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能夠正式出發,謝宣諾立即做好了所有準備。他向公司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期,連同飛機來往所花的時間,他計算過留在美國的時間應該可以有四至五天。加上已經有一個早已得悉的範圍,所以要找一個人,應該難度不難。 

祖立和建倫等人也都知道謝宣諾跟簡仁將要到美國找阿斌,不過大家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話才算是最恰當,一個以為已經死去十多年的朋友,我應該托付一句什麼說話去問候他? 

你好嘛?還是怎麼那麼久不找我? 

大家都知道阿斌不回香港,當中一定有他的一個很大很的秘密,這樣來一些發條式的門面說話應該派不上場。所以每個人都沒有故意的說什麼說話,只是會到機場送他們一程以示朋友間一種無言的支持。 

朋友間不求回報不問源由的支持,是最窩心的一種支持,當然也是最難得的一種支持。 



之後的一個星期,每日謝宣諾也是以陪伴家人為首要,不過諾媽的情況卻一天比起一天更差。 

直到謝宣諾出發前的一晚…… 

謝宣諾一個人在房中拿著那份驗身的報告看著,這時叔叔謝景晨突然出現房門口。謝宣諾吃了一驚,隨手便把報告塞到枕頭裡面。 

「諾仔,阿嫂情況有小小唔穩定,你去完美國搞完正經事,記得盡快返。」謝景晨進來後輕聲的說。 

「我知道,我查過成個區範圍唔大,應該可以早小小返香港。」謝宣諾回道,謝景晨坐在床邊,依然是憂心重重的一副樣子。 



「你去美國段時間,試下搵詠莉嚟睇住阿嫂,始於多個女人點都好啲。」 

「好……我知道。」謝宣諾有點驚訝叔叔的提議,不過謝景晨很快便為他解除疑惑。「詠莉一路都好照顧阿哥同阿嫂,你都應該知道。」 

「知道。」 

「咁多年,就算係我坐監前我都未見過阿嫂個病咁嚴重,所以非常時期,叫多個人幫手會好啲。」謝景晨看著謝宣諾說。 

「好,我明白。」謝景晨離去後,謝宣諾又拿出那份報告。他一邊看著,一邊掏出自己的手提電話。想了幾分鐘,你撥出了詠莉的電話。 



連線那十數秒,長得有如半個世紀一樣。 

「喂。」 

「喂,詠莉,諾仔呀。」 

「點呀?仲未訓?聽日上飛機喇喎。」 

「秋凝同妳講咗?」 

「我有咩可能唔知?搵我做咩事?」 

「妳冇嘢嘛?」 

「你話我同Fabio?」 



「係。」 

「冇嘢,我諗我要冷靜下。」 

「我聽日去美國,妳有冇手信要買?」 

「冇呀,你到底搵我乜嘢事呀?兜嚟兜去做乜?」 

「冇……媽咪唔係太舒服,妳可唔可以聽日嚟我屋企幫我睇下佢?」 

「好,我聽晚返完工就去,仲有冇其他嘢?」 

「冇喇。」 



「咁好啦,我做埋瑜珈先,我聽日唔去送你,你同簡仁都順順利利,見到阿斌幫我問候佢。」 

「好,再見。」

電話掛上,謝宣諾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不過現實是母親和阿斌的事也有點急在燃眉,謝宣諾面對著詠莉半冷的語氣,實在提不起勇氣去談情說愛。 

