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名男子慢慢睜開了眼睛,他開始察覺到自己正躺在某建築物內,而熟悉的隊友天娜卻不在身邊。

身邊的艾斯在念念有詞,身邊的金色符文在上下漂浮著。眼看就知道要放大招,他馬上翻起身,伸手拿起身旁的紅色長弓。

「張毅!不要擔心,我們不是敵人。」孫唐及時勸說。幸好那名男子也認得孫唐,同時也留意到身上的繃帶然後就慢慢放下戒備。

這時外面的戰鬥已經越演越激烈,金次滿頭大汗地念誦著佛經,他現在的速度已經比剛才快了許多。而天娜揮舞盾牌的速度也變得極快,他們眼中看到的已是一大堆不似人形的白色靈體正沖向他們。

那些白色半透明的靈體看上去像是個人類,但是它們的肢體完全錯位,披頭散發,用著奇怪的步姿逼近神社。



「喝!」天娜一記翻身,拿著艾癸斯火速轟向對方。盾牌狠狠地捅進冤魂的體內,而盾牌所接觸到的區域,靈體都被撕開一個大洞。再一記轉身,天娜頓時用盾牌把靈體的頭都切下來。

慘白色的靈體碎片慢慢化成了粉末,然後在消散在黑夜中。

不過大家都知道,不到三分鐘這個陰魂不散的靈體就會在神社外再次重生。轉眼看看天娜她已經滿頭大汗,氣喘吁吁。

而眼前的靈體卻是越來越多,可說是密密麻麻。天娜打算衝上前再次纏鬥一番,但她只跑到一半就覺得右腳一緊,全身動彈不得。

低頭一看,竟然是她的長靴被一堆黑色的手纏住了。天娜心裡一驚,揮起盾牌就想劈下去。說時遲那時快,她低頭的瞬間就覺得全身繃緊,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巨手扣住了。正當她想著呼叫幫忙時她也察覺到自己說不出話,嘴巴都好像被堵住了。



「嗚!!嗚!!」她彷彿一根石柱般杵在空地上低鳴著

察覺異樣的金次轉眼望向天娜,與此同時佛經的念誦也停止。不望還好,一望金次就大吃一驚。原來在他的第六感裡,天娜被一團密不透風的黑氣所包圍,而那些黑氣彷彿一隻巨型的手捏住了天娜。這種情況就像中國民間所說的鬼壓床似的。

驚魂未定的金次掄起金剛杵就打算衝去救天娜,但是念頭還沒落。一隻慘白色的靈體就從後面的死角攻向金次,金次本能反應伸出右手格擋。

但是他忘記了右手暫時還不能動,千鈞一發之際,那隻慘白色的手抓到了金次的右臂。

一陣痛入骨髓感覺傳進腦海裡,整隻右手就像被灼熟了一般。但那種陰冷的灼熱感,令人十分不舒服。金次瞬間後退幾步,然後用左手極速投出金剛杵,金黃色的金剛杵在空中一閃。



恰好在天娜左手掠過。

這投看似是落空了,但天娜卻馬上如釋重負,她連忙激發體內的武神之力把那看不見的黑霧震開。

「回來!」金次伸手一抓,金剛杵就回到了他的手上。經過剛才的一輪混戰,金次和艾斯都掛了彩,渾身上下多多少少有點傷勢。而且耗費了大量體力都無法徹底消滅靈體,大有一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感覺。

「金次,還有什麼辦法?」剛退回來的天娜緊握著手上的埃癸斯,呼吸聲已經急促了很多。

金次眼珠一轉,隨即望向神社。這時的艾斯正拿著光芒四射的安卡聖杖步出神社。她狠狠地把聖杖插在地上,口中念誦着上古的咒語。安卡聖杖上的金光所到之處亡靈都應光而滅,彷彿那金光有克制亡靈的能力。

「徘徊在世間的亡靈啊!回到你們最後的歸宿去吧!」艾斯大喝一聲,法杖上面就結出了一個金色的光球。

「喝!」艾斯大喝一聲接著那個光球就在空中爆開,頓時金光四射。光芒照亮了了大半個樹海,眼見所有亡靈都被那金光射得千瘡百孔,稍弱的一些直接便灰飛煙滅了。

金光散去,而神社也恢復了寧靜,四周的溫度也在回穩。施展完光球魔法的艾斯跪倒在地上,看來這個魔法對於她消耗甚巨。



正當大家以為情況好轉之時,艾斯突然浮了起來。

「哇啊啊啊!!!」她慌得大叫,但任憑她如何掙扎她的身影依然不斷向上浮去。

「艾斯!」金次和天娜馬上回援,但他倆的身影一下子就定住了,動也動不了。

在這危急萬分的時刻,三支火箭從神社內射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