加入我同佢嘅朋友圈子?」 

「我係新朋友?我拖住佢隻手果時你仲喺西班牙捉緊烏蠅呀死鬼佬。」這一句是謝宣諾內心的感覺,當然沒有說出來。

「喂,食完飯,不如去飲杯嘢丫。」還是建倫會看情況,來為謝宣諾打完場。 

祖立:「係呀,我帶個女返去先,老婆妳咪同詠莉諾仔佢地去飲杯嘢囉。」 

「唔喇,係秋凝打俾我,我又去呢頭先打個招呼,我同Fabio返去仲有嘢做,下次先飲。」詠莉說過這句後又再走到端麗面前:「八妹,詠莉姨姨走喇,份禮物爭住妳先。」 



端麗:「但妳已經爭我五份禮物喇喎。」 

秋凝:「成日呃我個女。」 

詠莉:「咁我忙嘛,好啦端麗,下次一次過送七份俾妳,勾手指。」 

端麗伸出小手,跟詠莉打了個勾度,詠莉便轉身拖著Fabio離開。這氣氛很詭異,由詠莉出現的一刻,整個氛圍都變得很奇怪。不過,大家都知道在發生什麼事。 

走不了兩步,詠莉又停住腳步,轉身說:「謝宣諾,我電話冇改,今晚打俾我,我有嘢同你講。」 

「哦。」謝宣諾半呆說,然後詠莉又轉身拖著Fabio繼續走。 

這個飯局,就在這一格畫面下正式完結。 



五分鐘後,詠莉已經拖著Fabio拐過兩個街口,突然,她的電話響起。 

「喂,邊位搵我?」詠莉很隨意的從褲子口袋內掏出電話。 

「我係諾仔。」 

「秋凝俾我電話你?」詠莉有點暗爽。 

謝宣諾:「我同佢地分開咗走喇,妳個電話我一路都記得。」 

「咁……做乜嘢?我話今晚搵我,唔係咁快喎,我屋企都未返到。」詠莉笑著說 

謝宣諾:「教我一句西班牙話得唔得?」 

「乜嘢?」詠莉感覺奇怪 

「我係佢十二年前嘅男朋友,呢句西班牙話點講?」謝宣諾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