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遺…傳?」 

爸爸:「係,所有飲食果方面,到咗你三十五歲後最好留意下,其實宜家開始留意係最好,但我知道宜家講你係唔會聽。」 

我:「有乜唔食得?」 

爸爸:「遲啲先話你知,好喇,我入房打俾媽咪問佢今晚返唔返嚟食飯。」 

「哦。」 



我走回自己的房間,經過叔叔的房間時,我從虛掩的房門中,看見叔叔伏在電腦前打理公司的事務。其實這幾年來我已經習慣了跟叔叔一起生活,去了美國之後,不知道什麼時侯才可以跟他一起看球。 

由決定要去美國那日開始,我的生命已經慢慢的產生了微妙的變化,除了需要到另一個地方生活之外,我還跟秋凝重新接觸,我意思是指,重新的單獨接觸。 

在那天球場見面之後的三日,有一晚我收到秋凝的訊息,內容是關於她跟阿斌的事。我慣性地以一個旁觀者作出一些近乎廢話的意見,但據我了解三小時後的結論是:阿斌很堅決定要跟秋凝分手。

「咁妳點?」 

「可以點?呢排心情都唔係咁好,阿斌佢又未走,遲啲先算。」 



「點樣遲啲先算?」 

「咁佢都咁決絕可以點?最多咪搵第二個囉。」 

秋凝最後這一句,徘徊了在我的腦海中數天,我原本以為他們是親密的一對,但原來也抵不過一些現實的問題。 

我原來以為的問題,其實一直不像我以為的一樣,真複雜。 

就好似我一直以為當年我們分手是天大的事情,我一路追溯至今,到頭來,可能在秋凝心中只不過是一碟小菜。 



每個人一生中都只會愛人一次,初戀那次。 

當了秋凝的戀愛顧問幾天,一肚子納悶的我不想待在家裡,便獨自一個跑到了G4解悶。其實最大原因,是我那肚子的悶氣不能向建倫他們抒發,只有找其他渠道去解放。 

走進G4,自然會看見蔡卓妍和阿力在埋頭苦幹。 

「喂,上次唔好意思。」我故意走到蔡卓妍身邊,為上次的事再次道歉。 

蔡卓妍:「喂,諾嚟咗呀?又唔好意思?都話冇事囉。」 

「Hi諾仔。」 

我:「力,你好。 

唔係呀,咁我班老死真係串呀嘛。」 



蔡卓妍:「得喇得喇,今日做乜又得你一個呀?」 

我:「悶悶地咪走落嚟睇下你仲有咩新招殺人囉。」 

蔡卓妍:「呢排冇呀…我都打算賣咗個帳號佢。」 

我:「點解呀?玩新人呀?」 

阿力:「唔係呀,佢可能要走。」 

「走?」 

蔡卓妍:「係呀,其實我一直都冇講,我爸爸係泰國華僑,成家人都喺泰國生活,得我一個喺香港跟阿婆。 



兩年前阿爸過咗身,最近所有遺產都分好哂,我可能去華欣幫我爸爸打理佢生前開嘅渡假村。」 

我:「原來你唔係阿爸阿媽湊大?咁幾時走呀?」 

蔡卓妍:「可能九月,要我安排好哂香港嘅事先。」

我:「你唔係日日打機咋咩?有咩安排?」 

阿力:「佢有上網賣汽槍零件,邊係日日打機,唔鐘意返屋企就真,所以日日都留喺度,貪呢度有電腦可以做生意。」 

蔡卓妍:「咁大聲作死你呀。」 

「我以為你地係啲雙失青年……即係打開手板問阿媽拎三幾廿嚟呢度打機果啲……原來咁勁。」我驚訝的說。 

蔡卓妍:「有乜咁勁?阿婆死咗之後,我喺香港就得一個人過,果時十九歲,自己唔做唔搵就餓死,有咩唔得?做男人最基本係乜?肯做嘅一定有得食。」 



我:「肯做就一定有得食……」 

蔡卓妍:「喂,我賣堆Items喇,見係你送件俾你喇。」 

「唔使喇…」 

蔡卓妍:「做乜呀?好勁喎把把都。」 

「我都可能唔玩喇。」 

「點解呀?」 

我:「我要去美國讀書…」 



「原來係咁……」 

電話這時響起,我隨手接聽。 

「謝宣諾呀……嗚嗚嗚嗚嗚……我好辛苦呀……嗚嗚嗚…」 

是秋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