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袋住佢,上機先睇。」秋凝說時,把視線拉到遠處,示意他們三人正在回來。謝宣諾會意,立刻把電話收起。 

「喂,差唔多要入閘。」簡仁回來後立即拿起背包說 

「哦,咁行啦。」心不在焉的謝宣諾也站起來說 

「咁行啦,我地送你地入閘。」祖立摟著謝宣諾的肩膊說 

「行啦咁。」他們一行五人,沉默的一直向離境閘口。這一次的遠行不是旅遊,也清楚知道前面要做的那件事不一定可以順利完成,所以他們都沒有一般準備外遊的正常愉快氛圍。 



離境閘口前,他們簡單的擁抱一下,謝宣諾和簡仁便拿著背包跑進去。一路上謝宣諾的表情也愈來愈發呆,跟簡仁完全沒有交流。 

簡仁不知道秋凝那手提電話的緣由,只覺得謝宣諾是對美國一行的事不感信心。 

「做乜?靜哂嘅?」簡仁把飛機票遞到謝宣諾面前打算開出話題來。 

「冇,上機先。」 

登上飛機後,他們都各自把行李放好,簡仁坐在比較靠通道的位置,安頓好所有事情後,他便立即搜尋一下有什麼新的電影去看。 



很快,飛機起飛,簡仁帶上耳機在欣賞飛機上所提供的陳年電影,慢慢便入睡了。期間他幾次醒來,也看見謝宣諾面靠著窗戶看外面已經漆黑一片的景象。簡仁不以為然,很快又再入夢。 

直至空中小姐派餐,簡仁才把魂魄招回來。 

他再看著謝宣諾,只看見他仍然是維持著同一個姿勢。簡仁推推他的手臂,說道: 

「喂,出面有咩好望?黑哂成個天乜都冇喎。」謝宣諾擺擺手示意沒事。

「你做乜呀?唔使咁擔心喎。」簡仁說,這時謝宣諾突然轉個身正正的坐好,簡仁才發覺他的雙眼通紅,像哭過的一副模樣。 



簡仁想問,但此時發覺謝宣諾的右手緊緊的握住一部電話。 

「諾仔?做乜事?」簡仁問 

謝宣諾抽了一下鼻子,用那對尚帶有淚光的紅眼看著簡仁,然後按下那個電話的幾個按鈕,放到簡仁的面前。 

『諾仔,你到底去咗邊?詠莉為咗你,用雕刻刀喺自己隻手鎅咗十幾條好深嘅傷口,宜家被佢屋企人送咗去伊莉莎伯醫院。佢仲同我講,佢有咗你嘅BB,你快啲覆我地好唔好?』 

塵封了十二年的訊息,在飛機起飛之後,已經出現在謝宣諾的眼前。 

「邊個俾你睇?部電話係邊個?」簡仁認不出來,畢竟已經很多年前的事。不過重提此事,簡仁的心情也開始有了變化。 

「秋凝。」謝宣諾掩著臉,不是哭,是一種連哭也表達不來的心情。簡仁看完了那電話,便交回謝宣諾的手裡,沒有再說話。 

「我仲以為那啲疤痕係Fabio嘅好事…」謝宣諾不斷的自責,不過簡仁沒有附和。這時空中小姐正好送餐到來,為兩人的情緒找到了一個停頓點。 



「唔好再提,冇人想再提。」簡仁說 

「之後詠莉佢點,個BB呢?」謝宣諾沒有理會,只是自己的一直在問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他不斷重複著同一個問題,語調像是發問,又像是在呢喃。 

直至……

「唔好再問,唔好再提呀我話。」簡仁忍耐不住,厲聲的跟謝宣諾說道。 

不過謝宣諾沒有反應,他壓根兒像看不見簡仁的反應一樣。 

簡仁沒有理他,打開飛機餐盒,帶上耳機又逃避著謝宣諾的問題。過了十分鐘,謝宣諾輕輕的拍拍他手背。 

「又點呀?」簡仁知道謝宣諾現在的情況,也知道他看見那個訊息後很不好受,但他確實很不願意告訴謝宣諾,那段已經封存很久的真相。 



「簡仁,你當我求你,由細到大,我都唔識求人。你當我求下你,講俾我知,我好想知自己……到底……我欠詠莉或者係我阿爸媽咪有幾多嘢,我唔想到有一日我真係見佢地唔到時,我都未補償。」 

謝宣諾捏著簡仁的手,垂下頭,不斷在抖動。整個飛機艙都很安靜,謝宣諾忍得很辛苦,他閉著氣,不想發出半點聲響。 

還未知錯的謝宣諾所犯下事,偏偏陰錯陽差,被這個已經浪子回頭的謝宣諾碰上了。他完全沒有招架能力,一肚子的眼淚,忍得好苦好苦。 

簡仁看在眼裡, 又想到諾媽的情況,所以絕對感受到謝宣諾的心情。 

不過那段往事實在太難忘記,他想了幾秒,知道謝宣諾看過那訊息後,在這途飛機之中肯定不會放過追問自己的機會,所以想了另一個方法來表達自己的想法。 

這件事,也是謝宣諾一直不明白的事情,不明白為什麼在簡仁面前說起詠莉的事,簡仁也會有一副不太滿意的模樣。 

他扶著謝宣諾,在他耳邊小聲的說: 

「諾仔,唔止你錫詠莉,我地好多人都好錫詠莉。」 



謝宣諾抬頭看著他,簡仁此時說出了一件謝宣諾沒有想過的事。 

「唔係得你一個鐘意詠莉,十幾年時間,發生過好多事。我咁多年連拖都唔拍,一心一意幫詠莉照顧好你爸爸媽咪,就係想佢知,以後無論有乜嘢事,都會有人喺佢身邊陪佢。 

我唔會再俾佢孤單。」 

大家也是成年人,謝宣諾終於明白,明白為什麼簡仁在詠莉的事情上面對自己的處處針對。 

「簡仁,你鐘意詠莉?」謝宣諾直視著簡仁問。 

「係,好多好多年,不過佢由頭到尾個心都只係有你一個。」簡仁也正視著謝宣諾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