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秒後,他再放下手上所有東西,跑進自己的房間,拿出那部陳年的手提電話。在這部電話內保存著的,正是簡仁口中所說的那一堆訊息。 

十二年來,謝宣諾已經放棄了維修這部電話的機會,畢竟已經過了不小年頭,有很多事就算你有錢也不一定可以勉強得了。不過被簡仁這麼的一說,謝宣諾又心存僥倖的去試一下那個開關,最後當然是不得要領。 

「點算…?」謝宣諾皺起眉頭一直拿著那手機,然後決定找一個幫手。 

「喂,祖立,唔好意思咁夜打俾你,我想問宜家香港整手提電話去邊最好?」謝宣諾實在太心急,所以立即打電話給祖立。 

「電話呀…先達囉,再唔係鴨寮街,果班人好似就算壞嘅都可以整到開到幾分鐘機,你要整乜嘢電話?宜家電訊公司你肯簽約佢就送部新俾你,使咩整呀?」祖立睡眼惺忪的問 



「我想整返部舊電話之嘛。」 

「有幾舊呀?」 

「咪去泰國之前果部…」 

「去泰國前?部嘢咪十幾年?整嚟做乜呀?」祖立驚訝的大叫,這時旁邊立即傳來秋凝的責鬧:「喂,俾個喇叭你好唔好呀?個女訓著咗呀,同邊個傾電話呀咁夜?」 

「對唔住對唔住我細聲啲,諾仔囉,問我邊度有地方可以整佢去泰國之前果部電話,我咪叫佢買部新仲好…」祖立向秋凝緊張的解釋。 



謝宣諾:「我知喇,祖立你訓啦,唔係一陣秋凝又鬧你。」 

「好,你再有乜嘢唔知就打俾我,你返香港冇幾耐好多嘢都唔知,有咩隨便問我。」

「知喇,唔該哂。」祖立的回覆,令謝宣諾心暖。其實這一次回來,他對祖立這個朋友有很大的驚訝,因為從前那個桀驁不馴又帶點囂張的祖立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換來的,是一個愛家庭愛妻女的溫馴男人。 

不過這感覺謝宣諾自己很明白,男人當了爸爸之後的蛻變,他自己也很了解。 

折騰一番之後,最後也是找不到任何眉目去解決這問題,謝宣諾覺得有點氣餒,最後選擇先入睡。隨著年紀長大,他知道世界上所有事都有次序和緣份,就算你要強求也強求不了。 



不過柳暗花明,又可能是另一個新希望的開始。 

第二天,謝宣諾一大清早便收到一個電話,是秋凝撥來的。 

「諾仔,你點解要整返個電話?」秋凝不拐圈子,很清晰的問謝宣諾。爽快的問題沒有浪費,她很公平的換來謝宣諾最直接的答案: 

「簡仁同我講咗,當年詠莉有留訊息俾我,我想知道係乜嘢。」 

秋凝:「知道做乜?我聽詠莉講你連小朋友都有埋,你仲要聽返咁多年前嘅嘢做乜?」 

謝宣諾:「我好想知,詠莉咁多年到底係點過。」 

秋凝:「點解想知?」 

「點解……?我唔知…」秋凝的問題,停住了謝宣諾。」 



秋凝:「我打電話俾你,就係想喺你意圖再探索詠莉咁多年嘅生活之前,好好叫你諗一下,點解你會想知佢嘅過去?係好奇定係其他原因都好,你都要諗清楚。 

如果係好奇,我會建議你唔好再問;但如果係其他原因,你就要有心理準備。」

「乜嘢心理準備?」謝宣諾被秋凝的說話唬住 

秋凝:「點解你唔會奇怪,我同詠莉會咁好朋友?」 

秋凝跟謝宣諾說出這個問題,謝宣諾立即將回憶調教到離開香港之前。他記起了,那個晚上,自己對秋凝的事情東窗事發,大伙兒把自己罵個狗血淋頭,不是不是,應該是再前一點,記起了… 

詠莉是知道我對秋凝有意思,而東窗事發的事也應該很快會溜進詠莉的耳朵。按道理,詠莉沒有可以會跟秋凝做得了好朋友。 

謝宣諾:「我記得,果晚我同建倫祖立佢地嘈交,因為………咁點解妳地兩個宜家會咁好朋友?」 



秋凝:「因為發生過一啲事,令到我同詠莉嘅感情變得好好,一直保持到宜家;而另一方便簡仁同詠莉嘅感情亦都好好,所以每次講起詠莉,簡仁對你嘅態度你都覺得好古怪。」 

秋凝完全說中了謝宣諾的迷團,簡仁在離開詠莉的範圍下,的確是對自己的態度比較正常。想到這,謝宣諾再繼續問:「咁到底係發生咗乜嘢事?」 

「我應承過詠莉,唔講得。」跟簡仁一致的口徑 

謝宣諾隔著電話也難掩那副失望的表情,難得快要問過水落石出,秋凝又變回了特務一般對事情隻字不提。 

秋凝:「如果你整得返部電話,就自然會知,好喇,我要帶端麗返學,你自己搵方法喇。」 

「秋凝,唔該哂妳。」謝宣諾的說

「你記得,如果只係為好奇,就不如以後都唔好知。其實有好多嘢,你自己本身就要記實,拜拜。」 

掛線後,謝宣諾沒有浪費時間,換過衣服之後立即跑到先達廣場,希望可以把那部手提電話救活。 



「嘩,哥仔,你呢部電話就算唔使錢送俾我,我拎去印度都未必有人要啦,整嚟做乜呀?」 

「唔好理啦,多多錢我都整,我要睇返入面嘅訊息。」 

「我盡人士啦,不過講明先,唔一定救到。」 

「知道,呢個我電話,你有消息就打俾我。」 

走出先達廣場,謝宣諾心情依然五味紛陳,一直漫無目的走到信和商場的地牢,在那些賣舊唱片的商店中穿梭。 

忽然,他聽到了一首很耳熟的歌。 

「或者,無數樣問題, 
代表,和你未徹底, 


或者,情深得不見底…」 

「首歌咁熟嘅?」他停下腳步,想了又想,對了,這是詠莉手提電話的鈴聲,難怪這麼耳熟。然後他再細想,耳熟的感覺好像又不是來自最近,是來自很久之前的事情。 

這到底是什麼歌?我記得是王菲的歌,到底是什麼歌? 
他想了很久…… 

對喇,我想到了,這是首歌王菲唱的「或者」,收錄在那一張叫Di Dar的唱片。是我第一次約會詠莉時,用來當約會藉口的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