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斌這樣的一句,令我整個人感覺有如跌入冰窟一樣,一直以為沒有人知道的秘密,原來早就被揭開。 

我:「下………」 

阿斌:「我冇嘢喎,邊個人冇過去?加上秋凝同我講過,同你一齊兩個星期乜都冇做過,所以我一路都冇講。」 

阿斌反過來安慰我的不自然,但我依然感覺自己的兩腮有點發熱,好丟臉。 

我:「係呀…但就算係咁,你都唔好一口咬定佢有第二個,不如好好地同佢傾啦。」 



阿斌:「諾仔,我唔知秋凝同你過去嘅事,亦都唔知佢喺你心入面到底係一個點嘅女仔,但我自己眼見嘅嘢,我冇可能唔信。 

不過你放心,我同佢唔會嘈,我識處理。」 

我:「咁好啦…」 

阿斌:「好喇,我都訓多一陣。」 

「斌呀………」 



「嗯?」 

「對唔住,我呃咗你…」 

「得啦,都話冇嘢,我地兄弟嚟。」 

阿斌電話掛斷,但我仍拿著電話放在耳邊繼續發呆,這通電話像一個轉捩點,我知道那個我一直害怕被揭穿的過去原來已經早就不值得害怕。 

還有,阿斌和秋凝應該正準備脫勾。 



那下一個會和秋凝勾上的,又會是誰?

兩日後,詠莉來了我家,陪我一起上網看學校的資料。 

詠莉:「喂,呢間好,我有個同學個阿哥讀呢間,返咗香港搵到份工都幾好。」 

「佢搵到份好工同佢讀邊間學校好似冇直接關係喎…」我沒精打彩的說,原因有兩個。 

我從來沒有打算去美國,所以我不會為那些我不預計的新生活而感覺到興奮。 
第二個原因,是因為秋凝已經兩天沒有給我短訊。 

詠莉:「大少,咁間學校個名好啲,出嚟嘅學生都會俾人睇高啲啦。」 

「哦。」 



詠莉:「喂,你有冇心機睇呀?又叫人上嚟陪你睇資料。」 

「咁上嚟都唔一定要上網呀!」我突然跳起來,一手將詠莉抱入懷中,準備向她施襲。 

詠莉:「嘩!想死呀?霜姐喺出面呀。」 

我:「怕乜!妳覺得佢聽到聲就會用後備門匙走入嚟阻止我地,或者直接報警?」 

詠莉:「唔係呀,都唔係太好嘛。」 

我:「唔怕啦,我要去美國喇。」 

詠莉:「喂,聽講你仲有幾個月先去喎。」 

我:「嚟啦!嚟啦!」 



詠莉:「唉,好喇好喇,但你有冇…?」 

「有有有有有…我上次同祖立去七仔買可樂,特登拎咗盒0.02俾佢幫我俾埋錢,係唔係好醒目?」我開始對詠莉進攻,但詠莉聽到我這樣說卻突然擋住我的手:「下?咁咪即係祖立知道我同你有………」 

我:「咁知道有乜咁奇呀?妳覺得佢地會覺得妳係宇宙最後一個處女?」 

詠莉:「我係處女佢地有意見咩?」 

我:「得喇得喇,下次唔講,我自己買,宜家唔係講嘢嘅時候。」 

詠莉:「仲有呀,你一定要用呀,唔好成日借啲意唔用!」


「得!」我摟著詠莉開始展示我雄性的一面,雙手任意游走在詠莉身上同時,她卻依然在自話自說:「一陣唔小心有咗,就好似上次天恩同我講嘅就大件事。」 



「做乜?天恩俾人搞大咗呀?」我親吻著詠莉的耳朵問,儘管我對天恩的事不感興趣。 

「唔係佢,佢都冇男朋友。」 

「咁係邊個?」 

「係秋凝呀!」

「得!」我摟著詠莉開始展示我雄性的一面,雙手任意游走在詠莉身上同時,她卻依然在自話自說:「一陣唔小心有咗,就好似上次天恩同我講嘅就大件事。」 

「做乜?天恩俾人搞大咗呀?」我親吻著詠莉的耳朵問,儘管我對天恩的事不感興趣。 

「唔係佢,佢都冇男朋友。」 



「咁係邊個?」 

「係秋凝呀!」 
詠莉這答案,狠狠的將我心情一次過掃走,我立即停住了動作,但同時我又知道在這個時刻上,我不應該為其他女人的事而停住動作。 

但最後我還是停止了自己的需求,因為我已經沒有了需求。 

「你做乜嘢呀,突然間變成咁嘅?」詠莉看著我那話兒,有點驚訝的問。 

我:「嘩,我突然間胃痛呀…好痛…好痛…」 

詠莉:「點解會無端端做緊果啲嘢胃痛?」 

我:「係,可能我緊張…」 

詠莉:「係咪我有問題呀?」 

我:「當然唔係,係我問題…」 

詠莉:「唔會嘅,一定係我最近肥咗,你望到就冇哂反應。」 

我:「真係唔係…嘩,好痛呀好痛呀,不如妳去拎藥俾我。」 

「好好。」 

詠莉整理好裝束,走出房間到廚房幫我找藥。而我,在詠莉離開後,再也裝不出其他表情,只是一臉失望地糾結在詠莉告訴我的那個消息中。 

秋凝懷孕了?是阿斌的?還是阿斌口中的那個男人?秋凝為什麼沒有跟我提起?她怎會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 

詠莉給我拿藥,我襯她沒留意的時候,將藥丟出窗外,然後很沒趣的裝病睡覺。


第二天醒來,一如以往詠莉都不會在我的家過夜。我自己一個人慵懶的在床上廝磨,久久不願起來。 

「霜姐!」直到我餓得不能忍受,我才用花耗最少機動力的方法去裹腹。 

霜姐聽到我的大叫,緊張的打開大門:「點呀大官?又胃痛呀?」 

我:「邊個同妳講?」 

霜姐:「詠莉走去話我知叫我睇住你,佢怕你唔舒服,等到差唔多五點鐘我起身去晨運果時先走。」 

「個儍妹……霜姐,好肚餓呀,有冇嘢食?」我拍拍額頭,向霜姐撒嬌問。 

霜姐:「有烏冬,我煮俾你食。」 

我:「快啲呀!餓死我喇!」 

霜姐到廚房準備食物時,我走到天堂中解悶,剛上遊戲,就收到蔡卓妍的密語。 

蔡卓妍:「諾,我又去咗G4,阿力今日冇落,好悶呀,你嚟唔嚟?」 

我:「好,我食埋嘢就嚟。」 

收到蔡卓妍的邀請,我趕緊把霜姐送來的烏冬解決,便換衣服到旺角去。跳上計程車,去迎接一個我覺得快樂的約會,的確可以令我得到一剎那的快樂。起碼在這途車程上,就算我一直有想起秋凝的問題,也沒有覺得太難過。 

到達旺角,我下車後低著頭在點算司機贖回來的零錢,晃眼間,我在一條後街的入口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形,是秋凝。 

我看到有一隻手正拖著秋凝走入那後街,但我看不到那隻手的主人是誰。 

我立即拿出電話,撥入阿斌的電話號碼。 

「喂?」 

「阿斌呀?喺邊呀?」 

「我?喺屋企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