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我要遲到了!
 玄凜用吃奶的氣在不見盡頭的拼命奔跑,那生物實驗室還是遍尋不獲。現在的時間是下午兩時二十八分,兩時半開始上課。天啊,終於找到了!哈哈哈哈!  老娘沒有遲到了!YES!她興奮的打開大門-砰! 可憐的門被逼跟牆來了個激動的kiss,一聲巨響,驚得整個教室的人都看了過來。然而,所有人都三個人一張實驗桌的坐好了。
「同學,你已經用你的力氣證明了你不想遲到的決心,但請愛惜公物。」   教授幽默的回應這個不速之客。  
「哈哈哈哈 …」醫學院一群財閥子弟哄笑起來。
「就是啊,你把門弄壞了,不用你賠就我爸付錢。狄安妮想起林書夜替她救場就看她不爽,旁邊兩個觀音兵跟著附和起來。
「cool,你去跟阿木一組吧,他那邊才兩個人呢。一個好心的護理女生小聲說道,指了指不遠處的空位。
「謝謝你,小美。玄凜連忙說謝,頂著所有人的目光,想也沒想就坐到那空位上。
「這就對了,奇葩跟木頭坐,天生一對。狄安妮不忘再踩一腳。我哪裡得罪令千金了?玄凜把頭埋進她的兔寶寶書包,狠狠的翻了一個大白眼。
「你還好嗎?一個低冗的聲音問道。
「不好。玄凜亂抓她的頭頂,煩躁得不顧甚麼形象了。等一下,這聲音在哪裡聽過。聲音的主人皮膚黝黝黑黑,雙目炯炯有神,架著黑框眼鏡。人是挺好看,但鼻跟咀唇厚了一點,給人一種敦厚可靠的安心。


「木…木一宇? 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認不出我了?
木一宇淡淡的問道。
「不,怎麼會呢?這麼霸氣又老實的人怎會忘了,想起宣言大會那一幕,玄凜不禁咀角抽動了一下。       
「這門科目整個醫學院學生也該讀的,你護理我醫學工程,一起上了幾周課你也沒注意到我存在。
「啊…對不起。玄凜面上寫滿了內疚 「 你我萍水相逢,你卻知道我是護理人,我對你一無所知。
「額…木一宇一時語塞,後頸悄悄的滴下冷汗。
「老娘分明二十八分就到了,哪裡遲到了。哎一古,好久沒這麼跑過腰骨痛…玄凜不滿的嘟囔,手緊緊的抱了一下毛絨絨的書包,給上面的兔寶寶掛飾麼一個,珍而重之的放好。
「兩時半嘛,現在也不過是二十九分。
「噗哧,上周提過要早十五分鐘來嘛木一宇被這手口不一的反差萌逗笑了,罕有地微笑。
 玄凜連忙把日程掏出,封面貼著她跟小攸高中時的合照。



「哎,我把這忘了。日程清清楚楚的貼了備忘今天要早到,她最近忙著當林書夜的女僕,自己的事都扔到九里雲霄外。
  呼—— 呼——
  玄凜耳邊傳來一陣鼻息,眼珠子一滾。一個超特大的頭,出現在玄凜的肩膊。那男生兩手按住木一宇的大腿,整個身體橫跨中間的座位湊到玄凜面前,面色慘白,兩眼發光,厲鬼似的瞪著她!
「鬼啊!玄凜被嚇軟了腿,連忙摀住口,要不是在上課她一定放聲尖叫拔腿就跑!
「你幹嗎,在上課啊!木一宇不耐煩的推開他。
「不好意思,這是李光熙,我的朋友,他人比較…熱情。 
「木一宇,你說怎樣就怎樣吧…玄凜驚魂未定的把目光移到他的鄰座,那男生依舊詭異的盯著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