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點講?」謝宣諾問諾爸,諾爸坐在門前玄關下的小沙發,邊脫鞋子邊低著頭回答:「阿晨冇講咩…只係話,既然都咁耐冇見,搞轉名又要手續咁煩,話不如遲小小先見喎。」 

「咁阿叔話遲啲咪遲啲囉。」諾媽看到謝宣諾的失望表情,連忙在旁打完場。 

「嗯,都冇辦法啦…阿爸你唔使除鞋啦,我地去食飯喇。」 

「諾仔,其實媽咪都有小小嘢問你。」諾媽這時又拉著謝宣諾問:「都成個星期,你都仲未同我同你阿爸講,你幾時帶家寶俾我地見?我地兩老第一個孫,你唔係諗住同我地講句就算呀?就算你同Sandy係分開咗,我都要見下我個孫嘅媽咪係邊個呀。」 

「係囉,咁到底你係簽咗文件,阿家寶係正式跟住佢媽咪,定係暫時放喺佢度等你返去再慢慢商量?你都要同阿爸媽咪講聲呀。」諾爸續說 



「我同Sandy提過,佢話要幫家寶整護照,一係咁啦,我打電話過去問問。」謝宣諾拿起手機,走到小偏廳那邊。 

諾媽和諾爸看著謝宣諾先是說了幾句英語,然後便是語帶激動以機關槍式的說出一連串泰語。諾媽此時看一看諾爸,然後輕聲說:「好似關係唔係幾好。」 

「兩個人分得手有幾融洽呀媽咪。」諾爸苦笑的說 

突然… 

「喂!家寶?係唔係家寶呀?」謝宣諾此時才走回兩老的身邊,一邊摟著諾媽的肩膀一邊繼續向電話說:「家寶,你聽爸爸講嘢先…你聽住先…宜家爸爸喺香港,香港呀,即係爸爸平時同你講爸爸長大嘅地方。我宜家俾你同嫲嫲爺爺傾兩句,但你話俾我知你要點做呀?」



這時兩老已開心得伸出四隻手準備接過電話,但謝宣諾仍然對著電話筒一直吩咐另一邊的兒子:「係喇,嫲嫲即係我媽咪,爺爺即係我爸爸,我以前咪同你講過囉。」 

「俾我聽啦,等我講。」諾媽用接近強搶的方式碰著謝宣諾的電話,謝宣諾哭笑不得,最後還是乖乖就範:「好喇好喇,媽咪妳聽。」 

「喂,家寶係唔係呀?我係嫲嫲呀,你叫我先啦。」諾媽搶過電話,便非常雀躍的跟家寶問好,諾爸也將自己的耳朵靠近,希望可以聽得到自己孫兒的聲音。 

「你叫我啦,你叫我我去買糖帶嚟泰國請你食。」諾媽一直逗樂著家寶,然後電話筒另一邊傳來一句很大聲的「嫲嫲」。 

「乖,家寶乖。」謝宣諾這時才看到,兩條淚痕已沿著諾媽的雙眼一直往下流。這畫面看得謝宣諾很驚訝,他想不到一個從來沒有見過面的孫兒說的一句,會令自己媽媽立即流下淚來。 



謝宣諾很壓抑的緊緊摟著兩老,一直笑著陪伴他們這一次跟家寶的「首次對話」,因為他回來香港之後開始慢慢意識到,原來時間過了就是過了,有些事,不能等,也不可以等。 

最後這一通電話聊了一個小時,兩老差不多由家寶出生到現在的事情都問過之後,才開開心心的掛線,而且還約定了下一次會在香港見面。 

晚上,謝宣諾襯著兩老入睡之後,倒了一杯紅酒,邊看著那個維港海灣,邊繼續收拾那一堆放在士多房的舊物。終於在一個紙皮箱內,找到了那本寫下很多雜項的本子,翻了幾頁,終於找到了他想找的東西。 

那個遠古的Msn登入帳號和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