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晚,謝宣諾七點鐘便回到家,心裡面一直在猜想著,一會兒的Msn最後聚會,會不會再次看見那個「阿斌」的上線? 

不過在那之前,發生了一件小小的插曲。諾媽的腹部,突然間有一點點不妥。 

「媽咪妳做乜嘢?」謝宣諾看著坐在沙發痛得臉型扭曲的諾媽問 

「冇事…呢排痛多咗,聽日再去醫生度睇睇。」諾媽勉強的說 

「不如我宜家同妳去醫院?」謝宣諾看見諾媽的情況,很焦慮的扶著她說 



「唔使,個病咁多年,郁啲就去醫院咪好唔得閒,我知咩情況,休息一陣就冇事。」諾媽拒絕,坐在沙發上慢慢將身子撐直,按按自己的小腹說 

「媽咪,食藥先。」這時諾爸準備好藥物和開水,走到諾媽的身邊 

「爸,媽咪以前成日都係咁?」謝宣諾拉著諾爸的手問,諾爸則慢慢把藥物和開水交到諾媽的手上後,才向謝宣諾傳了一個眼色,示意他不要問下去。 

諾媽食藥後情況變得好多,慢慢又倦極睡著了。 

兩父子走到一旁,諾爸才向謝宣諾說出真相:「媽咪呢排愈來愈冇精神,上次阿爸同你講嘅嘢…」 



「我呢兩日去驗,放心阿爸。」謝宣諾了解,在這個程度上的問題,其實已不用說得太多 

「但都要你媽咪肯先得。」諾爸憂心忡忡的說

「一步一步嚟,阿爸我有嘢做,一陣食飯叫我。」謝宣諾拍拍諾爸,然後立即跑到電腦之前。 

坐在電腦螢幕前,謝宣諾立即再次進入Msn,他緊張的拿出那個帳號記錄出來,戰戰兢兢的輸入電腦之中。 

他很期待大家再一次在這個空間聚會的良機,同時也期盼,那個「阿斌」的出現。這兒時玩意已經進入倒數狀態,這次不見,以後也再不會看見。 



終於,謝宣諾連上了自己的帳號,順利的進入Msn。三秒後,他已經被邀進了一個聊天室內。 

多麼熟悉的感覺。 

【巴士迷夏建倫】:「喂,諾仔咁晏呀,哈哈。」 
【豬小立】:「咪係,我地傾咗好耐喇。」 
【日本天才鋼門~仁】:「諾哥肯出現都好啦,哈哈。」 
【※諾哥※】:「唔係呀,我媽咪有唔舒服,我陪咗佢一陣先上到。」 
【秋凝妹~小秘密】:「伯母又痛?」 
【日本天才鋼門~仁】:「要用車出聲。」 
【※諾哥※】:「唔使住,佢話聽日先去睇」 
【巴士迷夏建倫】:「咁你唔好玩住啦,睇住佢先。」 
【豬小立】:「係呀,伯母身體要緊。」 
【※諾哥※】:「得喇,由佢訓一陣先。」 
【秋凝妹~小秘密】:「點樣由得佢訓一陣,你要問多幾句呀諾仔。」 


【日本天才鋼門~仁】:「留意住有冇發燒。」 

「係喎…唔係佢地講,我都仲以為媽咪訓著咗,休息一陣就得。」謝宣諾自言自語的說,立即起來跑到諾媽的旁邊,量一下她的體溫。 

「冇事…都好啲。」謝宣諾又走回電腦,再看看他們在聊什麼。

【豬小立】:「都唔係個個人都識照顧人。」 
【日本天才鋼門~仁】:「呢啲嘢有心就得啦。」 
【秋凝妹~小秘密】:「簡仁你上嚟傾計定係出火呀?」 
【日本天才鋼門~仁】:「有火出又好呀。」 
【巴士迷夏建倫】:「叫祖立同你去囉,哈哈。」 

