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秋凝聽到我的問題,呆呆的看著我,時笑時尷尬的一副模樣,但始終沒有答上一句話。 

我:「?」 

秋凝:「點解你會無端端問呢個問題?」 

我:「因為…我想知好耐。」 

秋凝:「唔答得唔得呀?」 



我:「今日唔答我,妳可唔可以話我知幾時答我…?」 

「等等先,我有訊息。」秋凝突然摸摸袋子,然後拿出電話回覆短訊,我在旁一直看著她,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 

我一定要肯定自己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一分鐘過後,秋凝收起電話,再次轉個身來:「我地講到邊?」 

我:「我話,妳今日唔話俾我知,但幾時可以話我知?」 



秋凝:「呢個問題……不如我問你,宜家我地係好朋友,仲理呢個問題做乜?你唔覺得我地宜家嘅身份係唔需要去理呢個問題咩?」 

「我地嘅身份……我地宜家嘅關係……」撐住喇謝宣諾,說出你想說的話吧。 

秋凝:「我冇同阿斌一齊,但你仲有個詠莉呀,仲理咁多年前嘅事做乜呀?」 

我:「我果邊妳唔好理,我只係想知個答案,可能…可能妳話俾我聽之後……」 

秋凝睜大眼睛問我:「可能咩?」 



「下…」我倒是被她的反應嚇唬了,我不是不敢說,我會跟詠莉分手而去追她,而是我害怕,她會覺得這個是謬論。 

秋凝:「你同阿斌一樣都要去美國喇,你仲想同我講乜?」秋凝的詞鋒的確有點跟年齡不符,很輕易已經可以把我推向一個死角。她的意思,難道以我們現在的身份,我可以說為了她而放棄去美國嘛?誰會相信?連我自己也不敢隨口說出來。 

我詞窮,不敢再進取多一步,而秋凝仍繼續的回她電話上的短訊。 

秋凝:「喂,去好景果邊食嘢啦。」 

「哦。」 

秋凝說完便先向前走,一邊拿著電話一邊輕步的往好景商場那邊走,我像一個白痴一樣跟著她的身後,眼前的事物有點模糊,因為我絕不甘心我下定決心要做的事,會落得這個收場。 

就在那條登打士街尾段的地段,我拉了秋凝的衣服一下。 

「點呀?唔好心情唔好啦,我覆完訊息喇,我地去食嘢啦。」秋凝轉個身,又回復那樣可愛的老模樣來俘虜我。 



我:「我想講埋我要講嘅嘢。」 

秋凝:「喂呀,去好景先講啦,呢度咁多人。」 

她說完便再走前兩步,很快便差不多走到好景商場那邊。我立即加快腳步迎上,就在那些排檔之前,我再一次拉停了秋凝,一股氣就準備說出心裡說話: 

「秋凝,我會同詠莉分……」 

我話尚未出口,又一個我意想不到的情況出現在我的門前,秋凝的身後,正有一張熟悉的面孔向我們走過來,是祖立。

祖立:「咦,諾仔秋凝?」 

秋凝:「喂,祖立?咁啱嘅?」 



「係呀,我都係啱啱撞到秋凝之嘛。」我自然反應的一句,然後看著秋凝,暗示我們要編一個謊言來騙過祖立。 

「祖立去邊?一齊食飯丫。」秋凝看了我一眼,然後向祖立發出邀請。 

祖立:「好呀,咁啱三個都撞到,一齊去食嘢啦。」 

秋凝一言不發的走在前面,而祖立則跟我並肩在後面跟著走,沿路上祖立一直跟我說話,但我的焦點只在秋凝那裡。她沒有再拿著電話回覆訊息,只是一直走在前面,就這樣一直走在前面。 

然後在晚飯中,秋凝也不是特別的雀躍,只是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訕,祖立故意沒有提到阿斌,同時也沒有說到詠莉,他好像知道我跟秋凝之間有一點東西,這一點我在晚飯的氣氛中可以感覺出來。 

而我的情緒也很糾結,我要穩住祖立有可能對我懷疑的心,同時也不可能讓秋凝感覺到,我在外人面前會跟她距離太遠。 

千辛萬苦,晚飯完結之後,在那間餐廳的樓下,秋凝主動的向祖立提出了一個要求。 

秋凝:「祖立,諾仔送我得喇,佢的士車埋我到樓下,你走先啦。」 



祖立看了我倆一眼:「好呀,咁諾仔你送秋凝。」 

祖立說完轉身便走,我看著他的背影一直消失在我視線當中,心中才稍稍的鬆一口氣。

我:「食唔食糖水?」 

秋凝:「送我返屋企啦。」 

我:「仲未係好夜喎。」 

秋凝:「我聽日仲要返工呀,你送我返去啦。」 

我:「妳最近等錢用?好少見妳咁勤力,如果妳等錢用嘅話我知,我戶口都有錢。」 



「做乜嘢?見我冇哂心機對你就用錢開話題呀?」秋凝突然態度轉變的說。 

我:「我唔係咁意思,做乜咁惡?」 

秋凝:「你自己唔知乜嘢事咩?」 

我:「乜嘢事呀?」 

秋凝:「由見到祖立果一刻開始,你有敢正眼望我一眼咩?」 

我心虛,而且這個倒是事實,在秋凝沒有答應我什麼之前,我步步為營一點也不算過份吧。 

我:「唔係呀,咁妳同阿斌散咗幾耐,我唔想其他人覺得妳………」 

秋凝:「隨便?你唔想人地覺得我隨便,今晚又想同我表白?乜你覺得你同詠莉分開又即時同我一齊,其他人唔會覺得我隨便咩?」 

我:「我冇咁嘅意思…」 

秋凝:「唔好再講,諾仔,我唔該你唔好再同我講一啲唔啱我地身份講嘅嘢好冇?我唔想你諗太多無謂嘢,你知唔知?對詠莉好啲啦,你都就去美國。」 

我:「我知道我有做得唔好,對唔住。可能我真係太想知果一樣件事…」 

秋凝:「好,你想知,我就話你知。」 

我看著秋凝,完全不敢相信她會在這個時候跟我說明這事。 

「諾仔,如果唔係你提我,我其實根本唔記得同過你一齊,仲點會記得,果時我地點解會分開?你滿意未? 

我講咗你想知嘅嘢,你都做返一次我想你做嘅嘢,唔使送我喇,我自己返屋企。」 

秋凝轉身,再一次離開我視線之中, 
這完全是我的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