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宣諾看著詠莉的背影,開始找回了點點記憶。十多年前最後見詠莉的那一晚,自己的確是說過會娶她的這句話。 

他一直都沒有把這件事放上心,應該說,他說這話的時侯,根本是在應酬詠莉。 
這一點,詠莉早已明白,因為謝宣諾就算是回來香港後,也一直不記得自己有說過這一個承諾。電話內的那個短訊,已經是另一個範疇的事了。 

詠莉把這句話看成是諾言; 
謝宣諾將它當作是個戲言。 

這十幾年間發生過很多事,不過詠莉一直都相信謝宣諾還在這個世界之上。所以儘管那段時間真係太漫長,她都願意一直徘徊在謝宣諾離開香港前的那個範圍之中,因為她堅信,謝宣諾有一天,一定會再回來,去給她再見一面。 



到了那一天,如果你還記得那個承諾,一切都變得不重要,對嘛? 

可惜,詠莉內心的這一切,在謝宣諾的心目中狀況都不太對調。他一直認為,詠莉在他離開香港之後,會很快的投入新生活,也會很快的忘記他。 

所以回來之後,他有點驚訝詠莉會一直照顧著自己的父母,不過他不敢將這樣東西跟詠莉對自己的感覺綁在一起。畢竟都過了那麼多年,自己當年又這樣子的一走了之,謝宣諾還那有膽量去想太多? 

但是經過了今天這一段對話,謝宣諾很難過。

原來自己完全的猜錯了,這個錯誤還一直延伸了十多年。從小被父母以物質寵壞的他,一直都過得太順利,每個決定都是先考慮自己,從來沒有遇過難關這回事。 



就算是去到泰國,他也是在守業的陪伴下一直步步高陞,無憂無慮。 

要不是家寶的誕生,他可能一輩子也不會回到香港,去找回自己和家寶的根。這想法很明顯的看得出,謝宣諾已經有作出改變的心,只是找不到改變的門。詠莉今天的反應,對謝宣諾來說是好壞參半,她給了他痛心,同時也給了他勇氣和動力。 

這十多年辛苦你們了,就讓謝宣諾去看下這十多年的事實,然後好好的報答你們。 

回家後,謝宣諾將自己藏起了三天。這三天裡,他一直去想著,自己心入面常常想著的那個「彌補」,是否一直只是自己讓自己感覺良好的一個想法。 

三日後,元朗廣場 



「喂,諾仔,乜你咁得閒?新工做成點呀?」坐在謝宣諾對面的建倫穿著巴士公司的制服,在狼吞虎嚥的邊啃下那份午餐邊說 

「冇呀,見悶悶地又放假咪嚟搵你食晏,我份工做得幾好呀,你呢?上次你生日唔好意思……」相比起建倫,謝宣諾的食相則悠閒得多 

建倫:「得啦,大家兄弟有咩所謂,大把日子再玩啦,我呢排都忙個女嘅嘢呀,所以冇時間約你地。」 

「嗯…係喎,你呢份工做咗好耐喇?」謝宣諾小心翼翼的問 

「巴士呢份?好多年啦,夠穩定嘛。」建倫不以為意的說\

「開始果時慣唔慣?」謝宣諾故意將語氣放輕鬆 

「開始時……?慣呀,點解唔慣?你估我真係做慣大少咩,做人呢啲嘢,馬死咪落地行囉。喂諾仔,你唔似山長水遠入嚟問我事業問題喎哈哈。」建倫笑笑說 

「係…有小小嘢諗唔明,想你俾小小意見我。」謝宣諾坦白的說 



「講嚟聽聽,睇下俾唔俾到意見你。」 

然後,謝宣諾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併告訴建倫,包括你知道和不知道的。 

「原來發生過咁多事…我真係唔知喎,坦白講,咁多年我地都唔係成日見,有時見面都唔會再提你同阿斌嘅事。但係照你咁睇,詠莉都真係仲對你幾好。我上次見佢,仲以為佢已經同你已經忘記哂以前嘅事添。」看建倫的反應,他所知的應該不太多 

「我到宜家先知,原來自己錯過咗咁多嘢,如果唔係個仔出世,我唔返香港,可能一世都發現自己做錯嘅決定。」謝宣諾說時,一臉悔意 

「咁宜家都唔遲呀,唔好諗得咁悲觀啦,冇意義喎。」建倫笑一笑,讓謝宣諾想起這隊長從小到大都是那麼樂觀的。這也合理,如果一個悲觀的人當隊長,那豈不是帶出一隊負能量球隊來? 

「當年你鬧得我好啱,係我自己錯,仲俾藉口自己。」謝宣諾向建倫豎起一根姆指,來感謝他當年對自己的教導 

「其實做男人,簡簡單單就好,錢唔夠咪去搵,搵夠嘅咪對屋企人同朋友好啲,如果真係有嘢做錯嘅,咪簡簡單單面對佢認句錯。



有時人就係唔肯認錯,一個錯誤冚住一個,最後搞到自己都收唔到科,你話,幾無謂?」建倫喝下一口奶茶,然後指指自己的腦袋說 

「你講得啱,收到。」謝宣諾也指指自己的胸口,跟建倫來個呼應。 

「喂,咁我走先,呢餐唔好同我爭,下次先你嘅。」建倫站起來,拿起帳單,打算到收銀處結帳 

「建倫。」 

「都話唔好同我爭。」 

「唔係,我想問…你可唔可以記下,我果時走咗之後嘅一段時間,詠莉發生過乜嘢事?」謝宣諾鼓起勇氣的問 

「果時……諗諗先…好似冇,係記得果段時間我聽祖立講,詠莉入過一次醫院,不過果時我冇去到探佢,所以唔知係乜嘢事…」建倫皺著眉在努力回想 

「點解入醫院?」 



「我都唔知道,後來祖立叫我地唔好喺詠莉面前提起,所以你唔問我都唔記得有呢件事。」 

謝宣諾:「唔該哂建倫。」 

「下次傾,開工先。」建倫向謝宣諾揮手道別 

「再見。」 

走不了兩步,建倫又跑回來說:「喂,仲有呀,我細佬話聽晚係Msn最後一晚,我地所有人都想返上去睇下,當紀念下我地當年嘅回憶。你上次話搵個帳號,搵到未?」 

「我搵到喇,同埋我仲……」謝宣諾被建倫一提,又想起阿斌那個上線事件 

「喂,搵到就得,咁啦我宜家趕住返去開工,聽晚八點,大家一齊開,就咁話,再見。」建倫看看手錶然後又邊走邊說 



「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