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媽咪?」爸爸看見我,露上一面驚訝,看著媽咪問。 

媽咪:「我叫霜姐拎藥俾我,唔知點解你個仔咁叻會自己搶咗嚟做,佢要嚟咪俾佢嚟。」 

詠莉:「世伯,你冇事嘛?」 

爸爸:「咦,詠莉妳都嚟咗?比妳見到世伯個唔舒服樣添,哈哈。」 

詠莉:「世伯你邊度唔舒服?」 



爸爸:「小問題,小問題。」 

我:「入咗幾日醫院都小問題?」 

媽咪:「果晚我打俾詠莉話你阿爸唔舒服,你返到嚟第一句就係質問我地係唔係呃你,但如果你肯行近啲望下你阿爸,就見到佢果晚有幾面青口唇白,連對手都震埋。 

你知唔知你見到佢果一刻,啱啱就係佢食完藥準備返房訓?第二日就入咗嚟做手術,我就係想睇下唔見個阿爸幾多日先識開口問。」 

「有咁嚴重咩…」我承認,當然的我只有一股怒火。 



「喂,謝宣諾你仲頂嘴?」詠莉在我身後輕輕拉我的衣尾說。 

我走近病床,一臉內疚的研究著爸爸病床上的儀器,還有猜想爸爸身體上,那裡會存在一個因為手術而來的傷口。 

爸爸:「望咩呀你?」 

我:「阿爸你邊度開刀?」 

爸爸:「多事啦,不過你知都好,有樣嘢我同你媽咪都講咗幾日,諗緊點同你商量。」 



我:「咩事呀?」 

媽咪:「爸爸,咁快講?」 

爸爸:「早小小講等佢知啦,佢都唔係小朋友,同埋佢肯睇下我有冇事,都算有爸爸心。」 

我:「咩事呀到底?」

媽咪:「爸爸個病唔係咁嚴重,但又唔係咁易解決,我有朋友同我地講,你爸爸個病係好罕見,香港暫時冇太多呢類型嘅病例,所以醫治方法唔會夠其他地方好。 

所以我託朋友問過,美國有一間醫院有呢方面嘅病例。我已經同你爸爸決定咗去果邊一段長時間,等爸爸個病得到最好嘅照顧,公事就會留俾叔叔打理。 

你宜家知道點解我地要逼你去美國啦。」 

媽咪向我和盤托出這原因,我才恍然大悟整件事的始末,不過明白還明白,我還未有能力,可以立即消化整個情形。 



我:「但我一向都係喺香港,都唔一定要去美國呀…」 

由話說出口那一刻,我已經從爸爸的表情中知道,我說這句話是錯了,可惜已有點遲。 

「咁爸爸唔舒服想你去美國陪下佢,支持下佢得唔得?」媽媽立即向我狙擊,當然我也明白了這原因,儘管我是在說錯話之後才明白。 

我:「咁當然得啦…」 

爸爸:「算啦媽咪,個仔都大,佢唔想唔好逼佢。」 

我:「唔係呀爸爸,我唔係咁意思……我知喇……媽咪爸爸,我知發生乜嘢事喇。」 

媽咪:「好喇,你倒藥俾爸爸飲咗先。」 



詠莉聽到媽媽指示,立即拿起暖壺準備到一旁倒藥給爸爸服用,我走到詠莉身旁幫忙,卻又想起另一個問題。 

我:「媽咪,爸爸宜家做完手術應該係食西藥,可以撈埋中醫一齊食咩?」 

媽咪:「倒你就倒,咁多事。」 

那一晚我跟詠莉在醫院陪爸爸直到凌晨,大家都談了很多話,氣氛非常之好。最大原因,是我已經不再堅持去美國與否的問題,一切一切,都等爸爸先回家再說。

我有一刻覺得自已錯了,因為媽咪為了可以令我去美國,曾提出也供學詠莉到美國的事,不過十七歲的少年記憶永遠也是很短暫。 

世界也不一定可以盡如人意,兩日後,就算我向詠莉萬般說服,她也沒有答應我跟我到美國的事。 

我:「不如我叫媽咪俾多筆錢出嚟幫妳媽咪請個看護?我地去讀書最多咪三年,好快就返。好冇呀?只要我問媽咪應該冇問題架。」 

詠莉:「我唔去呀,你去啦。」 



我:「點解唔去呀?我一個去果邊好悶呀。」 

詠莉:「伯母係好,但我唔要得呢啲錢,就算我話去我阿爸阿媽都唔鐘意,我又唔係你邊個。」 

我:「女朋友都唔叫邊個?」 

詠莉:「我地十七歲咋,唔通你敢講我地一定會結婚呀?受咁大份禮,以我阿爸阿媽性格一定唔安樂,佢地最怕欠人地人情。」 

我:「十七歲咁又點呀?」 

詠莉:「我都話問你,你係唔係一定會娶我?」 

我:「係!我謝宣諾一定會娶妳祁詠莉!」 




「冇話嫁你喎。」詠莉紅了兩腮,不好意思拉扯下去。 

我:「上次妳又話會等我,話就算我去美國幾耐都等架。」 

詠莉:「等,就唔同嫁,兩回事嚟既,搞清楚小小,謝生。」 

我:「有冇分得咁清?」 

詠莉:「梗係要啦,好喇,唔好再講呢個問題住,最緊要係世伯同伯母嘅安排有咗決定先。」 

我:「嗯,唯有係咁。」 

無論如何,整件事已經水落石出,我清楚家裡現在的情況,也知了解自己需要去美國的原因。其實去美國與否,我自己也還未有定案,當時在病房那個情況我肯定不會正面拒絕媽咪,因為這個做法跟自殺無疑。 

不過當我覺得自己是忽悠了媽咪之後,我不禁輕輕的責問了自己一句,一直我所堅持的原因,真的比不上一個患病的爸爸? 

我喜歡比較,所以第一時間拿了阿斌的情況來做例子:就像他要到美國讀書,原因只不過是他媽媽覺得在這個父母離異的期間內,去外國是一個還阿斌安靜的最好方法。阿斌從容答應,原因真的是為了媽媽?他在香港還有我們和秋凝呀?難道他不太愛秋凝?又或者是他在美國有他想做的事? 

我翻來覆去,愈比較愈覺得阿斌的情況跟我很相似,只是我比他還多了一個患病需要人照顧和支持的爸爸。 

這說明,我比較阿斌還更有理由去美國, 
那我為什麼還要考慮? 

十七歲,我第一次問自己,我的人生,是應該為其他人,還是自己? 

這問題真的讓人好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