我親手去推倒妳的婚姻,因為我想為妳檢回一段更好的感情,回來後我會向妳好好解釋。 

謝宣諾一直的這樣想著。 

第二晚,香港機場。 

建倫,祖立還有秋凝三人都來了送機,五個人跑到了翠華餐廳打發時間,沒有特別的氣氛,只有一般的家常對話。 

「喂,我想食支煙,有冇人同出巴士站度食?」祖立站起來說,其他人都沒太大反應。 



「我陪你啦,我都想出去行個圈。」建倫三扒兩撥的吃完那碗飯說,祖立回頭又向簡仁問。「簡仁,行。」 

「使唔使咁多人呀?」簡仁有點緊張,有點不能放鬆的感覺。 

「行啦,陪下我。」祖立拉著他,跟建倫一起往外面走。 

謝宣諾看著祖立舉動,有點奇怪,他回看秋凝,只看見她好似一張有話要說的模樣。 

「你叫祖立駛開佢地。」謝宣諾問,秋凝笑了一笑,沒有直接回答,問道 

「聽祖立講,你要捐個腎俾伯母?」 

「係,好大可能。」謝宣諾答得很快,因為在他的預算之內,是絕對應該知道這件事情的。



「你十幾年前,同我講過,你爸爸好似有一個病,係有可能遺傳,係唔係?」秋凝拿出的這個問題,則大大超出謝宣諾的估計之內,他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人記得,而且洞悉這個問題。 

「吓……?」謝宣諾停頓了一下,然後拋下這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你知唔知祖立返嚟同我講,你同佢地講到好似就死要託孤咁,你係咪有唔妥?係唔係有嘢冇講?」秋凝繼續問 

「冇…我隨口講之嘛。」謝宣諾敷衍的說 

「諾仔,呢個時間你仲要瞞?你以前就係獨行獨斷先浪費咗你同詠莉咁多時間,仲未夠呀?」秋凝有點惱火,向謝宣諾薄責道。謝宣諾的表情轉了幾下,在盤算應該要怎麼應付秋凝。 

坦白?還是敷衍? 

「我自己搞掂,咪唔想煩其他人?」還是先敷衍著吧。 

「你同佢地三個講到咁叫搞掂?咪盞要人擔心,你同我坦坦白白好冇?我就係知你唔想咁多人知,我先叫祖立引開佢地。」秋凝聲音開始有點大 

謝宣諾垂下頭,沉思了幾分鐘。 

「係…醫生話,我唔適合做任何手術,我同我阿爸都有同一個病,係血管問題,如果身體上任何地方出血,都會有流血不止嘅可能性。好似我阿爸隻手一個細細嘅傷口都可以流幾日血,如果我要開刀,分分鐘會死。」真相終於大白,秋凝很吃驚的看著謝宣諾。

「咁你仲要捐個腎俾伯母?」 

「媽咪情況好差,我已經安排好所有嘢,就連同意書都簽咗,手術入面發生任何事,醫院都唔使負責。」謝宣諾堅定的說 

「你有冇同詠莉講?」秋凝問到謝宣諾最遊離的一個範圍。 

「冇,我只可以盡我自己能力去完成眼前所有嘅事,我唔敢向佢講任何嘅事。」謝宣諾自己也有點迷茫,明明預計自己的手術會有危險,向走到人地面前拉倒人家的婚禮。 

「諾仔,拎住。」秋凝伸出右手,手中拿著一部電話,一部十多年前的Nokia8200型號電話。 

「做乜嘢?」謝宣諾不解,但認得出是秋凝以前用過的一部電話。 

「詠莉喺你失蹤之後,曾經有兩次為你入過醫院,第一次應該係你飛去泰國之前,詠莉喊住打俾簡仁話自己俾屋企人送咗入醫院。我地成班人去到,佢同我地講你唔覆佢短訊,跟住我就用我電話,幫佢發咗一個一模一樣嘅短訊俾你…」秋凝回想著往事,雙眼也不禁慢慢泛紅 

「妳……終於肯話俾我知?」謝宣諾不敢相信的問 

「我地唔話俾你知,係因為我同簡仁都講得你係一個不負責任嘅人,我地唔想詠莉俾你傷害多一次。不過由你肯去Fabio面前講一段會俾人打嘅西班牙文都唔怕開始,我就知道你變咗。再聽到你肯為伯母所冒嘅險,我做朋友嘅唔應該再抹殺你應該有嘅機會。 

電話有電,你想知嘅短訊,就喺呢個電話入面。」 

秋凝把電話,遞到謝宣諾的面前。而謝宣諾這時發覺,自己的雙手,正不自由主的在瘋狂抖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