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立:「咁得閒呀諾哥,msn好耐冇玩喎,你仲記得密碼咩?」 

謝宣諾:「我唔記得呀,所以問問大家。」 

建偉:「我連個Login都唔記得。」 

建倫:「喂,我有寫低呀,喺屋企之嘛。」 

建偉:「係咩?咁搵日我又開下睇睇先。」 



祖正:「我記得呀,耐不耐都有開嚟望下。」 

謝宣諾:「死啦,我完全唔記得。」 

建倫:「返屋企搵搵啦,可能你好似我咁有寫低呢。」 

謝宣諾:「祁詠莉同簡仁做乜唔講嘢?」 

詠莉:「唔使做咩,諾哥。」 



簡仁:「佢真係唔使做呀妳講得啱。」 

謝宣諾:「我要做呀,搵到新工喇。」 

詠莉:「咁快搵到工?」 

秋凝:「喂,你地好嘈呀,訓緊覺呀我。」 

祖立:「嘩,老婆妳仲未起身?」 



秋凝:「係呀,好好訓……」 

話題被拉開,謝宣諾也再沒有說話,他打開了詠莉的Whatsapp對話欄,正想找個話題的時侯,赫然看見詠莉的一邊也正顯示著「輸入中…」。 

詠莉:「你搵到工喇?咁快嘅?世伯伯母點呀?」 

謝宣諾:「搵到,喺一間旅遊公司做,阿爸同阿媽搬咗去同我住,都幾好,阿媽呢幾日精神都唔錯。」詠莉:「咁咪幾好。」 

謝宣諾:「好呀,妳又點呀?」 

詠莉:「冇嘢呀,你講Fabio?」 

謝宣諾:「其實妳隻手點解會咁,你可唔可以話我知?」 

詠莉:「冇事呀,好耐喇果啲疤。」 



謝宣諾:「有幾耐呀,妳同佢拍拖最多咪幾年。」 

詠莉:「得啦,我冇事,我搵日去睇伯母,你都記得佢嘅覆診時間呀。」 

謝宣諾:「好,再約,妳保重。」 

對話結束,謝宣諾看著電話微微的笑著,看了一會,又放下電話繼續工作。他抬起頭,看著這間擁有過百員工熙來攘往的辦公室。 

這裡,正是他回到香港的第一間旅遊公司。 

憑著謝宣諾在泰國多年經濟渡假村的經驗,很快便在香港找到這一間旅遊公司暫時安身,始終離開了香港一段時間,所以他需要一個地方來慢慢適應回所有節奏。 

當晚,謝宣諾回到他的新居。 



「諾仔,你搵咩呀?」諾媽走到謝宣諾的房間問。謝宣諾整個人已經爬進那堆紙皮箱內,一時間未能立即回應諾媽。 

「我搵緊見唔見我以前果堆記事薄之類嘅嘢呀媽。」滿頭灰塵的謝宣諾答道 

諾媽:「我有留低呀,咪放喺阿叔果堆舊書同舊信度囉。」 

「係咩?我放咗入士多房,我去搵搵先。」謝宣諾像小孩一樣立即向士多房跑去。諾媽彎下腰想為謝宣諾收拾一下雜物,冷不防被士多房那邊的謝宣諾發現訓示:「媽咪呀,妳唔好幫我執喇,一陣等阿爸返我地就去食飯。」 

「你阿爸都唔知幾時返呀,又話去探你叔叔,夜晚都未返。」諾媽走到士多房門口看著謝宣諾說。 

「呢度冇……果度……都冇….喺邊呀大佬?媽咪妳講咩話?」謝宣諾邊分著心翻弄著舊物邊說。 

「我話你阿爸唔知去咗邊呀,又話探阿叔,到宜家都未返。」 

「咁大個人佢去得邊,咦,媽咪,呢本相薄邊個架?」謝宣諾拿起一本紅色的照片薄問 



「咪你阿叔囉,佢喺英國嘅相嚟嘛。」

「我未見過嘅?」謝宣諾邊說邊翻開看。諾媽聽著,想了一下,續說:「一直放英國,係你走咗之後果一兩年,佢返英國帶返嚟。」 

「哦……放咗喺英國咁多年,又會冇端端帶返嚟?」謝宣諾不想諾媽面前對舊事有太大反應,一直故作無事的說著。 

「佢以前成日覺得自己有機會返英國,後來打消咗呢個念頭,咪將英國所有嘢帶返香港囉。」諾媽口中所說的,謝宣諾大概明白,叔叔因為自己的離去,所以要照顧他的父母,而決定永遠留在香港。 

謝宣諾知道他叔叔一直存在於英國的根,亦知道這個根,已經在很久之前被自己親手拔起。一陣內疚感驀然升起,謝宣諾同時也看著叔叔的舊照片,突然,他看到了一張很驚喜的照片。 

「媽咪,呢個係叔叔朋友?」謝宣諾指著一個照片內的一個外國人說,諾媽看了眼,再說:「呢個咪成日同佢傾電話果個Alan囉,十幾年前去英國都有同佢食過飯。」 

「Alan?呢個就係叔叔成日講果個Alan?」謝宣諾很激動的說 



「係呀,做乜呀?」 

謝宣諾:「我地香港叫佢做舒利亞,以前踢英格蘭國家隊呀,叔叔唔一早同我講?」 

「唔係呀,你阿叔話同你講咗好多次,係你唔信佢。」 

謝宣諾這時想起,叔叔的確曾經跟自己說過很多次,他有很多在英國職業足球聯賽打滾的朋友,只是他自己一直不相信。為什麼不相信?謝宣諾自己也解釋不了,就好像他十多年前也一直不相信,原來香港這邊有那麼人多需要他一樣而跑去泰國一樣。 

結果都一一証明自己當年所想都全是錯的,不過時間已經跑不回去了。 

這時,大門傳來聲音,諾媽和謝宣諾都知道諾爸回來了。謝宣諾立即走出大廳,看到爸爸後立即問: 

「阿爸,點呀?我可唔可以加個名落去名單度探阿叔呀?」 

諾爸表情有點愕然,但看得出並不順意,怔了一下後他再跟謝宣諾說: 

「我同阿叔講咗喇,佢話…」 

「佢話咩?」謝宣諾緊張的問 

「佢話佢唔想見到你,唔俾我加你個名落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