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一去廁所先。」簡仁最聰明,第一時間溜去了。 

祖立:「我又去,行啦阿諾。」 

祖立把我拉到店外,跟簡仁三個人為了避開秋凝和阿斌那尷尬的場面。 

我正想打開話題,忽然我看見簡仁在口袋裡帶出一包香煙,慢條斯理的抽出一根放在嘴裡,然後熟練的點起來。 

我:「你幾時開始食煙?」 



簡仁:「成個月啦,之前好多嘢煩,偷咗老豆一支嚟食,食完真係個人冇咁煩。」 

祖立:「你都低能,成十八歲人先學食煙,你唔入埋黑社會?」 

我:「咪係,食埋白粉丫嘛。」 

「唔係呀,屋企真係好多嘢諗。」簡仁呼出一個煙圈,一臉愁緒的看著那條車來車往的馬路。 

祖立:「做兄弟嘅,有咩咪講嚟聽下囉。」 



簡仁:「阿爸早排唔舒服,想立平安紙,我地三兄弟第時要平分佢果幾幢樓,我就係要煩緊拎跑馬地果間好定西貢果三層村屋好。但如果要西貢果幾間我又要接手埋佢果部波子,前年先出架,但我唔鐘意隻色,但阿爸話隻色旺唔好噴過喎,煩死。」 

我、祖立:「…………………」

簡仁家族是地主,爸爸已經七十多歲,媽媽是他的第四任太太,其產業分佈香港各地,所以簡仁是一個真正的富二代,比我還要純正。 

不過他的性格很溫純,可能人的性格跟外表也有關係,簡仁由中一開始已經是矮矮胖胖,剛一起踢球的時候他說自己是前鋒,最後被我們逼了他去做龍門,一做就是七年。 

祖立:「你呢種都叫煩?煩錢多定煩車多?」 



簡仁:「唔係咁簡單架…」 

我:「有幾唔簡單?你地有幾兄弟起碼都叫有人商量,我係獨仔,俾阿爸阿媽一圍我就孤軍作戰。」 

祖立:「係喎,聽建倫講你屋企好大件事,又話世伯唔舒服?」 

我:「唔好講,太長唔想由頭講到尾。」 

簡仁:「咁我地一陣去邊?」 

祖立:「涼都未沖可以去邊?」 

我:「落G4啦,果日蔡卓妍俾咗兩個外掛我,返到屋企試過真係好好玩。」 

祖立:「嘩,呢班你同果班山洞人玩?佢地長年累月都喺G4喎,又玩人妖,溝通到咩?」 



簡仁:「咪係,果個阿力,玩CS果時成日自己同自己講嘢,又噴埋哂核突畫,同佢一隊成日俾人Ban。」 

我:「都唔係,果晚同佢地傾咗一陣,佢地個人都幾好。」 

祖立:「小心你都變山洞人,哈哈,喂阿斌同秋凝出嚟喇。」 

祖立指指,阿斌和秋凝正向著我們走來,秋凝的雙眼通紅,明顯是在我們出來之後還有暴喊過。 

阿斌:「喂,我埋咗單,一人四十七個半。」 

簡仁:「喂我個飯四十二之嘛。」 

祖立:「是但啦有錢仔。」 



「斌,我地去G4,你地兩個點?」我問的時候,不自由主的看了秋凝一眼。 

阿斌:「唔喇,佢唔開心我同佢返屋企先。」 

秋凝:「唔使啦,我陪你去玩陣。」 

秋凝就這話時,也不自由主的回看了我半眼。

跟祖立他們一伙跑到G4,到達的時候我看見蔡卓妍也在,我卻刻意挑了店的另一邊入座,因為我不想蔡卓妍看見我。 

沒錯,因為我覺得蔡卓妍在我們朋輩中一向被示為怪人形象,所以如果這一刻我跟他示好,我會覺得我也是怪人之列。但我覺得有很重的內疚感,前一天人家才跟我說說笑笑,但現在卻無故受到我的白眼。 

我故意挑了一個靠牆的位置坐,不想讓蔡卓妍看到我。當我一屁股坐下的時候,秋凝卻有意無意的坐在我左邊那個座位。我有點驚訝,但不足以我作出反應,阿斌坐了在秋凝的左邊,然後是祖立、簡仁。 

我們四個人立即跑上了天堂這遊戲,只剩下秋凝一個人在看討論區。遊戲開打,我們都進入了瘋狂的狀態,除了那個發光的螢幕之外,什麼也不會看得見。 



「祖立!祖立!條龍出未?」 
「阿斌,你Lag機呀?」 
「諾仔返村先返村先!」 
「簡仁你唔好又打錯我得唔得呀?」 
「喂,打月族呢個先!打月族呢個先!」 
「打佢!簡仁頂住佢唔好俾佢走!」 

我們一邊殺人一邊叫著,瘋狂的叫著,有時候玩得過份會不小心張開了嘴巴,一直感覺到累才會知道失儀而合起來。 

我常說,沒有玩過網上遊戲的人,不止會後悔一輩子。 

「喂,飛龍出喇!」

我玩得慶起,突然秋凝探頭向我的螢幕看了一下,我嚇了一跳,人便自然反應的往後退了一下。 



「使唔使咁驚呀?」在充滿嘈雜聲音的網吧內,我只能以秋凝的口形去估計她的說話。 
我下意識看了秋凝身後的阿斌一眼,看他正打得聚精會神才鬆了一口氣,不知怎的,我真的很怕會東窗事發。 

我用一對怒目瞪了秋凝一眼,但她卻擺出一個可愛的吐舌表情回敬。我覺得迷茫了,小姐,為什麼妳要在我需要專心殺敵的時候,在妳男朋友我兄弟面前,對我這個前度荳芽夢男朋友做出這一個表情? 

我可以還妳一個什麼反應?我跟妳男朋友兩個的螢幕也是播放著同一個畫面的,為什麼妳會選擇看我這個? 

對,我正是陷入了這個迷思之中,為什麼妳會選擇我這邊? 
這是個暗示嘛? 
這是個暗示嘛? 
這是個暗示嘛? 
這是個暗示嘛? 
這是個暗示嘛? 


「喂!冇血喇Hi Hi諾!!」祖立的一句把我從迷思中叫醒,我立即看回螢幕,只看到簡仁已經在那條飛龍面前變成一具屍體,其他人也逃走了。


「搞咩呀謝宣諾?我升咗Level冇耐咋,又跌返喇。」簡仁向我埋怨,但我還未回過神來,根本不知道怎樣回答。 

阿斌:「好在我走得快。」 

祖立:「我都爭小小死,頂你個白痴諾。」 

「唔好意思,Lag機呀…」很明顯是狡辯… 

「我地同一間網吧,同一排機,點解我地三個唔Lag你會Lag?」所以很快便給拆穿……… 

阿斌:「喂,唔好講住,有人跌咗把劍喺間爛屋入面,過去執!」 

「咁正?」祖立立即轉身再次投入遊戲,我和簡仁也即時支援。 

阿斌:「喂,我呢邊兜唔到入去,簡仁你近你去執啦。」 

簡仁:「好,我去。」 

祖立:「有人都發現把劍,宜家行緊去!」 

阿斌:「諾!祖立!攔住殺咗佢先!」 

「得,我去殺。」我口裡說得興奮,雙手已經驅動滑鼠去搜查我的目標,不消一秒我已經看見一個女角想向那把地上的劍跑去,我立即啟用游標點向那個人準備攻擊她。但當我點上那個女角,她的名字浮現出來之時,我再也沒有殺意,瞬間更有點不知所措…… 

因為他叫蔡卓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