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擊嚇壞了。

慌亂之際伏熙迅速把提爾鋒架在身前,再向隊員大喊:「走!快走!」。

面對這一擊曾羽心裡覺得非常詫異,為什麼自己的精神感應沒有警覺?「難道是那傢伙?」回想起剛剛白狼的記憶,曾羽頓時手心冒汗。

金次回身扶住受傷的孫唐,並與負傷的天娜三人一起往回跑。在伏熙與金次對望的一剎那,彼此都明白了對方的想法。

「把性命留下吧。」一道冷酷至極的聲音從樹海黑暗處傳來,而兩條血紅色的長鞭也應聲而至。更可怕的是那長鞭炫目的外表卻絲毫沒有影響其威力,但輕輕一鞭就能把伏熙扇得連退幾步。



另外一鞭則是捲向孫唐,那血紅色的能量只是一碰到蛟龍皮,銀白色的蛟鱗瞬間就被侵蝕得焦黑一片。

「嘶嘶嘶!!!」背上的蛟龍鱗很快就被腐蝕乾淨,而孫唐也顧不得這麼多,強忍着背脊的異樣和左手的劇痛拔腿就跑。

伏熙心裡一急,沒想多想從納天戒裡拿出了步槍。「嘶~」伏熙突然臉上露出痛苦的神情,一輪刺痛從左臂傳來,隨即逼得伏熙放棄手中的槍械。

「看來整條骨頭都被踢斷了」剛剛托爾坎那一下真的重傷了伏熙

「沒事吧伏熙!」一旁的艾斯察覺到伏熙的異常而靠了上來,不過這時她卻忽略了自己的安危。



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從黑暗中現身,一記箭步就逼至艾斯身前。

那是一個身穿黑斗篷、纖瘦而可怕的黑影,在伏熙稍微看清他的軌跡之時,他已經站在五步開外。

他伸出蒼白的雙手,那兩隻手雖然無特別,但纖細的手指上卻長著異常鋒利的指甲。「再見」那道陰沉的聲音再次響起,隨即他手指上指甲變成了血紅色並火速增長,一記猛虎掏心就攻向艾斯。

雖然伏熙不知道那血紅色的指甲是什麼東西,但他知道艾斯要是挨上了一爪絕對非死即傷。

「提爾鋒!」伏熙連忙將體內剩餘的無量劍氣都灌進劍內,可惜,這個量連激發提爾鋒全部的力量都不足夠。危急之際伏熙先撞退艾斯,再提著魔劍迎向敵人。



那斗篷男根本不把這劍放在眼內,只見他的鬼魅般身影原地往左一轉,伏熙突然就揮了個空。

「太快了!」伏熙還來不及反應,一陣冰涼之意頓時從左胸傳來。那血紅色的指甲在他晃神的一刻就捅進了他的身軀裡,指甲瞬間就撕開了防彈背心,直接給了伏熙的主幹一下重創。

「啊啊啊啊啊啊!」事情發生得太快,以致艾斯完全消化不了

這刻在這麼近的距離下,伏熙終於看清斗篷男的樣貌。血紅色的眼睛配上蒼白的臉龐,加上那俊美的五官。伏熙好像想到了誰

「你。。。。。。」

「受死吧!」張毅從樹上翻了下來,眼睛充滿了怒氣。一落地,他就拉起弓射向斗篷男。

斗篷裡那眼睛一瞄到張毅手上的長弓便浮現遲疑,不過他的實力比這群人強太多了,這點遲疑根本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影響。

右手從伏熙身上往回一抽,再踏著靈巧的步伐撤後,他輕而易舉就躲開了張毅的射擊。這時伏熙已經出了大事,在斗篷男抽出利爪的一刻,幾條血柱就在他身上爆湧而出,而他嘴裡也不斷吐出鮮血。



見到這個場景,艾斯精神上最後一條防線也宣告失守。只見她一雙鳳眼瞬間反白,身上的氣息也變得冷酷無比。

艾斯四周的空氣頓時變得凝重無比,那些滲透在大氣中的能量正不斷被艾斯,或者說艾斯身上另一個靈魂調動。然而艾斯嘴裡也不斷冒出一連串上古咒語。

留意到這奇怪的場景,斗篷男也有點警覺。

「紅薔薇!」他伸手一抓,隨即握著了一根朱紅長槍。

「去!」憑著他非人的平衡力,握住長槍後的一秒內就能再次投出。那朱紅色的長槍帶著破風之勢射向艾斯,而槍頭那不知名的符文也開始閃動著紅光。

空氣中的魔力飛快地交織在一起,最後組成了一塊半透明的盾牌。

可是那長槍沒有絲毫阻攔就刺透了盾牌,繼續朝著艾斯射去。



這時艾斯的眉頭動了動,一道龐大的精神力隨即湧出。及時修改了長槍的軌跡,最後長槍以分毫之差在艾斯臉龐劃過,插在身後的一塊巨石上。

「念動力?」這下斗篷男真的吃驚了。
 
已有 0 人追稿