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諾仔做乜甩呀?」祖立大叫。 

「對唔住,突然間發呆。」我敷衍兩句,視線立即離開秋凝,嘗試將注意力回到球場上。 

「老公。」秋凝向阿斌大叫,阿斌揚揚手,示意秋凝自己先到旁邊坐著,但這句老公就是聽得我內心不太舒服。 

比賽再繼續,我們仍然壓著大叔們的氣勢進攻,只是無論是我或者是祖立,甚至是阿斌也腳頭無靈,浪費了不小門前機會。 

「搞咩呀你地打前果幾個?」肥文說 



建偉:「喂,攻唔入隨時轉頭輸番呀,上心啲啦。」 

「特登射唔入咩?都低能…」祖立經過我身邊,輕聲表示對外來壓力的不滿。 

「我冇氣,唔踢住喇。」我脫去衣服,走出場邊,由建偉帶來的一個朋友入替我。我本來就沒有心情來踢球,只是想起可能跟這幫朋友見面的日子不多,才拖著那個失去半個靈魂的身軀出席。 

我故意找了一個遠離秋凝的座位,一坐下便灌了半瓶可樂。在夏天踢球是非常辛苦,只有喝可樂那幾秒才是樂事。 

「喂,做乜唔覆我呀上次?」秋凝突然在我旁邊出現。 



我:「喂,嚇死人呀?」 

秋凝﹝輕聲﹞:「問你做乜上次唔覆我呀!」 

我:「點覆呀?爭小小俾詠莉見到呀,我都未問妳,做乜會俾個咁嘅訊息嚟?」 

「唔得咩?咁以為你會嚟,見唔到咪問下囉。」秋凝大刺刺的坐在我身邊,我雙眼不禁即時望向阿斌。

我:「唔想阻妳地班女仔買女人嘢嘛,咪轉頭先去搵詠莉囉。」 



秋凝:「你同佢好似行得幾好咁喎。」 

我:「妳同阿斌都唔錯呀。」 

秋凝:「唔錯…有幾唔錯呀…」 

我:「我點知妳地有幾唔錯,起碼見佢對妳幾好。」 

說到這裡,秋凝沒有回話,只是僵住表情的一直看著球場上的阿斌。 

「佢前晚先同我講分手。」秋凝說這話時,就像說別人的事情一樣冷靜。我先是停了一下,但再想深一層,阿斌的決定倒也算是正常:「咁妳今日仲嚟嘅?」 

「我都唔知。」秋凝垂頭,腳踢著那個已經膠水瓶,依舊是不太上心的感覺。 

我:「唔好講呢啲,一陣俾阿斌聽到。」 



秋凝:「哦。」 

就這樣,我跟秋凝並著肩,一起看著球場上的人跑來跑去,說說無聊事,又偶爾輕聲講一下那兩個星期一起的回憶。那感覺有點熟悉,又好像有點溫馨。 

不過我們還是沒有說到我們分手的原因。 

三日後,我終於作出決定,我會跟爸爸媽咪到美國生活,到那邊讀書。

我選擇了在Msn來跟所有兄弟宣佈這個決定。 

【※諾哥※】:『我決定咗去美國?』 
【艾力大帝●斌】:『跟我同校?』 
【豬小立】:『你都走埋,唉。』 
【日本天才鋼門~仁】:『咁詠莉點?』 


【※諾哥※】:『佢不斷叫我走,都唔知諗乜,不過佢話等我。』 
【巴士迷夏建倫】:『咁幾時走呀?』 
【豬小立】:『搵晚去唱歌同佢地送行啦。』 
【※諾哥※】:『我應該遲過阿斌走,媽咪話爸爸醫療果邊要搵朋友準備,佢會幫我搵學校時講定會遲入學。』 
【日本天才鋼門~仁】:『我會去探你地。』 
【巴士迷夏建倫】:『你一定得啦,你坐飛機好似我坐巴士咁。』 
【艾力大帝●斌】:『富翁。』 
【豬小立】:『阿斌你玩咁多年Msn同Online Game打字都仲係咁慢?』 
【巴士迷夏建倫】:『你好快咩?』 
【豬小立】:『叫做均速唔錯咁啦。』 
【日本天才鋼門~仁】:『咁再約,我宜家要同阿爸出去睇樓呀。』 
【※諾哥※】:『我都要出去搵詠莉。』 
【巴士迷夏建倫】:『咁再約啦,我都要返舖頭。』 

『拜拜。』 



【巴士迷夏建倫】 離開了聊天室。 

【豬小立】 離開了聊天室。 

【日本天才鋼門~仁】 離開了聊天室。 

【※諾哥※】 離開了聊天室。 





【艾力大帝●斌】:『好,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