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從艾斯手上接過黃色的的手帶,然後把它緊緊繫在左手手腕上。

主神的聲音隨即在伏熙和艾斯兩人的腦海出現:「被選者伏熙和安祖蓮娜.艾斯組成新的隊伍,組長由伏熙擔任。提示,隊員之間不可互相殘殺,殺害隊友者將會被抹殺。」

伏熙望了望手腕的繩子,心裡想到:「想不到這條繩子有那麽大的約束力,看來主神相當重視隊伍這個制度。」「既然黃繩已經在我左手上,我就做好隊長這個角色。」伏熙立下心志。

「好啦,你該去洗澡啦隊長。」艾斯馬上拿伏熙來開玩笑,接著她就握著法杖走開。

伏熙也脫下衣服準備洗澡,隨身物品只留下提爾鋒。跳進水潭里,那地下水馬上使他打了個激靈。雖然潭中的水不算暖和,但是對於長時間洗澡用冷水的伏熙而言也算是不錯的享受,這也剛好緩和這幾天來積累的壓力。



「上次和師傅來這裡都沒有發現任何水源,這次我就找到了。」如果當初師傅沒有過世,那麽現在的伏熙應該會與師傅一齊冒險,一起去探索世界的不同角落。

「現在的我可不是以前的小屁孩,也能幫上師傅忙了,不會再拖師傅後腿。還有,現在我應該在現實世界的某個角落而不是主神空間,後續的事更不會發生。」泡在水裏的三分鐘,伏熙一直在回味與師傅在一起的日子,直到一股強烈的嗡嗡聲從森林裡傳來。

聞聲之後,伏熙的警覺心大起。他馬上躍出水潭並套上短褲,拿起手邊的提爾鋒準備迎戰。出奇的是四周平靜依舊,彷彿四周的嗡嗡聲不存在,但那強烈的噪音不斷在伏熙腦海迴響激盪。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伏熙依然保持著備戰的姿勢,絲毫動彈。

他的腦海裏頓時冒出一個奇怪的念頭:我必須保持這個姿勢,因爲敵人隨時會出現,我要堅持住才不會被偷襲。四周的時間仿佛凍結了,絲毫沒有流動。伏熙就這樣維持著提劍的姿勢。
「伏熙你在嗎?伏熙,你怎麽了!」一股小小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艾斯的聲音?不過艾斯是誰?」伏熙突然在質疑自己。



「伏熙,你不要嚇我啊!」那股小小的聲音漸漸變大,伏熙突然覺得眼前一陣天旋地轉。他突然覺得被嗆到了。「咳咳咳!」伏熙在水潭裏醒過來,而艾斯就在蹲在他眼前。其實他剛才差點就溺水了。

「伏熙,你怎麼了!?」艾斯不斷搖晃著伏熙的肩膀。

「發生了什麼事,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伏熙的意識開始混亂,他不是在邊上備戰嗎,為什麼會潛在了水裡?

「什麼,你在這裡泡了半個小時了!我還以為你先回去了,不過我一想就覺得沒可能,回來一看才知道你在這裡睡著了而且半個腦袋都浸到水里!」艾斯大聲地呼喊著,生怕伏熙有什麼意外。

「睡著了半個小時?」伏熙心裡一驚,他可沒想到自己竟在水潭睡著了。「難道是這幾天太過勞累?不過我可是差點就淹死了!」幸好艾斯回來找伏熙,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如果剛才睡著了,那麼我聽到的嗡嗡聲還有跳上岸備戰的情況也就是夢?但是,那個夢也太真實了吧?」想到這裡,伏熙才發覺自己還是赤裸地泡在小水潭裡,而艾斯則趴在岸上看著。

「如果你不介意,麻煩你退後一點吧。」伏熙眨眨眼看似恢復了清醒,艾斯聽聞後就臉紅紅地跑開了。

伏熙爽快地洗了頭然後就上岸擦乾身體,他穿上衣服後便與艾斯匯合。最終兩人就維持著尷尬的氣氛「平安無事」地回去神社。


就在伏熙和艾斯離開水潭後不久,一隻背後長著十只觸手,身上穿著西裝的人形怪物就出現在水潭附近,它沒有嘴的頭部正發出一些毛骨悚然的聲音,那聲音好像是在不斷嘆息,又像瘋子的喃喃自語,或者是惡毒的詛咒。

最後它望向著森林的一角,從怪物的視線看去,那就是神社的方向。

第三晚,注定是不平凡的一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