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謝宣諾確切的接收到簡仁的答應後,吐出了這個簡單的答覆,便坐直身子,把視線轉到窗邊。 

簡仁也繼續的進餐,大家都沒有說話。 

僵硬的氣氛維持了十五分鐘,簡仁吃完那個飛機餐,擦擦嘴角,將身前的東西都收拾好。謝宣諾這個時間還一直看著窗外,他很需要時間去消化簡仁親口所說的真相。 

這心情有點複雜,他客觀地知道自己不應該生氣,但主觀地覺得簡仁把這個事實暪著自己實在太久。但很快客觀已經打嬴了主觀。他很明白,簡仁對他的,還是恩情比瞞騙大得多。 

「多謝你照顧咗詠莉咁耐。」謝宣諾背對著簡仁說。簡仁看看他,也道「我自己好清楚自己位置,如果詠莉真係想同返你一齊,我會祝你地快樂。不過無論點都好,我同你永遠都係好朋友。」 



「我明,我從來都冇諗其他人感受,你唔使理我,你同詠莉嘅事,我冇資格講任何嘢。」謝宣諾把身子轉回來,拿起飛機餐中那個塑膠杯子,跟簡仁作一個乾杯狀。 

「不過我都係唔會講俾你知,哈哈。」簡仁隨即拿起自己的杯子跟他輕碰了一下,兩個兒時伙伴,早早就超出了好朋友這個層次,很多東西都已經沒有計較的需要,默契默契就好了。 

謝宣諾沒有再向簡仁相逼,雖然腦內仍然是詠莉那滿手傷疤的畫面,但仍然努力的調整自己心情,跟簡仁談天說地。 

兩人在這一途飛機之上,很好的將所有可以聊的話題都聊過,兩個人都滔滔不絕,謝宣諾把自己的泰國事業娓娓道來,而簡仁也道出自己打理家族生意的甜酸苦辣。

簡仁很釋懷,是因為他向謝宣諾說出了心裡話,也感覺到謝宣諾那份很真切的改變。 



說著笑著,他們很快就帶著笑容睡著了。 

二十多個小時後,美國,洛杉磯機場。 

二人拉著自己的行李走出機場,簡仁到處的看著,看了幾分鐘,不耐煩的拿出電話致電在那邊的接待人。 

「你有安排?」謝宣諾下意識的問,簡仁這時電話剛好接通,就擺擺手示意他先等一下。 

「我到咗,車泊喺邊?」等待對方的回答,簡仁隨即拿起行李向不遠處的一個出口走過去。謝宣諾立即跟出,兩人經過那個出口,來到一個停車場。 



走不了幾步,他們便來到一輛七人車之前。 

「你唔係有司機?」謝宣諾問,因為人生路不熟,他想不到簡仁會選擇自己開車。簡仁沒有回答他,只是打開車門,將謝宣諾招上車來。 

「我嚟過呢邊幾次,去Santa Ana之前有個地方叫Gorden Grove,我有幾個越南朋友都係住果邊。我問過佢地,呢度去Santa Ana行405公路南行就可以去到。美國嘅路冇香港咁麻煩,基本上一條大路就去到。」 

謝宣諾點點頭,很欣賞簡仁的準備。 

「洛杉磯好得意,好似聯合國咁,個個地方都有唔同國家嘅陀地,頭先我講嘅Gorden Grove就好多越南人,北小小El Monte就有好多唐人,而Santa Ana就多西班人住。睇你個樣都眼訓,你訓一陣,車程都要成個鐘,到咗叫醒你。」簡仁在左看看右看看,熟習一下車子的操作。花了兩分鐘後,簡仁正式開車。不消一會,已差不多進入405公路的範圍之內。

長途飛機的關係讓謝宣諾覺得很睏,他一邊看著窗外那些新奇的環境,一邊的慢慢進入了睡眠狀態。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簡仁拍拍謝宣諾的頭,謝宣諾被吵醒,揉揉眼的看著簡仁。 

「喂,謝宣諾,到咗Santa Ana,上次阿斌個地址就係呢度附近喇。」簡仁看著謝宣諾說。 

謝宣諾還未仔細的看清楚周圍的環境,這個時候,電話響起。 



身在美國,每個身邊的人都知道我這次遠行的目的。加上這個年代的人一般事情都愛用智能電話程式來聯絡,要致電一個剛剛到步美國的人,好大機會是只有一個可能性,有大事發生了。 

「邊個打俾你?」簡仁也有這種覺悟,立即很緊張的看著謝宣諾。謝宣諾拿出手機一看,看到那個顯示,心臟快要跌到冰點。 

「詠莉…」謝宣諾手開始抖,但仍然鼓起勇氣,按下這通電話。 

「喂…」他忐忑不安的接聽 

「喂,諾仔,詠莉呀,伯母個病惡化,我地送咗佢入醫院,你搵到阿斌未?如果搵到,世伯叫你盡快返香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