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膽大會前三天,宿生會終於把內容給發下來,春豪傑乍看之下,眉頭久久不能抒解。最後不顧夜已深,把宿生都叫到康樂室開會。
「各位,老子實在是不希望這麼晚打擾大家休息,但事態炎涼,我不得不跟大家討論對策。」
「春哥,試膽大會每年不也跑遍四座大樓找到要找的東西,再趕快到綜合大樓的終點計算積分就完了?有甚麼好討論?」一個住三樓的女生打著呵欠問道。
「今年除了嚇人的伎倆跟難題多了,隨同代表增至兩個,附加終點改在莞爾谷。」
「莞爾谷?!」眾人從迷迷糊糊中驚醒過來。
「不好意思,春哥。」玄凜弱弱的舉高手「可不可以詳細一點解釋我要做些甚麼。」
「雖然不知道初代宿生會是何方神聖,但選舉每年都有三個部分:宣言大會、試膽大會跟最後的辯論大會。最後的計分則由票數跟試膽大會的分數總和決定頭三名為宿生會成員,首席則當然是得分最高那個傢伙啦。」
「要是被安妮當上了真是不得了了。」春豪傑頭痛敲敲額頭。
「小攸,我聽狄安妮說春哥上年被爆出去了夜總會的醜聞。但照道理不是她幹的,為甚麼春哥非要咬住不放呢?」玄凜小聲在藺殷攸耳邊噓道。
「誰是貓誰是鼠,還未搞清楚。」藺殷攸竪起食指示意噤聲。兩人說話之際,春豪傑已經在白板上畫了簡單的大學地圖。
「新生們,都給我聽著。」他清清痰。「康南大學共有五個校區:科學工程學院、文學藝術學院、醫學院、商學大樓跟天鏡之湖的綜合大樓。四大學院包圍住位於中央的天鏡之湖,通往正門的路則正好對上綜合大樓。如大家所知,如果沒有十二宿跟學生會屬下各大學會,四大學院的學生只會在綜合大樓上必修通識時碰頭,所以學校的公共設施跟商店都大概在這裡。」他指指白板的中間。


「粗線是指天橋,其中一條也是我們熟悉回宿舍的必經之路。」
「春學長,說重點好嗎?」倫天語在後方翹起雙手聲音不耐煩。
「康南大學本來就是一所在深山的大學,要是不用綜合大樓的正門出口,可以走山林道。」 春豪傑指指正門大路下方的小路。
「也就是穿過莞爾谷,方到達出去市區的火車跟巴士站。」
「那有甚麼問題了,今年的不就是多了一個關卡跟終點而已,跑快點不就行了?」四樓一個大一生滿不在乎答道。
吱-啪啦啪啦——
康樂室的燈光忽爾驟亮驟暗,燈泡劈哩啪啦的怪聲讓大伙不安的靠在一起。
「 新生,你知道莞爾谷為甚麼叫莞爾谷嗎?」 康樂室後方一個披頭散髮的女生面色慘白,搖晃搖晃的站起來。
「哇,靠!」後面的宿生被嚇得不輕,紛紛移前幾步。
「讓我來跟大家說個故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