看著他們的對話,謝宣諾鍵入母親的狀態:「冇事喇,冇燒。」 

【秋凝妹~小秘密】:「伯母有時手腳會好冰,太凍你就要留意住。」 


【※諾哥※】:「知道,唔該哂。」 
【秋凝妹~小秘密】:「佢成日唔飲水,因為有時會痛,你要逼佢飲。」 
【※諾哥※】:「知道。」 
【秋凝妹~小秘密】:「傷口換喉時記得拎消毒藥水呀,世伯有時會冇記性。」 
【※諾哥※】:「哦……秋凝,係咪詠莉同妳講呀呢啲嘢?」 

【豬小立】:「………………」 
【巴士迷夏建倫】:「…………………」 

【日本天才鋼門~仁】:「諾哥你講笑呀?」 
【秋凝妹~小秘密】:「詠莉有咁好咩?」 
【※諾哥※】:「佢好,係我唔好之嘛,不過點都好啦,多謝妳先秋凝。」 
【巴士迷夏建倫】:「喂,今日唔好講呢啲先啦諾仔。」 
【豬小立】:「咪係…今日係我地搵返以前回憶嘅時候好冇?」 
【※諾哥※】:「好好,你地傾咗咁耐,搵得返啲回憶未呀?」 


【日本天才鋼門~仁】:「講開呢樣,我有啲嘢想同你地講,我之前開過Msn,我見過阿斌上網………」 

簡仁說出這話時,謝宣諾顯得有點驚訝,因為他猜不到除了自己之外,連簡仁也曾經見過「阿斌」的上線。

但更驚訝的還在後頭,不單止是簡仁,就連其他三個人也同時說出一句: 

「我都見過喎。」 

【日本天才鋼門~仁】:「我以為得我見過,又唔知點同你地講…」 
【豬小立】:「我地兩公婆都係,我地係下晝見到,想同佢講嘢已經下咗線。」 
【巴士迷夏建倫】:「我諗緊係唔係佢屋企人用佢個帳號上,所以唔敢叫佢。」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但謝宣諾一直也沒有加入其中。他一直看著眾人的說話,一直在盤算著。 

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此時,所有人都同時收到一個訊息。他們,每一個人,都被加進了一個聊天室之內。 

而這個主持人的名字,便是他們一直在討論的人。 

【艾力大帝●斌】。 

「阿斌呀!」謝宣諾對著螢幕大叫,那叫聲,大得諾爸也跑出來問:「諾仔,做乜呀?」 

「阿斌呀阿爸,我朋友阿斌喺Msn搵我地成班人呀。」謝宣諾拉著諾爸的手大叫,而諾爸則架上眼鏡,把臉貼到螢幕前兩呎的看著:「阿斌?十幾年前走咗個阿斌?有咩可能呀?」 

謝宣諾一直搖著諾爸的手一邊看著螢幕,他不敢打字,他只是死死的看著那個聊天室底部的一句。 

【艾力大帝●斌】正在輸入訊息……… 

「佢打字呀……爸……佢打字呀……」謝宣諾一邊說,眼睛跟鼻子已很快變得通紅,眼眶看得見,開始湧出眼淚。 

整個聊天室,除了建倫問了一句「邊個?」之內,其他人都沒有鍵入訊息。謝宣諾這刻有同感,他們五個人,都是看著同一個地方。 

【艾力大帝●斌】正在輸入訊息……… 

如果還記得,阿斌的打字速度是很慢的,所以等得愈久,謝宣諾的內心便愈激動,電腦的另一邊是阿斌的機會便愈高。 

此時,謝宣諾憑著自己的感覺,立即拿起電話,沒有理會之前的吵架,撥了個電話給詠莉。 

「喂。」詠莉接聽 

「詠莉……阿斌呀……阿斌喺Msn加哂我地入聊天室,好大可能係阿斌……妳喺邊呀?」謝宣諾機關槍式的說著 

「我知道,我知道,我再打俾你。」詠莉掛機,謝宣諾意識到是Fabio在附近。此時,電腦螢幕終於跑出一句說話來。 

十二年,足足十二年,在沒有可能的機會下,謝宣諾、建倫、祖立和簡仁終於等到了他們牽腸掛肚的這個一消息。十二年九月十一號消息的阿斌,終於再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艾力大帝●斌】:「十二年不見,朋友們,我們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