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慘喇!」媽咪看見電視的畫面,大叫了出來。 

爸爸:「好恐怖…咩人做…?」 

叔叔:「美國經濟有排搞喇呢次。」 

霜姐:「陰功喇,冇陰功呀真係。」 

「點算………點解會咁……點算………」我人生第一次,感覺到什麼是心寒,那種不自由主的震撼,由心臟,一直衝到全身每一個角落。 



我走進房間,不理身後媽咪和爸爸他們的呼喚,然後關上門,跳進被子裡面。 

我哭了,還哭得很慘,完全沒有打算停止的哭泣,因為我完全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 

我的好朋友由我自己親手推到那場災難之中,我已經不敢看電腦,我不知道他們打電話給我的目的的什麼,我只有害怕的感覺,我還可以做什麼? 

門外,我聽到媽咪跟爸爸的聲音。 

爸爸:「媽咪,唔好嘈個仔住,由佢。」 
媽咪:「諾仔拎咗個電話入去,但我要用。」 


爸爸:「用住手提先啦。」 

沒錯,我的手仍然拿著電話,還一直的打那個長途電話。 

打了一個半小時,還是沒有人聽。 

期間我的手提電話仍然是不斷的響,我一邊打長途,眼仍然是看著一個又一個的來電顯示。我沒打算聽,我也沒有勇氣聽,但我想知道有那個人打電話給我。 

我看到的一直是那幾個名字,建倫、建偉、簡仁還有祖正…肥文甚至是詠莉,我也沒有接聽,直到我突然看見一個我想不到的來電顯示。 



秋凝。「秋凝?」我驚訝的坐起來,在考慮,應不應該聽這個電話。 

最後我決定接聽,因為,我一直都很渴望她會給我電話。 

我:「喂。」 

秋凝的那一邊沒有作出聲響,我在猜想,她會不會已經收到阿斌所發生的事。 

「喂……?」我再次說話 

秋凝:「謝宣諾。」 

我:「秋凝,妳搵我做乜嘢?」 

秋凝:「佢地每一個都搵咗我……係唔係……係唔係你……叫阿斌去幫你買嘢?電視新聞一出,我地每一個人都即時打電話俾阿斌,但我地每一個人都搵唔到佢。 



佢地打電話俾我,話搵唔到你,問你知唔知阿斌,係唔係今日去咗………嗚………去咗世………貿……果邊………嗚………。」 

「…………………」秋凝的問題,不是責問,我覺得更加難過,我不敢回答,因為我怕自己會說錯什麼。 

我:「妳宜家喺邊?」 

秋凝:「屋企樓下。」 

我:「我可唔可以嚟搵妳?我有嘢想同妳講。」 

秋凝:「好,我都有嘢想同你講。」 

「我,妳樓下等,我過嚟。」我跳起來,立刻換過衣服,我走出門口,卻看見詠莉剛剛進門。



我:「妳點解會嚟咗?」 

詠莉:「我打俾你又唔聽,打你屋企又唔通,我有睇新聞,見到美國果邊……」 

我:「我唔講住,我要出去,妳等我返。」 

詠莉:「去邊呀你?我同你去啦。」 

「唔使呀!等我啦好冇呀?我冇時間解釋喇!」我打開門,拒絕了詠莉的要求之後,便很快的跑了出去,快得爸媽也來不及叫停我。 

在計程車上,我一直模擬著,等一下應該怎麼跟秋凝解釋。我更加天真的去想,如果秋凝這一次對我的態度有所改變,我會留在香港不去美國,一直守候在她的身邊。 

最大的原因,是我不想去美國了。 

突然,電話響起,我以為是秋凝,隨手接聽了,原來是建倫。 



建倫:「你終於肯聽電話?」 

我:「…………」 

建倫:「諾,你係咪叫咗阿斌今日去幫你買嘢?宜家好大件事,我地全部人都搵唔到佢呀!你知唔知佢去咗邊呀?」

我:「唔知呀………」 

建倫:「你點會唔知?我睇返Msn,阿斌幾個鐘頭前仲留過言話打俾你你冇聽電話,叫我地叫醒你,你點會唔知?係唔係你知阿斌真係上咗世貿唔講呀?你知乜嘢?快啲講俾我地知啦,我地所有人都好擔心呀你知唔知呀?」 

我:「阿斌……係………上咗去……係………」 

建倫:「點解會上咗去?果度邊度有波衫買?你仲有知乜嘢?你講啦,阿斌個阿媽宜家搵人喺美國搵阿斌,你唔講多小小我地知,佢點去搵?」 



聽到這個消息,我猶豫了一下,終於向建倫說道出我為了要阿斌幫我買球衣建議他去世貿消磨時間的事。 

「你係咪痴線呀?謝宣諾!」建倫突然大聲責備我 

我:「我冇心,邊個知會咁呀?我知嘅就唔會叫佢去啦,阿斌有事你覺得我好好過呀?」 

建倫:「咁一知道出事果時你又唔聽電話?你根本就係怕我地知,係你叫阿斌上去,你係咪痴線架!電視影住成架飛機衝入去,我地個好朋友就喺果度,點解你仲可以逃避?!」 

「我唔想講,再見!」我掛線,然後關上電話。 

我含著一股負面的情緒在車子裡,一直希望快點到目的地。在那裡,才有我覺得快樂的人存在。 

那程車我覺得好像過了一輩子那麼久,終於,車停下來。 

「到喇哥仔,九十八蚊啦多謝。」我交上一張一佰大元,然後立即跳下車。在不遠處的一棵樹下,我看見秋凝在等著我。 

我跑過去,不想秋凝多等一秒,她是不是因為阿斌的事,而覺得突然需要我而找我?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這是她最近唯一一次主動找我。 

「秋凝。」我走到她面前。 

秋凝:「你到咗……?佢地仲未搵到阿斌,佢媽咪搵過我,話已經叫咗朋友去搵阿斌。」 

我:「我知……建倫佢………總之我知道,妳點呀?」 

秋凝:「我擔心阿斌,雖然分開咗,但我真係好擔心佢。」 

我:「我都係……如果妳有唔開心,妳可以隨時搵我,我打算同媽咪講,延遲去美國嘅時間。」 

秋凝:「唔使喇…今次叫你出嚟嘅唔係我,係……」 

「係邊個?」我奇怪,是誰叫秋凝找我? 

「係我男朋友,你都識。」秋凝這有如掀起謎團一句,在這個時候,像子彈一般打中我的心臟。 

我:「係邊個?」 

秋凝看著我,指指我的身後,我轉身,在不遠處的那棵樹下,我看到了一個熟悉但我沒想到會出現的人。 

他是祖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