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曾羽扔出那個黑球,其實是伏熙留下來的手榴彈。

曾羽眼見孫唐陷入劣勢急需支援,但無奈手上的狙擊槍子彈已經用光了。憑著自己單薄的體質亦未能好好操控機關槍,那麼唯一的選擇就是為數不多的手榴彈。

曾羽連忙跑進神社翻出手榴彈,再回頭衝出神社。他卻看到戰況逆轉了,孫唐不斷壓著武士打。不過未夠打夠一分鐘,孫唐就被踢開了,而曾羽也趁著這機會扔出了手中的爆炸物。

曾羽用念力在空中解除了手榴彈的雷管,再改變其軌跡令手榴彈成功溜進武士體內。

「嘣!」不久前還步步進逼的朱紅的武士,現在已經成為一堆金屬碎片。



「殺死赤紅鬼武士,獎勵黑鐵因果律一枚,天道點數1000點。」主神那熟悉的聲音在曾羽腦海裡響起。

這時的曾羽已經筋疲力盡倒在了神社門前,而孫唐則撐著銀槍慢慢站了起來。看來剛才那場大戰對於他們兩人都消耗甚巨。

曾羽在身體休息時也不忘將精神力伸延至金次那邊,這時他也知道金次那邊更是險象環生。

原本金次的責任是驅逐西邊的敵人,但是當他迎戰一會才發現根本這邊才是殺著,東邊的一大堆敵人只是幌子!

在金次所面對的是兩個掛在樹上的敵人,準確來說是兩個空心的忍者。



一輪較量後,金次的肩膀上就插著一把苦無。那苦無在黑夜中還能透出淡淡綠光,可以推斷上面沾了毒。「靠,這苦無可是戰國時代的東西!誰會拿這樣的古董刺殺人。」金次心裡一聲咒罵。熟讀日本史的金次自然知道插在他肩膀上的東西價值不菲,但是這古董卻狠狠地插在他的左肩上。

金次趁樹上的兩個傢伙按兵不動,一把將苦無抽了出來扔在地上。再偷偷運轉體內的法力,打算一點一滴把毒素逼出來。

那兩個穿著軟甲的忍者和朱紅色的巨型武士一樣,臉上都是戴著可怕的面具,只不過他們的顏色不同而已。

但那兩個忍者靜靜的蹲在樹上不敢亂動,好像在懼怕著什麼似的。

這時金次可沒有閒著,他一下子把金剛杵從右手傳到左手,再拔出背上的散彈槍。



憑著強化後的腕力,金次可以單手操作散彈槍。只見他對著一個忍者扣下了機板,「嘭!」的一聲,數百顆小鋼珠同時飛向了敵人。
 
忍者對於槍械好像沒有什麼概念,開槍的一瞬間它只是用手掩住了臉。

鋼珠撞在軟甲上發出「乒乒乒」的聲音,但就是穿不透軟甲。不過散彈槍的威力依然把其中一名忍者轟下了樹。

另一名忍者看準時機拔出苦無飛身落下,打算一記插向金次的脖子了結他。

在苦無快要摸到脖子前,金次大喊一句:「明光杵!」一股金色白色相融的光芒湧現,霎那間就籠罩著金次。而那忍者一被接觸到光芒就發出「滋滋」的灼熱聲,仿佛被火燒一般。

那空心忍者體內的一股黑氣被這光芒一照,頓時化作一鏤青煙。沒有了黑氣的支撐,空有一身軟甲的忍者就化成一堆碎片倒在了地上。

「殺死鬼忍者,獎勵天道點數900點。」主神的聲音在金次腦海響起。

「嗯,這就完了?」剛在還與金次糾纏的忍者竟然被輔助型法術「明光杵」所幹掉,實在令金次摸不著頭腦。



本來他只想用這招為自己爭取一些時間,想不到碰巧就了結了一個對手。

「不管了!」金次甩甩頭,給剛才跌下樹的忍者再來一槍。

「砰!」散彈槍的子彈瞬間穿透了忍者的軟甲,強大的衝擊力還把整副軟甲打成了一地碎片,這一下那忍者也正式完蛋了。

「殺死鬼忍者,獎勵天道點數900點。」主神的聲音再次在金次腦中響起。

金次面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什麼?」他完全沒辦法相信自己這麼輕易就解決了兩個敵人,而且是價值900天道點數的敵人。正當金次想著稍微休息時,一道聲音傳到他的腦海裡。而這次,並不是主神的聲音。

神社前

孫唐正提著兩刃三尖槍清剿著地上的敵人,這些武士的腿部都被曾羽所射穿了喪失了移動的能力,只能慢慢爬向神社。



這樣的敵人對於孫唐而言根本是一盤小菜,兩三下就解決了。在這個間隔艾斯也醒了過來,這時曾羽在艾斯耳邊說了幾句話。

然後艾斯便回應了他一句話,最後曾羽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撐過今晚應該不成問題。」他心裡還惦記著今晚怎麼過。

這時一路軍隊已經逼近神社附近,準備著下一輪的攻擊。

領軍的人物是一副巨大的武士盔甲,這副盔甲比剛才那個朱紅色的武士還要大一圈。要是一個平凡人看上去,這盔甲就像一個巨人。

最奇特的是,這個巨人的盔甲是黑色的,而且上有著一圈圈黑色花紋。更離奇的是那些花紋彷彿活物一樣不停在盔甲上流轉。

那巨人望向神社的一刻,伏熙的手突然一顫。

「嗯?」在準備大魔法的艾斯彷彿感受到什麼,回頭望向伏熙。但她的眉頭只是皺了皺,接著就再次專心於面前的魔法陣上。

今晚的高潮即將開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