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會有個細路咁夜都喺度踢波?」簡仁在謝宣諾的身後趕上,打趣的說。 

那小孩聽到聲音,轉個身來看了他們一下,謝宣諾這時才看到,他是一個亞洲裔的小朋友。 

謝宣諾心情差透,剛好看見自己最愛的東西,便停下來看一下來舒緩一下自己。那小孩雖然只有七八歲,不過足球技術倒是不賴,拿著球一直向牆壁射過去,皮球碰到牆壁後彈回,他便立即再次勁射。就這樣來來往往,便發出了剛才謝宣諾他們所聽到的聲響。 

「又幾好波喎,波底仲好似好過你細個。」簡仁笑說 

「係喎,你睇下佢心口控波控得幾……好…」謝宣諾看見小孩的技術,特別是皮球彈起後他以胸前把球控住的姿勢,有一種很眼熟的感覺。 



「做乜?」簡仁發覺謝宣諾的異樣,而謝宣諾卻愈看愈覺得,這小孩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他回頭問簡仁「你唔覺得佢嘅動作好熟咩?」 

「好熟?似邊個球星?」簡仁不明白,還在琢磨謝宣諾的問題 

「佢用個心口控波時,兩隻手都係好似殭屍咁伸出哂。」謝宣諾愈看愈覺得高興,立即上前跑到小孩的位置。 

「喂,做乜呀?」簡仁跟上,謝宣諾走到小孩的幾米前,用非常友善的笑容,以英語問那小孩可否跟他一起踢球。 

那小孩很爽快,爽快的拒絕了。謝宣諾很沒趣,便站在那個小孩幾米的範圍外繼續看著他。簡仁陪著他一直等,等到不耐煩時破口說了一句: 



「細路咁串,借個波踢下都唔得。」 

「喂,唔好亂講啦,人地小朋友嚟咋。」謝宣諾阻止他亂說話,但簡仁則嬉皮笑臉的繼續說:「佢識鬼聽咩,黃皮白心,香蕉仔。」 

「我唔係香蕉仔。」那小孩突然以廣東話說。 

「你識講廣東話……?你可唔可以話我知,你叫乜嘢名?」謝宣諾走上前問那小孩,但那小孩明顯很保護自己,連退兩步後,繼續跟他們保持一段距離。 

「心口控波……識講中文……住呢度…我知喇,小朋友,你可唔可以話俾叔叔知你叫乜嘢名?我地唔係壞人!」簡仁終於知道謝宣諾所說的是什麼,他比起謝宣諾更緊張,整個人趨近那小孩很認真的問 



「呀!」那小孩被嚇怕,跑到了十多米以外的地方。 

「喂,簡仁呀,唔好嚇親佢啦。」謝宣諾制止簡仁,因為他知道美國的治安比起香港差得多,他們的動作明顯把小孩嚇倒了。 

那小孩站在十多米外,很倔強的看著他們兩人,謝宣諾此時細心的觀察小孩的相貌,但又找不到半分阿斌的感覺。 

這時小孩突然轉身就走,轉眼間已走入剛才他們巡視過的大廈之內。謝宣諾和簡仁站在原地,不敢再有任何會嚇怕小孩的舉動。

「最衰係你,嚇到佢走咗。」謝宣諾埋怨簡仁,相反簡仁卻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說「喂,你頭先一講我又覺得佢嘅動靜幾似阿斌,加上又識講廣東話,你話佢會唔會係阿斌個仔?」 

