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社外的營火忽然被異物吹熄,神社瞬間墮入深沉無比的黑暗。

「怎麼了!」艾斯在黑暗裡驚呼。

天娜和金次見狀不妙馬上動身,一人翻身提起盾牌就架在神社門外,另外一人馬上打開身旁的手電筒。暖黃色的燈光頓時破除了神社的黑暗,並且令大家不至於盲掉。

「艾斯,馬上製作魔法光源。金次,不要離開神社半步!」曾羽躺在地上大喊。

話才剛說完曾羽眉心一動,一股精神力瞬間穿透了神社往外面竄去。精神力蔓延到神社門外,在曾羽的感知裡有大片深黑色的怨念團團圍繞在神社外面。那些負面的能量正不斷抽乾大氣中的能量,所以氣溫越來越低。



那些可怕的怨念無比的凝實,比曾羽的精神力高出不知多少倍。雖然精神強度不算高,但依金次所說在這片土地上它們有「主場之利」。

「在這裡,它們或許能實體化......」曾羽大驚,畢竟精神力只是能量的一種,要接觸到實物需要滿足許多條件。如今那些負面的能量正團團圍住神社,而且越發凝實,已經快到了肉眼都能看見的層次。

神社的縫裡透出一道道白光,看來是艾斯的魔法光球完成了。這時曾羽越想越怕,所以馬上回到自己的本體。

曾羽剛恢復意識後就急問:「外面有很多亡靈而且包圍了神社,金次,我們應該怎麼辦?」

金次也臉上一白:「平常我們念誦佛經就可以驅除亡靈,但是現在這個情況我不知道還有沒有用!」



曾羽馬上說:「不管了,快念!」金次隨即盤坐下來,一字一句念誦佛經:「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

天娜回頭問:「外面的情況怎樣了......」但曾羽卻驚見天娜的馬尾反地心吸引力地飄了起來,接著天娜就被什麼東西拽走了。

「哇啊啊啊!」艾斯見到這個令人毛骨悚然景象不禁驚慌大叫。金次也顧不得念了兩三句的佛經,提起金剛杵就追出門。神社外隨即傳來幾陣打鬥的聲音。

而神社內的艾斯已經被嚇得三魂不見七魄,雖然進到主神空間內遇見了不少離奇的事,但是鬼魂這等靈異事件她卻從未遇見。

「可惡啊!」孫唐勉強用兩人三尖槍撐起身體打算出去幫忙,可是他站起來不久就脫力跪下來。



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情況下,一道寒風暗暗穿過木牆鑽進了神社,各人也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同時伏熙的眉毛也不禁皺了皺。

有心理學家說過:「人類的最大的恐懼就是未知。未知其他人怎麼看自己;未知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未知死後會發生什麼事。種種的未知構成了人類最原始,最強烈的恐懼。」而現在被選者們正要與這種未知搏鬥。

天娜不斷地揮舞著手上的盾牌,希望能阻擋到「敵人」的進攻。可是以常人的目光她只是一個瘋子,胡亂地揮舞著手上的東西。

但眼內白光流轉的天娜所看到的景象卻是數十個慘白色的靈體正快速速度逼近,而在它們撲上來之前,天娜都會用盾牌轟開它們。而每次被轟散後它們都會在另一個地方重新聚集起來,彷彿永遠都殺不完。

而另一邊的金次也是同樣的情況,不過他眼內沒有金光流動而金剛杵也不是亂揮。每次都是突然出擊,然後突然收手。不過在天娜眼內,金次每次都能準確刺穿那些慘白色的靈體,而那些靈體重新聚集的時間也比較長。

就在天娜分心之時,一隻慘白色的手搭上了她的小腿,一股灼熱瞬間在小腿湧現。

「喝!」天娜運轉體內的武神之力,成功震退了那隻冤魂。見勢頭不對,天娜馬上一記翻身退到金次旁邊,說:「它們很難纏,有什麼好辦法嗎?」說著她就拉開長靴的拉鍊,稍微看看小腿的情況。

離奇地,一隻小孩大小的黑色掌印深深地刻在天娜的小腿上。



這時金次停止了念誦佛經,轉頭回答天娜:「我發現在我念誦佛經的時候它們的動作會被減慢,而且重生的速度也減慢不少。要不我全力念誦佛經,你負責消滅它們!」

天娜點點頭,接著兩人就在神社門口臨時分工合作起來。

神社內的曾羽已經化為精神狀態,騷擾著門外的靈體。當艾斯剛恢復思考的能力,馬上就開始準備魔法。因為她腦海裡那把聲音說:「我有一個應對這種情況的魔法,馬上準備吧。」正當她口裡念念有詞的時候,那名重傷的男子甦醒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