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倫:「點解你會知嘅?」 
簡仁:「叫人查,使錢有幾難?」 
祖立:「肯唔肯定呀?」 
簡仁:「地方就一定係呢個地址附近,錯唔到去邊。」 

「我去搵佢。」謝宣諾突然說出這句,但其實誰都知道他會有這個決定。簡仁:「好,一齊去,搞完簽証再約個時間,不過要快。」 

「好,我收線先。」謝宣諾掛上電話,呼了一口大氣,再繼續看著螢幕上的那個聊天室。諾爸在旁邊陪著他,其實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說,一個朋友像死而復生一般重現人世,不是每一個人會有這種經歷。 

「諾仔,玩多一陣就好休息,我去睇下媽咪。」諾爸識趣的走開,剩下謝宣諾一個繼續發呆。 



這時,Msn又收到一個訊息,謝宣諾一看,是秋凝單獨傳來的聊天框架。 

【秋凝妹~小秘密】:「你冇事嘛?」 
【※諾少※】:「我冇事…頭先我打過俾詠莉,佢話知道阿斌嘅事,係咪妳打咗俾佢?」 
【秋凝妹~小秘密】:「…」

【※諾少※】:「秋凝,上次妳同我講嘅嘢諗得好清楚,之後我有搵過詠莉,仲同佢嘈咗次交。 

果一刻我自己先記得,係我自己一直負咗佢,仲好理所當然咁諗到佢都同我一樣咁善變,完全唔識多謝,佢為咗我咁多年所付出嘅時間同心機。我知呢十幾年一定有事發生,我亦都知,你地每個人都唔想詠莉唔開心所以唔話俾我知。不過,我已經知點樣做…… 



秋凝,同埋我一直都好想,同妳地兩夫妻講句對唔住,雖然十幾年前嘅事大家都係小朋友,但有發生過就真係有發生過,我點都要同妳地講一句對唔住,我覺得我地嘅友情先可以重新萌芽。」 

【秋凝妹~小秘密】:「你真係進步咗,不過你真係唔知我係邊個?」 
【※諾少※】:「你係邊個?」 
【秋凝妹~小秘密】:「其實頭先你去睇伯母果時佢地都講過,我唔見咗自己個帳號,所以借咗秋凝果個上嚟玩一陣。我唔係有心呃你,所以頭先你打俾我果時我話知道阿斌嘅事。 

Fabio喺我隔離,所以我唔方便講電話。點都好,頭先你果番說話,係你返香港以嚟,聽得人最舒服嘅一番說話,我要下線,希望你可以盡快搵返阿斌,祝福你地。」 

說到這裡,謝宣諾才醒覺,電腦中的人,是詠莉。




本來不知道應不應該說出口的話,無心插柳之下竟然向詠莉說了出來,謝宣諾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但又覺得這可能是一個天意。 

詠莉這十幾年來對自己的情義是事實,她快要結婚也是一個事實。只不過,為什麼她要在這個時候去嫁給Fabio,對謝宣諾來說,可以是一個句號,也可以是一個問號。 

詠莉十多年的付出,肯定會在跟Fabio這個婚禮上正式告終。主動權現在回到謝宣諾手上,卻視乎他,有沒有像之前秋凝所說一樣,會為了一個想法而對詠莉作出一點彌補,或者是回報。 

這回報,可能是一刻,也可能是一世。 

混亂的一晚,謝宣諾倦極的入睡,不過半夜醒來之後,又慣性的看著窗外,想起了很多東西。他想起過去,想起自己的錯,也想起阿斌、叔叔還有霜姐。 

以一個接近三十歲的男人來說,時間還算是有很多,但擁有很多,不代表要去浪費。很多事,應該做時,就要全力去做。 

第二天,確定了諾媽的身體無恙後,謝宣諾便去辦理美國簽証的事,不過因為之前在泰國逗留了太久的關係,所以這個程序上應該要比正常多花一點時間。 



然後,他拿著手上的一張紙,跳上了計程車:「司機,寶福山唔該。」 

謝宣諾要去的地方,是霜姐長眠的地方。

回來後一段時間,發生的事實在太多,單單是適應和安頓所有的事已差不多花光了謝宣諾的所有時間,所以他的確忘記了,去探望一下這個將他帶大的偉大人物。不過那晚在找尋Msn帳號的時候,卻無意的給他發現了父母為霜姐買這個靈位時的收條。 

他故意收起來,然後選擇自己挑一個時間去一個人靜靜的憑弔她。 

計程車很快的來到沙田,到達寶福山的一刻,車停下來,謝宣諾很凝重的走下車。 

他不快不慢的慢慢往上走,每走一步,心情便下沉一步。 

終於,他來到了霜姐長眠的那個庵堂那面,沒有停下腳步,一鼓作氣的便走進去。 



「326號…326號……321…323…32…6…」謝宣諾邊數算著邊找霜姐的位置,終於,他來到了霜姐的靈位之前。雖然已經早有心理準備,不過看到霜姐那張照片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傷感。 

照片中的霜姐很老態,是一張謝宣諾沒有見過的照片,一張他離開香港之後的照片。 

謝宣諾仔細的看著照片,一直在想像,霜姐在拍這張照片時,她的狀態到底是怎樣的?這做法很自虐,但已經是謝宣諾可以再關心霜姐的唯一方法。 

「霜姐……」謝宣諾把手放到那冰冷的照片上,一邊想著二人以往的片段,那感覺很揪心。 

什麼也回不去了,這是謝宣諾終於活生生知道的事實。他垂下頭,不想自己太傷心,這時他感覺到,有人在背後拍拍他。 

謝宣諾回頭,看見一個婆婆在自己的身後。 

「小朋友,你係阿霜邊個呀?」那婆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