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宣諾跑進唱片店,很快的買下這張唱片,然後打算回家重溫一遍。 

回到家,還未打開大門,謝宣諾已嗅到一陣陣的藥油味,他意識到有點小問題,立即推開大門。 

「爸,媽咪。」謝宣諾向屋內大叫,諾爸也幾乎以同一時間在房間內傳來回覆:「諾仔,你返嚟喇?」 

謝宣諾脫去鞋子,便三步作兩步的走進房間,便看見諾爸正在為諾媽按摩頭部的兩側。謝宣諾:「做乜嘢呀爸?媽咪妳唔舒服呀?」 

「冇事,冇事,小小頭赤赤之嘛。」諾媽合著眼說 



謝宣諾看著諾爸打了個眼色,諾爸會意,向諾媽說:「媽咪呀,你休息一陣,睇下有冇好小小。」 

「好,我都有小小眼訓。」 

「咁我個仔出去先。」諾爸關上房門,拉著謝宣諾到他的房間。 
「諾仔…」諾爸突然變得一臉擔心的樣子 
「阿爸,做乜事?個樣咁緊張嘅?」 
諾爸:「今朝同你媽咪去覆診,醫生話,佢腎功能愈嚟愈差…」 
謝宣諾「唔係一直有洗腎咩?」 
「你估會洗得好咩…媽咪身體愈嚟愈差。醫生話,情況會惡劣得好快。」諾爸坐下,脫去眼鏡,用兩根指頭捏著鼻樑好費神的說。 


「咁可以有咩方法?」謝宣諾半跪在地上問 
「最好咪係換腎,但要等嘅話真係有排。」諾爸這時看著謝宣諾 

這訊號很明顯,謝宣諾捐助器官這事情,正常只有三個做法。 
第一個是等,無止境的等一個素未謀面的人死掉後,送你一個。 
第二個是買,這做法很違反人性,但世界上的確有人在幹這種交易。 
第三個是送,由病人最親密的人,很偉大的無條件送出一個。 

第一個要等,第二個不會做,諾爸的眼神,正是跟謝宣諾試探第三個的可能性。不過這事說來不小,就算是一直很有決心要彌補自己所有罪過的謝宣諾也不能及時做出反應。



諾爸把目光收回,再繼續說:「阿爸去做過檢查,想捐半邊腎俾你媽咪,但醫生睇完我病歷,同我講,我十幾年前果個病,係唔適合我去做一啲非自己身體本來問題嘅手術。 

因為我有可能喺手術途中血管出現異常,有可能會流血不止…所以,佢地唔接受我嘅建議。」 

「阿爸,我明你意思。」謝宣諾看著諾爸說 

「你明?」 

「係,我盡快去做個檢查,如果冇問題嘅話,我捐個腎俾媽咪好唔好?」謝宣諾看著自己的爸爸說 
「諾……仔……」諾爸垂下頭,情緒開始有點激動,他拉著謝宣諾的手再說:「你真係生性咗好多…你媽咪同我,其實已經冇諗過會再見返你……果時我地查到你去咗泰國,以為你好快就返……但等下又一年等下又一年……我地兩個成日都發惡夢……你喺果邊有事,已經唔喺呢個世界……」 

父親豆大的眼淚滴在地上,謝宣諾二話不說便抱著他,而自己,則很努力的強忍著眼淚。 

他知錯,也很明白,每個人都可以哭,只有他沒有這個資格。 



「爸,我知道喇,媽咪嘅事我會安排。」謝宣諾覺得很難過,因為他抱著的那個身軀,比起兒時那回憶內的他,已經消瘦了很多很多。 

「係呀仲有,今日收到電話,原來阿叔扣哂假期,到下個月就放監,到時你同佢見面,有乜嘢就自己當面同阿叔講。阿叔為咗我同媽咪,真係放棄咗好多好多嘢,你唔好再同佢頂頸。」 

「我知喇,你當我仲細咩,好喇阿爸使唔使出去公園行下?我睇住媽咪,你去行個圈啦。」

「好,咁你睇住媽咪,記得提佢食藥。」 

諾爸出門之後,謝宣諾再走到房間看過熟睡的諾媽一次,確定她睡得很甜後,便返到自己的房間。他打開了那張唱片,然後放入唱機內,由第一首開始聽。 

謝宣諾故意把窗紗都關上,同時也關了燈,把房間內的光線壓到最低。他躺在床,由音樂奏起的一刻,閉上眼慢慢的享受著。 

那一刻,他感覺到自己好像回到十二年前,在荷里活道那個舊居當中。現在睡一會兒,等一下霜姐就會叩門進來,問大官今晚會不會在家食晚飯。然後叔叔會在傍晚六點的時候回到家,盡快做好他的公事之後,就會衝出房間大叫一句:「諾仔開波喇,仲訓?」。 

然後再晚一點,詠莉會帶著甜湯到我的家找我,糾纏一番之後她還是會堅持放下甜湯便要回家,匆匆來去的原因只不過是想跟我見一面。最後我也無奈妥協,決定看完球之後,就要早點睡覺。因為,明天我還約了一番兄弟在牛津道球場踢球… 



真的很懷念那時刻的日子。 

謝宣諾陶醉在這個不知道是夢境還是幻想之間的空間多久之後,再打開眼睛,那唱片已經唱完,返回那個最初的顯示訊號之中。 

謝宣諾的夢也停下,又回到現實之中。 

起來後他再一次去看看諾媽,發現諾媽依然睡得很好,為她蓋好被子之後,他再回到自己的房間。他把窗紗拉開,推開窗戶,想用清風把自己的精神去洗刷一下。 

窗打開,突然吹來一陣勁風,把桌上的一張紙吹到地上。謝宣諾把它檢起,原來是那寫下了Msn帳號的字條。謝宣諾看了看,最後決定走到電腦前,再次下載程式。很快,一個很熟悉的標誌出現在他的面前。 

「真係好耐冇見過呢個人仔…」謝宣諾邊摸索邊說,畢竟真的是很久沒有碰過這玩意。他再拿起那張紙條,小心翼翼的輸入帳號和密碼。 

輸入後按下確定,謝宣諾耐心等候那連接時的小停頓,這時候他很緊張,掌心也冒出汗來。 



他很怕連接不上… 
又很怕看到內裡的人和事… 

最後,帳號成功連上了,謝宣諾兩眼睜得大大的看著那個更新中的朋友列表。很快,那個熟悉的感覺回來了。 

謝宣諾再一次看回十幾年前的那個朋友列表,雖然全部都沒有再上線,但謝宣諾依然可以看一下他們當年的名字和照片。 

謝宣諾一個一個字的翻著,日本天才鋼門~仁、巴士迷夏建倫、豬小立還有… 

「咦?」謝宣諾突然很驚訝的看著右下角,因為有朋友列表中的人上線了。他先是一愕, 
然後再看一下那個人是誰,誰知道一看之下,竟然是… 

【艾力大帝●斌】 上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