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書夜,我幫你煮麵!」
「林書夜,我幫你揼背!」
「林書夜,我%!#%!」
  玄凜在林書夜身邊轉來轉去,像一個超級小女僕似的斟茶遞水,又是按摩又是收拾。林書夜無奈的戴住耳機,渾身不自在的轉珠。三天前宿生會首席選舉宣言發表結束後,玄凜這一反常態的德相就持續到現在。
「cool, 我也是十二宿一份子,你不用這樣報答我。」林書夜終於忍不住說道。
「但... 要是那時沒有你,我真的完蛋了。我不這麼做實在不能回報救命之恩。」玄凜熱淚盈眶「我不習慣欠人家人情。」
  林書夜一怔。
「夜,其實也沒有甚麼不好的。多一個小妹使喚一下,哈哈!」
  你甚麼也沒做,還對著狄安妮流口水,坐享其成的傢伙! 玄凜額角大大的紅色井字,  一邊拖地一邊忍著不還口,但自己先理虧,不好多說。
「 你甚麼也沒做,還對著狄安妮流口水,坐享其成的傢伙。藺殷攸替玄凜擋下。


「切,你不也甚麼也沒做?」

「那到底是誰把春哥的口摀住了?」
「我上去看一下童童。」林書夜打斷了兩人的爭吵。
「要我出去買狗糧嗎?」玄凜立馬放下掃帚。
「不用了。」
「夜,等我一下。我也下去買蘋果卡課金。」 雁亦南看了看手機,也跟著出去了。 
  雁亦南步出十二宿,一個熟悉的身影佇立在門口。
「狄安妮,你要是想找夜的話,大可直接上1208, 犯不著問阿辰要我手機號碼大費周章要我下來。」
「誰說我找林書夜,」狄安妮微微向後,甜甜的笑靨隱藏著狡黠「我是來找你的。」
「啊?」這確實是殺他個措手不及。


「我想你幫我一個忙。」狄安妮拉住他的胳膊。
  雁亦南看著他的胳膊,嘆了口氣。
「老子承認,被你的臉栽了。」他甩開了狄安妮的手「但你別想靠我打夜的主意,你已經有阿辰了,背叛兄弟的事我不幹。」
「這個忙不關你兄弟事。」狄安妮無所謂的笑了笑。
「你把話說清楚。」雁亦南瞇起他的狐狸眼睛。
「你先答應我。」
  唉,我實在不懂如何拒絕女人。
「好吧。」
「真的?」狄安妮的眼睛閃閃發光。
「真漢子一諾千金。」雁亦南無可奈何的攤開手。


「非常好。」狄安妮按了按手機 「哎,分個手好累。雁亦南,咱們去吃東西。」
「你說甚麼?」
「我喜歡的東西不可以得不到,由我上第一節公開課,林書夜就是我的了。」
「不分個手怎能讓他知道我的誠意呢。」
「你... 你當阿辰是甚麼了」  雁亦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林書夜呢,他可是第一個大庭廣眾拒絕我的人。」狄安妮繼續自說自話「白暝辰,他還是冰川的宿舍長,但我得不得到首席之位,不是他的工作了。」
「你這句話有矛盾。」
「 白暝辰以後再幫我,是為了冰川,不再是寵我了。由他暗中幫我調上1108開始,他已經是沒用的棋子了。」
「你...」 雁亦南氣得握緊了拳頭 「一年前,我跟阿辰因為女人翻臉了,那個女人就是你吧。」
「啊呢啊呢,被你發現了。」 狄安妮無所謂的聳聳肩 「 別想反口不幫我,你要做的事可不止在幫我,也是幫白暝辰的。」
「那你要我怎麼做。」
「很簡單,你只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初十五,月圓,夜空萬里無雲。秋至,山蟬聲依舊連綿不斷。
  林書夜一個人坐在八樓的天台,風輕輕吹著他的頭髮,手輕撫著舒服的睡著了的童童。嗷... 嗷...康南大學不在海旁,宛如聽到海鷗的低嗚,向他泣訴著甚  麼。


「夜,你永遠也欠我一個人情喔。」
「我們之間有說甚麼人不人情嗎?」
「誰知道那一天你會不會離開我。」

「我不習慣欠人家人情。」玄凜的話在林書夜腦海裡徘徊不散,兩個身影重疊起來...他連忙搖了搖頭,把那荒繆的想法揮走。
  林書夜,你會為cool著急,破例做自己不會做的事,是因為她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