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會咁?」謝宣諾很驚喜的雙手握著屏幕大叫,這一叫,把隔壁的諾媽也吵醒了。 

「諾仔,做乜嘢事呀?嚇死媽咪呀!」諾媽傳來大叫 

「冇事冇事呀媽咪,妳起身喇?」謝宣諾跑到諾媽面前,第一時間將她扶起來。諾媽:「訓得好舒服,俾你個衰仔一叫就嚇醒咗我,咩事咁大反應?」 

「哦……冇呀,咦,媽咪妳條喉要洗喇,不如我幫妳好冇?」謝宣諾還未搞清楚事情之前不想讓諾媽想得太多,所以沒有把電腦上的事告訴她。 

諾媽:「你識幫我整咩?」 



「試下咪得囉。」謝宣諾看著她說 

「我知你錫媽咪,但換呢個喉要除咗件衫,你咁大個仔點幫媽咪換呀哈哈,等阿爸返嚟幫我就得喇。」諾媽很滿足的各謝宣諾報以一個微笑,因為這種關心正是所有媽媽都夢寐以求的一種需要。 

謝宣諾:「係咩?我都醒唔起,咁冇辦法喇,幫唔到妳解決呢個問題。」 

「咁又唔係解決唔到喎。」諾媽突然鬼馬的說 

「咁即係乜呀?」 



諾媽:「你搵個人返嚟服侍我咪得囉。」 

「咁我下個月請個外傭返嚟好冇?妳想要菲律賓定係印尼?」不解諾媽意思的謝宣諾繼續問 

「乜你咁蠢?我要泰國呀。」諾媽笑著說。

「哦……冇啦,我明妳講咩,冇啦,我同Sandy冇可能喇,其實我同佢一齊果時佢仲有一個舊情人,拖拖拉拉幾年,我地以為生咗家寶之後大家感情會好啲,最後都係要分開。」謝宣諾幫諾媽邊弄好衣領邊說 

「咁你成三十歲人,唔通唔再搵女朋友呀?」 



謝宣諾明白諾媽意思,為人父母的,都很想兒女可以有一個完整的家。只是感情這東西就像白頭髮一樣, 

你永遠不會知道它會在什麼時候出現。 

「我都唔知…」謝宣諾糊弄地說 

「詠莉呢?」諾媽突然說 

「詠莉?人地有男朋友喎!」謝宣諾被諾媽的一句嚇得停住動作,但很快他又轉出一個念頭來。 

諾媽可能會知道一點點詠莉這麼多年來的事。 

「咁有男朋友係事實,但你同佢未分手呢個都係事實喎。」諾媽不以為然的說。 

「媽咪,妳個仔我自己走咗去咁多年,仲邊敢諗呢啲呀?」 



「咁多年嚟,佢對我同阿爸真係好照顧,呢份恩情,你估係無端端出現?世上每樣嘢都有因果呀仔,既然見到個果,就自己去搵下個恩啦。」 

聽到母親的說話,謝宣諾幾乎已肯定她是知道某一些事情,正在為她整理褲子的他,抬起頭回答說:「媽咪,其實詠莉呢幾年過成點,佢有冇同妳講過?」 

只是抬起頭那一剎那,謝宣諾卻看到,諾媽的兩眼已經有淚光。 

「媽咪做乜嘢?妳唔舒服呀?」謝宣諾很緊張的問

「冇事,冇事……詠莉係一個好女仔,你自己諗清楚。媽咪身體唔好,真係唔知睇到你幾耐。」諾媽邊擦眼淚邊說 

謝宣諾:「媽咪唔好亂講嘢啦,我知妳講嘅意思,但我準備帶家寶返香港同妳住,帶住個仔仲要難為人咩。」 

「詠莉唔會介意,佢一定唔會介意。」諾媽肯定的說 



謝宣諾:「點解媽咪妳今日會講呢啲嘢?妳知詠莉嘅事?」 

「媽咪唔知,媽咪只想為你好。好喇,我想訓多陣,阿爸係咪出咗去?等佢返嚟我地就去食飯啦。」 

「哦……咁妳休息多一陣。」 

離開諾媽房間,謝宣諾又回到大廳,但腦內一直只是想著兩個人。 

阿斌和詠莉。 

謝宣諾再回到電腦前,打開那個朋友列表觀察,發覺剛才阿斌的那個上線已經消失了,人名又變回灰灰的一個顏色。 

「點解會咁…阿斌仲未死?」謝宣諾極力的想分析整件事,但這個只是區區來去一秒的上線畫面,在十多年根深柢固的概念之前,又的確顯得有點蒼白無力。畢竟只是一個電腦程式,天曉得在另一邊的人會是誰? 

「如果阿斌冇死,佢點會唔返嚟搵我地?」謝宣諾這樣想著,但他自己也許忘記了,他自己也不是消失了很多年嘛?



每個人與生俱來都有兩把尺,一把是量人家的;另一把是量自己的,不過從來不會拿出來。 

第二天,謝宣諾忍不住約了詠莉出來,詠莉爽快的答應,二人到餐廳坐下後,謝宣諾以Msn上阿斌出現的事件來作開場白。 

「咩話?阿斌上線?」詠莉跟謝宣諾看見阿斌上線時的第一個反應一樣。 

「喂,細聲小小丫,公眾地方嚟呀。」謝宣諾拍拍詠莉的手說 

「哦哦,但邊有可能呀?如果阿斌仲在生,點解十幾年都冇消息?就算佢嬲你唔搵你,咁佢點都會搵建倫佢地呀。」詠莉開始在分析 

「我都係咁諗,所以我覺得可能係佢屋企人開咗佢部電腦。」謝宣諾附和說 

「不過,如果係佢屋企人開,但又點解會十幾年後仲有用佢戶口?正常十幾年電腦都搵幾部啦。」詠莉又跟著說 



「不如同簡仁佢地講?」謝宣諾建議 

「好呀,你去講啦。」詠莉連隨說,但很快她又看到謝宣諾的表情有點為難:「做乜?你同簡仁又嘈交咩?」 

「邊有,係佢成日都俾面色我睇,仲要係無定向。」謝宣諾答 

「佢人好好,你咪當佢有原因囉。」詠莉這時望望窗外,輕鬆的說 

「我就係想知,佢有乜嘢原因?」謝宣諾打算進攻了 

「我點知?」詠莉看了看他,又很快的避開眼神交接的一剎 

「祈詠莉。」 

「無端端做乜叫人全名?」 

「話俾我知,呢十幾年妳為我做過啲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