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我………咁我……」我還可以怎樣去回答這一句話? 

秋凝:「唔講喇,我拎俾你啦總之。」 

線掛了,我找到了呼吸的空間。 

秋凝終於承認她有男朋友,那我們之間的曖昧,是不是正式結束了? 

之前發的,都是春秋大夢嘛? 



想得入迷時,媽咪又突然出現在門外。 

媽咪:「諾仔,要唔要去買件新嘅大褸?去到紐約啲天氣好難估。」 

我一直想著秋凝的話,根本沒有心情去管媽咪到底說什麼。 

媽咪:「諾仔…我同你講嘢呀。」 

我:「?」 



媽咪:「我問你要唔要買件新嘅褸呀?」 

「?」我再次看著媽咪,只看見媽咪已經開始不耐煩。 

媽咪:「諾仔,媽咪同你講嘢,你專心小小得唔得?」 

我:「遲小小先講啦,我想訓覺。」 

說完,我便跳進被窩,我知道媽咪在外面站了一回看著我,但我沒有理會。 



因為我的靈魂還停在秋凝的那一句話裡面。那幾天,我的心情很差,每天都像行屍走肉一樣過日子,我知道媽咪爸爸,甚至是叔叔詠莉都察覺得到這異狀,但我沒有打算掩蓋,我也沒有能力掩蓋。 

九月九號晚上,詠莉來了我的家,我沒心情出外,只是無聊的一幫人在聊天。 

【※諾哥※】:『斌,你幫我買咗件波衫未?』 
【艾力大帝●斌】:『學校忙,後日去。』 
【日本天才鋼門~仁】:『諾仔你過幾日都去,都唔爭好耐啦。』 
【※諾哥※】:『一陣俾人買咗點算?好呀斌,你記得果日幫我去呀,一定要去。』 
【巴士迷夏建倫】:『你個衰仔,阿斌咁忙都要逼佢去。』 
【※諾哥※】:『做兄弟係咁啦,火裡火裡去,水裡水裡去嘛,如果阿斌叫我去買我都會買。』 
【日本天才鋼門~仁】:『搵笨。』 
【巴士迷夏建倫】:『到時有好嘢都幫我留意下,睇下有冇其他波衫。』 
【艾力大帝●斌】:『秋凝的相,拿了沒?』 

阿斌這句留言之後,我停頓了一下



【豬小立】:『諾,幾時走?聚下。』 
【巴士迷夏建倫】:『唔係十五號咩?』 
【豬小立】:『咁十三號晚你得唔得?』 
【日本天才鋼門~仁】:『十三我得。』 
【※諾哥※】:『好。』 
【巴士迷夏建倫】:『咁我搵埋佢地,我返舖頭先,再傾。』 
【日本天才鋼門~仁】:『再見。』 
【※諾哥※】:『嗯。』 










【艾力大帝●斌】:『記得拿,諾。』 


九月十一號晚,晚上八點半,我接到一個長途電話。 

阿斌:「喂,諾仔?我去到果間舖附近喇,但太早未開呀,不如等你過嚟先一齊去買啦。」 

我:「唔好呀,一陣爭幾日俾人買咗咪仲衰,你有冇地方去呀?」 

阿斌:「要搵一定有,我可以去世貿上面睇下課程。」 

我:「咁你上去睇咗先,一定要等到佢開門呀,一定要上去等呀。」 



阿斌:「好啦好啦,前世欠咗你呀謝宣諾。」 

「唔該哂,哈哈哈。」 

我喜極,掛了線,便起身準備食晚飯。 

不久之後,我在電視機內的特別新聞中,看見一部民航客機,於紐約市,如電影一般,瘋狂撞入世貿大廈外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