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紛紛發現情況不太對勁。「沒錯,昨晚的溫度確實沒這麼低!憑我強化過的體質,昨天的溫度連冷都不算可是現在......」金次不斷往營火裡加柴。

這時天上的太陽已經呈橙紅色,看上去快要下山了。

天娜心中一驚,轉頭拋下一句:「我去看看四周的情況。」接著就拿起盾牌往神社屋頂跳去。

一腳踏在木欄上,天娜眨眼間便到了神社屋頂。身在神社屋頂的天娜聚起心神將體內的武神之力運到雙眼處,只見眼內彩光一閃,百米之外的景色馬上也看得一清二楚。

但是她看到的樹海沒有一絲動靜,沒有風,沒有生物。就連殘存的陽光也在逐漸消散。



「太離奇了,日本秋末的天氣不可能會這麼冷,尤其是在沒有風的情況下」天娜心裡估算著不同的情況。

「天娜,有沒有發現?」艾斯在下面呼叫著。天娜再環顧四周一遍,隨即回到了神社裡。

天娜眉頭一皺,向眾人報告:「沒有發現,但可以肯定現在的情況與天氣無關。」一時眾人也摸不著頭腦。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大家唯有把神社的窗戶都關起來並把所有的保溫的衣物都拿出來穿上。

急轉直下的氣溫令伏熙和曾羽都感到不適,伏熙臉上露出了不適的表情。

可是這樣還不夠,溫度還在直線下降。在曾羽的建議下,眾人把帳篷的防水布撕開並釘在神社的牆上以圍成一道幕牆。因為昨天的箭雨把神社的木牆都射穿出不少孔洞,而且艾斯的大魔法還把神社的木門燒成了灰燼,所以唯有用防水布來修補一下。



最後金次還拿了孫唐的頭盔去盛一些木炭到神社裡面,籍此令神社內的溫度升高一點。

在做完這一系列的措施後,神社內果然暖和了許多。伏熙的表情也緩和了下來,看到這樣的景象艾斯也稍微安心一點。

「伏熙應該不喜歡冷,因為他總是留著一些衣服在帳篷裡。或許......冷的感覺會勾起他不好的回憶吧」艾斯這樣想。

日落西山,而樹海亦再次回歸黑暗,青木原的第五夜也正式開始。

這時氣溫已經跌至口吐白霧的狀態,而眾人也無奈地緊縮在神社的角落籍此保存體力。這時金次和天娜都不得不運轉體內的能量來保持體溫,艾斯有保溫功能良好的古銅內甲和召喚出來的魔法光球,一時三刻都沒有問題。



孫唐則繼續披著蛟龍皮窩在一個角落,看情況低溫對他沒什麼影響。經過一整天的休息,他胸前的傷痕已經開始結疤,這復原的速度令眾人都乍舌。

話雖如此,從他蒼白的臉色可以看出現在他連舉起兩刃三尖槍的力氣都沒有。

曾羽和那名受重傷的男子就沒那麼幸運了,他們的傷勢最重,同時也是體質最弱的一群。曾羽的肋骨被黑色武士撞斷,雖然天娜已經幫他固定好斷骨的位置但現在絕不可輕舉妄動,否則斷骨插進了內臟到時神仙也難救。

為了方便照顧,曾羽和伏熙被排在一起並用帳篷的防水布蓋住。曾羽覺得這樣就足夠了,因為睡在他旁邊那個傢伙真得很熱,反而還令他覺得有點離奇。

那名受重傷的男子因為傷勢最重,所以在大家一致的同意下把唯一的睡袋給了他。艾斯還把幾顆燒紅的石頭用布包著,當暖水袋般放在睡袋裡面。離奇的是,那些石頭的熱能消散得飛快。迫使艾斯不斷更換,彷彿石頭里的熱氣被什麼東西吸乾了一樣。

時間過得飛快,在嚴寒的情況下更是如此。轉眼間就到了深夜的十二點。

「嗚~~~有點冷啊。」孫唐不禁嘆息道。

曾羽也回應他道:「恐怕現在還不是重頭戲,低溫只是用來消磨我們意志的一種手段而已。」



「為什麼這樣說呢?」天娜回頭問

「第一夜到昨晚難度是逐層遞增,所以今晚的難關的不會只是低溫這麼簡單。加上我每五分鐘就掃描一次神社四周,我察覺到樹海的的氛圍越來越奇怪。好像有些什麼......能量?」曾羽解說。

「難道是亡靈!」金次突然想到了什麼

「亡靈,這是什麼?」曾羽不清楚金次在說什麼。

「這個青木原樹海在很久以前就是自殺聖地,古時日本每逢災禍糧食短缺又要過冬的時候,都會有一種不成文的習俗。就是把老人家送進森林,讓他們自生自滅,以減輕家裡的糧食負擔。而這個季節就是那些老人們被送進森林的時刻,加上青木原那古怪的地形。那些老人家的怨念就不斷積聚在這裡......變成亡靈」金次說。

「嗯,你所說的亡靈是不是一股負面精神力的集合體?」曾羽再問,金次果斷點點頭:「可以這樣解釋。」

聽到這個消息曾羽驚呼:「它們就在外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