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這不能相信的一句,謝宣諾整個人呆住了,完全不懂反應。 

「唉呀,真係阿斌仔喎。」諾爸也看到這畫面,亦驚奇的說了這句話,何況是謝宣諾。 

還未來得住反應,謝宣諾的電話響起了。 

「喂?」謝宣諾立即接聽,因為他連想到是阿斌,但打來的是建倫,還有祖立和簡仁。 

建倫:「諾仔,你睇唔睇到?阿斌呀!」 
謝宣諾:「我見到……佢宜家仲打緊字。」 


簡仁:「問下佢喺邊。」 
祖立:「我手心出緊汗…」 

電腦螢幕上,建倫聽了簡仁的話,發出了問題, 

【巴士迷夏建倫】:「你係咪阿斌?你喺邊呀?」 

建倫重覆了問題兩次,但另一邊還是那一個情況。 

【艾力大帝●斌】正在輸入訊息……… 



建倫:「喂,唔應喎。」 
祖立:「你第一日識阿斌咩,有邊次傾計佢係跟到我地,等多陣啦。」 
簡仁:「你地等等,我去打個電話先。」 
謝宣諾:「我地慢慢等。」 

「好。」

一分鐘後, 



【艾力大帝●斌】:「我在美國,母親剛過身了。原諒多年沒有聯絡,但我很好。」 

謝宣諾:「佢喺美國…但點解唔搵我地?」 
祖立:「問下佢。」 

【巴士迷夏建倫】:「斌,大家都好掛住你,點解咁多年你都唔搵我地?」 

【艾力大帝●斌】正在輸入訊息……… 

又一分鐘後, 

【艾力大帝●斌】:「時間太長,日子太多,一言難盡。」 

【※諾哥※】:「俾個地址我,我地去搵你好嘛?」 
【秋凝妹~小秘密】:「斌,你俾個電話我地,我地用電話講好冇?」 



【艾力大帝●斌】正在輸入訊息……… 

三分鐘後, 

【艾力大帝●斌】:「媽媽不想我再跟香港那邊的人聯絡,她離開了,我才找回記下所有東西的記事薄。我在美國很好,但應該不會回香港了,多謝你們。 

我只想把這個延誤了十二年的平安訊息送到你們手上,其他,一切隨緣。」 

謝宣諾:「佢阿媽死咗?係佢阿媽唔俾佢返?」 
建倫:「拖住佢先,諗辦法,佢一下線就搵佢唔到喇。」 
簡仁:「喂,幫我搞掂佢。」 
祖立:「簡仁你同邊個講嘢?」 
簡仁:「唔使理我,你地繼續拖住阿斌先。」



【※諾哥※】:「斌,咁多年,我都有好多嘢想同你講,俾次機會我同你講句對唔住可以嘛?」 

祖立:「諾仔,啱喇,阿斌同你感情最好。」 

祖立口裡叫好,但他不知道謝宣諾在鍵入這段對話時,已經在電話另一邊把眼淚忍得好苦好苦。 

【艾力大帝●斌】正在輸入訊息……… 

三分鐘後, 

【艾力大帝●斌】:「諾仔,不用對不起,這十二年來,我信了佛,凡事有因,也必有果。這麼多年可能對我來說是痛苦的,我想過很多次,但曾經很痛恨你,但最後我還是放下了。 

秋凝,妳還是用著那個名字,不論妳現在怎樣,我也祝妳開開心心。你們其他人也是,知道我們都沒事,大家都應該放低過去,好好面對將來。 

我在美國很好,不回來自有我原因,不用找我,有緣會再見。 



諾仔,真的不用再想,我很早很早之前,已經原諒了你,大家,再見。」 

阿斌說完,便離開了聊天室。 

祖立:「佢下咗線!」 
建倫:「衰仔走得咁急。」 
祖立:「老婆,阿斌下咗線…」 
「阿斌…仲搵唔搵到佢。」秋凝在祖立的電話旁說 
簡仁:「大家唔好嘈住。」 

所有人閉上嘴,開始隱約聽到,電話內有個人在輕聲的啜泣,是謝宣諾。阿斌最後的一句,將他心入面那個五指山狠狠的抽走,他覺得一下子輕鬆了,然後淚線亦開始崩潰了。 

重聚一刻,你還是在先惦記著我的感受,好兄弟。 



謝宣諾的聲音一直徊蕩著電話筒內,這時簡仁好像在忙什麼似的。 

簡仁:「唔好嘈住唔好嘈住唔好嘈住…」 
建倫:「做乜呀你?」 
簡仁:「俾小小時間我俾小小時間我俾小小時間我俾小小時間我……」 
祖立:「搞乜呀?」 

阿斌的突然出現又轉眼離開,讓電話筒內的人也被影響心情。聽到簡仁的說話後,眾人都收起了說話,只是聽著另一邊的簡仁在猛力敲打鍵盤。 

五分鐘後,終於… 

簡仁:「搞掂……」 
建倫:「搞掂咩?」 
簡仁:「你地睇下Msn。」 

【日本天才鋼門~仁】:「600 W 3rd St, Santa Ana, CA 92701」 

祖立:「咩嚟?」 
建倫:「咩地址嚟?」 

「阿斌嘅IP,即係佢喺呢度附近。」簡仁得意洋洋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