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電視,我整個人懞了起來。 

我:「呢套係乜嘢戲?」 

媽咪:「乜嘢戲呀?新聞嚟呀仔,真係恐怖…」 

我:「呢座嘢叫………乜嘢?我聽到新聞個人講叫世貿大廈……,美國有幾多座世貿大廈?」 

叔叔:「得一座。」 



我:「隔離果座係乜嘢嚟?」 

爸爸:「都係世貿大廈,佢有兩幢。」 

我們一家人都放下碗筷, 全神灌注的一直看著電視機,過了三分鐘,我才想起一件事。 

我衝進房間,打開電腦,看回我跟阿斌的Msn對話記錄,那裡有他的美國電話號碼! 

「喺邊呀喺邊呀……………搵到喇。」我火速將它抄下,然後跑出大廳。 



「叔叔,美國長途點打?教我。」我急得快要哭了,我急得快要哭了。 

叔叔:「你有朋友在那邊?拿來,我幫你打。」 

霜姐:「大官,你做乜事?咁心急嘅個樣?」 

「冇事……冇事………佢唔會有事………」我碎碎唸,沒有回答霜姐。 

爸爸:「諾,霜姐問你嘢呀,你做乜呀?果邊係商業區,你有朋友果度返工?」 



我:「阿叔點呀?通唔通?」 

「咁怪嘅?冇聲……又唔係打唔通,但一路冇聲。」叔叔一邊看著電話一邊說。 

我:「點呀叔?有冇反應呀?」 

媽咪:「諾仔你咁緊張做乜呀?你同我地講咗先啦。」 

「冇嘢呀,阿叔俾我,我打。」我一手搶過叔叔的電話。 

叔叔:「你重撥就得,你冷靜小小先。」

我坐在電視前,一邊看著電視內的災難畫面,一邊瘋狂的致電身在現場的阿斌。 

「唔怕……仲有一幢,應該冇事,應該冇事,平時人多地方都會接唔通啦,係咪呀,叔叔?」我看著叔叔說。 



「諾仔,你有朋友喺現場?」叔叔輕輕拍拍我的頭問。 

「係呀……係呀…………仲有一幢嘅,應該冇事。」我的眼淚已開始掉下來。 

媽咪:「係你同學阿斌?」 

我:「係…佢今朝打俾我,係我叫佢………係我叫佢上去世貿大廈等……我叫……佢幫我買嘢……係我叫佢上………去。」 

爸爸:「點解會咁架?」 

我說完後,沒有再理會其他的事,只是專心的打電話和看著電視。愈看,我的心就愈慌,電話打得愈急,那些按鈕也差不多被我按壞。那電視上那震撼的畫面令我不敢停下來,我不希望,阿斌會在這個現場環境之中。 

「仲係未有人聽嘅?」我開始覺得沮喪,但絕不能停下來。 



「大官呀,大官,你房入面個手提電話一直響,你要唔要聽咗先?」霜姐此時向我走來。 

「可能係阿斌,霜姐妳俾我。」我接過電話,振奮的看一下來電顯示,但心情又突然跌回冰點。 

打電話來的是建倫。

我不敢接聽,因為我不敢面對他們,我很清楚,是我叫阿斌去那裡的。 

如果阿斌有什麼事,要負責的人,只會是我。 

我放下我的手提電話,繼續去打我那個長途電話。但一直打,手提電話卻仍然一直的響個不停。由建倫開始,然後是簡仁、肥文、祖正…還有建偉… 

他一個跟一個的打電話給我。 

我一個也不敢聽,只想拿著電話,直到阿斌接聽我的一刻,所有事,便會化解。 



「冇事,仲有一幢……仲有一幢。」我繼續的安慰自己。 

這時,我看到了一幕,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畫面。另一架民航客機,在我面前,直插進另一幢世貿大廈之中。 

那爆射出來的火花告訴我,完了,什麼都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