「我本來都係咁諗,但宜家俾你嚇走咗佢,仲點搵?」謝宣諾邊說邊走向那大廈,簡仁無聊,逕自拿起那個皮球在玩耍。 

「簡仁,射個波埋牆。」謝宣諾一直看著大廈的樓層邊說。 

「哦。」簡仁點頭,轉身便把皮球射向那牆壁,皮球「砰」的一聲發出巨響後又彈回簡仁的腳下。 



「再繼續。」謝宣諾沒有看簡仁,仍然是一直看著大廈上面說 

「砰!」簡仁再施射,這次時間把握得比較差,球撞上牆壁後彈到較遠的地方。 

「再繼續啦。」謝宣諾大叫,但簡仁還沒有把皮球拾回。 

「喂,個波彈走咗呀,等我執返先啦。」簡仁跑到遠處把皮球檢回,謝宣諾看得不耐煩,便走前向簡仁拿球。 

「踢幾十年波叫你射幾腳都搞唔掂,拎嚟啦。」 

「睇你有幾勁。」簡仁把球丟向謝宣諾說。 

「望住棟樓,睇下有冇人開窗望落嚟。」謝宣諾拿過皮球,轉身便向牆壁勁射起來。就跟剛才那小孩一樣,他也是一口連氣的把彈回來的皮球立即勁射回去,不過他的動作更加純熟,每次射出皮球後他也可以再走前一步,令到自己跟牆壁的距離也愈來愈近。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最後,在距離牆壁大約兩米多的地方,謝宣諾終於趕不上節奏,皮球失準的射到牆壁以外的地方。

簡仁被謝宣諾技術吸引,壓根兒沒有看過大廈的情況,只是一直看著他。 

「喂,叫你望住上面呀,你望我做乜呀?」謝宣諾指著簡仁大叫。 

「你喺泰國都有踢波?點解你宜家咁肥都仲可以咁靈活?」簡仁不明所以,走到謝宣諾的面前說。 

「我們的足球場,記唔記得?」謝宣諾看著那牆說,簡仁想了一下答道「我地讀書時睇過嘅套漫畫?」 

「係。」謝宣諾將檢回的皮球拋高,然後右腳球不著地的一射,皮球又「砰!」的一聲彈回來。 

「我同阿斌兩個睇過其中一幕,個主角一路向住幅牆練波,一路射一路向幅牆行過去,最後踩住個波喺幅牆上面。 



我同阿斌當時不知睇得幾瘋狂,成日放學兩個人都會走去工廠區度練。去咗泰國之後,我已經冇乜踢波。一來泰國人踢波下下都可以打倒掛,二來真係冇咁多時間。 

不過我一有時間,就會拎個波去渡假村啲牆度咁樣練,每次咁樣玩,我都覺得自己好似返咗去細個果時一樣。」謝宣諾感嘆的看著那牆,然後又立即爭取時間,向著牆壁繼續的射球。 

「你繼續射波,我望住。」簡仁終於明白謝宣諾的用意,如果阿斌在附近,又或者剛才那個小孩是跟他有關的話,他自然會感應到謝宣諾這一套方法的呼喚。 

「我冇時間喇,如果你真係喺呢度,我知你一定會聽到。」謝宣諾邊輕聲說邊繼續自己的方法,去試圖完成這一次來美國的目標。 

「砰!砰!砰!砰!砰!砰!」

死寂的環境一直迴繞著謝宣諾用皮球發出的聲音,簡仁一直看著謝宣諾,看著他由輕輕鬆鬆的每球重若轟雷,再隨著時間和體力下降而變成的汗流浹背,然後是喘氣如牛。以他接受二百磅的身形來說,這樣的運動量維持下去,絕對可以要了他半條老命。 

但謝宣諾沒有停下來,他一刻也沒有停下來。他不想停,也不敢停。 



「時間已唔多,我唔一定可以再嚟見你。」謝宣諾動作愈來愈慢,最後終於支持不住,彎身按著兩塊膝蓋,不斷的喘氣。 

「嗄……嗄……嗄……」 

簡仁被感動了,他看見謝宣諾面上的閃光,但不知道那是汗水還是淚光。突然,簡仁看見謝宣諾的背後遠處,出現了一些異樣。 

「諾仔,你望望……」簡仁指著他身邊,謝宣諾立即回身一看。 

他們兩人同時看見,剛才跑進大廈的小孩,這時在門外再次出現。旁邊,還多了一個中年男人。不過距離有點遠,加上光陰不調的情況,他們一時間也看不出,那男人的樣子。 

不過…… 

「你地…係由邊度嚟?」那男人突然發問,謝宣諾和簡仁立即相看一眼,二人有如同時被這把聲音的出現所擊中般,感到全身都是雞皮疙瘩。 

那是阿斌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