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毅所射出的三支箭都由鮮紅色的火焰交織而成,其真身是什麼恐怕沒有人知道。但每一支箭的熱量都足以灼得四周的空間一陣扭曲。

「啵、啵」三支箭分別命中金次和天娜身後,還有一支飛到了半空中。而在落地的瞬間那支火箭就引爆了自身,並發出一團烈火。

「嗚~嗚~」一陣不知名的悲鳴過後,金次和天娜馬上就恢復了活動能力。最後一支的火箭在半空中引爆,炸開了空中的一團黑霧。火球爆炸之後,艾斯頓時從半空墜下。

艾斯還來不及發出慘叫,她的身軀就給地心引力扯到地上。在艾斯的臉碰到地面之先,一股力量緩衝了下墜的速度。與此同時神社內閉上眼睛的曾羽鼻子裡卻猛然流出一灘血。

畫面一轉天娜已經扶起了艾斯,她們倆一起往神社裡跑。「沒事吧?」天娜不忘詢問艾斯情況。



「還好。。。。。。」艾斯有氣無力地說道,天娜抬頭一看,一名男子拿著赤紅色的大弓守在神社門口。

「張毅!」天娜心中一喜,雖然從剛才的火箭可以知道她熟悉的隊友已經醒了過來,但是親眼看見心裡仍然特別高興。她深深知道張毅那一手天火箭厲害到什麼程度,而且他手上的射日弓威力極大,絕對是一名實力強勁的隊友。

門外的男子點點頭,示意她們快點進到神社,很快天娜帶著艾斯就竄進了神社。

進到神社後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天娜回頭一問:「張毅,你沒事了嗎?」

那名叫張毅的男子一下苦笑,搖了搖頭並說道:「其實我剛才只是虛張聲勢,現在的我連第四箭都發不出來」說畢,他手上的射日弓紅光漸淡,那根由火焰構成的弓弦也消失得無影無踪。



「咳,咳,咳。。。。。。」這時曾羽睜開了眼睛,馬上摀住胸口一輪乾咳。「沒事吧?」金次靠了上去,檢查他的傷勢。

「咳。。。。。。沒事,只是鼻血灌到氣管裡去。現在我的精神力耗盡,暫時無法再進行探測。」曾羽的聲音聽上去不是太行,他俊俏的臉已經失去血色,氣息也虛弱了很多。

艾斯眼珠一轉說道:「應該沒事了吧?剛才的魔法應該對那些靈體很有效。」

曾羽嘆了一口氣,說道:「沒錯,你的確消滅門外那些靈體,可是那招金光同時喚醒了一隻藏在樹海裡的大傢伙。剛才那些慘白色的靈體只是它的手下。。。。。。可能連手下也算不上,只是食物罷了。」

大家的臉都抽搐了一番,臉色十分不好看。這時張毅開口說:「我的火焰看來對那些東西十分有效,而只要我吸收足夠的火焰,我就能連發天火箭以消滅他們。」



「天火箭?你兌換了什麼血統?」曾羽似乎對張毅的血統有點興趣

「我兌換了火靈血統,所以我能召喚一些鮮紅色的火焰。主神稱它為天火,而血統描述記載:天火對於所有靈體有極大的傷害。」張毅回答

曾羽好像想到了什麼,蒼白的嘴唇微微向上揚,說:「看來,你就是破局的關鍵。怪不得伏熙要不斷召集我們。。。。。。」

接著大家就忙了起來,金次重新點燃了神社門前的營火,然後張毅就在那吸收凡火。天娜隨便包紮一下小腿然後就提起盾牌守在神社門口,她絕不讓任何東西傷害她的隊友們。而艾斯則全力冥想,恢復魔力。

不久後四周的氣溫再次急劇下降,甚至比一開始的時候更嚴峻,就連躺在神社里的曾羽也感到一股莫名寒意。

而在大家都忙的時候,伏熙的眼皮在不知不覺之間動了動。

天娜和金次都打醒十二分精神在神社四周巡邏,在黑暗而冰冷樹海裡走來走去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正當天娜與金次走在神社的兩邊,突然樹海裡傳來一陣動靜。

接著金次在空地邊緣金次一個踉蹌,一口鮮血隨即吐了一地。話還沒說完他就倒在了地上,任憑他的隊員怎樣呼喚他的名字他依然沒有絲毫回應。



「金次!金次!發生什麼事了?」天娜慌張地跑到了金次身邊,拉著他就往神社跑。但天娜定睛一看眼前的神社已經變了樣,那裡不再是那小小的木屋,而是流著鮮血的巨大骷髏頭。那空洞洞的骷髏頭正張開它的血盆大口,準備一口吞掉一切的來訪者。

「喝!」天娜果斷放下了金次,握緊埃暌斯就往骷髏頭的方向衝去,打算和它一戰定雌雄。這時一陣陣的佛經傳進腦海中,令天娜不禁愣了愣停了下來。這時她眼前的景象卻慢慢消融,變成一團黑色的迷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